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八十六章 恶魔的交易

第八十六章 恶魔的交易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今天第一章,至少更两章)

    杜德利道:“那是当然,不然它们还会主动找我不成?”

    韩念有些不解的道:“巫师先生,你曾说过,在二十多年前,你就已经是天空级的剑士了,花上二十多年的时间,说不定早就已晋级剑圣,你要报仇,又何必出卖灵魂给恶魔呢?”

    “如果真有那么简单,我就无须弄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你以为我是受虐狂,变态疯子么?”

    韩念心道,我还是真这么认为的,就你这副行径,恐怕十个人见到,九个都会觉得与疯子无异的。

    杜德利继续道:“时,我被困草原异族的大军当中,虽然幸运突破为天空剑士,可是当时我已受伤了,而且伤的还不轻,我找地方修养之后,现力量大幅倒退至七级剑士的等级了。毕竟我有着晋级魔剑士的心得,以为再修炼一两年之后,很快就能恢复为魔剑士。可是,这一练就是三年,我还是停留在七级剑士的水准,始终无法存进。我开始意识到,那次受伤的爆,给我的身体留下了不明的隐患,就算我练上一辈子,也许都无法再一次突破至魔剑士了,更别说天空剑士或者剑圣。”

    “七级剑士,放在大6上也得上不错的强者,可是,要找你们韩家报仇,这个难度,嘿,我还是有点自知自明的,光是你那老鬼爷爷,就是魔剑士,你的父亲,三年后也成为了魔剑士韩府高手众多,而我还是一个不能见光的通缉犯。”杜德利叹了口气道:“可以说,以这样的实力寻仇,是绝对不可能的,说得难听点就是自杀。”

    顿了一下,德利又道:“而当时的我,家族已灭亡被诬蔑为帝国叛贼,如过街老鼠般遭受唾弃,我当时狠了狠心吧,既然帝国和人们这样对待我,我就***真的叛了,人类已容不得我,但是恶魔可就不一定了。于是,我越过了西北的罗格里斯之障,找到了传说中的魔族。”

    韩念原本是想套话的德利说到这,连他也觉得有点好奇了:“魔族,究竟是怎么样的生物?”

    “与《圣典》记载的,那些被丑化的图片所区别,纯正的魔族,外表与人类是差不多的,只是普遍要高大些,脾气比较暴躁好战。

    此外醒地恶魔。有着一些匪夷所思地能力。”

    “觉醒?这是什么意?”

    “这样说吧。一般地魔族是血统不纯正地。但是。他们可以强大到一定程度之后会进化为纯正地恶魔。其天赋能力也会出现魔族中。这种变化称为‘觉醒’。”

    其实族那样。魔族也遭遇了生存地尴尬衍率使得他们也与下等种族杂交。所诞生地后代问题也差不多。需要强大地力量才能觉醒。

    韩念道:“那么。巫师先生。恶魔是怎么愿意让你接受魔族地力量地?总得有些让他们心动地条件吧?”

    杜德利笑了:“我提出地条件嘛。其实很简单。他们培养我。而我。则去杀了你地爷爷及父亲。”

    “哦,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自然有好处了,虽然我恨韩家,但我不得不承认,你那个死鬼爷爷与父亲还是很有能力的,正是他们的存在,帝国边疆才如铜墙铁壁般牢不可破,你知道我们当年率领的那支军队叫什么吗?钢铁雄狮,我们的防御如钢铁般坚硬,我们的进攻如雄狮般犀利!这不是我们自封的外号,也是所有人对我们的尊称,包括草原人,提起我们这支军队时也会这样称呼,那是一种怎么样的荣誉,你了解吗?”

    杜德利眼中泛出骄傲的光芒,旋又怒责道:“看看现在的那支军队,钢铁雄狮?狗屁,说是乖乖绵羊都过奖了,简直就是一团散沙,陛下怎么会重用那个只懂得夸夸其谈的乌多卡?也难怪帝国的局势会沦落到今日地步!”

    从杜德利痛心疾的表现看来,当年的他对“钢铁雄狮”,对帝国是有着深厚感情的,哪怕是现在,也依然习惯性地将诛了他家族的皇帝成为陛下,可见始终还是在内心中把自己当成了格兰帝国的一员。

    只是想到后来生的惨剧,杜德利的眼神又黯淡了下去:“就算我离开之后,你父亲当上了大统帅,钢铁雄狮依然勇猛,让草原人望而却步,交战多年始终没能占到便宜。而草原人背后的指使者,就是恶魔,我这样说,你明白他们为什么和我的目标不谋而合了吗?”

