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九十八章 怨灵地狱

第九十八章 怨灵地狱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一边是大魔导师,一边是剑圣,魔法与斗气两种力量形态”儿羌拥

    有者的激烈碰撞,火星四射,其精彩程度使得韩念都暂时忘却了自身的

    处境,全身心投入欣赏大战当中,

    邓普斯让韩念终于明白剑圣是如何将每个动作化腐朽为神奇的,他

    将斗气所化的“势”散步到空间当中。这些“势”看不到摸不着,但却

    与那普斯的斗核有着密切的联系,相互呼应匕“势”存在的地方,剑

    圣的领域中,邓普斯如鱼得水,斗气流转通畅至极,随心所欲,寻常

    剑士的高难度大威力的必杀技,他举手抬足间就轻易地完成了,衔接转

    换间看不出一丝的破绽。

    不一样的

    这样,再简单的动作,被邓普斯组合起来后,都成为了妙到巅峰的

    这就是韩念的切身感受,但不是每个人都像他那么幸运的,如果对

    手换做了其他人,不是一位大魔导师的话,邓普斯根本就不会用上真本

    事,

    弗念已经错过了修炼斗气的黄金年龄,再学成就也是个分有限了,

    不过在魔法方面的前途是一片光明,甚至还无师自通掌握了瞬技巧,

    于是他的注意力还是集中于杜德利身上,然后赞叹不已,

    魔沾,集来还能这样使用的!

    大魔导师的可怕,不仅仅是能施放高级魔法那么简单,更重要的在

    于其机动性与变化,杜德利给韩念的感觉,他不是在使用魔法,而是在

    玩魔术,刚开始放的那两个,纯属试探对手力量的爆裂弹还显示不出

    杜德利的技巧,从那个土墙魔法开始,他的表演就开始了,

    土墙溃散后,那些还猛含着剩余魔力的土块立刻就在杜德利的巧手

    下组合为土侥儡,一点都没浪费,而在土侥儡当中,杜德利揉入木元

    素的灵活,金元素的坚锐,还加持了一个迅捷术,

    在一个小小的愧儡术中,杜德利就展现了魔法技巧中的转换,复

    合,叠加等数方面的高难度技巧,使得几个土愧儡都成为了有着强大杀

    伤力的帮手,其中土兽缠住了邓普斯,而泥巨人则充当主攻手,环环

    相扣,操纵精妙,将魔法的变化挥到了淋漓尽致,实在令人叹为观

    止,

    说起来,这个侥儡术也只是普通的高级魔法而已,还远远无法与星

    辰魔法相比,可是,被杜德利这样在实战中一用上,似乎就相当难招

    架,如果对手不是邓普斯,而是一个等级低些的剑士,说不定就要载在

    这个愧儡魔法上了,

    简单的魔法,如果使用得当,灵活串联起来后不一定就弱于更高级

    别的魔法,这就是韩念从杜德利身上的到的启,也给他往大魔导师迈

    进的道路上指明了正确的方向,

    此刻的韩念也希望,有朝一日,他也能像杜德利这

    邪普斯是将复杂的必杀技化简单实用,而杜德利却反过来将简单的

    魔法弄得复杂多变,两者风格截然相反,却不分高下,各有秋千,

    杜德利也没指望傀儡术能将邪普斯击倒,土兽与土巨人都被毁之后

    ,几个小龙卷风便往邓普斯了过去。

    转瞬间两人又过了不知多少招,那密不透风的攻击,让韩念几乎

    都喘不过气来了,在大魔导师与剑圣面前,韩念才明白自己有多么的弱

    小,如果换作他上场的话,现在估计已经死上十几次都有余了,

    见到自然魔法无法奈何邓普斯,杜德利的粘楼枝喷出数股浓烈的黑

    气,使用上了邪异的黑魔法,

    被黑气一熏,地面也都颗黑了,几道蛛蛇状的黑蔓破土而出,顶

    端各自开出一朵奇花来,这多花的形状。看上去很像人的脸,有眼睛,

    鼻子,嘴巴,

    这,放逐之地的一种奇怪植物。名叫抄损,它必须在死气浓重的腐

    败之地才能存活,因此生长地点多是坟场或埋尸地,为了生存,钞楼会

    攻击一切靠近的动物,杀掉后化为自己的营养,

    杜德利手中的抄损种子,是以高浓度的死气特别培植出来的,比起

    普通的抄秽来凶残得多,很快地,它们就锁定了邓普斯作为自己的目

    标,那朵人面花中的大嘴张开,喷出一股股腥臭粘稠的绿液,

    邓普斯不敢怠慢,挥剑メち手ち打折出数道蓝色的波浪气劲迎上去,只听得嗤

    嗤声响,就像阵阵绿雾冒起,可是邓普斯的波浪气劲,也被腐饮得从中

    ,

    这些奇怪的黑藤喷出的液体,竟然能连腐饮斗气!

    人面花的大口又张开,接连喷出更多的绿液,不将猎物饮为尸体绝

    不罢休,可是它们的对象找错了,猎物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位剑圣,

    天蓝色的气劲四面八方汇聚起来,形成一个三百六十度全封闭的

    防护罩,将邪普斯包围起来,

    防护罩加身之后,邪普斯迎着其中一株钞损便冲了过去,任凭绿液

    喷在身上,嗤嗤作响,防接罩稀薄了些,但并没瓦解掉,在那株钞捞

    第三次喷出绿液之前,邪普斯的长剑已将它从中折断为两截了,

    用同样的方法,邪普斯飞地又干掉其余的钞损,正当他以为威胁

    已除后,先前被从中折断的那株抄秽,从断口出英又长出新的黑藤与人

    面花来

    ,巾池被折断的抄捏也是如此,

    它们,能重生?

