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八十九章 沧浪剑法

第八十九章 沧浪剑法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黑气缭绕着的杜德利,更显狰狞可怖,那让人毛的了腐朽。

    “黑暗巫师!”华服青年倒是很识货,很快就认出了杜德利的身份,神色亦凝重了起来,他明白黑暗巫师代表着什么,这是一种与魔法师般强大,却更为邪恶可怕的职业。

    这下,真他妈是踩到钉子了。

    餐馆老板路飞见到前面暂时没了动静,从厨房后探出头来张望,也见到了杜德利的真面貌。

    格林镇虽偏僻了点,好歹也是个镇子,光明教会偶尔也会派出神职者到此为镇民治病,并宣扬教义。

    其中教会反复调着一点,黑暗力量是邪恶的,拥有黑暗力量的生物,都是魔鬼的化身,他们会带来灾难与炼狱,所以,千万不要与有着黑暗力量的魔鬼打交道,现魔鬼之后,得立刻报告光明教会。

    路飞几十年,此刻是真正着传说中的魔鬼了,比教会描述的还要恐怖得多,他不由心胆俱寒,大声嚷着亡命般地往外跑:“魔鬼!魔鬼啊!”

    杜德利当然能让他跑掉,也不知从哪里抽出一根骷髅杖,挥动了下,一股黑气就从骷髅口中喷了出来,击在路飞背后。

    路飞已奔到门边,却如:电亟,浑身一震,喊声亦嘎然而止。

    只见条条皱纹从他脸上爬了出来,头,眉毛顷刻间白了,接着纷纷掉落,眼珠也渐渐变得混浊昏黄,整一副风中残烛之样,身躯枯瘦下去,背也挺不起来了,其时他离店子门也就七八米左右,却再也跑不动了,只能如半只脚已跨进棺材的老人般一小步一小步艰难地移动,气喘吁吁来到门槛之前,始终还是倒了下去,双目大睁没了气息。

    如果注意话。他走过地地方还有几条牙齿。都是自然掉落地。

    在短地十多秒钟。时间却仿佛跳过了几十年。正值壮年地餐馆老板竟然就这么老死了。这一切来得都是那么地突然诞。荒谬异。这就是黑暗巫师。众人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

    杜德利阴阴地道:“老板。这是我能想得到到地。痛苦最轻微地死法了算是为了感谢你给我弄地这顿饭吧。不过。可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衰老’地尤其是那些不听劝告地家伙。”他将着绿光地眼珠转向了华服青年等人。所指地意思十分明显不过。

    华服青年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他从来没见过黑暗巫师。但从老师那里得到过与黑暗巫师相关地两点忠告。

    第一点。如果碰上了黑暗巫师起十二分地精神。哪怕半点大意都不行则地话随时都会付出惨重地代价。

    第二点。如果那个黑暗巫师是魔导师级别地么。放弃与他战斗地想法以最快地度逃走。越快越好!

    华服青年此时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极为愚蠢的事情,那就是得罪了一个绝不应该得罪的黑暗魔导巫师,好在,谨记老师之话他没有再愚蠢一次,大声嚷道:“快,我们一起上!”

    虽说是“我们”,但他却火地往后飞退,看来这个黑暗魔导巫师已怒了,并要干掉自己,所以华服青年才要让手下去拖住他,自己趁机逃。

    本少爷的命才是最重要的,至于这些奴才么,本来就是得为主子卖命的,否则养着一班光吃饭不做事的闲人干什么?

    此时此刻,他也顾不着泡妞了,将女魔法师也丢下不顾,命只有一条,妞嘛,只要保住了命,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哪个更值钱,这还用说吗?

    那些扈从们都没明白华服青年的自私想法,他们高呼着一拥而上,都希望在主人面前表现自己的英勇,以求得到赏识。

    这些扈从也都是五级以上的剑士了,可是比起杜德利来,实在是差得太远,他们远远低估了魔导师,尤其还是黑暗魔导师的力量。

    而华服青年则往后倒退,长剑凝聚斗气,将餐厅的那面墙壁刺破,骑上栓在餐馆外的一匹骏马亡命而去,因为他知道如果想从大门走出去的话,餐馆老板就是下场。破墙而出的话,那个黑暗魔导巫师又被手下暂时缠住,就无法对自己下手了。

    马儿没跑出几十米,就听得餐馆中传来了阵阵惨叫,接着便无声息了,华服青年知道他们已经完了,心中一寒,要知道这些在他心目中不值钱的狗奴才,都有着一定的实力,却支撑不了半分钟,那个黑暗魔导巫师,实在是太恐怖。

