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一百零二章 悔悟

第一百零二章 悔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就连剑圣都杀不了这死变态,这下真的完了!

    不过韩念很快就现了问题,杜德利驱使群狼所用的是特殊魔法

    中的生灵魔法,以他的御风术造诣,完全没必要大费周章啊,嗯,对

    了,他肯定是在与绿帽子剑圣的一战中受了不轻的伤,这有得借助狼群

    之助,

    韩念猜得没错,杜德利使用生灵魔法驯服狼群为己用,就是为了节

    省魔力,比起御风术持续的消耗来,生灵魔法要合算得多。杜德利平

    时自然不会计较那么点得失,可是现在他的身体情况有点糟糕,就另当

    别论了,

    韩念精神略为振奋,如果杜德利受了重伤,而自己运气好点,碰

    上一两个普通强者的话,说不定都能逃脱,想到这里拼命猛拍鹿臀加

    快度,其实用不着他多此一举,自恶狼群出现之后,那只梅花鹿为了

    求生就已经拼命地奔跑了,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只是由于先天的

    劣势,梅花鹿再怎么跑,始终还是比不上恶狼的,被一点一点地赶上

    了,让楼念大失所望的是,沿途连鸟都没碰上多几只,更别说是人了,

    这样过得几分钟之后,恶狼已经追至,它们将梅花鹿团团围了起

    来,那双幽蓝的眼睛中闪着冷光,无路可走的梅花鹿悲鸣着,这种可

    怜的动物天性柔弱,在恶狼的淫威面前哪敢反抗,找不到出路,只能在

    原地转来转去,

    杜德利从狼背跳了下来:“,卜子,你想往哪里逃呢?”

    韩念干咳两声道:“是这样的,我看到你和那个剑圣打得如此激

    烈,靠那么近恐怕有危险,所以,我打算还是远离一些的好,哈”

    杜德利晒道:“用得着跑那么远?”

    “当然有必要,你看,你可是一位魔导师,而对方也是一个剑圣,

    火拼起来破坏力可是难以想象的啊,刚有的巨震就是你们的战斗造成的

    吧,我要是还呆在哪里,这会说不定已经挂啦。”

    杜德利冷哼了声,懒得和韩念纠缠,见到凯悲琳右脚肿起一大块,

    杜德利心知她在这两天走路是有些困难了,也没有逼迫两人下来,只是

    以生灵魔法控制了梅花鹿,然后在一群狼的护送之下继续上路,

    此后的几天,杜德利一直阴沉着脸,白天赶路时也鲜少解开侥儡术

    了,不过晚上还是赐予了两人自由,存心将韩念养肥了再杀,不过韩念

    也,十分倔强,就算杜德利再怎么在汤水中下药,始终坚忍着,不愿冲

    破最后的那道界线,

    说也奇怪,被杜德利追上之后,凯悲琳这次没那么害怕了,因为她

    觉得只要韩念在身边,心中就很踏实,哪怕想到可能会被腊成*人干,她

    的心中都没有了恐惧感。

    此时地形也从平原转到了山区,而且一连四五天走的都是连绵不断

    的群山,韩念对格兰帝国的地形大体上还是有些了解的,像这么长的山

    脉可不多,如果没意外的话应该这是东部的卧龙山脉,名义上属格兰

    帝国境内,但是格兰帝国都不怎么管理,因为这片山脉野兽颇多,距离

    城镇又远,交通与生活都极为不便利,根本就没什么人居住,

    到了第六天,韩念穿山越岭已经近乎麻木了的时候,一个小小的盆

    地在山脉上出现了,这个小盆地在群山环绕当中,只有数百平方米,

    盆地中竞然还才几间小房子,房子自然不会自己堆砌起来,肯定是人

    类建造的,也就是说,这里有人类的活动,或齐至少曾经有人生活在这

    里,

    让韩念奇怪的是,杜德利竟然就往盆地走了下去,而且他的脸上露

    出激动的,缅怀的神情,

    踏足盆地之后,韩念现这里的人早就搬走了,那几间房子都破旧

    不堪,蛛网结得到处都是,

    “有多久,没回来这里了呢?”杜德利摸着那扇已被虫蚁蛀得腐朽

    的大门,喃喃自语,

    回来?

    韩念皱起了眉头,这里是老怪物有什么关系的地方么?

