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八十四章 无心之人

第八十四章 无心之人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魔法中,有一种邪恶的亡灵魔法,能让生物的尸体复忠于巫师的亡灵宠物,这些亡灵宠物就待在巫师的亡灵空间中,必要时可以召唤出来辅助战斗。

    亡灵空间中容得下那么多的亡灵宠物,可见杜德利的亡灵魔法相当强。

    “当!”韩府侍卫的剑砍在亡灵身上,出金铁交鸣之音,伴随着火花冒出,这些亡灵的骨头,竟然坚硬无比,刀剑难入,只能在它们身上刮下少量碎屑。

    叶韵与叶茜此时也各自取来了一把长剑,不过纵使是灌注了斗气,也就砍折一两根骨头而已,亡灵们并未受到多大伤害,更要命的是它们都不怕痛,任由剑砍上来,眉头都不皱一下,只管抡起武器往对手猛砍,让众人颇为顾忌。

    伯爵大人是众人中力量最强的,金光灿灿的长剑可见已加持了金系的魔斗气,坚硬与锋利程度都上了一个新层次,怒吼声中将一个骷髅战士砍飞出十多米,胸骨也凹陷了下去,但那骷髅战士随即又爬了起来,无动于衷地又举起生锈了的大刀。

    伯爵大人皱眉,二刀又劈出,这次却瞄准了骷髅战士的颈脖,一下子将他的头颅砍掉,那骷髅战士身上的黑气弥漫出来,骨架散了一地,看来是真的“死”了。

    不过那两个亡灵骑士一一右冲了过来,长矛朝着他猛刺,伯爵见状剑架了上去。尽管他是大地剑士,但是比起冲击力著称的骑士,毕竟处于劣势,更何况是以一敌二,将两个亡灵骑士砍退后,他的势头也被止住了,始终无法接近杜德利。

    杜德利见亡宠物已将众人缠住,好整以暇的道:“桀桀们就慢慢陪我的乖乖宝贝玩吧,我就不奉陪了。”

    闹出了那么大的声响,肯定会有多人6续过来,最令杜德利顾忌的,是光明教廷那些神棍,他们那讨厌的光明力量能与黑暗力量相抗衡,因此,还是尽早离开为好。

    叶韵见状吸了口气布满全身,强光迸,一朵巨大瑰丽的花儿在空气中骤然盛开,往杜德利飘去。

    那些刀剑都砍不进地亡灵物。竟一下子就被这朵花搅碎了是其中一个亡灵骑士。也折断了条手臂。威胁力大减余地亦七零八落。溃不成军。

    “爆!天空剑士?”杜德利都大为惊。要知道。他陷入绝境意外爆成为天空剑士时已近二十八岁都是历史上罕见年轻地了。而眼前这白衣女子。最多也就十**岁而已:“不。这不可能!”

    叶韵失去神族之身后。力量也弱了不少。这次爆地威力大不如前只能开出一条路来。那朵巨大地斗气之花便凋谢了见那些被昙花一现击得七零八落地亡灵们又要聚集过来。她急忙求助道:“小茜!”

    这种关头茜也能保留了。哪怕韩念再讨厌都好她娇叱一声。也姐姐那样将斗气爆出来。化身彩虹般地匹练。正是那天在麦加城抰持韩念时所用地必杀。

    又一个天空剑士!?

    杜德利这下是失算了。他万万没想到韩府内竟有两位天空剑士。必杀地威力非同小可。绝非普通聚力地强击可以比拟地。

    而且叶茜还真的一点都不顾忌,就算杜德利让韩念挡在面前,她也是毫不留情,杜德利自然不想让韩念这么容易就死掉,他还得带回去慢慢折磨,爆韩无极伯爵,不得已之下将以傀儡术控制韩念,韩龙二人站到身后,双目亮了起来,两颗星星般的眸子在他瞳孔中出现。

    这是魔法中的幻术,非常厉害也非常难学到的特殊魔法,幻术能通过影响一个人的精神力,从而削弱对手斗志,间接降低其战斗力。先前韩龙就是受中了这招,凝华之拳的威力没有挥到十分之一,才会瞬间受制。

