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七十六章 满地找牙

第七十六章 满地找牙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那天的爆之后,韩念次体验到了魔法师将精神力耗尽的症状,头晕,胸闷,天旋地转,走路虚浮,在拜托叶韵处理尾巴,回到房间的第一时间韩念就倒在床上呼呼地大睡了过去,晚饭都没吃,一直睡到明天早上。爬起来时依然昏昏沉沉的,如同宿醉,好不难受。

    这样过了两天,不适感才完全退去,精神力恢复正常。

    韩念总结了那天的情况,得出结论。

    通过念爆,确实是可以大幅增强魔力的,不过,持续时间大概只有五六分钟左右,这五六分钟之内,韩念就像变身了的级赛亚人那样,绝对是个猛男。不过持续时间一过,就得被打回原形。

    好在,这几分钟,已经可以做很多事情了,如果说在麦加城的借势上位是韩念为了韩家而执行的第一个计划,此时第二个计划也在他脑中诞生了,而这个计划,就与那几分钟的爆息息相关。

    如果第二个计划也成功的话,很快地,韩家的声势就能再次大振了!

    在韩念欲做更周详的盘算时,房门“砰砰砰”地被猛敲个不停。

    能以这种方式敲韩家大少爷卧室门的,除了表妹于嫣嫣外,实在数不出第二个人了。

    打开门,猜测得到了证实,于嫣嫣一见到韩念就嚷道:“表哥,你这个懒鬼,都睡了两天啦!还没睡够吗?”

    “没,嫣嫣,让我再睡一个下午吧。”

    于嫣嫣当然不知道韩念是爆过后精神力极度虚弱,为了补充才不得不休息的,闻言道:“不行!表哥,今天陪我去逛街,好么?”

    话是征询的口气,不过于嫣嫣没有给韩念拒绝的机会,说完后就已经拖着他的手往外跑了。韩念只能无奈地接受了,被于嫣嫣这个缠人精黏上,今天是别想再抽得出时间了。

    在路上,于嫣嫣道:“表哥,你近来是不是在练习魔法啊?”

    因为韩念前些日子央求她从爷爷于正林那里借了基本魔法书,于嫣嫣才会有此一问。

    韩念的九阴绝脉尽管神奇般地自愈了,但是已错过了最佳的练武年龄,剩下的希望就是学习魔法了。

    韩念点了点头:“是啊。”

    “那你学到什么了吗?”

    韩念不置可否地道:“没,我就是对魔法比较感兴趣,随便折腾下而已。”

    “表哥,你也别太勉强了啊。”于嫣嫣还不知韩念已具备魔法学徒的水准以及瞬能力,生怕他死钻牛角尖而好意开导。

    韩念笑笑道:“放心吧,嫣嫣,我会量力而为的。”

    说话间两人已到了丽坊行,这条街是帝都最著名的时装集中地,每天都有大量的贵族名流出入。丽坊行的服饰除了风格赶在潮流前列外,这里没有任何两件衣服是相同的,每个模板,只生产一件衣服,最多也就样式近似而已,不用担心出门会撞衫的问题。帝都的男贵族们都是很要面子的,而美女们也希望自己能显得出众点,吸引帅哥们的眼球,于是就都成了丽坊行的常客。

    一到丽坊行,于嫣嫣就兴奋了起来,女人天生对漂亮衣服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感,拉着韩念,在上百间店铺中来回穿梭。

    韩念倒是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他对衣服本就不怎么讲究。

    “表哥,这套武士服怎么样?可是最新流行的,上身效果非常好,你会显得更为帅气精神的!”

    “不错。”

    “表哥,这套休闲型的呢,穿着舒服,可外出,也适合家居!”

    “很好。”

    “表哥,这套仿学士服最符合你的气质了,温文尔雅,稳重大方,就和我那大学士爷爷一样。”

    “还行。”

    “……”

    于嫣嫣绞尽脑汁地推荐了十几套不同类型的服装给韩念,可惜韩念的回答不外是“不错”“很好”“还行”,尽管也不抗拒,但于嫣嫣看得出来,这些衣服没有一套能真正吸引到韩念的。

    于嫣嫣有些懊丧,忽然心中一动道:“老板,有没有法师风的衣服啊。”

    “当然有了,于嫣嫣小姐,不是我吹牛,全格兰帝国所有类型的服装,差不多都能在我们店子里都能找得到!”

