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九十六章 拉锯战

第九十六章 拉锯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看着潮起潮落不知多少次后,终于彻底漏*点消退,海棠春睡的凯瑟琳,韩念不由得苦笑。免费提供

    他***,老子手都酸了,这小傻妞还真是与清纯外表不一样的淫荡啊,手臂都被她咬了十几个牙印。当然,也可能是杜德利下的催*情药实在太厉害,使得淑女能变成荡妇。

    凯瑟琳是爽够了,韩念可是一点都不爽,他就是用手帮女魔法师解决问题,自己苦忍着的。韩念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弹药包那样,随时都要爆炸了。

    这小傻妞的手感,还真是相当好,那身肌肤滑腻得惊人,光是摸着就是种无上的享受,更别说更进一步的实质行动了,韩念一时间又开始想入非非,然后更加涨痛。

    冷静,冷静,滑又怎么了?蚂蝗,鼻涕还更滑呢!韩念强迫自己去想一些恶心的东西,将注意力转移到别处。

    对了,这小妞在床上的那股劲头还真辣,那对蛮腰,恐怕扭得比身经百战的淫妇都厉害,韩念咽了口唾液,如果这小傻妞在自己身下这么扭的话,肯定会爽到升天的。

    啊,又他妈痛起来了!

    冷静,冷静,就是芙蓉**,扭起来也像水蛇一般呢,这没什么稀奇的!

    哦,别看她的蜜桃不大,可是还真的坚挺而弹性十足呢,握在手中想怎么把玩都行。

    呃,又来了,我靠……

    韩念就这样反复的进行着思想斗争,彻夜无眠,好几次,他都忍不住要爬过去,将凯瑟琳就地正法了,以女魔法师现在的状态,应该是可以随便鱼肉都不会反抗的,然而每次韩念都拼命的忍住了,为了抑制汹涌的**,期间还使用了咬舌头,掐大腿,甚至做俯卧撑等等十多种方法。

    这个夜晚,显得特别漫长.ap;   翌日早上,当凯瑟琳从熟睡中醒来之后,长长的伸了个懒腰:“睡得好舒服哦。”

    忽然感觉身上空荡荡的,凯瑟琳低头一看,竟是赤身**的躺在褥子中,她不由得以五十分贝的高音尖叫起来“啊!”

    飞快的,她就想起昨晚生的一切,连忙捂上了嘴巴,芳心扑通扑通的乱跳,几欲跳出胸腔。

    要死了,要死了,我竟然会做出那么丢人的事情,被学士先生现了,然后还恬不知耻的缠着他,要他给自己解除邪术。

    不过说真的,魔鬼的邪术好像真的解开了,现在身上不热,也不空虚难受,神清气爽,通体舒泰,轻松得犹如小鸟那样。

    可是,学士先生用的办法,也太让人羞愧了,那人家,岂非都被他摸遍了么?妈妈说过,女孩子的身体,是不能随便给别人摸的,这可怎么办才好?

    凯瑟琳面红耳赤,偷偷的往韩念那边望了过去。

    韩念折腾了一晚,直到近天明才迷蒙的睡着,现在被凯瑟琳一尖叫,就又醒了过来,抬起头来没口气的道:“大清早的鬼叫什么?”

    这一看鼻血差点没喷出来,因为已是白天,部分光线透过帐篷射进来,已并非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

    因此他清楚的看见凯瑟琳**着上身坐在褥子上,一头秀披散下来,遮住了酥胸,若隐若现,说不出的诱人。

    凯瑟琳这才想起自己是身无寸缕的,再次尖叫一声,缩进了被褥当中,结结巴巴的道:“对,对不起,学士先生,我吵醒你了!”

    她都羞得快要钻进地底了,以后,该怎么面对学士先生才好呢?

    “没事,我已经醒了,快点起床吧。”

    穿戴整齐起床之后,走出帐篷,杜德利已在外面等待着,见到凯瑟琳,他很暧昧的笑道:“早安,魔法师小姐,看来你昨晚睡得很好,因为你看上去更为美丽了。”

    杜德利此话倒非刻意恭维,风雨过后的凯瑟琳,容光焕,少了一分青涩的幼稚,多了一分成熟的风韵。

    听得杜德利饱含深意的询问..,凯瑟琳大窘,俏脸一下子红了:“谢谢,魔鬼先生,还不错。”

    但是杜德利见到后面挂着两个黑眼圈的韩念时,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去,很不高兴的道:“学士先生,看来你睡得不怎么样啊,难道我的招待还不够周到?”

    韩念那副憔悴的样子,与凯瑟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明眼人都看得出他欲求不满,更何况是杜德利这样的老油条了。

    看到他的反应,韩念更是坚定了自己的猜测,这死骷髅确实想用变态的方式报复,不然的话他为什么要那么生气呢。于是韩念笑道:“不,你招待得很周到,只是我无福消受而已。”

    杜德利哼了一起道:“那也不用着急,你迟早能消受的,我保证。”

    看来他还不愿意放弃嘛,那好,就看谁能坚持得更久好了。

    凯瑟琳看不出两人交谈背后的唇枪舌战,就是觉得有点奇怪,怎么他们谈的话,都那么难听懂呢?