    杜德利在门外站了半晌,这才带着韩念与凯悲琳两人走进了最高的

    那间房子中,

    这间房子没有客厅,起居室,也没有厨房,陈设相当简单,也就一

    张桌子,上面还摆着大堆的灵牌,赫然是间驹堂。在格兰帝国的大户人

    家,都会建立驹堂,用以祭祖求福,家族中一员,死后都会在驹堂立

    起一个灵牌,

    韩念此时已猜出个大概了,杜德利千里迢迢带自己到这里来  为了祭祖啊,至于祭品,恐怕就是自己了,不由暗暗叫苦,

    驹堂有点小昏暗,杜德利点着了两根香烛,摇曳的烛光像蛇那样纯

    蜒扭曲,却令驹堂更显阴森,

    “跪下!”杜德利的脸色肃穆起来,喝了一声,在愧儡术的作用

    下,韩念便不由自主地跪在地上,

    杜德利接着道:“杜家的列祖列宗们!不肖后人杜德利,没能让杜

    家延续下去,不过,今天我带着大仇人的儿子来拜祭你么了!”

    他的意念一动,韩念就像鸡啄米般磕起头来,磕得砰砰作响,不

    一会就已头破血流,凯悲琳看得心中大急,却苦于无法做声。

    韩念几乎要昏过去之后,杜德利才让他停下,森然道:“小子,不

    要怪我,你的流的这点血,受的这点哭,比起我们杜家人流的

    不一样的

    一,一受的苦可是轻多了!要怪,就怪你那个狠心的祖父与父,、一”

    杜德利走到桌子边上,拿起那些灵牌,一个个地将上面的灰尘地用

    衣袖擦拭干净,尽管他完全有更简单的法子完成这个工作,杜德利却

    还是耐心地,不厌其烦地用双手擦着。“六十七人,你们韩家,整整害

    死了我们杜家六十七号人,这六十七人的仇,就用你的痛苦与**来算

    账吧,一个人一根手指,朵完了手指之后轮到脚趾,然后是你的双耳,

    眼睛,舌头,鼻子,身上的肉块,将它们寄回去给韩无极,把你的惨叫

    声也用魔法卷轴录下来,让他也尝尝我痛失亲人的滋味,杂杂杂

    在烛光的映照下,杜德利的脸愈加显得狰狞可怖,让凯悲琳又惊又

    怒地颤票起来,这个恶魔真的是变态的,竟然这样对待学士先生!

    杜德利擦完了灵牌之后,继续去擦拭驹堂中央的那面石壁,由于太

    久无人清理,已经完全蒙尘,看不清写的是什么字了,

    擦掉中央的灰尘之后,却是一个大大的杜字,这不意外,驹碑正中

    的,通常都是家族的姓氏。然后杜德利开始去擦两边的灰尘,同样是

    一个字,当杜德利见到这个字时,脸色忽然变了,一路擦下去,杜德利

    的脸色变得更为厉害,最后双手都不断地颤抖着,呼呼地喘着气,

    突然间,他那张粘楼脸上露出极度痛苦的表情,脸容扭曲,双手

    抱住头,出野兽般的嚎叫声,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韩念大为不解,他抬起头,只见驹碑上除了

    “杜”之外,只有简单的三个字:忠。仁,孝,这三个字莫非加持了

    什么强大的魔法,居然能让杜德利痛苦成这样,但是,他的祖先怎么会

    害自己后人呢,况且也就杜德利是魔法师而已,其先祖也都是战将,

    杜德利嚎叫了一阵,才抱着头一步一步地往韩念走了过来,他走

    的很艰难,似乎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阻止他前进那样,不过杜德利最

    终还是慢慢地来到了韩念的面前,举起他那鸟爪般的手掌,不过,这

    只手掌停在了空中,驹碑上的“忠。仁,孝”三字,就像刀子一般深深

    地刺进他的灵魂里,让杜德利想起了一些事,像这驹碑上的大家那样

    被尘封在记忆深处的事,

    这个地方,就是杜德利的老家,杜德利的先祖,就是从这片大山走

    出去的,但是,杜家的所有人,从来都没忘记他们的老家,而每个从杜

    家的后人,在成年礼当天都会回到这里祭拜先祖,接受一次终生难忘的

    深刻教育,

    杜德利的成年礼,陪伴他回来的是他的祖父,一个声明显赫的老将

    军,当时,他的祖父指着驹碑上那三个字,语重心长地对杜德利说:

    “听着,德利,无论任何时候,这三个字,忠,仁,孝,你都要谨记在

    心,并把它当成你的人生格言:永远忠于帝国!永远仁慈待人!永远孝

    顺长辈!我们杜家的每个,人,都是这样做的,如果你的人生违背了这

    三个字中任何之一,你就不是合格的杜家人,有愧于祖先,你的灵牌,

    将来亦没有资格摆放于驹堂之中!”