    这是杜德利的杀手锏之一,屡试不爽,然而奇怪的是,叶茜只是气势稍窒,并没受太大的影响,必杀依旧犀利无比。

    第二次失算让杜德利心中叫糟,幻术失效后,他连忙挥手从地面掀起一面面的土墙,层峦叠嶂地隔在两人中间,能瞬土系的中级防御魔法,如果按魔法师的标准判断,杜德林已经达到魔导师级别了,而且他还擅长幻术,亡灵魔法,怪不得韩府那么多强大的侍卫围攻都奈何他不得。

    叶茜的长虹贯日势如破绣般地刺穿一面面的土墙,不过所剩的爆气劲也减弱不少,杜德利再动一个镜子般的黑色圆幕暗黑之盾挡于身前。

    黑暗力量的攻击与防御都相当强,根据杜德利估计,这个暗黑之盾应能防下对方的攻击了,可没想到的是,对方的长剑却切豆腐般穿过暗黑之盾,刺进了杜德利的心脏。

    此时杜德利终于明白为什么叶茜对幻术的抵抗力为什么那么强,暗黑之盾效果也大大减弱了,因为这个女孩子,有着于不同人类的体质。

    “神族!?”

    他感觉到了一股讨厌的气息,夹杂在对方的斗气当中,与光明圣力稍为有些不同,但都对黑暗力量有着一定的克制作用。要知道神族可是魔族的死对头,对人类有着特殊增幅效果的黑暗力量,在有着神族隐藏体质的叶茜面前却是讨不到太多便宜。

    而叶茜也是一脸愕然,她的长剑都刺进了这个怪人心脏了,却感觉里面是空的,似乎只穿过了一层表皮而已,也没见到哪怕一滴的鲜血。如果刺穿了心脏的话,那么鲜血肯定会飞溅而出的。

    “奇怪么?因为,我早就没有心了,我的心脏与灵魂都已经出卖给了恶魔!”杜德利用鸟爪似的双手将剑从身体中拔出来,手指微弹,一股强劲的风力便将叶茜吹飞了,好在他连续瞬不少中级魔法,这下倒是对叶茜没多大伤害了,纯粹就是把她逼开而已。

    那些不死亡灵立刻又涌了过来,爆过后的叶茜也无力再救韩念了只能先行自保。

    接着他就抓住韩念,韩龙两人的衣领,施展御风术轻

    跃上了围墙,伯爵大人被两个亡灵骑士,一只骨兽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带着儿子离开。

    此时墙上的杜德利却忽然闷哼一声,差点倒栽下来因为他的脑袋像被一根无形的针阵狠狠地扎了下,剧痛之余魔力一窒,御风术无以为继,便失去了平衡。

    魔力之刺!这是特殊魔法中的魔力之刺,一种精神系的魔法!

    原本以杜德利的魔法修为没那么容易中了魔力之刺,但是,使用魔力之刺偷袭的人是他抓住的韩念,在那么近的距离下,那就防不胜防了。

    受傀儡术控制后,韩念一直都在积蓄着精神力于在紧要关头以念爆将傀儡术解开,他心知这怪人相当可怕,肯定是魔导师级别的,就是念爆也肯定非其对手,于是先来上一记魔力之刺偷袭,再抱着韩龙御风术迅往内院飞回去。并从怀中胡乱掏到一颗柏高所给珠子来,就往后面扔了过去。

    “啪!”那颗珠子在德利脚下爆了开来股粘液溅出,像万能胶那样讲杜德利紧紧地粘在地面是那颗有着变态粘性的黏胶弹,韩念大喜个炼金道具来得倒是及时,至少能暂时阻碍怪人的行动,帮自己赢得宝贝时间,果然是救命法宝啊。

    杜德利拔了两下,没能将拔出来,不由得大怒:“可恶!小子,别高兴得太早了!”

    冷哼声中,他的黑暗力量骤然加强,整个人都被吞没了进去,只剩下一个黑色的大圆球,这是黑魔法中的黑暗漩涡!