    韩念点点头,他当然明白,一位英明的统

    让军队迸出的力量是难以估量的。

    “我将灵魂出卖给恶魔之后,他们就将我改造成这副丑陋的模样,嘿,你别以为我天生骨瘦如柴,当年我可是不折不扣的美男子,在帝都那些贵妇小姐封为‘万人迷’的呢。”杜德利难得地幽默了一把:“现在么,难看是难看了点,但是,却能更迅地获得黑暗之力,也不是每个人都有着受改造资格的。”

    “在放逐之地修炼了接近二十年,我获得了现在的能力,在魔法师中,算得上是魔导师级别的了吧,才二十年不到,如果不是我这副丑陋的身体所带来的优势,就算我再刻苦,再聪明,也是绝对不可能的。然后,我就调准了圆圆节下手,这个特别的日子里,将你们父子分开,对我而言,是最有意义的,桀桀……”

    可是杜德利现在所做的,分明与他答应恶魔的不同啊,他就是打算将自己两兄弟带走而已,难道他践约了?

    “不要觉得奇怪,”杜德利道:“二十年前,恶魔确实是把你父亲当成眼中钉的,可是今非昔比,他现在只能在家养老,已无威胁了,我自然也必太看重当日的约定。”

    杜德利说到这,脸色又阴沉下去:“要不是你破坏我的好事的话,另外那个小兔崽子也逃不了。”

    他那绿油油的眼珠盯得心中有些毛,一会之后,杜德利却又摇头道:“不对,如果你想逃的话,我当时肯定是拦不住你的,你只是牺牲了自己,救了那小兔崽子而已。”

    叹了一口,杜德利道:“像你这么重兄弟之情,连性命都不顾的人确也难得。说实话,当年,我是把你父亲当成了兄弟的,我们一起出生入死,奋勇杀敌,在战场上互相扶持。是的,我是想坐上统帅之位,但我敢以自己的人格誓,所做的一切,都是光明正大的竞争,从没想过暗算他!我只是认为,我坐在这个位置上,能比他做得更好而已,这也有错吗?我把他当成了兄弟,伙伴,为什么你们韩家要对我赶尽杀绝?”

    杜德利越说越激动,又开始大声咒骂

    韩念却是无言以对,他那个爷爷确够毒,斩草除根,毫不留情,哪怕是自己的伙伴,帝国的将才,威胁到韩家也得狠狠一刀斩下去,让其永远得翻身。

    不过,正是因为他够毒,韩家在爷爷当家那代是最为鼎盛风光的,比起他来,父亲太过耿直了,才会被小人得志,兵权被削。如果爷爷在世的话,肯定是另外一番局面。”

    “喂,小子,你那天是么解开我的傀儡之术的?就是大魔法师,中术后都需要一两小时才能解脱,而你只花了几分钟而已,至少是魔导师的级别,而且我估计,你当时的魔力在短短时间增强了上百倍,瞬中级魔法,也是魔导师水准的了。不过,其中肯定有猫腻,你的真正实力并没达到那个水平,对吧?”杜德利眼光老到,又是强大的巫师,看出了端倪。

    韩念眼珠子开始打转,暗忖难道这老疯子对我的念爆之法感兴趣了?嗯,等老子想办法将念爆稍微改改,让他试验时出岔,神经受损,爆成真正的疯子,这样就能逃命了。

    不过,就是要把念爆之法送给他,也不能让老疯子看出来,否则他就肯定会怀疑了。于是韩念一脸坚定的道:“是的,我又独特的法门,反正我死定了,无论你怎么逼我,我都不会说的

    口上这样说,韩念心中却早已打定主意,只要老疯子用酷刑胁迫自己两下,就吐出来好了。

    可是韩念的如意算盘却落空了,杜德利看了他两眼:“你不用担心,我就是随便问问而已,也没打算据为己有,说实话对我也没用,你小子好像是那种精神力很强,却没能与魔法同步的怪胎。而且过后精神力也大幅减弱,恩,与天空剑士的爆相当像啊。”

    杜德利哂道:“我可是名副其实的魔导巫师,还会贪图你那种旁门之道么?”

    计划落空的韩念无言了,他确实忘记了,在杜德利面前,他是班门弄斧。

    “这法子就你这怪胎有用,对其他魔法师而言都是废物,你就好好收着吧。”杜德利又讥讽了韩念两句,这时他见到远处天边的炊烟升起,一缕黑气弹入韩念后脑勺,韩念的声带又无法震动了。

    “前面好像有个镇子,我们的午饭时间到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