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六十八章 本命之力

第六十八章 本命之力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眼前一暗,过得几秒之后,光明重现,再看哪还在天空当中,分明已踏到了地面。而且,这里也不是那个到处都是沼泽,陷阱,毒物与魔兽的死亡地带,阳光明媚,蓝天白云,鸟语花香,微风阵阵,不时有可爱的白兔,松鼠等小动物从草丛中跳出,见到人也不害怕,还睁大了乌溜溜的眼珠看着几人。

    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充满了生机,平和与安详,呼吸一口这里的清新口气,内心似乎都平静了下来,将时间的烦恼都全数抛开了。

    上古蛮荒的死亡区中,竟然还有着一个如此美丽的地方,说它是世外桃源也绝不为过。

    前方也是一座高峰,比起先前所见的还要高得多,至少数千丈,直插云霄,就像魁梧的巨人,矗立于天地之间。一条石阶从山脚下往上延伸开来,密密麻麻,一眼望不到尽头。

    有了人工开凿的道路,登山就不用那么惊险了,几人一直往上走,也不知走过几万级的石阶,眼前终于豁然开朗。

    石阶的尽头,是一个空旷的广场,非常宽阔,粗略估计也有十几万平方米,堪比帝都的庆典广场,镶嵌着一块块的大青石,平地中植了不少苍劲的松树,地面却无落叶,很是清爽洁净,看来经常有人打扫。

    广场上有不少衣着简朴的人,有些则凝神冥思,有些低声讨论,有些手持长剑比划着,他们非常专注,全然没有理会几人。

    广场对面,是一个宏伟的大殿,高近十丈,当前的大门前刻着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神殿。

    灰衣妇人带着紫衣,白衣少女,直奔进大殿中。

    大殿正中,供奉着光明女神的雕像,而周围还有许多背生羽翼的天使浮雕,与韩念在幻境中所见的外形特征竟都差不多,这些天使姿态各异,于浮雕中与张着蝙蝠翅膀的奇怪生物交战。

    门口不远,一个鹤童颜,脸容清睿的老者正闭目静坐着,听得脚步声,睁开双眼,目光如冷电般地在两姐妹身上扫了过去:“叶茜,叶韵,你们已经目无神峰禁令了么?”

    两姐妹对这个老人似乎颇为敬畏,低下头道:“对不起,贾斯汀大长老,我们只是报仇心切。”

    灰衣妇人则道:“贾斯汀大长老,叶茜,叶韵两人的处罚,还请容后才商议,现在,请你先看看这个孩子。”

    老者早注意到了灰衣妇人背着的韩念,要知道神峰数百年来,除了门人之外,也就光明教廷历代教宗以及教廷的重要人员,除此外几无外人踏足了,见到灰衣妇人带回一个少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云素,他是……”

    灰衣妇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简要地说了一遍,贾斯汀长老听完后,神色凝重起来:“这个孩子,如果当真是是麦加城的新督察,帝都韩家的大公子韩念,那是得救的,我立刻叫其他大长老过来。”

    叶茜与叶韵对看一眼,心中暗叫不妙,为了这个少年,要惊动其他正在静修当中,地位尊崇的大长老,看来神峰对他真的很重视,这下自己是闯祸了,就算能把人救活,到时惩罚也肯定很严厉。

    贾斯汀长老出去之后,地面上的韩念,脸色突然更红了,而且,一些不规则的红斑,也6续在肌肤上浮现,并不住地蔓延开去。

    叶茜见状惊道:“师傅,你看,他怎么了?”

    灰衣妇人没有说话,因为她对九阴绝脉的了解也是不多,不过这样子怎么看都不是好兆头。她蹲下身,掌心冒出白光,从天灵灌输到韩念体内,神赦毕生只能对某个人用上一次,第二次便无效了,灰衣妇人用的只是寻常圣力压制。

    不多时,她的前额就流下了大颗的汗珠。幸好这时贾斯汀长老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八个老者。

    其中一个老者率先来到韩念身旁,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确实是九阴绝脉,而且作得非常厉害,云素,你给他服用了百灵之露,并施以神赦了,是不是?”