    这座肃穆的驹堂似手带着一种神奇的力量,当时杜德利感觉到每位

    列祖列宗的眼睛都在暗中看着自己,祖父肃穆的话语让他升起了朝圣

    般的虔诚之心,他敬畏地道:“祖父。如果某一天,生的事情让我

    忠,仁,孝无法三全,那我该怎么办呢?”

    当时他的祖父是这样回答的:“就像这三个字的顺序那样,必须以

    忠为,仁义次之,孝居其末,总之。不管何时,生了任何时候,你

    都得把帝国,人民放在家族之前,这样,你就不会粟困惑而犯下错误

    了!”

    杜德利额上的冷汗滚滚直下,这二十多年来,我都干了些什么,祖

    先的刮诫,韩家每个人的人生格言,怎么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

    忠?

    离开格兰帝国,跑去放逐之地为恶魔办事,这难道就是忠诚?

    仁?

    自己的双子,沾满了多少无辜之人的鲜血,包括不久之前,那个

    小村子中的所有人,卧病在床的老人,啸啸待哺的小孩,全都被自己亲

    手残杀!

    确实,自己碰到了忠,仁,孝无法兼顾的事,可是,为了孝,他

    背叛帝国,残杀无辜人们,所做的一切,全都与祖父的教诲耸道而驰

    啊!

    不一样的

    杜德利仰天大笑起来,却笑的比哭还要难听,

    黑暗中似乎出现了无数的眼睛,这些眼睛是杜家每一位先祖,包

    括杜德利的祖父,他们都悲哀地望着杜德利,以一种沉痛的语气反复地

    道:“你不是合格的杜家人,你的灵牌无法摆放在这个驹堂中!你不是

    这些话在驹堂中缭绕,列祖列宗的谴责让杜德利充满了恐惧,他以

    一个杜家人为傲,因此想方设法都想复仇,到头来,却现所做的一切

    都,错的,这个打击当真很沉重,让他几乎要崩溃了,

    这时心底另一个声音冒了出来,帝国灭你家族,赶尽杀绝,人们亦

    棒打落水狗,他们对你不忠不仁,你又何必苦守着那迂腐的祖i呢?有

    仇需恨,这才是真正合格的后人!

    慨达把声音一诱惑,杜德利的眼神又凶厉起来,

    接着祖父的话蹦了出来:“不管何时,生了任何时候,你都得把

    帝国,人民放在家族之前,否则,你就不是合格的杜家人!”

    两种规点反复回荡交替,杜德利的脑袋就快要爆炸了,他突然间大

    喝了声,猛地一掌拍上自己的头颅,然后,世界平静了下来,

    这,魔法中的清灵之术,能屏除杂念,辅助冥想所用,现在,杜

    德利只想让自己的心情平息下来,然后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韩念看着杜德利的眼色转瞬间变换了无数次,极为复杂,仿佛内心

    在进行着激烈的斗争,猜不出这个疯子究竟在想什么,韩念心中临临,

    现在他唯一的愿望就是杜德利在疯狂之中将自己一掌杀掉了,免得多受

    罪,

    最后,杜德利高举着的手掌还是放下了,他的脸色,也柔和了下

    来,然后淡淡地吐出一句话:“你们走吧”

    “吠?”韩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老疯子爽快点杀掉自己

    就已经是不错的了,竟然还让自己离开!而且,韩念还现自己的侥儡

    术解除了,手脚已恢复自由,甚至,连魔力锁都被解开了!

    这老疯子,究竟在搞什么花样,莫不是玩猫作耗子的游戏吧?韩念

    惊疑不定,不知该走还是留,

    见韩念还不离开,杜德利大声道:“快点,小子,我随时都会反悔

    的!”

