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八十八章 无事生非

第八十八章 无事生非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八十八章无事生非

    女魔法师进门的时候,韩念就注意上她了,倒不是貌,而是那身绿色的法袍。

    韩念现在多多少少已了解一些魔法师的常识,其中魔法师的袍子分红、橙、黄、蓝、绿、紫、黑、白八种颜色,分别对应魔法学徒,见习魔法师,初级魔法师,中级魔法师,高级魔法师,大魔法师,魔导师,大魔导师的等级。

    绿色的袍子,根据法袍颜色与等级制度的对应关系,这女的已是高级魔法师了。

    才那么年轻,就能晋身高级魔法师行列,还真是难得。

    当然,韩念并不指望靠一个高级魔法师,就能将自己从杜德利手中救回,杜德利来能在韩府中来去自若,小小的高级魔法师他还不是随手就能干掉。哦,在杜德利心中,高级魔法师确实只能算是“小小”的。

    韩念的目标,只引起混乱。

    那个华服青年带着十多扈从,那些扈从看上去也不简单,个个都有着凌厉的气势,这种气势,只有斗气达到一定程度才能培养出来。

    引起帮人与杜德利开战,他们估计是赢不了的,然而,杜德利恐怕也要动真格的,势必会暴露通缉身份,只要那些人中任何一个逃脱,就会报告当地官府或光明教廷,到时就大又好处了。想找自己的人也不用大海捞针般毫无头绪地搜索,他们有了线索圈定一个地区重点追查,就会容易很多。

    当然,韩念望能逃脱的,还是那个女魔法师,毕竟一个美女因为自己而香消玉殒,他可是会很过意不去的。

    韩念打定了主意并立开始付诸行动,虽然他不能走,也不能说话,不过还是可以做很多事的。

    上菜之后。女魔法师开始用餐了。她吃地很慢。用银牙细咀慢咽。一小口一小口地。吃东西地样子很很好看。明显是受过良好教育地。让华服青年越看越是心痒是坚定了追求之意。

    他原本是一直:老师在渤海之中修习沧浪剑法地。剑法已有所成。近日得到父亲派出地人亲自召唤回京。上岸没多久后就见到了女魔法师。花心萌动。便一路与扈从尾随至此。

    吃着吃着。女魔法师不知怎么就停下了手。因为她现旁边那桌地少年。目光不时总会往这边瞥来色迷迷地盯着自己。就好像恨不得用他那淫邪地目光将人剥光般。脸上地表情也是无比猥琐。垂涎欲滴。偶尔还用舌头舔一下嘴唇。免费提供那神态恶心极了。

    女魔法师毛骨悚然。浑身不自在。被人这么盯着。就算饭菜再美味。也会失去胃口地黛眉蹙了起来。心道那个人是不是变态呀。干嘛老是用哪种下流地目光看着人家是讨厌死了。

    那牛皮糖般地华服青年尽管无赖。却还不至于那么放肆是韩念地行径。就让女魔法师大为受不了。

    韩念就是要她受不了样才能惹起事端。有机可乘到女魔法师露出反感之态。他更为卖力了。尽量让自己表现得像一个登徒子。下流胚。这时杜德利正不知低头沉思着什么。而韩念又干地比较隐蔽。倒是没用觉察。

    华服青年并没注意到女魔法师的异样,还在施展三寸不烂之舌,希望能打动她:“你看,魔法师小姐,我们有豪华宽敞的兽车,你完全可以在兽车里一路冥想的,有空的时候就和我聊聊天,这不是很好么?”

    由于他是斜着背对韩念的,开始也没现韩念的小动作。但是过了一会后,他终于意识到不对了,女魔法师板着脸是没什么,可是她不时往自己身后瞄去,一副厌恶反感之样。

    华服青年可以肯定,她这神态并不是做给自己看的,于是便用稍微歪头,用余光观察身后的情况,很快就明白女魔法师为什么会露出那种复杂的神态了。

    他一点都不恼怒,相反还很高兴,这小子来得好啊,正愁没用机会在美女面前表现,立刻就有一个不识相的送上门来当反面人物了。

    虽然说不上什么英雄救美,不过,既然是美女讨厌的色狼流氓,自己出手教训,不就能博得她好感了么?华服青年是从心底里感谢韩念的出现,于是他站起身,来到韩念身前道:“小子,你在看什么?”