    他又猛勒几下缰绳,马儿立时开。

    这样过得四五分钟,华服青年才敢回头往后看,这一看顿时魂飞魄散,因为那杜德利阴魂不散地出现了,他以御风术浮漂在空中,如风般地尾随着,而且距离还在不断拉近,眼看双方只剩三四十米左右了。

    华服青年大骇,抽出长剑在马屁股上刺了一下,马儿吃痛,激出潜力,直如疾风般,此刻竟是可比名驹了,这样两人间始终停留在三十四米左右,无法拉开,也无法接近。

    按照这个情况,骏马始终是要力气衰歇的,可是杜德利等不到哪时候了,他要尽干掉华服青年,然后回格林镇善后。

    骷髅杖挥动了下,两缕黑气激射,其中一缕直奔华服青年后背,而另一缕则瞄准了马腿。

    华服青年反应也机敏,哪怕风声呼呼,依然觉察出身后的偷袭,回过身来,长剑灌注了水蓝色的斗气,连点两下,就将黑气击得溃散开去。

    杜德利又放了几缕黑气,被青年破解掉了,他皱了皱眉,度突然慢了下来。

    华服青年回头来一看,顿时大喜,难道这黑暗巫师心知追不上而放弃了?

    这时两块土笋突然在面冒了出来,华服青年连忙驱着骏马拐弯,可是马儿跑得太快了,哪避得开来,马蹄终于还是拌着了,嘶叫着轰然倒地,那狂猛的冲势还将主人摔了开去。

    不用,这肯定是杜德利搞的鬼,否则平坦的地面不可能无端突起两块石笋来。全力施展御风术的同时,杜德利只能瞬低级的魔法,无法对华服青年构成威胁,因此他稍微减慢度,省出的魔力用上了一个中级魔法,先将马儿绊倒再说。

    华服青年地上打了几个滚,卸掉冲力之后便弹了起来,继续往前跑。

    尽管斗气的辅助下,他跑得还是很快的,不过要比起马儿来始终有所不及,很快就被靠近了。

    这时杜德利也念起了咒语,使用御风术的同时还得动较高级的魔法,就是魔导师,也得以咒语辅助。

    随着咒语的急促念诵,一团漆黑的乌云在他头上高空凝聚了起来,接着传来了沉闷的雷鸣。而其他地方还是阳光灿烂,就只有杜德利头顶的小块天空乌云滚滚,这都是魔法造就的奇异天象,而他打算利用的自然力量是雷电。

    模拟天象所产生的雷电,是掌心雷这种低阶电系魔法绝对不能比拟的,电力强劲了上百倍,就算没用自然雷电之威,肉身也是难以抵御,至少以华服青年现在的修为,他不认为自己能力抗天雷,被劈上一下,不死也得重伤。

    眼看天空中的乌云越聚越多,电闪雷鸣,这个魔法就快要完成了,华服青年咬了咬牙,华突然倒转朝着杜德利奔了过来,想是他认为逃不了,想拼个鱼死网破了。

    此举倒是大出杜德利意料之外,连忙全力动御风术往后倒退,同时还放出数个冰球,魔法师与剑士近身肉搏的话,那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可是华服青年挥剑就将冰球刺破,脚下度加快猛然加快,甚至出了他方才逃跑之时,长剑之势更是连绵不绝,丝毫没受冰球之阻,水蓝色的斗气上下滚涌,时高时低,犹如浪涛一**地往杜德利推了过去,前赴后继,生生不息。

    杜德利挥手又瞬出七八道风刃,还是被水蓝的波浪气劲一一冲溃了,相**服青年愈加顺手,长剑东指西点,又挑起一**新的浪涛。

    这下杜德利就有些惊讶了,以青年的实力,要破解低级中级魔法自然是不成问题的,可是他的剑势根本没受魔法打击影响,犹如大海涨潮时的浪涛一般,使得杜德利不得不暂停攻击,先用防御魔法自保。头顶上的那团乌云后继乏力,很快也消散掉,说明精心准备着的雷电魔法泡汤了。

    华服青年的这种状况,有些像天空剑士的爆,可是比起爆来又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因为他的斗气却没大幅增强,只是通过一种特别的法子,将斗气的运转与剑法,步伐,身体的每一个细微动作,肌肉的每一次力都完美地结合起来,整体流畅自然,度明显加快,攻击亦更连贯,就像涨潮时的大浪,一浪紧接一浪。

    这就是名震天下的沧浪剑法!

    **********************

    今晚还有一章,会在八点左右更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