    韩念的傀儡术是解开了,但韩龙却没解开,只要有黑暗力量存在身内,杜德利就能对其施术。

    一股强大的吸引力从后传来,杜德利就如一块大磁铁那样,而体内存在着傀儡种子的韩龙就如小铁钉,被紧紧地吸引,连带着韩念也被拉了回去。

    “想逃,没门!乖乖地,重新投入的怀抱吧!”杜德利绝不甘心到手的猎物逃掉。

    吸引力实在太强了,就是韩念怎御风术,还是被一点一点地往回拉。韩念举手就是一个掌心雷,数道风刃,不过这些中级魔法,一下子就被黑暗漩涡吞没了,毫无作用。

    这次若被杜德利抓住,肯定就没那么好运气了。

    不过,被施术的是韩龙,如果放开韩龙的话,韩念就能独自逃命。

    韩龙也明白这个道理,目光中充满了恐惧,还有祈求,现在这个时候,韩念就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了,如果抓不住,那将万劫不复。

    两兄弟拉着的手,终于还是松了开来,韩念松开了手。

    韩龙顿时绝望了,记忆中的怨愤浮上心头。

    记得很小的时候,他也与表姐于嫣嫣那样,是崇拜着自己这个天才哥哥的,他是那么的聪明,也是自己的骄傲,别人夸奖哥哥时,自己也是感同身受般高兴。可是,每次他想与韩念手拉手一起去玩的时候,韩念总是会将他的手甩开,然后不耐烦地丢下一句:“我没空,你自己去玩吧。”

    后来,韩龙就不再亲近韩念了,两兄弟的裂痕越来越大,最后终于无法弥补。因为他恨韩念,也许,哥哥,把自己当成了一个负担,累赘,因此韩龙不停地努力,他想在韩念面前证明,自己也是一个有用的人,而非负担。

    这一次,韩龙却不得不承认,他又一次成为了韩念的负担,而且,这次,还是生死攸关的时刻。

    与小时候那样,韩念还是无情地松开了手,将兄弟间之情狠狠地割断,这让韩龙万念俱灰,当然他也知道,如果韩念不松手的话,两人都无法幸免,可是,他的内心还是深深地被刺痛了,因为他被自己的亲哥哥放弃了。

    失去了韩念的帮助,韩龙的身躯就飞蛾扑火般地往那个黑色的大漩涡投了过去。

    这时,一条青色的巨蟒倏地破土而出,攻击的却非杜德利,而是韩龙,正是那天韩念与欧尼斯特决斗时用过的六级魔法木蟒术。

    木蟒卷住韩龙的身躯,它的力量就非韩念所能及的了,就是黑暗漩涡的吸引力也是远远比不上,被它猛地一甩,韩龙就如脱膛炮弹般飞向内院,脱离出那么远的范围,黑暗漩涡也不能将他再吸回来了。

    还好,成功了!

    韩念松了口气,连忙驱动御风术往回飞,飞了十多米,衣领却被扯住了,回过身,韩念魂飞魄散地现是以黑暗漩涡溶蚀掉黏胶弹追至,阴魂不散的杜德利。

    远处白光闪动,杜德利心知是光明教廷那帮神棍闻讯而来了,不得已之下放弃了韩龙,带着韩念,迅地融入了黑暗当中。

    韩念转过脸,深深地看了韩龙一眼,说不定,这也是最后的一眼了。

    弟弟啊弟弟,哥哥欠你的,就只能这样偿还了!

    很快地,几十位祭司与神官就来到了韩府,见到那些亡灵生物,没有问清情况也不用问,立刻就展开了攻击,光明与黑暗,正义与邪恶原本就是势不两立的。

    那些顽固的,坚硬铁的亡灵生物,在祭司,神官们的圣光照耀下却如烈日下的冰棍那样蒸出阵阵的黑气,失去了黑暗之力的支撑,它们立刻就散架了,只剩下满地七零八落的骨头。

    处理完不死亡灵之后,其中一位白衣祭司才满面凝重地向伯爵大人问话,帝都中出现了邪恶的亡灵,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韩龙的傀儡术也在一位祭司的帮助下解开了,他呆呆地望着杜德利带着韩念离开的方向。

    小时候,哥哥是那么的冷漠,似乎与自己根本就没有血缘关系般,以致兄弟间的感情淡如水。

    然而,今天原本可以逃生的他,却意外地以生命保住了自己,落入那个怪人魔掌。

    韩龙不由茫然了,哥哥啊哥哥,你究竟是怎么样的人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