    韩念摇了摇头,摆摆手,装出一副无辜之样来。

    华服青年“哼”了一声道:“还在本少爷面前装聋作哑,你当我没看到么?”

    韩念还是不住地用手势打哑语,表示这是误会,华服青年哪管他那么多:“你给我出来,向这位魔法师小姐郑重道歉,得到她的谅解,我就饶了你!”说话的时候,他就往韩念揪去。

    此时一只手却从旁边伸了出来,将他挡住了,正是杜德利。

    杜德利对韩家恨之入骨,韩念自然也不会放过的,但这个仇他一定得亲自报,至于别人么,哪怕是动韩念一根毫毛都是不行的。

    华服青年只道两人是父子,皱起眉头道:“嘿,老头,你不管教好自己的儿子也就罢了,还包庇他,给我闪开,否则的话连你一起教训!”

    杜德利只是冷冷地吐出一个字:“滚!”

    华服青年瞪大了眼,怒极反笑道:“你让我滚?哈哈哈,老家伙,我想你是活得不耐烦了。”

    杜德利还是面无表情地道:“滚!”

    说话间,一簇火焰在他掌心升了起来。

    杜德利被仇恨折磨了二十几年,性情喜怒无常,他还是看在华服青年与其扈从确实有些分量,才勉强控制住心中升起的杀机过也到达极限了。

    如果华服青年见到他的魔法师身份,知难而退还好,如果他还要放肆的话,那杜德利就要大开杀戒了。

    “魔法师!?”

    就连那位女魔法师都吃惊了,她想不到会在这里碰到同伴。

    如果是一般人,见到魔法师的话应就会让步了,可是在女魔法师的面前,华服青年如果畏缩的话,面子上就很挂不住了。再说了,这胖子一身普通衣裳,也没着法袍,他究竟是不是真正的魔法师,这个还值得商酌。

    说定,他只是一个只能点火苗吓唬人的荣誉魔法师呢?

    法师在大6上多如走狗,就是挂个名而已法工将他们当做魔法师一员的,也没用正式魔法师的待遇,他还无须忌惮。

    换成碰到其他人的话,华服青年早就飙了,不过这家伙还可能是一个魔法师的,他不得不忍着气先求证:“阁下,如果你能出示魔法师的徽章,好吧,那这事我就不再追究好了。”

    杜德利是一个黑暗巫师当然是不可能得到大6魔法工会认证的,此外,就算有徽章的外,以他的性格,也不会出示,瞥了华服青年一眼:“听着,小子,我没什么法师徽章,不过,再说一遍是最后的一遍,滚,否则会后悔的!”

    见杜德利一点都不给台阶下,又没能拿出徽章来服青年已把他当成荣誉魔法师了,自然不会再忍耐声嚷道:“该后悔的是你,连徽章都拿不出来肯定是招摇撞骗的魔法师!作为对魔法师有着崇高敬意的我,也绝无法容忍假冒者损害了这个神圣职业的声誉!”

    言罢他张手就往杜德利抓去,这是擒拿手,专门近身对付魔法师用的,由摔跤之法改善而成,看来这华服青年除了是剑士外,所学还比较驳杂。

    在成为黑暗巫之前,杜德利也是一名七级剑士,尽管肉身改造后已退至五级剑士的水准,不过意识与对剑法的理解尚在,哪是一招擒拿手就能制服的。

    他拿起手中的筷子,当成剑,随手一点,直指华服青年掌心。

    华服年“咦”了一声,缩回手去,没想到这胖子用的竟似是剑法,还很精妙啊。不过这也让他放心了,认定杜德利最多就是个荣誉魔法师,哼了一声道:“果然是假的魔法师,一试就穿帮了,乖乖束手就擒,随我到最近的魔法工会分部接受处罚吧。”

