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九十五章 养肥了再杀

第九十五章 养肥了再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凯瑟琳躺在被窝中,却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因为她觉得很热。

    这种热并非来自那床褥子,而是她本身,因为就算凯瑟琳掀开了褥子,还是没有用。

    凯瑟琳觉得身体中的什么东西被燃着了,燥热得极为难受,她无端的觉得烦燥,随着烦燥的还有无端的空虚,总觉得需要某样东西补充,却又说不出需要什么。

    好奇怪哦,我究竟是怎么了?

    越来越热了,凯瑟琳不由自主的夹紧了双腿,不经意的摩擦,竟然带来了一丝丝酥麻的快感,那种快感就像给干枯的大地撒上了甘霖,舒畅无比。可是停下动作之后,那莫名的燥热又再次袭了上来,这使得凯瑟琳再次扭动着双腿,然后难受又一次的转化为快感。

    很快的,凯瑟琳就沉迷于那种从未尝试过的,难受与舒畅不断转化,相互并存的奇怪滋味中了,再也停不下来,否则的话她就要疯了。

    光是双腿的简单摩擦已不够,凯瑟琳的手也不经意间,却又自然而然的探进自己的衣襟中,在滑若凝脂的肌肤上游曳着。

    为什么会这样,好难受,却又好舒服。

    此刻的她,每一寸肌肤都是那么的敏感,每一次的抚摸都能带来无比的兴奋和愉悦。这个单纯得就像一张白纸般的女魔法师,还不懂得**是什么东西,生涩的探索着自己的身体,次意识到它竟然隐藏着很多她不知道的奥妙。

    啊,我不能这么做,学士先生就在旁边不远,我的行为太放肆了。(本书转载文学网  .   凯瑟琳并非没有羞耻之心,她只是长居爱琴岛,整天面对着一群木讷的魔法蝻,对男女之事了解不多,似懂非懂,朦朦胧胧罢了。

    在深感羞愧的同时,她又克制不了心中的**,安慰自己道,没事的,这么暗,学士先生他看不到的,说不定,他现在已经睡着了。[][net]

    用一个不怎么合适的理由说服了自己,凯瑟琳始终还是没能停下,她的俏脸烫,像水蛇般的扭动着腰肢,手在胸前游动,揉捏,接着由上而下,滑到腿间。

    然后她像被电流击中般浑身一震,然后那酥麻的快感扩散了开去,从每条神经直冲大脑。凯瑟琳全身都麻了,她颤栗着,甚至忍不住娇哼出声来,她简直就要疯了。

    手有点粘,就连身下的褥子都打湿了一大片,女魔法师用她的芊芊玉手,找到了人生第一次打开禁忌的成果。她的脑袋因缺氧而晕眩,娇躯僵直,像拉满的弓那样崩得紧紧的,不住的抽搐,银牙用力的咬着樱唇,直到几分钟之后才渐渐松了开来。

    星眸半张半闭,娇喘吁吁,过了好一会,凯瑟琳才意识到生的事,她连忙将玉手抽了回来,俏脸深深的埋在褥子里,心中大为惶恐。女神啊,方才我都干了些什么,实在是太丢脸了!凯瑟琳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让她钻下去。

    肯定是魔鬼的邪术,他想让我堕落,一定是这样!

    可是,实在是太美妙了,想起那**的快感,凯瑟琳的俏脸就烫,而那已经退却了的潮水,又开始涌了上来,将她的理智一点点的淹没,只剩下最原始的追求。

    也许是韩念就在身旁不远的缘故,带来羞耻感之余亦倍感刺激,凯瑟琳异常兴奋,忘情的投入了,甚至将衣服也脱掉,将手按上自己的身体,任由春潮涌出,泛滥成灾。

    其实韩念没有睡着,凯瑟琳的自亵行为哪里瞒得过他,就算帐篷中再昏暗,瞳孔适应了黑暗打开之后,也能模模糊糊,隐隐约约的看见不远处的动作,更何况还伴随着凯瑟琳情不自禁,若有若无的呻吟声,任谁都知道她正在做什么,韩念可不是傻子。

    想到一个清纯懵懂的美女魔法师,就在几米远的床上自亵,那种刺激比起柏高所给的那幅春宫图来还要强烈得多,韩念原本就心存绮念,现在哪还忍得住,偷偷的就摸了过去。

    凯瑟琳正闭着眼睛,在天堂的美妙与地狱的骄傲之间徘徊着,突然间有所警觉,睁开眼,见到身前多了个影子,吓了一大跳,结结巴巴的道:“是,是谁?”

    其实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很明显的,这顶魔法帐篷中,除了她之外,也就韩念一人了。

    韩念已经能闻到凯瑟琳身上的幽香,感受到她的热力,可以想象得到,她的娇躯此刻肯定是热情而滚烫的,充满着青春的朝气,也饥渴的等待着扫蓬门的男人,想到这里他不由咽了口唾液,明知故问道:“你在干什么?”

