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七十章 植神大法

第七十章 植神大法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叶茜忙道:“师傅,做什么事,你快说吧。”

    云素没有名言,而是道:“先别着急,在这之前,我给你们说一个故事。”

    故事?

    这个时候,师傅还有心情讲故事么?

    整理了一下思绪,云素道:“这件事得从一个人说起,他的名字叫做——伦道夫。”

    这个人,两姐妹方才也从长老口中听到了,而且提起他时,长老们的脸色都很是古怪。

    “你们也知道,神峰上的每位预备神族,在觉醒成为真正的神族之后,都得下神峰云游历练十年,方能回来。一方面,下山的神族可以多行善事,为神峰的名声添砖加瓦。除此之外,也是为了在世间寻找有着神族隐藏血脉的孩子,带回神峰培养。”

    两姐妹点了点头,因为她们就是师傅在十多年前在人世带回来的,有着神族隐藏血脉的孩子。当时她们的父母为伯德男爵所害,而且伯德男爵还打算斩草除根,将两姐妹也杀掉,幸好下山云游的云素经过,将她们救了下来,并现者是一对罕有的,同时有着神族隐藏血脉的姐妹。

    云素继续道:“大概在三十多年前,一位觉醒的神族才俊也依照惯例下山历练,回到神峰之的十几年后,还成为了大长老,他就是伦道夫。伦道夫在成为大长老之后循规蹈矩,为神峰做了不少事,然而在一段时间里,他不时都会下山一趟,回到神峰后的行为也有些奇怪,被贾斯汀大长老觉了,也就分外留意。然后现他最后一次离开神峰时,竟然还偷偷地带了一名尚未觉醒的女门人下山。”

    叶茜皱眉道:“就算身为大长老,这也违反了神峰的禁条啊!”

    云素点头道:“是的,当中自然大有蹊跷,于是贾斯汀大长老也联同了两位大长老追下山。然后现,那名女门人是被骗下山的,只是碍于师傅的命令不得不从。”

    叶茜不解道:“伦道夫大长老为什么要欺骗自己的门人呢?”

    “为了救自己的儿子!”

    叶茜愕然道:“儿子?”

    在神峰上,这是一个相当敏感的词眼。[][net]尽管繁衍后代一直都是让神族头疼的问题,然而,奇怪的是,在先辈立下的禁令中,就有着怎么一条——但凡被选为神峰门下的预备神族,就得斩断人世间的七情六欲,结婚生子更是大忌。

    也许是为了防止预备神族被感情所羁绊,影响了觉醒进程;也许是神族始终认为自己是有别于凡人的高等种族;也许是神族担心自己的混血后代被情感同化,立场更倾向于人类……

    总之,先辈立这个禁条的意图是无法追究了,但是神峰的每个门人,都一直谨遵着,这给云游寻找继承者的神族增加了难度,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割断亲情,爱情的,神族也不能强迫人们抛弃自己的亲人,因此下山历练的十年中,神族通常也能找到几十个有着神族隐藏血脉的人类,但是淘汰掉,真正符合条件的就只有那么三几个了,甚至一无所获,最好就是无亲无故的孤儿。

    不过,如果找回太多的门人也不好,毕竟神峰的灵气大体上是稳定的,如果人多了,每个人分享的就少了,再加上一个师傅教好几十个徒弟的话,不能像如今这样悉心指导了,到时恐怕能觉醒成为神族的人数反而得减少。总之,千百年来,神峰上的新神族增加与减少,一直都维持得比较均衡,始终保持在六七百左右。

    “是的,在下山历练的时候,伦道夫违反了禁条,与一个人类女子产生了私情,那个女子,还怀上了他的小孩。”云素道:“伦道夫始终无法放下心中的牵挂,在回到神峰之后的第二十年,再次下山去探望了那个孩子。然后他现,他的儿子,也不幸地是一个九阴绝脉拥有者!在他二十三岁的时候,九阴绝脉已经很严重了,在伦道夫见到的时候,他很可能已经无法再活过半年。”

    云素叹了口气道:“人类的感情,是种很奇怪的东西,积得越久,爆起来时也越厉害,伦道夫几十年的清修一下子崩溃,他对那个二十年来都未谋面的孩子实在太关心了,以致下定决心,不顾一切地去拯救他!”

    两姐妹深有同感,因为她们也一直都无法忘记父母亲的仇恨,才会私下神峰报仇。

    “只是,九阴绝脉实在太厉害了,伦道夫想尽各种办法,还是没有起色。最后,他甚至利用大长老的权力之便,遍阅神族的典籍,终于找到了一种古老的秘法——植神**。这是一种能将神族的隐藏血脉移植到平凡人身上的法子。先让一个平凡人类的生命力消耗殆尽,成为一幅纯净的空壳,然后神族的血脉再入驻其中。”

    “但是,这种秘法必须以一个觉醒的神族圣力精华为引,保住受术者的性命,并非真正死去,才能将另外一个人的隐藏血脉嫁接到受术的平凡人身上。”

    云素顿了下:“也就是说,至少得一个真正的神族,与一个预备神族得做出牺牲,才能让一个人获得神族的血脉,所以,这种法子从没人用过。”

    叶茜奇怪的道:“为什么古籍中会有这样没用的秘法呢?”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事实上,这个秘法是当初神族为了繁衍计划而特地研究的,某些强大的神族老死实在是太可惜了,如果能在死前将力量与血脉移到一个普通人身上,神族就能世代传承下去。

