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一百零六章 局

第一百零六章 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讳家的护卫数目共三队三十六人,相对只有八位的黑血心”在数

    量上占据了优势,但是,除了歌达的实力与经验能与黑血杀手分庭抗

    礼外,其他人都要逊色不少,而黑血杀手阴险毒妹,杀人手段丰富,如

    果护卫们不团结起来的话,恐怕就无法逃过此次大劫,

    几个黑血杀手同时扬手,丢出几个支梅花针,这种暗器实在是太细

    小了,肉眼难以捕捉,就连歌达方才都差不多栽在其下,自然识得厉

    害,当下劈出一道狂澜,将部分梅花针卷飞掉,

    韩家的护卫也是刮练才素,分工明确,八位手持盾牌,全身重甲

    卫士跳了出来,由于身负全面覆盖的盔甲,重甲卫士的移动自然要被普

    通剑士要相对缓慢些,攻击效果大打折扣,但在防御中,其效果就能充

    分体现出来了,是相当有用的肉盾,当年由伯爵大人统帅的草原边疆

    “钢轶雄狮”战团中,就有这样一支名闻天下的重甲卫士,“钢轶”的

    一个隐藏含义,就是暗指这支军团的强大防御力,

    由伯爵大人亲自心练的家族重甲卫士,当然非同小可,这些肉盾在

    队伍前形成了一个固若金汤防御圈,随着叮叮。丁的脆响,剩余的梅花针

    大多被他们身体上的盔甲或盾牌弹飞了开去,剩下的也身后的护卫用剑

    击落,只有一支梅花针越过层层防御网,偏飞将一位护卫的左手手腕擦

    出道血痕来,

    这点皮外伤也算不上多重,但护卫手腕被梅花针擦伤的部位青,

    并迅蔓延往手臂上蔓延开去,所到之处,神经全都麻痹了,没有半

    尽管说不上见血封喉,但这毒扩散的度可真掺快的,护卫心知

    若被毒扩散到心脏的话,那他这个人就会彻底没有知觉,因为他那时已

    经是一个死人了。

    咬了咬牙,护卫挥起长剑,就将自己左臂齐肩折断了,鲜血喷涌,

    剧痛让他几乎晕眩过去,但这护卫也实是坚强,就闷哼了一声,额上

    冷汗滚滚而下,硬是没有哭天喊地,钢轶般的意志让人敬佩,

    这梅花针虽小,本身伤害不大,但上面的毒当真致命,中上一

    支,哪怕是擦伤,都会才大麻烦,

    尽管性命无碍,但自断一臂的那个护卫显然已经暂时无法参与战

    斗了,尚未直接交锋,光是波梅花针就已经折损了一名五级剑士,足

    可看得出黑血杀手有多可怕,各护卫各自逃出一颗解毒药服下,就算不

    能对毒免瘦,至少也能暂缓扩散,为自救赢得宝贵时间,

    黑血杀手们也很意外,他们原本以为这波攻击能干掉几个对手的,

    没想到只重伤了一个护卫而已,韩家亲卫,确实不能轻视啊。

    不过,那波暗器只是开胃菜而已,更厉害的后着还在后头,黑血杀

    手们忽然长长地吸了口气,肚子高高鼓起,像蛤蟆般四肢旬旬于地,还

    “呱”地叫了一声,喷出团黑雾来,他们的身体,就是炼毒的容器怪不

    的就连血液都是黑色的,整一个大毒人,

    黑寡飘了过来,远远就闻到一股恶臭,不用说肯定也是带毒的,

    由于它,气体形式,无孔不入,就连重甲卫士也没办法防御,

    护卫们各自催斗气,激出疾风来,希望能将毒雾吹掉,可是

    黑血杀手也在外边鼓气猛喷,将毒雾压迫了过来,只有掌握了歌达了

    点风系斗气法门的歌达将将部分黑雾驱回,可是也无法顾及他人了,

