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八十三章 黑暗巫师

第八十三章 黑暗巫师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票榜对手强大,soss紧急求援啊,再不行就要9111,12o!

    伯爵大人见多识广,此时还算沉着,听对方的口气,对自己似乎很熟悉,且有着深仇大恨似的,可是仔细打量了几眼,怎么也认不出来。这种人,就是见过一次,就是想忘记恐怕也忘记不了吧。

    见到伯爵大人一幅迷惑的表情,骷髅又笑了,那对没有下颌肉的大口张开,阴森森的道:“也难怪啊,伯爵大人,你会认不出我了,我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又还有谁能认得出呢?”骷髅的口气也不知是悲哀,愤怒,还是自嘲。

    “你可以不认得我,但是,二十二年前,杜家的灭门惨案,你可是记得的吧?我的老朋友!”

    听到这句话,伯爵脸色立刻变了:“你,你……”

    “是的,你肯定想到我还活着,事实上,就连我自己都希望我死了,因为活着的这些日子,我比死了还要痛苦,仇恨时时刻刻咬噬着我的心,可是,我又不能死,否则的话,我的双亲,我的妻子,我的儿子的仇,又有谁来报呢?你说是不是?桀桀桀……”

    伯爵大人此刻已经知道人的身份了,在二十多年前,格兰帝国曾有着个几乎能与韩家分庭抗礼的家族,这个家族以杜为姓,没有韩家的底蕴,是在近百年迅崛起的,这个家族的祖先,同样靠抗击草原异族迹,立下赫赫战功而受帝国重用。

    在尚未接替爵之位的韩无极意气风地踏上战场之时,杜家同样出了一位杰出的人物叫杜德利。中肯地说,杜德利也是用剑高手,武技比起韩无极来还强,也更胆略过人,成为抗击草原人的一大猛将,原本这是个福音。可是,杜德利除了天才横溢之外,他的野心同样不小。

    其实老伯爵,也就是韩极的父亲已然老迈有伤在身,在统帅位置上已经坐不了多久了自然得为儿子铺路。

    他觉到了杜德利地野心。不得不说。当时杜德利地光芒。甚至盖过了儿子韩无极。再加上背后地杜家势力日盛是接替统帅之职。也是让人信服地。反倒是儿子韩无极能力上比起杜德利来还是有所不如。硬扶上统帅之位。恐怕会招人蜚语。不得人心。

    尽管韩家时已连续两代担任统帅了。但军方从没任何规定。这个统帅之位就非其后代接任不可地当然是有能者居之。想当年韩家地祖先还不是从其他人手中夺过统帅大印地。

    但是。老伯爵又岂能轻易统帅位置拱手让给外人着杜德利声势日盛。便打算把他除掉某场极为重要地战役当中。老伯爵在布置战略时故意谎报了当时地军情。并做出一些不太明智地决定。

    杜德利年少气盛。看出了老伯爵计谋中地不当之处。急于立大功。争夺统帅之位地他在领兵时私底下另做了打算。他确实是个卓越地。对局势分析颇有见地地帅才。如果当时老伯爵地军情没错地话。他确实是能成功地。可是。当他带着队伍走出那一步时。才现不是那么一回事。他陷入了死局。

    韩家地第三代伯爵。韩无极之父是几代人中城府最为深沉地。也最毒辣地。他早就料到了杜德利会求功心切。以便在统帅之争中压倒韩无极胜出。才故意布局。事实上。老伯爵真正地计策只有他独自一人掌握。如果杜德利看准自己地战略破绽私自行动地话。他所率地那支队伍。就会成为被牺牲地诱饵。

    靠这支诱饵。老伯爵也给了草原异族沉重一击。然而己方也受了不轻地损失。杜德利那支队伍全军覆没。在外人看来。那损失是不必要地。如果不是杜德利不听指挥地话。那场胜利会更漂亮。于是杜德利被诬蔑为勾结草原异族。故意带着自己率领地队伍送死。幸好老伯爵雄才伟略。而另一位将领韩无极英勇绝伦。表现突出。硬生生扭转乾坤。边疆地防线才没被破。

    由于老伯爵的布局相当巧妙毒辣,别人倒也没能看得出来,那场战役非常重要,若是败了的话,草原大军说不定就要势如破竹般北上了。帝国皇帝在庆幸之余也龙颜大怒,勾结草原人的罪大滔天,他立刻降旨诛尽杜家,老小妇孺全数不能幸免,是近百年来鲜见的一件惨案。

    韩无极伯爵便是靠着那场战役打响名堂,最强的竞争对手又除掉了,这才成功上位,老伯爵的阴谋,他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尽管父亲的所作所为不敢芶同,可他毕竟是为韩家,为自己着想而坐的,韩无极伯爵当然没有爆出真相,深埋在心底。

    耿直之辈,当时对杜德利也没敌意,得知杜家因族之后,还是极为愧疚的。

    眼前这具骷髅,就是那个杜德利,尤其是他说“我的老朋友”时的口气,简直与二十多年前一般无异。

    只是,在那场战役中,据说杜德利所带领的部队陷入绝境,全军覆没了,虽然很多人以为杜德利投靠草原了异族,但韩无极伯爵是知道实情的,按道理他肯定战死了,为何会再次出现在这里,并且变得面目全非呢?

