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九十二章 屠镇

第九十二章 屠镇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个……”女魔法师一下子为难了,虽然她好像不能丢下学士先生不管,可是,这个老怪物也太吓人了,她还是心中怕怕的。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那就这样定了。”杜德利自然不会给女魔法师选择的余地,他施了几个魔法之后,女魔法师就被擒住了,同样被施加了一个傀儡术,动弹不得,只能睁着大眼睛,惊恐的望着杜德利。

    看着满地的尸,杜德利咧开骷髅大口笑起来:“正好我的宠物损失了不少,就拿你们补充吧,尽管弱小了点。”

    他开始念起咒语,这个咒语与普通的自然魔法咒语有所不同,很缓慢,也很低沉,让人昏昏欲睡,韩念与女魔法师的魔力受制,听在耳中就有了些困意。

    黑色的雾气在餐馆中弥漫了开去,地上那些本应永远沉睡了的尸体,却在这段咒语的驱使下站了起来,只是沓拉着脑袋,神态痴呆,双目无神。

    杜德利打开了亡灵空间,一具具尸体就排着长队6续走了进去,装甚诡异,看得那女魔法师眼睛睁得更大了,娇躯簌簌抖。

    魔鬼,真的是太邪恶了!

    最后想走近亡灵空间的是那个餐馆老板,杜德利弹出一股黑气射在他的脑门上:“嘿,老板,我可不需要亡灵宠物为我做饭,你还是给我留下吧。”

    那老板软棉棉的倒了下去,再也没有站起来了,亡灵空间的椭圆门又合了起来,这些新的亡灵宠物还很迟钝,也很脆弱,经过一段时间的死气培养之后,才能挥作用。

    当杜德利带着两人走出餐馆时,眼前的情景让韩念惊呆了,因为镇子已成了炼狱,所有的房子都火光冲天,满地都是尸体。

    一个镇民浑身冒火大叫着从房子里跑出来,迎接他的却是一把刀,直直的捅进了心脏当中。

    那镇民惊骇的看着对面的人,不,他不是人,而是一具没有皮肉的骷髅。

    骷髅战士将刀子抽出来,那个便扑倒于地寂然不动了。

    同样的事情也生在其他地方,不少骷髅战士来回穿梭,寻找着幸存者,哪怕只有一口气的,都要补上一刀。

    横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镇民尸体均睁大了眼睛,瞳孔中尚存着死前的恐惧与不解,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灾难会不期而至,突然降临到这个宁静和平,与世无争的小镇子。

    韩念的声线控制让杜德利解开了,他看着在半小时前还是完好的小镇,镇子上的人们很热情,很多甚至主动与自己这个外地人打招呼。可是,这些纯朴的人,现在已经成了毫无生气的冰冷尸体了。

    镇子,被屠了!

    不消说,更/新/最/快  十六k小说网这是杜德利下的手。

    无边的愤怒从心底升腾上来,他冲着杜德利大叫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这个混蛋!”

    女魔法师也是惊惧不已,这个魔鬼,比想象中还要凶残得多,将人命视同草芥。

    “要怪,就怪你自己吧。”

    “为什么要怪我!”

    杜德利冷冷的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耍什么花样,你想故意挑起纷争,有机可乘逃走,或至少让其他人报告光明教会,我曾经在这里出现过,对吧?你很聪明,但是,你的聪明给这里的人带来了灾祸,为绝后患,我只有这样做。所以,别再自作聪明了,这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下次,你也许会见到更多的死人!”

    韩念默然无语,他只道杜德利最多也就杀掉华服青年一行人而已,没想到他竟对全镇的人下手,真是心狠手辣,冷血无情,那么多人,包括老幼妇孺,他都忍心么?看来,这个活死人的人性真的完全泯灭了!

    不过,杜德利的极端手段确实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韩念害怕了,忌惮了,每每想到计划失败,就可能有成千上百的人陪葬,他就再也不敢耍滑头了。