    他是众长老中专攻医疗之术的奥格斯,眼光自是很高明,当下就从韩念身上看出了些讯息来。

    灰衣妇人道:“是的,奥格斯长老,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担心他会撑不到神峰。”

    “是的,你做的没错!”奥格斯颔道:“否则的话,这样的话,他至少还有一线生机。”

    奥格斯说完后,身上白光大作,就像爆前的天空剑士那样,紧接着一对洁白的羽翼从他背后伸了出来。

    其他大长老意会,也一起站起来,一对对的羽翼伸展,他们古朴的脸,在白光的笼罩下,竟显得分外的圣洁肃穆,让人不敢冒犯。

    九位大长老就这样围在韩念身边,双手张开,白光从掌心吐出,蛛网般地交互连接起来,在白光笼罩中的韩念衣衫顿时化为乌有,赤身**地现于人前。

    “呀!”紫衣少女叶茜忍不住惊呼出声,却又连忙用手捂上了自己的樱桃小嘴,因为大长老们正在施法当中,打扰不得。而叶韵俏脸也微微有些红,毕竟她们还是次见到男性的**。

    从地上飘了起来,韩念就这么悬浮在半空之中,任由丝丝缕缕的白光从全身涌入。

    就这样盯着韩念的**毕竟不妥,可是两女却又非常关心结果,最终还是忍不住将目光投了过去,只是尽量避免见到不雅之处。

    与白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赤红如血的皮肤,在九位大长老的圣力共同压制下,红斑似是有所收敛,至少韩念脸上的红斑隐没了,接着是颈脖,胸口,直至心脏部位时,红斑的消退之势却停止了,时而往上蔓延,时而往下退去,就像势均力敌的拔河比赛那样,双方僵持不下。

    两女心中知道,这是因为大长老们的圣力与九阴绝脉在韩念体内进行着无声的战斗,除了圣力之外,大6上的其他力量是不能这样乱输的,否则的话韩念那孱弱的肉身早就承受不住而爆裂了。

    紧张着关注着白光中的韩念,叶茜与叶韵明白她们的命运得与这少年挂扣了,如果韩念能救活的话,她们受到的惩罚也会轻一些。

    笼罩在大长老身上的光晕愈加地浓烈了,情势又一次生了变化,韩念皮肤中的九阴绝脉之力仿佛有些不支,迫不得已放弃地盘,快地退到了腰腹之下,接着是腿,脚掌,全身的皮肤都恢复了常态。

    就在两女大喜地以为大长老们已合力将那个什么该死的绝脉压制下去了之后,红斑犹如雨后春笋般疯狂地冒出来,布满了韩念的每一寸肌肤,从头到脚,触目惊心,无论长老们如何催动圣力,都无济于事了。

    热浪以韩念为中心散开去,就连几米外的两姐妹都感受得到。就是最厉害的高烧,恐怕都达不到这种程度

    这样的情形持续了越十分钟,红斑终于停止了肆虐,隐没于韩念的身体中,再也没有出现。然而,这并非什么好事。

    因为韩念的呼吸,心跳,也随着红斑的消失而停止了,他的生命力,已经被燃烧到了尽头。

    奥格斯身上的白光散去,那对羽翼也缩了回去,将手按在韩念的心脏之处探了下,然后无奈地摇了摇头:“作后的九阴绝脉太过霸道了,我们的圣力只能将将暂时堵住,然而越积越厉害,当它卷土重来之后,就如洪水崩堤一般,无人可以阻止了!”

    这句话也就相当于宣布了韩念的死讯,整个大殿顿时静了下来,落针可闻。叶茜,叶韵二女,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出,只是呆呆地看着仰躺在地,已经失去气息的韩念。

    这个少年,已经被自己害死了么?

    过了半晌,其中一位大长老才打破了沉默:“各位,你们认为这件事应该怎么处理?”

    贾斯汀长老是众人中最为体面无私,执法严厉的大长老,毫不犹豫断然道:“叶茜,叶韵二人私下神峰,恃强凌弱,而且还枉杀无辜生命,连犯禁条,应当处死,以儆效尤!”

