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七十七章 决斗前夕

第七十七章 决斗前夕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韩家大公子将于三天后于勇者竞技场挑战费尔顿伯爵之子欧尼斯特,这道消息以最快的度传遍了整个帝都。免费提供

    消息是欧尼斯特放出的,当日两人相遇那间铺子的老板还没将两位伯爵之子决斗的事爆出去。

    欧尼斯特认为自己是稳胜无疑的,他当然希望韩念在更多人面前出丑,被当众侮辱得永远也抬不起头来。

    八卦总是不分次元,不分国度的,无论在哪里,总少补了一批忠实的粉丝。帝都那些闲得蛋疼的八卦爱好者们沸腾了,燃烧了,韩大公子真是擅长制造大八卦啊,先前带回一位美女老婆,九阴绝脉自行痊愈的讨论热潮还没退却,另一波高氵朝又起。

    更妙的是,不少当时在丽坊行购物的贵族们,亲眼看到了贝拉在场,要韩念是贝拉的前未婚夫,而欧尼斯特据说正在狂追贝拉,也就是说,这次决斗很可能是因为贝拉而起,八卦中的肥皂味就更浓了。

    可以预见,三天后的勇者竞技场,肯定会爆满,绝对地爆满。据说不少对八卦充满狂热的贵族师奶在收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派下人去勇者竞技场占位了,吃住都在那边,轮流换人,绝对不能将好位置拱手让人。

    决斗之事传得轰轰烈烈,但是没有人明白为什么韩大公子竟然吃了豹子胆,竟敢主动挑战欧尼斯特,就算九阴绝脉痊愈,他也只是个普通人而已啊,而欧尼斯特可是一位六级剑士,两人间的实力差距,那可不是勇气能弥补的。

    就连于嫣嫣,也都不明白韩念的想法,她是那种整天喜欢飙,但怎么飙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但表哥就不同了,他是截然相反的类型,要么就不飙,起飙来要吓得人内分泌失调的。

    “表哥,你疯了,你为什么要和那个欧尼斯特决斗?”

    韩念笑道:“不,我没有疯。”

    “哎,那个欧尼斯特是六级剑士呀,就算他说了些不应该的话,你就当他是疯狗好了,或者让我出手教训他。可是你现在亲自定下了决斗,怎么办?”于嫣嫣急得就快要哭出来了,她后悔当时不该硬扯韩念去逛街。

    “念儿,这是怎么回事?”这时一脸惶急的爱丽丝夫人忽然从门外走进来了,身后还跟着韩无极伯爵,这件事非同小可,就是伯爵大人也都不能置之不理了。一旦走上竞技场,决斗就不再受格兰帝国的法律限制,也就是说,欧尼斯特毫无顾忌,他随时都可以杀掉韩念。

    见到两人,于嫣嫣如逢救星:“舅舅,舅母,你们快劝下表哥吧,让他放弃决斗吧!”

    伯爵大人先开口了,威严的道:“嫣嫣,你先说下,这是怎么回事?”

    当下于嫣嫣把和韩念去丽坊行买衣服,偶遇欧尼斯特与贝拉二人,然后欧尼斯特出口不逊的事一一道出。

    伯爵大人听完,脸色也沉了下去,那个欧尼斯特,还真是欺人太甚了,他当韩家已经落到人尽可欺的地步了么?

    爱丽丝夫人则来到韩念身边,苦口婆心地道:“念儿呀,我知道你疼母亲,想为母亲出气,你是个孝顺的儿子,我都明白,但是,你为什么要那么傻,定下这场决斗呢?不行,无论怎么样,我都不会答应!”

    “母亲大人,”韩念笑了笑:“除了为你出气之外,身为韩家的一员,我是有必要为韩家做些事的。别人都骑到韩家头上拉屎拉尿了,难道我还能忍受不成?”

    “做些事?”伯爵大人冷哼一声道:“在做任何事之前,都得衡量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你以为不怕死就是为韩家做事了,这是冲动,是莽撞,是愚蠢,看看,现在除了害得母亲担忧之外,你还做了些什么?”

    也难怪伯爵大人会怒,韩念在麦加上任期间干的还是很漂亮的,原以为儿子已经成熟了些,没想到还是那么的幼稚。

    “父亲,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韩念说话间手一伸,两个火球接连飞出,将一张凳子燃着了。

    “魔法师!瞬!”伯爵大人倒抽了一口凉气,心中充满了震惊,儿子,是什么时候学会魔法的,而且还是瞬!