    可惜的是,这个研究还是以失败而告终,神族的血脉与人族的身体强行融合会产生排斥,但是,那些人神两族混血儿的隐藏血脉,倒是能成功移植到普通人身上。问题是,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呢,岂非得不偿失。

    叶茜叶韵两女毕竟尚未成为真正的神族一员,云素还是有所保留,再说了,那个计划,说出去也不是多光彩的事情。

    “不过,理论上它确实能治好九阴绝脉,因为九阴绝脉同样能将人族的生命力消耗殆尽,这和植神**的第一步是同样道理的。”

    “伦道夫将植神**做了些修改,欺骗女门人下山,并欲强行将其血脉嫁接到自己儿子身上。当然随行而至的三位大长老是不允许他这么做的,他们联手欲将施法的伦道夫擒回神峰处置,然而伦道夫只是受了重伤,拼死逃进了蛮荒当中,并失去了音讯。每位上了神峰后的预备神族与神族,无论在哪里,我们都有办法把他找到,但是前提是那个人还活着。几位大长老找不着伦道夫,说明他肯定死在蛮荒中了,蛮荒实在太大了点,大长老们也没办法,寻不着后就回来了,一晃就过去了几十年。”

    叶韵插口道:“师傅,你是说,那少年督察的本命之力,来自当年的伦道夫大长老?”

    “是的,就大长老们所知,只有植神**,才有可能将神族的本命之力转入平凡人之体,成为其守护力。当年伦道夫已经准备好一切,只是尚未施法,被几位大长老击伤后,他还是带着植神**以及相关之物逃走了。也许,是那些东西机缘巧合之下落到了这个少年督察手中,被其九阴绝脉触,所以获得了这股来自伦道夫的本命之力。再经你那个同样有着神族气息的小气弹击中,顷刻便使得植神**动,九阴绝脉提前作,一不可收拾。除此之外,已经没有更好的解释了。”

    云素说到这里,两姐妹已经基本明白她讲这个故事的目的了。她们之中,必须有一人牺牲自己的神族血脉,完成植神**,才能救那个少年。

    “经过长老会的一致决定,叶茜,这事由你完成……”云素叹了口气,颇为无奈。她并非疼爱叶韵多一些,只是亲手伤了韩念的人,毕竟是叶茜。此外,叶韵是神峰难得之才,以后的成就肯定会比叶茜要高,无论从哪个方面考虑,都不应该牺牲。

    叶茜咬了咬牙:“好吧,师傅,请你明言,我该怎么做,才能救得了他?”

    云素说了一句话后,叶茜突然怔住了,然后失态地尖声叫起来:“什么!?这太荒谬了,我不接受,我绝对不能接受,我宁愿去死!”

    云素无奈地道:“无论你愿不愿意,长老会的决定,已经没办法改变了,本命之力只能维持那少年的生命三天,在第三天的清晨前必须执行,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也许,这都是天意。”

    此后两天,叶茜不吃也不喝,将自己锁在房内呆,她的内心在痛苦地挣扎着。只是牺牲神族的隐藏血脉,她还能接受,只是那个方法实在太令人难堪太羞辱了,说实话,她真的宁愿一头从神峰跳下去,就此葬身山下。只是,这么做的话,责任就留下给姐姐了,她不能那么自私。

    第三天的清晨转眼就要到了,叶茜说不出的心烦,看着床上的竹枕,也似幻化出韩念的脸来,不由怒从心起,长剑刺出,竹枕顿时就被挑破。

    “臭小子!臭小子!你去死吧!”把竹枕当成了韩念,叶茜就是一顿狂踩,直至枕头变成堆碎屑,还是不能解恨。

    那个该死的小子,如果不是他多管闲事的话,自己也不会遭遇如今的艰难处境,还什么被人爱戴的好官呢,既然是好官,为什么要维护伯德男爵那种人渣?反而是自己和姐姐为民除害,反而要遭到神峰的严厉惩罚,还差点被处死。

    叶茜越想越觉满腔委屈,忍不住嘤嘤地抽泣起来。

    这时一只玉手从后面扶住了她的肩膀,回过头来,却是叶韵。

    “姐姐,呜……”叶茜扑进她的怀中,哭得梨花带雨。

    “好了,小茜,别哭了。”抚摸着妹妹的秀,叶韵柔声道:“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这两天,大长老们从神族秘典中又找到了另外的治愈九阴绝脉的法子,已经收回成命了。”

    “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叶茜猛地抬起头来,难以置信地追问。

    此时,她突然现叶韵的脸色有些苍白,面带倦容,叶茜一把探到姐姐的脉上,惊叫道:“姐姐,你的神族之气呢?”

    “这个……”

    见到姐姐不自然的样子,叶茜立时意识到生了什么事:“姐姐,你,你和那小子……”

    见到瞒不过妹妹,叶韵只好道:“是的,父母亲已经不在了,作为姐姐,我理应代替他们照顾你的。小茜,何况这件事,我也参与了,如果当时不是为了回来救我的话,也不会伤到他。”

    “姐姐,你怎么这么傻!”叶茜失声哭了起来,其实她明白,以姐姐的实力,如果独自逃生的话把握是很大的,当时却为了给自己创造机会而舍身爆断后,才会被困住的。

    “好了,小茜,一切都还顺利,经奥格斯大长老诊断,他过些天就能醒过来了,也不会再严加追究我们的责任。”

    叶韵虽说的轻松,但叶茜肯定她内心中肯定受了很多委屈,也需要很大勇气才能走出那一步的,永远也无法回头了,不过姐姐总是这样无私照顾着自己,无论牺牲什么,她都从来没有怨言。

    这一切,都怪那该死的臭小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