    两女闻言顿时色变,幸好这时另一位脸面略显富态的长老出声了:“贾斯汀,先别着急,我们应该弄清楚事情的原由,才慢慢计议也不迟。”

    这位大长老叫毕维,是众长老中性格最为慈祥和善的,再加两女是近几十年来神峰难得的人才,此时当即出面帮她们说话。

    由于几人方才是急忙赶来的,许多人对整件事尚不是太清楚,也许还有回旋之地,于是毕维斯道:“云素,你快些和我们说下,叶茜和叶韵在下山后做过些什么。”

    云素又把事情经过大体叙述了一遍,刚找到两女时她怒斥了一番,但这时韩念那边已经无法挽救回来了,更重要的是保住徒儿再说。两姐妹自小被她收养,并带到神峰之上习武,虽是师徒,却情同母女,当然不忍心她们正当花季就此陨落。所以,言辞间自然是向着两女了,希望能从轻处置了。

    奥格斯在听完之后道:“确实很奇怪,叶茜当时爆过后,斗气已衰,只出了一个小小的气弹,按道理,是不会这么容易就激九阴绝脉的。”

    葛列大长老也附和道:“会不会,是这少年的九阴绝脉原本就已有作之虞,只是叶茜两人刚好碰上了,如果这样的话。这少年本已难逃大劫,叶茜虽是凶手,不能免罪,却也有可原谅之处。”

    温路大长老则考虑得较为周详:“这少年是帝都韩家的大公子,身份非同小可,而且教宗殿下都对他极为推崇,而且他在麦加城又做了那么多善事,很得人们称颂,如果我们不严惩叶韵两人的话,对任何一边都不好交代。而且,还恐怕会大大影响神峰的声誉。”

    九位大长老议论纷纷,分为了两派,两女此刻也不敢给自己争辩,别说她们了,就连师父云素,在德高望重的大长老面前此刻都没有任何的话事权。

    在碰到了意见不同的重大事件时,神峰的唯一的处理方法就是长老团投票决定结果,这次也不例外。

    贾斯汀还是坚持己见,不假思索地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小牌子,黑色被认为是邪恶的象征色,这票代表着否决,也就是认为两女无可饶恕。

    毕维则取出了一个白牌,他觉得两女罪不至死。

    奥格斯也亮了白牌,他专攻医理,更倾向的自然是生的一面。

    葛列也是白牌,接下来的奥格斯,吉罗德,法兰西三位长老却都给了黑牌,契布曼长老给了黑牌,这样黑白票数比刚好为四比四持平了。

    最后一位长老是德里克,他手中的这票至关重要,已经直接决定两女生死了。

    在方才的讨论中,他一直都没表意见,应该是持中立态度,因此,谁也不知道他会把这一票投给哪边。

    看着德里克,两女的手心都快出汗了,无论是谁,在生死之前,都会极为紧张,更何况叶茜叶韵也只是二十不到的少女罢了。

    德里克犹豫了很久,才郑重地抽出一张牌,是黑色的。

    两女见状,顿时面如死灰。

    德里克暗叹一声,他不是存心针对叶茜,叶韵,包括贾斯汀在内的所有人,都没有针对两女,神峰的每一位门人,都是他们苦心栽培出来的,失去任何一个,都是神峰的大损失。

    但是,作为大长老,每个人都必须考虑这件事对神峰的影响,如果处理不好的话,那可是相当麻烦的。

    两名天赋上佳的门人固然可惜,然而比起神峰的声誉来,却就微不足道了。如果因这事而使得人们对神峰的信仰大大受损的话,就是二十命,两百名门人都补不回来的。

    他们也不能寄希望于人们不知道那两个刺客就是神峰门下,先别说其他的,在这座神圣的神殿,在女神的雕像面前,任何一个人都绝不容许徇私!

    长老会的结果一出,就是谁都改变不了——除非,奇迹出现。

    两姐妹已经暗中祈求女神了,只是她们也绝望地知道,就是祈求女神,也是无事于补的。

    然而,奇迹真的就这么出现了。

    并非其中一位长老突然间改变了主意,只要这票一投下去,就是绝没有后悔的余地。

    奇迹生在当事人身上,韩念全无气息,渐渐冰冷的躯体,忽然绽出了白光,而众人也诧异地现,他的心脏,竟再次微弱地跳动了起来。

    “这是……”奥格斯大长老说不出的惊讶:“我们神族的本命之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