    于嫣嫣也是怔住了,她习的虽是斗气,不过对魔法常识还是有所了解的,瞬,这可是魔导师才可能掌握的技巧啊!而魔导师是什么级数?魔法界的剑圣!

    屋中变得一片死寂,只剩那张凳子燃烧出的噼啪声。

    韩念淡淡的道:“现在,父亲,你认为我有能力为韩家做一点事了么?”

    “……”

    “三天以后,我就会将韩家失去的东西拿回来,虽然不是全部都拿回来,”韩念眯起了眼睛:“但至少,也得讨回点利息吧!”

    伯爵大人看着韩念那平静脸,听着他那种胸有成竹的说话口气,突然觉得这个儿子真的无法猜透了,就好像这突如其来的魔法与瞬能力那样,都已经远远地出了他的预计。他再也不能像从前那样,随便以自己的主观臆断来判断韩念行事的对与错。

    也许,自己确实太小看这个儿子了……

    费尔顿伯爵家的书房中,一对父子也在进行着谈话。

    “儿子,三天后的决斗,你有什么打算?”

    欧尼斯特道:“父亲,这还用说吗,既然那小子要自取屈辱,我就如他所愿,我会让他输得很难看,当着无数观众的面跪在地上向我求饶,我们家族被韩家压了那么多久,近些年来终于可以扳回一城了,真是风水轮流转啊,哈哈哈……”

    费尔顿伯爵目中寒光一闪道:“不,这还不够,我希望你能做得更绝一些!”

    欧尼斯特停下笑声:“父亲,你是说,要我将那小子……”他做了个手起刀落的动作。

    费尔顿伯爵点头道:“对!”

    欧尼斯特不以为然地道:“何必呢?父亲,那小子被我这番侮辱后,肯定生不如死的,倒不如让他留着一条狗命。”

    费尔顿伯爵断然道:“不,照我说的去办,这也是相国大人的意思,因为那小子在麦加城的上位,让相国大人有些顾忌。”

    “相国大人?”没想到相国大人还亲自指示要假自己之手杀掉韩念,欧尼斯特不免有些奇怪:“相国大人未免也太多虑了,韩家那小子只不过是得了陛下撑腰,换做是我……”

    “你知道什么,事情远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费尔顿伯爵打断了欧尼斯特,儿子的习武天赋还是不错的,不过如果说到对官场的分析,就实在有点不上道。现在陛下是绝不可能扶持韩家任何人的,只是逼不得已。那小子的手段确实很是了得,更难得他才十七岁,如果让他羽翼丰满的话,后患无穷,也许是考虑到这点,相国大人才欲尽快扼杀。

    “如果你干掉那小子的话,那就解决了相国大人心头的一个隐患,立此功后,相国大人对你肯定会赞赏有加的,儿子啊,这个好机会,你千万不能错过。”

    欧尼斯特闻言顿时大喜:“既然这样,那就另当别论了,我肯定要那小子人头落地。”

    费尔顿伯爵皱起了眉头:“不过,那小子究竟在想什么,他明知是以卵击石,还要主动挑战你,这与送死有什么分别?”

    欧尼斯特道:“可能是他被我刺激了两句,再加上贝拉小姐也在旁边,所以为了面子不自量力口出狂言,现在肯定已经后悔了,我还担心他会爽约呢。如果爽约的话,他就永远也别想在帝都抬起头来了,哼!”

    “不会那么简单,如果那小子这么容易受激的话,也不值得相国大人顾忌了。”费尔顿伯爵始终有些担忧:“不管怎么样,到时你还是小心一点,千万别中了他的阴谋诡计。”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早上,勇者竞技场已经如预想般爆满,许多喜欢八卦的贵族让下人占了靠前的黄金位置,甚至还准备好了瓜子零食,全然把这场决斗当成了消遣时间的节目。

    贝拉也被几个特别八卦的贵妇拖过来了,肥皂剧缺少了女主角怎么行,当然她们不知道贝拉事实上并非绝对的起因,但贝拉也没拒绝,因为她也非常关心结果。当日那个在退婚中无所谓一句“解约么?那就解吧,我没任何意见”的前未婚夫,今天竟然变得如此盛气凌人了,她实在很好奇。

    人们也次见到了韩大公子的妻子,没错,确实如传说那样的美貌,身着一袭白衣的她宛如仙女下凡,淡然出尘,令人羡慕韩念的艳福。她身旁的紫衣少女也很漂亮,据说是其妹妹。

    爱丽丝夫人没有勇气亲临观看这场关系着儿子生死的比赛,不过她托付叶韵,在要紧关头,无论如何都得出手中止比赛,保住韩念之命。

    叶茜认为韩念是叶韵脱离神族的罪魁祸,对他一直就没什么好感,现在忍不住道:“姐姐啊,那小子是不是神经了,竟然胆敢挑战一个六级剑士,死了也是活该!”