    好吧,那我就这些怪物连根拔起好了,看它还怎么重生!

    邪普斯怒吼一声,长剑倒插于地,以他为中心的地面裂开,道道裂

    逢延伸开去,而天蓝色的气劲如火山爆的炼岩般喷涌出来,将所有

    根植与泥土深处的钞损都冲上了空中,人面花的根暴露在邓普斯眼底,

    却是一个似心脏般的东西,还在突兀的跳动着,遍布其上的细须就像血

    管,

    天蓝的剑气掠过,心脏般的根心“吱”地叫了一声,从中被劈

    断,洒出不少绿液来,掉落地面的抄损再无动静,看来这次是真的被

    杀掉了,

    邓普斯来不及高兴,因为方圆约一百米的区域,不知何时已罩下一

    块黑幕,飞快地将邓普斯包在中间了,

    眼前黯了下来,邪普斯不知每时来到了一个古怪的空间,尖笑,嚎

    哭,凄鸣,怒骂,种种诡异的声音在不知名的暗处响起,传入邓普斯耳

    中。

    邓普斯忽然莫名地烦躁起来,那些诡异的声音让他心惊肉跳,浑

    身不舒服,这时地底下爬出几个个面孔惨白,狰狞可怖的活死人,它们

    或眼珠掉出,或奔拉着舌头,或面容腐烂,其中有些依稀相识,竟是之

    前被邓普斯所杀之人。

    “那普斯,你害得我好惨啊,你也别想有好下场,鸣鸣鸣”  “你杀了我们的时候,可否想到会有这一天呢,你的徒儿也被别人

    杀了呢,你的心血全都白费了,真可怜,嘿嘿嘿…心

    “进了这里,你就永远都别想出去啦,别做徒劳无功的抵抚了,没

    有任何用处的。”

    它们或鸣咽或嘲笑着扑向邓普斯,欲要报被杀之仇,

    碎普斯大怒道:“成王败寇,怨得了谁メち手ち打我能杀你们一次,就能

    杀第二次,去死吧!”

    长剑一挥,波浪剑气破空而出。将几个活死人劈得灰飞烟灭,但这

    只,开始,更多的活死人又从地底爬了上来,前赴后继地往邓普斯扑

    来,它们源源不断,仿佛无穷无尽似的,

    邪普斯一剑又一剑地将靠近的活死人消灭,虽然没受伤害,却有些

    心浮气躁起来,

    这个该死的怪空间中,还有多少的活死人,斗气迟早是会用光的,

    在这之前能否将它们全杀掉?不然就要被它们吃掉了,那可大大糟糕,

    疑问充斥心头,那些隐藏在黑暗中的诡异的声音又提高了,不绝

    于耳,就是邓普斯以斗朝寸住听觉,声音还是能传进他的耳中,

    那些声音无疑是火上加油,愤怒,焦急,挫败,担忧,种种负面困

    扰浮上邪普斯心头,他的剑势渐渐地不如先前般挥洒自松了,总觉得很

    不畅快,拖泥带水,剑圣那化腐朽为神奇的境界,产生了裂痕,此消

    彼长,从地底爬出的活死人越来越多了,它们就像讨厌的苍蝶,无休

    止地纠缠着邪普斯,一点点地削弱他的斗志与力量,

    在这个古怪空间的外面,杜德利双目亮,犹如两颗小星星,正是

    那天在伯爵府一招制服楼念时所用的伎伪,他的嘴巴也不空闲,飞快地

    念着魔法咒语,粘楼枝喷出一股又一股的黑气,注入困住邓普斯的圆形

    黑幕中,

    那个黑幕是相当强大的一个黑魔法,由组咒术,魔法阵,幻术与

    空间魔法复合而成,名叫怨灵地狱,其中空间魔法可以困住邓普斯,

    组咒术能在精神上进行打击,幻术可产生心魔,魔法阵则起到物理增幅

    用,

    邪普斯在怨灵地狱中所见到的那些活死人,事实上就是杜德利动

    的魔法攻击,只是被幻术转化为杜德利杀掉的人的样子而已,

    杜德利能捕捉到怨灵地狱中邓普斯的情况,他的嘴角不由露出了得

    意的笑容,哼哼,现在看来,要死的人,好像是你啊,邓普斯剑圣!

    韩念见状大为惶急,如果连邓普斯都死在杜德利手下的话,那么

    就真的找不到还能救自己的人了。

    这时脑子中啪的响了一下,似手什么东西断裂了,韩念惊喜地觉

    身体可以动弹了,

    杜德利施展怨灵地狱全力对付邓普斯,使得他与韩念之间的精神联

    系大大减弱,愧儡术自消,

    同样的事情,也生在凯悲琳身上。

    韩念想也不想,回身就往远处跑去,却扑通地摔倒于地,原来他

    受制于愧儡术太久了,手脚神经有些麻木,不大听大脑使唤,

    手脚并用地从地上爬起来,弗念见到凯悲琳还在愣,不由骂道:

    “笨蛋,快点跑,你以为他真的会放过你么?如果不趁机溜走的话,那

    你就死定啦!”

    这个时候,他可不想再骗凯悲琳,说什么杜德利会放过她的鬼话

    了。

    小傻妞的心地还是不错的,而且两人虽没将生米煮成熟饭,却也有

    些肌肤之亲了,韩念还是不忍心留下她,不由分身抓住凯悲琳的手就跑

    ,

    韩念边跑还边析祷着,绿帽子剑圣邓普斯啊,麻烦你将那个老怪物

    再拖久一点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