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八十五章 老疯子

第八十五章 老疯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八十五章老疯子

    念被巫师带走的事情,很快就引起了多方的高度重视

    先,一个黑暗力量达到魔导师级别的巫师出现在帝都,光是这点就很轰动了,那个虽然老迈,却越来越怕死的老皇帝立刻加强了帝都,尤其是皇宫的守卫力量。魔导师就和剑圣那样,是有着神奇力量的,就是皇宫重地,他也可能成功潜入。

    除了加强守备之外,老皇帝还派人进行地毯式的搜索,就是平民区,也每天都得搜一次,在将那个黑暗巫师揪出来之前,老皇帝睡觉都不安稳。

    第二方,自然就是光明教廷了,教宗可不像那个老皇帝那样只想着如何保命,他考虑得更多。

    据伯爵大人说,那个黑暗巫师原先是他的一个仇家,只是,一个人类,是如何沦拥有邪恶的黑暗力量的呢?只有一个可能,他将灵魂出卖给了恶魔,接受了恶魔的魔格,就好像光明教廷的神职者将灵魂奉献给神族,并获得神格那样,原理是一样的。

    不过,要将人类养为那么厉害的黑暗巫师,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什么恶魔要培养他呢,其中是不是涉及到魔族反攻大6的阴谋?这些,就只有将那个黑暗巫师抓住逼问才行了。

    在圆圆节那晚,光明教廷没能将杜德利截获,因为他很狡猾地在逃跑过程中抹去了黑暗气息的痕迹。

    不过光明教已广昭全帝国的教会,一旦现那黑暗巫师的踪迹,当即全力出动,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要想方设法把他拿下。

    而第三方,则是魔法工,刚把韩念找到工会中,他就贡献出一个星辰魔法个明月魔法魔法工会乐开了花,天知道他还有多少宝贝可以挖掘,甚至,说不定哪天还能献上一个禁咒呢。

    现那个黑暗巫师把韩念带走了,如果韩念被杀掉只潜力股将完全泡汤,魔法工会是绝对不容许的。于是魔法工会总部也立刻昭告各大小城市的分布果找着那个黑暗巫师或者韩念魔法学士的话,立刻当成头等任务处理,也可以配合帝国当地的守备,以及光明教会共同行动,务必将韩念魔法学士救回来。

    原本韩念地地位尚未尊贵让三方大动干戈地地步。可是种种因素却使得他地下落深受关注。

    以德利地能力韩念带出帝都自然不是太困难地事。在那个老皇帝命令皇城禁卫军疯狗般搜查地时候早就不知到什么地方了。

    他也没有立刻对韩念下手。而是下了傀儡术赶尸那样驱使韩念走路。为了保险起见还在韩念身上加了个魔力锁。

    在念爆之后。韩念地魔力原本就衰弱了。受制于这个魔力锁。精神力恢复得更是缓慢。

    杜德利还真是相当大胆嚣张。看到各地关于他与韩念地通缉令。也是不屑一顾。公然进城入镇。一点都不担心。

    他地样貌太过特别。整一具活跳尸。是很容易被认出来地。不过杜德利故技重施。用那天伪装为莫妮卡地法子杀了一个普通人后夺其皮囊。就面目全非了。

    被他杀掉的那个人,刚好是个胖子,整个看上去如水桶般,与那具骷髅的差距实在有着天壤之别。

    至于韩念,也被杜德利随便装扮了下,贴上一撇胡子,与画像中的那个少年就大有出入了,杜德利一点都不担心,担心什么呢?又不是帝都,寻常小城镇,就算真被认出来了,就凭当地光明教廷的势力,也没几个厉害的神职者,到时要走还不是很容易?

    毕竟是魔导师级别,杜德利自信得有点自大了。

    韩念一直都在暗中祈祷,哪个光明教廷的祭司能现这个怪人是黑暗巫师,然后出手相救,或至少惊动其他守备啊,魔法工会的魔法师。

    可惜的是,女神似乎不怎么眷顾他,这一路走来,杜德利到城镇落脚时是该停的停,该走的走,却始终没碰到过任何麻烦。

    只是苦了韩念,他整天就行尸走肉般地赶路,甚至说话权都被剥夺了,这个傀儡术还当真妖异,完全把人当成了木偶般操纵,就是吃饭,上厕所,都被杜德利控制着,那种滋味还真是糟糕透顶了。