    于嫣嫣不耐烦地道:“行了,别啰嗦了,有就快拿出来。”

    “好,小人立刻去拿,立刻去拿!”过了会,他就从库房回来了:“于嫣嫣小姐,你看,法师风的衣服近年来不怎么流行了,就剩下一款而已,不过小店的工艺精致,我相信韩少爷肯定会喜欢的!”

    韩念偏瘦的身材确实比较适合法师风的服装,宽大的镂边袍子加身之后,还真有点魔法师的味道,于嫣嫣看得异采连连,表哥既然沉迷魔法,就是让他过下干瘾也好啊:“表哥,你看这套怎么样?”

    换了十几套衣服,韩念也有些烦了,心知不选一套的话于嫣嫣是不会死心的,于是道:“我很喜欢。”

    难得见韩念多说了两个字的评价,应该是看中了,于嫣嫣十分高兴:“好,就要这套了。”

    韩念刚想将袍子脱下来,此时店子来又走进两个人,原先还兴高采烈的于嫣嫣,见到他们后,脸色立刻沉了下去。

    因为其中一人,刚巧就是韩念的前未婚妻贝拉。

    虽然韩念没把当年遭遇退婚的耻辱放在心上,他也不喜欢指腹为婚这种在前世封建时代的产物,不过于嫣嫣却是一直都耿耿于怀。

    而紧随着贝拉的那个人,也是韩念的“老熟人”了,费尔顿伯爵的儿子,名叫欧尼斯特。

    既然是老熟人,认识的时间自然比较长,但这不意味着两人交情深厚,相反,彼此还是有隙的。

    当年,在帝都中,费尔顿是权势仅次于韩无极的伯爵,两大家族同样世袭,同样人才辈出。

    欧尼斯特仗着父亲威风,加上天资聪颖,从小在帝都中也有点名堂。两人的结怨,全因欧尼斯特的嫉妒之心而起。

    因为帝都的同龄人中,就只有韩念的风头比欧尼斯特更劲,韩念的父亲韩无极伯爵声威显赫,是人们心目中的大英雄,而且韩念也被认为是天才,风头远远盖过了欧尼斯特,使得欧尼斯特怎么瞧都不顺眼。

    有次欧尼斯特在街上碰见韩念时,便故意找茬,韩念不把自己当成小孩子,也不与小孩子一般见识,便不理睬,后来欧尼斯特竟辱骂韩念母亲,这才惹起了韩念的火气,与他干了一架。尽管欧尼斯特年纪还要大一点,不过韩念玩起架来有一股不要命的狠劲,最后还是将欧尼斯特揍得断了两条牙,双方从此结下梁子。

    得知韩念患上九阴绝脉,无法练武之后,跟着一位魔剑士老师学得点斗气的欧尼斯特就找了个机会欲报仇雪恨,不过那次他依然很倒霉,没有讨得了好处不说,还碰上了雷奥斯的出现,又将他狠狠揍了一顿,而且雷奥斯与韩念成为了好伙伴。

    再然后,韩念就被家族配到麦加城当督察了,不过让欧尼斯特不爽的是,韩念在麦加竟然做的风生水起,而且时势造出一个反贪英雄来,在帝都竟然都有了一定的名气。

    后来,韩念被刺客劫持的事从韩家传出,落到欧尼斯特耳中,他是很幸灾乐祸的。可惜韩念在失踪一月多后就回来了,还带回一个绝美而气质非凡的老婆,九阴绝脉也不药而愈,更是让欧尼斯特抓狂。

    见到韩念,贝拉也征了下,显然没料到会与前未婚夫在这里不期而遇。

    近来她一直很苦恼,因为费尔顿伯爵是相国一党的,自相国得老皇帝宠信后,也跟着鸡犬升天,听说父亲御史大人有与费尔顿伯爵结亲的意向,今天本来是与父亲逛街的,逛着逛着父亲就说有急事走了,“碰巧”这时遇到了欧尼斯特,而且父亲还建议两个年轻人走走,撮合之意已经非常明显了。