    看得出伯爵大人的问,杜德利道:“你肯定以为我死了,当时,我也以为我死定了,四面八方尽是草原人的士兵,惨嚎声不绝于耳,我的部下一个接一个地倒下,那时,我万念俱灰,敌人的一个将军看准机会,给了我一剑,从胸膛中穿过。”

    描述着深陷重围的情况时,杜德利那双绿油油的眼珠,竟也显出些惊心动魄之色:“但是那一剑,反倒让我清醒了过来,我想起了我的父母,我的妻子,还有我那刚刚出生的,不足三个月的小儿子,我必须活着回去,绝不能死在这里!那种强烈的求生意念,使得我爆了。我想,我也许是历史上唯一一个在那种情况下从魔剑士晋身天空剑士的人吧。”

    杜德利又自嘲:笑了一下:“飞翔,真是一种美妙的感觉,无数的敌人,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我从他们头顶飞过,却无法将我拦截住。可是,前方的敌人实在太多了,刚晋级天空剑士的我也许没有足够的力量支撑回到己方阵营,更何况还受了伤,于是我只能往后面敌军较少的大草原飞去,找个地方躲了起来。将伤养好之后,已经是一个多月后的事了,边疆的战争也已偃旗息鼓。我怀着劫后余生的兴奋感回到帝国,却立刻闻得一个让我悲痛欲绝的坏消息。我的全家人,包括我的父母,妻子,还有那嗷嗷待的儿子,竟然都全被杀掉了,我成为了一个叛徒!而你,我的老朋友,却立下赫赫战功,登上了统帅之位,哈,哈……”

    杜德利仰天大笑,笑得却肝肠寸断。从陷入重围那时开始,杜德利就觉得蹊跷了,再联系到后来生的事,以他的智慧,自然猜得出来这是个恶毒至极的陷阱。

    伯爵大人默无语,就算诬陷杜德利以及杜家的人并非他,可也是已故的父亲,他做的一切也都是为了自己铺路,伯爵大人自然不能将杜德利的仇恨推到父亲头上,再说了那也没用,杜德利肯定已恨死韩家了。

    他叹了口气道:“是的,都我的过错,你可以杀了我,但是,我的儿子是无辜的,请你放过他们。”

    “你的子无辜,我的儿子就不无辜么?”杜德利尖声道:“你设计害我也就罢了,为什么连我的家人都不肯放过,我的儿子,他是多么的可怜,他什么都不懂,就被残忍地杀掉了!我的老朋友,你放心,我很仁慈的,不会拿你们全家出气,不过嘛,我这二十多年来所承受的痛苦,你也得稍微尝试一下。”

    伯爵大人然变色道:“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杜德利说到里目露凶光:“很简单,我会将你两个儿子带走,然后,每隔几天,可能你就会收到他们的一根手指,一只耳朵,一颗眼珠,还有舌头什么的,哦,对了,他们的惨叫声,我也会用魔法卷轴录下来,然后寄到贵府的。”

    众侍卫都听得心中寒,这怪人对伯爵大人的仇怨之深,当真难以想象,竟想出那么残酷的主意报复。

    爱丽丝夫人更是听得心胆俱寒,几欲昏眩过去。

    韩龙虽动补了,话还是能说的,大骇道:“父亲救我!”

    伯爵大人寒着脸,吐出一个字:“杀!”

    听到伯爵大人的命令,众人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两位少爷的小命就捏在怪人手中,这时伯爵大人又大声道:“杀!”

    他们才举起武器,往杜德利冲了过去。

    杜德利自然明白伯爵大人的心思,如果儿子要被受尽折磨而死,倒不如现在不管胁迫,拼死将他们救出。

    只是死亡的话,这样的报复未免也太轻了点,杜德利自然是不会愿意的,冷哼道:“谁别想阻止我!”

    他的手指在空中快地划着,一个椭圆形的光门就出现了,从光门中先是跳出两匹骨马,马背上各自坐着一个手拿长矛,浑身黑气缭绕的亡灵骑士。

    接着是几只不知名的骨兽,还有大堆骷髅战士,院子中立刻多了几十个没有生命的怪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