    听到韩念的声音,凯瑟琳羞愧得无地自容:“学士先生,我,我……”

    “我”了半天,她终于声如蚊讷的道:“我真的很难受,学士先生,我想我肯定是中了那个魔鬼的邪术了,他想诱使我堕落,学士先生,你能帮助我解除邪术么?”

    解救的办法其实就有一个,韩念也知道,这充满暧昧的请求让他快要崩溃了,这个时候,又有谁能拒绝?

    韩念喃喃的道:“好吧,我会帮助你的,尽我所能!”

    他弯下腰去,抱住凯瑟琳便滚倒在褥子上。

    凯瑟琳“呀”的惊叫一声,想推开韩念,却浑身酥软无力,这时的她防备是最低的,再加上对韩念颇具好感,被抱住之后,那莫名的空虚感一下子就被填补上了,这时凯瑟琳明白了,她需要的东西,是一个男人。

    “学,学士先生,你不能这样…(本书转载文学网 .)…”哪怕她的心底非常渴望,凯瑟琳依然做着徒劳无功的挣扎,可是这没任何用处。她的抗拒,此刻更像是欲拒还迎。

    不待她多说,韩念已粗鲁的吻上了她柔软的樱唇,双手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她圣洁的处*女地上四处游走,贪婪的从前胸到后背,从头到双腿,每处地方都不放过。

    被这双粗糙的大手抚摸又是截然不同的,更强烈的快感,凯瑟琳彻底的迷失了,她忘掉了一切,只想彻底填充心底的空虚,于是半推韩念的双手改为搂着他的颈脖,敞开胸怀毫无保留,丁香小舌吐出来,生涩却热情的逢迎着韩念的采摘。

    最后一道防线,紧紧夹住的双腿也松开了,由得韩念的手伸进去,只是如水蛇般扭动着腰肢,也忍不住呻吟了出来,声音愈来愈大。

    因为那个魔鬼先生已经说过,这是一个隔音的魔法帐篷,所以,什么都别管了。

    凯瑟琳已经隐隐的预感到,有些更重要的事情即将生了,而那件重要的事情,将会彻底的弥补她的空虚,她有些害怕,却也有些期待,这就是少女初尝禁果的心态。

    箭在弦上,不得不,韩念却猛的将凯瑟琳推开了,气喘如牛的站了起来:“不行,他***,这样不行!”

    不是他不想,韩念想得要命,只是,他也认识到,整件事,都是杜德利的阴谋。先前的**高涨并非偶然,从那个单纯的小傻妞的行为看来,这是必然。杜德利精心弄的晚餐肯定有问题,如果猜得没错的话,汤水肯定被“加料”了,也就是催*情药一类的东东。

    杜德利对韩家是恨之入骨,为什么还要对韩念那么好,甚至故意设局将一个小美女送给他享用呢?这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当然,他是不安好心的。

    韩念现在猜到了,杜德利的报复,是一种变态的报复。就正如剑圣邓普斯对待柏高的态度那样。

    不用酷刑,反而让他吃好喝好,让柏高精力充沛,这样他被阉掉的痛苦,失去自由的痛苦就会被加剧,却又不愿自杀,那种精神上的折磨比**的伤痛更让人难以承受。

    同理,如果韩念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话,他宁愿死,可是,他整天吃着美食,玩着美女的话,这种美好的生活就会让他对生命特别眷顾,对死亡特别畏惧,这样,在杀他的那时,就再妙不过了。

    杜德利的目的,套用一句俗话就是……养肥了再杀!

    当韩念被养得格外的贪生怕死后,他的死期就不远了。

    所以,韩念绝对不能“肥”起来,否则他就完了。

    好吧,杜德利,老子就和你拼上了!

    被推开的凯瑟琳此时却反客为主缠住了韩念,不让他离开,女魔法师已经受不住那种非人的煎熬了,娇喘着喃喃的道:“学士先生,我求求你,帮我解除魔鬼的邪术吧,你想做什么都可以!”

    温香软玉在怀,暗示都明显得就差直接说出来了,韩念差点就要失控,几乎想不顾忌任何后果,将凯瑟琳仆倒在床上狠狠的鞭笞,让她痛苦而快乐的呻吟,欲仙欲死为止。但他也就只能想想而已,再怎么说,还是自己的小命要紧,而非贪图一时的鱼水之欢。

    只要有机会的话,能生存下来的话,美女还是有的,明美,剑舞,楚琳,甚至自己的老婆叶韵都没碰过呢,就这么死了,岂非太可惜?

    至少,他得等上些天,看看那天格林镇的事是否给自己带来了救星。

    但是,这种精神上的矛盾折磨,可真是要命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