    在几人再次上路的三天之后,格林镇依然是一片废墟的状态,由于镇子地理位置偏僻,这三天都没旅客经过,因此还没人得知这里生的惨案,并上报当地官府。

    终于,在第三天,一位外乡人来到了这里,是个灰衣老者,清瘦炔然,腰间配着一把古朴的长剑。看着已有些年纪了,却健步如飞,就是年轻人跑着恐怕也追赶不上。

    他是寻找自己的徒儿而来的,不久之前,其徒应父亲之召从渤海返回帝都,他也是为徒儿父亲效力的剑士,只是因事拖延了几天才上路。

    师徒是用一种特别的追踪药水联系的,也不用做记号,徒儿身上也抹了那种药水,不过得在鼻子上涂上另一种药水,才能闻得出来,其他人怎么嗅,都是无色无味的。

    在渤海岸边没多远,药水的味道就偏离了原先计划的路线,沿途鲜少城镇,很是荒僻,不过却要比原先定下的要近些,老者以为徒儿归家心切,也跟着从这条路一直赶了过来。

    当他看到眼前这个被毁灭了的小镇是,才觉事态不寻常,药水味道特别浓重,可见徒儿在这里停留的时间比较长,而镇子的惨剧,很可能是和他相关的。

    当然老者不认为徒儿会屠村,这对他没有任何好处,肯定有其他强者经过,也许双方生了冲突。

    老者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以那个强者人畜不生的狠辣手段,如果徒儿惹上他的话,后果还当真很严重。

    药水的味道从一处废墟延伸了开去,是沿途觅来最淡的,这说明徒儿当时以非常快的度行进,才会让挥在空气中的药水浓度降低,而他为什么要那么快的行进呢?

    逃命!

    如果没猜错的话,肯定是逃命,也许他意识到自己不是那个强者的对手而夺路狂奔,地上隐约还能见着一行凌乱的马蹄,证实了他的猜测。

    深吸了一口气,老者的双脚一弹飞到天空,却没有掉下来,犹如飞鸟般往前滑行,势比激箭,转瞬间就已在百米开外。

    魔法师的御风术是飘逸洒脱的,与老者的迅猛疾冲截然不同,毫无疑问,这是天空剑士的飞行!这貌不起眼的老者,至少是一个天空级别的剑士!

    飞行的度实在太快了,沿着药水味道的方向寻了下去,数分钟之后,老者便找到了些线索。

    映入眼帘的先是一匹躺在地上的骏马,已经死去多时,并无致命伤,但双腿折断,失去了行动能力,没得到食物与清水补充,活生生的渴死饿死了。

    老者急忙再往前飞,两分钟后又见到了另一具尸体,以及一颗头颅,已经臭了,还有不少蚊虫附在上面。而这具尸体,正是那天被杜德利击毙的华服青年。

    老者双目欲裂,过去将那头颅捧了起来,肝胆寸断,饶是他见惯风浪,此刻也无法保持镇静的心情了,老泪纵横:“法兰克,我的好徒儿巴罗!不,不会这样的!”

    他辛辛苦苦的培养了法兰克十年,眼见他剑技有成,颇为欣慰,现在,十年的苦心栽培却被人毁于一旦,怎叫他不痛苦欲绝。而且,他该怎么向相国大人交代呢?

    握紧了拳头,老者怒冲冠:“法兰克,是谁,谁对你下的毒手!”

    可惜徒儿已经无法回答了,他只是睁着眼睛,一副不甘心的样子。

    将头颅的眼帘抹下,老者咬牙切齿的道:“放心,法兰克,无论是谁,老师都会为你报仇的,我要将他千刀万剐!”

    用长剑在地上挖了个大坑,老者将尸体与头颅一起埋了进去:“好徒儿,暂时委屈你了,等老师手刃那个混蛋之后,再将你的遗体送回家!”

    老者倒也拿得起放得下,将徒儿掩埋之后便狠心离去,回到了格林镇上,他希望能在镇子里找到线索。

    搜寻全镇一圈之后,老者终于有所现,镇子的另一个方向,也有着药水的味道。

    这种神秘的药水只有他与法兰西能使用,很可能是徒儿临死之前,将药水悄悄洒在了那个人身上,让自己好为他报仇吧!

    好,法兰西,你干的很好,很快的,老师就会带着那个混蛋的头,回来祭奠你了!

    老者展开轻身术,迅的往药水延伸的那个方向奔去,哪怕是愤怒到了极点,他也没有再次使用飞行术,因为对方肯定也是个厉害人物,他得保持实力,才能获得最大的胜算,被仇恨冲昏脑袋,贸然行动的话是不明智的。

    而那个方向,正是杜德利三人再次启程后所经过的路线。

    其实,真正的情况是,法兰西被死神斩断一臂后,就顾着逃命了,根本没想得那么多,直至被死神杀掉,他也没有机会接近杜德利。不过那种药水,他用在了女魔法师身上了。这就是女魔法师一路上无论去到哪里,都能被法兰西找到的原因。

    杜德利带着女魔法师上路之后,歪打正着给老者留下了追踪的机会。

    而韩念,也迎来了一次意外的转机。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