    叶韵还没说话,旁边的于嫣嫣火了:“你是帮哪边的,就知道诅咒表哥,别忘了,表哥可是你的姐夫!”

    她经常到韩家,自然认识叶茜,表嫂性格很好,好到让挑剔的于嫣嫣也找不出任何可以诟病的地方,不过她的妹妹脾气就很是恶劣,就总是不给表哥好脸色,于嫣嫣早就看不过眼了,现在听得她说风凉话,心中的愤怒终于爆。

    叶茜也不是省油的灯,哼了一声道:“什么姐夫,我可从来没承认过,姐姐也是迫不得已,才会嫁给他的!”

    于嫣嫣大声道:“我问过表嫂,她是心甘情愿的,要不你可以自己去问她!”

    叶茜针锋相对道:“姐姐当然这样回答你了,因为她有苦衷!”

    “……”

    两女都是泼辣型的,说起话来又快又急,引得竞技场中的人纷纷侧目,尽管远点的听不到她们说什么,但看那瞪眼叉腰的样子肯定是在吵架。

    在决斗开始之前,韩大公子的家属团倒是先起内讧了,真是好戏连连啊,那些八卦的贵妇连忙找下人去打听,于嫣嫣与叶茜吵的是什么。

    “好了,都别吵了!”叶韵出面制止了两人,然后责备妹妹:“小茜,你也别说那些难听的话。”

    叶茜气鼓鼓的道:“我也是就事论事而已,不说就不说!”

    于嫣嫣附和道:“还是表嫂识大体,这种时候,哪有胳膊往外弯的道理!”

    叶韵与韩念认识时日尚浅,爱是谈不上的,不过她至少对造福了故乡麦加城百姓的韩念心存好感,而且师傅也叮嘱她要好好保护韩念,就是为了这两个原因,不用爱丽丝夫人相求,她也会到竞技场来,以防万一的。

    只是,韩念做出了挑战一位六级剑士的惊人之举,还是让她颇为诧异的,她清楚韩念不是那种冲动起来便不顾后果的人。

    记得几天前,韩家的训练场结界系统被毁,而韩念却托她将以练剑之由揽下,叶韵一直心存疑惑。

    说不定,这场战斗根本就用不着自己出手,应该祈祷的,是费尔顿伯爵家族的人。

    楚琳也来了,夹在人群当中,捏着皓腕上那只韩念送给她的玉镯,黛眉紧皱,心中充满焦虑。

    韩少爷啊韩少爷,你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她也劝说过韩念,不过却没能阻止,当时韩念只是笑嘻嘻地说:“放心吧,楚琳姐,你在奇珍馆中准备好酒菜,等我凯旋归来,与你畅饮就ok了。”

    可是,楚琳又哪能像韩念那般潇洒,她在奇珍馆怎么也没心思做菜了,终究是放心不下跑过来观战。

    此时,竞技场上的主角,欧尼斯特与韩念,已经站到场中央了。

    欧尼斯特冷哼道:“韩念,我佩服你的敢来赴约的勇气,就冲着这勇气,到时你如果跪下来向我求饶的话,我或许会放过你的。”

    嘴上虽这么说,其实欧尼斯特心中早已打好主意,为了自己能得到相国大人的赏识,韩念是非死不可的,不过,他到时若是跪在自己面前,再被斩断脑袋,那是多么大快人心的事情啊!

    韩念哂道:“要打就打吧,废话还真多。”

    “真是死到临头还嘴硬!”欧尼斯特强忍怒气:“好吧,我可以让你三招,不,三十招,以表示对你这种愚蠢勇气的敬……”

    “意”字还没出口,眼前一花,一个火球便毫无预兆地往面门袭来。

    欧尼斯特几乎是下意识地匆匆扭头闪开,但是灼热的浪潮擦耳而过,将他的头都烧掉了好几根。

    火球术,而且是没有咒语辅助的,这意味着什么?

    瞬!

    这只火球也让整个竞技场鸦雀无声,那些或幸灾乐祸或惋惜或纯粹是为了看热闹的人们都被震住了。

    韩大公子,什么时候成为了一位魔法师?

    ——————————————————

    今天凌晨十二点再更新一章,各位兄弟还请前来支持盗贼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