    他打的倒如意算盘,心道借着这个为魔法工会办事的机会,肯定就能与女魔法师接触了,还能在她面前竖立起良好印象,再花些功夫,她就逃出自己手掌心了。

    正想有所行动,杜德利出一边,先制人了,微微挥手,十数道风刃便呼啸着飞了出来。

    华服青年反应倒也快,立刻拔剑出鞘,金黄色的斗气吐出,横于身前一扫,便将大部分风刃劈开了。不过还是有漏网之鱼着剑刃偏斜开来,将两张桌子从中撕开了。

    正端菜上来的飞吓得手中的盘子掉到地上,破碎开来,新鲜**的菜洒了一地。他不敢啃声,连忙缩回厨房去,以免殃及池鱼。

    真没想到,先前那客人竟然也是一位尊贵的魔法师阁下,希望他们不要开打,不然店子就完蛋了!

    “瞬!”

    女魔法师悚然动容,华服青年也怔住了,那些得到华服青年指示,就在一帮看热闹的扈从们全都霍然站了起来,拔出长剑。

    情况有异,他们就能袖手旁观了,得保护主人的安全。

    华服青年伸手止住了扈从们,因为他不能贸然行动,这个他认为最多只是荣誉魔法师的胖子,竟然能瞬魔法,也就是说,若无意外的话,他应该有着魔导师的水准。

    得罪一个荣誉魔法师,甚至是一般的魔法师都好,可是,眼前的如果是一位魔导师,那就绝对得慎重考虑后果有多严重了。

    要知道魔导师全都是骨干成员,享有着各种特权与尊崇的地位,惹怒了魔导师,无论对方是什么人,魔法工会肯定都会出面追究责任的。

    再退一步,以自己这些人的能力,能打得过魔导师么?

    女魔法师讶然地看着杜德利,如果按照魔法工会的规定,见到魔导师的话,她肯定得立刻行礼。然而,这个人的穿着打扮却又全然没用魔法师的样子,他还没有法师徽章。

    就算是在魔法工会中,魔导师都是屈指可数的,就算下等的魔法师没有幸能见到,不过多多少少也会从其他魔法师伙伴口中听说他们是什么样子的。

    据她所知,魔导师的身材都一般或偏瘦,没用像眼前这人那么肥胖的。

    会不会,是一位没经过魔法工会认证的山野魔导师?

    女魔法师顿时兴奋起来,因为魔法工会有这么一条规定,但凡现山野魔法师的话,得立刻上报最近的工会分部,尽力招揽,这些山野魔法师都是巨大的财富,现的魔法师也能增加相当高数目的贡献值。

    华服青年惊不定地站着,最后他还是打算低头,得罪一个魔导师,那可是相当不明智的,于是他收回长剑,一脸尴尬地道:“尊贵的魔法师阁下,很抱歉,我想这是个误……”

    “会”字还没出口,他却骇然地现,那个胖子的脸裂了开来。

    是的,他没看错,那张脸确实裂了开来,就像刚才路飞拿不稳而掉落于地的碟子,四分五裂开去,而且,还不断地往下延伸。

    女魔法师,以及那些扈从们也看着这可怖的场景,他们瞪大了双眼,看着那个胖子的肌肤分裂成不知多少块,像一坨坨烂泥般“啪嗒”“啪嗒”地掉地,情形简直诡异到了极点,就是大白天见到,也让人心寒。

    如果胖子就这么暴毙,那还好一点,更要命的是,那副躯体裂开之后,一具活像骷髅的东西从中跳了出来,丑陋无比,一对眼珠更是闪着令人心悸的绿光。

    众人不由得艰难地咽了口唾液,光明女神在上,我不是在梦吧?那个女魔法师,甚至吓得尖叫了起来,但她迅地用玉手捂住了嘴巴,芳心却还是砰砰地跳过不停。

    这,这是什么怪物?实在是太吓人了!

    杜德利这个取人皮囊的邪法还是有着弱点的,一旦他使用了稍微强点的力量,出皮囊所能承受的极限,皮囊就会崩溃掉。

    行踪败露之后,这些人就都留不得了,杜德利张开了骷髅口,阴森森地笑道:“小子,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