    “啊,这个,那,我告辞了”韩念拉着凯悲琳”卜心翼翼地往

    门外走去,

    此时杜德利又在身后道:“对了。告诉你的父亲,朝政之中,潜伏

    杜德利话没说完,忽然闷哼一声。抚着胸口痛得在地上打起滚来,

    韩念与凯悲琳对看一眼,都不知他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是快溜吧,说不

    定这老疯子折腾一下,又变回那个凶残的变态了,

    “等等!小子!”杜德利忍痛大声道,见到韩念犹豫不决,他的食

    指猛地点在自己的眉心上。

    这,魔力锁,杜德利,竟然用魔力锁将自己的魔力封印住了!此举

    也就走向韩念表明,他已经没有了威胁。

    韩念惊讶碍说不出话来,这老疯子究竟是怎么了?不过他还是停下

    脚步,杜德利将自己的魔力封印,他自然也就用不着害怕了,

    强忍着胸口传来的剧痛,杜德利道:“小子,我有事拜托你  也是我最后的心愿了,请你一定要帮我”

    韩念疑惑道:“最后的心愿?”

    “是的”杜德利勉强支起身道:“我已经活不长了,在得到黑暗

    的力量之前,我与恶魔签订了灵魂签约,我的心脏,掌握在恶魔的手

    中,现在,我的背叛被觉察到了,他们已经将我的心脏捏碎,我的生

    命力,很快就会流失完,死我无所谓。但有些我原本打算亲手做的

    事,已经无法完成了,所以,我诚恳地请求你,帮帮我”

    韩念想了一下:“好吧,我该怎么做?”

    杜德利叹了口气道:“我犯下了无数的罪孽,已经无颜面对列祖列

    宗了,在我死了之后,请将我的尸体火化,骨灰撒到那个被我屠了的

    小镇子上,我的灵魂,将永远留在那里,向被我杀害的冤魂赎罪  “就是这样?”

    “,的”杜德利将一只灰色的戒指从无名指上解了下来:“这

    是一只空间戒指,里面收藏了我的魔法笔记,还有一些可能对你有用的

    小东西,现在我也用不着了,就当做是你替我办事的报酬吧”

    他想将妇旨丢给韩念,却已没有了力气,戒指咕嘻嘻地在地面滚了

    一圈,又回到了杜德利身边,仿佛不愿离开垂危的主人,

    杜德利那张丑陋的粘楼脸,这时不是那么可恶了,因为那个凶残

    的杜德利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可怜的普通人,

    韩念竟然都觉得十分不忍,他走到杜德利的身边,俯下身道:“杜

    德利先生,你,还有什么其他的未了之事么?”

    “没有了”杜德利紧紧地抓住韩念的手:“小子,你是一个聪

    明的人,我衷心地希望,你能振兴韩家,为了帝小国,为了所有的人们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开始涣散,气息也愈加微弱:“最后,帮我带

    一句话给你父亲,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很想,很想像以前那样,再与

    他痛痛快快地畅饮一番!”

    言罢杜德利脖子一歪,阖然逝去,再也没了气息,抓住韩念的手,

    也软软地掉落下来,

    韩念蹲在杜德利死去之地,久久无语,他的心中很沉重,杜德利

    之死,虽说罪才应得,但这一切,却也都是韩家间接造成的,

    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杜德利,不惜向恶魔求助,在获得黑暗力量的

    同时,灵魂却也被邪恶侵饮了,变的丧心病狂。但在与刮圣邓普斯一

    战之后,他的魔力大幅到退,黑暗力量对他心智的腐朽功效也随之消

    减,在祖先的驹堂影响下,杜德利最终还是猛然醒悟,改邪归正,

    这个连剑圣都无法杀掉的,强大的亡灵魔导师,就这样死掉了,轻

    易得让人不敢相信,在放掉韩念,并透露恶魔秘密之前,杜德利应该就

    能料到严重

    不一样的”悔呆了,但他毅然面对死亡,毫不畏惧, 报仇的计划失败了,但杜德利的嘴边兀自挂着一丝微笑,因为他成

    功战胜了恶魔的控制,战胜了自己,对杜德利而言,这才是真正的解

    脱,他彻底地摆脱了仇恨的枷锁,

    楼念叹了口气,但愿这个终生活在仇恨与挣扎中的人,死后灵魂

    能得到安息吧,

    如杜德利之言,韩念将其遗体火化掉,再回到格林镇,已经是个

    天后的事了,

    已经有人现了镇子的惨剧,可是全村人都死去了,凶手又查不

    到,有什么办法呢?小镇子本就地处偏僻,村民死光,焚为废墟后已无

    任何的存在意义,于是,地方官府也没有组织重建工作,就是将尸体全

    部处理掉后就此草草了之,这个曾经走出一个大宰相的镇子,彻底湮灭

    在历史的尘埃当中,

    韩念将杜德利的骨灰撒在镇子的各个地方,让他永远留在这片土地

    上。

    在帝国,光明教廷与魔法工会都大动干戈寻找楼念之时,韩大公

    子,又一次安然无恙地自行回到了帝都,整个韩家都欢天喜地,包括

    弟弟韩龙,

    再见到韩念之时,两兄弟对站了半晌,然后韩龙激动地道:“哥

    哥,你回来了!”