    接下来还是如常赶路,不过凯瑟琳与韩念间的相处出现了一点微妙的变化,女魔法师当然是不可能忘记昨晚的缠绵的,而且整天缠绕在脑子当中,她不时偷偷的瞄向韩念,与韩念的目光交碰时又转开头去,芳心直跳动。

    见得韩念颈脖上的那几排清晰的唇印与牙印时,却又羞赧得不知如何是好。凯瑟琳呀凯瑟琳,昨晚你都对学士先生做了些什么,又亲又咬的,真是要死了!

    韩念倒是没什么异常的表现,还是与凯瑟琳有说有笑,似乎什么都没生过那样..   至于杜德利,还是不愿死心,一到晚餐时就会特别殷勤的加料,不管韩念同不同意,用傀儡术也要硬灌他喝那些有问题的汤水。

    韩念极度非常讨厌别人强迫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正是由于这种强烈的反感心态,再加上顽强的意志,他硬是一次又一次的忍住了。

    但凯瑟琳就不行,这小妮子在白天时总是羞愧欲绝,然而一到夜晚,在药物的作用下,却又在**中迷失,将羞耻心抛到忍气吞声霄云外,主动向韩念求欢。

    当然,她对韩念的好感,也是另一个原因。

    一个个的旖旎夜晚,就这样在三人怀着复杂的心态中度过了,转眼就是五天,这时的凯瑟琳已经习惯了每天晚上的缠绵,习惯了快感,习惯了韩念的爱抚,习惯了那双粗糙的男子之手,还食髓知味,有点迷恋了。

    与韩念之间的相处,也因习惯而显得自然起来,再没天晚上的扭捏不安了。

    杜德利相当纳闷,在佩服韩念意志力惊人之余也不禁怀疑,这小子莫不是有着难言之隐,并非正常的男人吧?为什么放着光屁股投怀送抱的美女而不采摘,不,是没用正确的方式采摘。

    要知道,他弄的这种摧情药是以几十种淫性的魔兽性器,角,晶石等混合炮制而成的,人体吸收后对那方面的功能有着非常强大的增幅作用,就是那个凯瑟琳这个一直在爱琴岛苦修,心志十分坚定,且想法单纯的小傻妞都禁受不住而堕落了,而韩念竟能抵抗住,让杜德利很是懊恼。

    当然,纯粹是让韩念与凯瑟琳交欢,他还有其他的方法,比如,用傀儡术控制,不过那样的话就相当无趣了,被驱使去做那档子事,乐趣自然大减,再说了,在傀儡术作用下,神经快感是要迟钝不少的,这样杜德利的初衷就无法达成了。

    一连几天之后,杜德利也不敢对韩念做得太过火了,以免韩念的精血过多,会突然粹死,他斟酌着量放到汤水中,维持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杜德利就不相信,韩念真的能一直硬撑着,这场拉锯战,就这么持续了下去。

    这天中午,三人依旧如常般赶路。

    身体都被韩念玩了个遍,凯瑟琳已将初始时的矜持抛开了,不再扭扭捏捏的,主动说着话,比如在魔法工会里的一些有趣琐事。经过数场风雨洗礼的女魔法师,是越来越艳丽了,比起韩念刚见她的那时,在气质上已大有变化,已有了些成熟女人的风情。尤其是双目,眼波流转,媚意骚人。

    这时韩念反而不敢多看了,因为凯瑟琳气质上的变化使得她的吸引力开始增加,韩念几乎每分钟都会产生将她据为已有的念头。

    杜德利保持沉默,他低头沉思,考虑着用什么新法子才让韩念就范。

    “埃里克大魔导师可厉害了,但是他研究的魔法经常失败,在他试验的时候,没人敢靠近呢,否则的话就要倒大霉了,上次他突然间在工会的干事会议上得到了一个新魔法的灵感,立刻试验,结果呀,搞得会议厅毁掉了,所有的干事都灰头土脸,学士先生,你说是不是很有趣?咯咯咯,对了,工会大门处的亚伯罕长老,那身魔法袍总是十几天都不洗,许多到工会造访的人都以为他是乞丐,有些好心的还给钱他呢。还有……”

    凯瑟琳正兴致高涨的与韩念谈着工会的趣闻,突然一下子不出声来了,因为她的说话权已被剥夺。

    因为,有人来了。

    杜德利猛然抬起头来,如临大敌,就是被韩府上面侍卫围攻,都没见到他的表情如此严肃。

    在前方三十多米的地方,一位老者横亘在路中央,枯瘦的身躯,却给人沉岳般不可翻越的感觉。直觉告诉杜德利,这个老者,相当危险!

    很显然,他是冲着三人而来的。

    老者的目光在韩念与凯瑟琳的脸上扫过,最后落在杜德利身上。

    “就是你,杀了我的徒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