    韩念的手脚都不听控制,唯一能随主观意志而变化的,似乎就剩下眼神了。

    手脚不能动,也无法开口说话,却阻止不了韩念用双眼瞪着杜德利,可是韩念瞪了几天后,觉得这也是白费力气,干脆放弃了。

    开始的几天杜德利很是阴沉,因为他原本可以将两兄弟一并拿下的,却被韩念这小子坏了大事,望向韩念的眼中也尽是杀机,从没说过一句话。不过,几天过去

    倒是渐渐平静了下来,话也开始多了起来,有时破口时自我垂怜,有时缅怀过去,有时还痛苦流涕,在韩念眼中看去,这家伙简直就是不折不扣的神经病。

    韩念在心底给他起了这么个外号——老疯子。虽然杜德利其实并不怎么老,他与伯爵是同时期的人,说起来现在正值壮年,不过,看上去别说是行将就木了,就是躺在棺材中,也没谁看得出他是活人。

    不幸的是,这老疯子却是个强大的黑暗巫师,而且他还和父亲有仇。

    也许是二十多年的仇恨埋在心底,杜德利的情绪也需要找一个人宣泄吧,哪怕这个人是他大仇人的儿子。

    可是,韩念不能说话,他就完全是在自言自语了。

    “如果不是那么家的话,我杜德利今天已经就是格兰帝国的统帅了,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我的儿子肯定也会很有出息的,我敢保证,他一定比你强,比你帅气高大。可是,你那虚伪的父亲和毒辣的爷爷,却将我的一切都毁了,我们肯定得千刀万剐,生孩子没屁眼,上刀山下油锅……”

    杜德利暴跳如雷,将所有想得出的恶毒的诅咒都加诸在伯爵大人和已故的老伯爵身上了,还将韩念看成假想的韩家替身,似乎随时会一口将他咬死的样子但韩念并不担心,老疯子的这种状况他见得多了,早已习以为常了。

    果然,过了一,杜德利又哭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我天纵奇才,又没做过任何坏事,却会落得今日的下场,我那慈祥的父母亲,美丽的妻子,可怜的孩儿啊,呜呜……”这具干尸似的身体已经流不出眼泪来了,不过他哭得还真如杜鹃泣血,极为凄切,连韩念看在眼内都觉得他实在是太可怜了。此时他也了解韩家正气凛然的背后,还是做过不少丑陋事情的。

    就算杜德利有垂涎统大位的野心,也是靠个人能力争取,没用卑鄙阴险的手段。

    哭之后,杜德利又开始得意地大笑:“桀桀,韩无极也没能高兴多久嘛,现在,他的兵权不也被削,遭到弃用了嘛,如果那老家伙在天之灵见到韩家沦落到如今的地步,肯定会捶胸顿足吧!”

    又哭又笑又喜又怒又悲了阵,也许是杜德利觉得有点闷,突然一指点在韩念的后脑勺上。

    当不会轻易解开傀儡术,让韩念有机可乘,不过韩念现,原本僵直麻木的舌头恢复了灵活。

    “啊!”韩念试着出声音,成功了。

    老疯子让自己说话了么?

    “呼!能说话的感觉,还真好!”韩念嘘出一口气,说实话,不是哑巴却无法开口的滋味相当难受,没有体会过那种折磨的人绝不会明白的。

    不过,现在两人走在荒野当中,杳无人迹,韩念就是张开喉咙求救也没用的,也正是这样,杜德利才会让他开口。

    干咳了两声,清清嗓子后,韩念道:“尊敬的巫师先生,请问,我们准备去哪里?”

    杜德利颇为诧异,他原先以为韩念能说话后肯定是哭着拼命求饶,或者大喊大嚷,没想到他那么冷静,那口气就像和一个朋友促膝交谈那样。

    杜德利板着脸道:“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是比较远的地方,至少,在到达那里之前,你还是安全的。”

    韩念点头道:“哦,这样说,我还能享受几天奢侈的生命了。”

    杜德利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韩念打听到了第一个信息,脑子立刻开始转动,苦思脱困之法。还有一段赶路的时间,可是,在这段时间中,手脚都不受控制,能做些什么呢?

    杜德利也是老油条了,一眼就看得出韩念在想些什么:“小子,我奉劝你别妄想逃跑,否则的话,你就有的苦头吃了!”

    韩念叹了口气:“尊敬的巫师先生,你那么厉害,我就是逃,也逃不掉啊。”

    “你知道就好!”

    过了一会,韩念又道:“对了,巫师先生,你不是说,你曾经是一名剑士么?怎么会成为巫师的呢?”

    韩念并非没话找话,他只是想尽可能地了解杜德利,然后才能找到他的破绽与逃走的机会。

    也许是认为韩念已经算是半个死人了,杜德利倒是没用隐瞒:“你想知道吗?好吧,那我就就告诉你,我的灵魂,已经出卖给恶魔了,通过契约,才能获得恶魔的黑暗力量。”

    韩念奇道:“这么说,你去过恶魔的放逐之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