    这个久违的称呼让韩念征了一怔,这时爱丽丝夫人在身旁道:

    “念儿啊,自从你被那个黑暗巫师带走之后,你弟弟也不愿跟随罗德尼

    先生外出修习了,坚持要等到你回来为止呢”因为那件事,两兄弟

    间的芥蒂,反而解开了,如果从这方面出的话,爱丽丝夫人倒是很

    感激杜德利,不然两兄弟恐怕一辈子都会形同路人,

    “哥哥,对不起。”

    短短的一句话,却包含了千言万语,韩龙觉得自己一直以来都误解

    了韩念,一个能舍弃生命救弟弟的哥哥,又怎么会是一个不称职的哥

    哥呢?肯定是父亲在哥哥身上寄予了厚望,他承载着家族的担子,自小

    拼命学习,才会冷落了自己吧,

    事实与韩龙猜测的有些差距,不过,这也是好事,韩念搭着韩龙

    的肩膀:“说那些话做什么,别忘了,我们可是亲兄弟”

    对呀,兄弟,一个多么亲切的名词,同父母所生,同一个屋檐下生

    活,这原本就是天赐的缘分,管他什么异世的灵魂附身呢,这辈子,他

    与韩龙就是真正的兄弟,

    “的,哥哥,我们是最亲的兄弟”韩龙走了过来,给韩念来上一

    个结实的拥抱。至此为止,两兄弟间再无任何介怀,

    回家不久之后,帝都司法部与光明教廷均派人过来问话了,那黑暗

    巫师的出现让怕死的老皇帝寝食不安,而铲除邪魔则是光明教廷的天

    职,

    韩念宣称剑圣邓普斯与那个黑暗巫师因事起了冲突,而自己乘他们

    激斗之时逃走了,至于那黑暗巫师的下落,就不清楚了,杜德利已

    死,整个家族彻底不复存在世上,人死万事空,韩念也不希望卧龙山脉

    中的那个驹堂还要遭受外界的骚扰,于是便撤了个谎,

    接着他从帝都使者口中惊奇地的知,那个华服青年,是害得韩家权

    势大跌的相国之子,剑圣那普斯,也是相国庵下。他无意中引的一

    场风波,却给了相国沉重的一击,还真是始料未及,

    相国大人如果心知自己赔上了儿子,无意中救了的却是他近来很想

    除去的眼中钉,韩家大公子,肯定会惧恼到想跳楼吧,

    帝都与光明教廷均不疑有他,因为剑圣邓普斯确实亲口承认,他与

    一个强大的黑暗魔导师战斗过。然而,当天晚上,伯爵大人将韩念叫

    到了:“真实的情况,应该和你口中说的有

    所差距吧?能不能告诉我,杜德利究竟怎么了?”

    在父亲面前,韩念不再隐瞒,淡淡的道:“死了!”

    听得打仇人归西,伯爵大人却没情现出半点的欣喜之情,他的身

    体颤抖了一下:“你确定?怎么死的?”

    “是的,我集手把他焚化的。”当下韩念把被杜德利带走后的实

    情一五一个地道出,只是删除了凯悲琳的部分,

    在听到朝政之中潜伏着恶魔的使者时,伯爵大人的眉头不由得皱了

    起来,不只是草原边疆,恶魔竟然还将魔爪伸到了帝都之中,不过,

    那个使者会是什么人呢?

    韩念交代完来龙去脉之后,最后道:“在临死之前,杜德利还让

    我带一句话给你”

    “什么话?”

    “他说,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很想像以前那样,再与你痛

    痛快快地畅饮一番!”

    听了这句话,伯爵大人忽然热泪满眶,当年,在草原边疆领军之

    时,两人情同兄弟,就经常在杀敌获胜之后对座畅饮,

    可”曾经并肩作战,出生入死,互相扶持的兄弟,最终势成水

    火,杜家甚至为此而灭亡,这一切,是谁造成的呢?没人说得清楚,

    或许,天意弄人,无可奈何吧,

    伯爵大人斟了满满的一杯酒,跟到院子当中,遥对空中的明月:”来,兄弟,我再敬你一杯,不,十杯!”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