    但是贝拉根本就不喜欢欧尼斯特,确切点说是很讨厌。欧尼斯特的天赋确实是不容置疑的,可惜狂妄自大,跟着一位魔剑士老师练到六级剑士后更是目中无人,总喜欢夸夸其谈,心胸又狭窄,性格不讨喜,并非贝拉的理想夫婿。不过这小子得了父亲的默许而死皮赖脸地跟着,贝拉也拿他没有办法。

    原本以为与韩念解除婚约,能再找一个好夫婿,没想到父亲还是把她当成了政治婚烟的工具,怎叫贝拉不心烦。极具讽刺性的是,前未婚夫在麦加城那边倒是大出风头,九阴绝脉也无故好了。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奇怪起来,欧尼斯特见到韩念近段时间好运连连,嫉妒心又开始膨胀了,在追求的玉人面前,他存心要奚落韩念,便怪里怪气地道:“穿了件法师风格的袍子,就真把自己当成法师了啊?不过也对,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当法师的,有些人,就只能借件相似的衣服自我安慰啦。”

    于嫣嫣哪听不出他在讽刺韩念,柳眉一挑道:“欧尼斯特,你说什么?”

    欧尼斯特纵肩道:“我有说错吗?哦,对了,还得靠女人为自己出头的男人,那真的是太没出息了。”

    于嫣嫣绝容不得别人当面连番说韩念,闻言顿时就要飙,这时韩念拉了拉她的手臂道:“算了,嫣嫣,别多事。”

    见到韩念也不反击,欧尼斯特更为得意了:“别以为在小城市做出了点成绩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有陛下在背后支持,那些事无论换成谁都能做得到的!”

    贝拉暗中叹了口气,欧尼斯特还真的是把无知当有趣,把事情看得那么简单。她可是御史大人的女儿,也听父亲分析过韩念在麦加城的那件事。依照现在陛下近些年对韩家的态度,是绝不可能扶持韩念的,而是韩大公子非常巧妙地借势上位,连陛下也不得不卖他的帐。

    被韩念制止,于嫣嫣的满腔怒火不出,大声对老板道:“快点结账!”

    “是!是!”看得出几人间的矛盾,老板只能希望快点将其中一方送走,否则到时闹起来可就麻烦了,以最快的度把那件袍子包起来。

    “看,真没种,真是个缩头乌龟,贝拉小姐,你解除婚约,不选择这种男人是绝对正确的,生出这样的儿子,怪不得他母亲会生病啊,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要病死啦!”这是欧尼斯特的另一个惹人讨厌之处,口不择言,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就连贝拉都皱起了眉头,真是一点贵族风度都没有,就算天赋再高武力再强,又哪里能讨人喜欢。父亲也真是的,竟撮合自己与欧尼斯特。

    已经走到门口的韩念眉头一皱,因为他听到了一个敏感的词眼,那个词眼不是解除婚约,因为与贝拉的指腹为婚,他根本就不当一回事。可是,另外一个词眼,他是看得很重的。

    转过身来,韩念缓缓地道:“欧尼斯特,记得我和你第一次打架之后曾经说过什么话吗?”

    韩念的话让他有些摸不着脑袋,欧尼斯特愕然了,搜肠刮肚地回想八年前的事。

    “不记得了,是么?”韩念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我说过,你要骂我可以,但是别提及我的母亲,否则的话,断的就不是两条牙那么简单了,我要你满地找牙!”

    丑事被重新在贝拉面前提起,欧尼斯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难看,他几乎要跳起来:“你说什么!?你以为你是谁,现在的我,一个手指就可以把你打倒!要不要试试?”

    “是的,我正打算试试,但不是现在,”韩念指着欧尼斯特,一字一顿的道:“三天后的上午九点,我在帝都的勇者竞技场等你,那时,就是你满地找牙的时候!”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