    眼看毒雾不住地弥漫过来,就要将众人吞没,这时数道小龙卷风

    出现了,它们将所有的黑雾都吸收了。变成数个黑龙卷,呼啸着往黑血

    杀手卷去。

    黑血杀手们不得不放弃了蛤蟆的姿势,从地上爬起来,各自抽出短

    剑来,将龙卷风击溃,

    小龙卷风对黑血杀手自然是造不成太大威胁的,它冉的目标,就是

    替护卫们解围,

    原本待在兽车中的韩念,不知何时已经走出来了,那几道小龙卷

    风,当然走出自他之手了,那可不是普通的三级魔法小龙卷风,而是杜

    德利笔记中记载的真空龙卷,内部几乎是真空状态,具有很强的吸引

    力,像毒雾这种轻盈的气体,不用直接接触,就得被吸收进去了,如

    果出的是六级魔法真空大龙卷的话,远远地就能将人吸进去,在对抗

    真空大龙卷的时候,还得应付那股强大的吸力,就相当麻烦了,

    不过,以韩念如今的水平,只能个真空小龙卷,这也是他第一次

    将杜德利的魔法笔记用于实战,果然凑效,不由得信心倍增,

    歌达见状忙道:“少爷,太危险了。请你回到兽车中!”

    “不,那不行,歌达,我不能看着我的战士为我勇敢战斗而袖手

    旁观”韩念摇头道:“再怎么说,我也是一个魔法学士!”

    他特别强调了“魔法学士”几字,护卫们不由精神振奋,对啊,

    有一个魔法学士级别的魔法师坐镇呢,这些杀手阴险的招数,少爷肯定

    有办法解决的,魔法师的神奇谁不知道,同时心中也大为感动  韩念与他们并肩作战,真正的主从感情,最容易在战斗中建立起来,

    尽管韩念的话说的有点煽情,不过统御手下,偶尔就需要这样的煽情,

    能让人更死心塌地为自己卖命,

    而黑血杀手则大为意外,他们不是没和魔法师

    叭r过,几个龙卷风,是不可能将毒雾全吸掉的,这个魔法学一,上真

    的有点名堂,

    既然理伏,毒和暗器都不管用,那就只能直接干了,黑血杀手们同

    时将身上的夜行衣扯开,里面却是一件银光闪闪的鳞甲,在灿烂的中牛

    日光照射下,映得众人双眼花,甚至有些刺痛,产生了严重的视觉干

    扰,看来黑血杀手的那件怪鳞甲对光线有着聚焦增幅的作用,

    而短剑薄如蝉翼,也不知什么材质打造而成,还是半透明的,在对

    手双眼被晃花后更难以觉察,威胁增强不少。这个为了杀人而生的组

    织,邪门歪道确实很多,让人头疼不已,

    韩府的护卫们也迎了上去,当其冲的是那批重甲卫士,双方近处

    之后,其中一个重甲卫士长刀砍出,却被那件银光闪闪晃得眼前尽是一

    片白光,眼前尽是无数个小太阳,下一刻那些小太阳都消失了,此时

    黑血杀手却已无声无息地来到了他的身后,短剑准确地刺进重甲的缝隙

    间,

    这套重甲的质量非常上乘,尽管不可能天衣无缝,不过也接近完

    美了,衔接处尤为厚实,短剑尽能刺入几分,却也很快被卡住了,黑

    血杀手的斗气猛吐,穿透缝隙刺伤了重甲卫士,

    衔接的部位都设计在非致命之处,重甲卫士闷哼了一声,受了些

    伤,然而他的伤处很快麻痹了,扩散到其他地方,脸色青,直挺挺地

    就倒了下去,

    就算没有被长剑直接及体,他还是被毒死了,因为黑血杀手的身体

    就是个毒之容器,就连他的斗气,都带上了毒性,犹如毒蛇吐信,若被

    咬上一口,还是能要命的。

    如果是公平交战的话,那韩府护卫长着人数之利还能与黑血杀手

    一拼,可是黑血杀手的手段实在是太奇诡阴险了,就只剩下被屠杀的

    份,即使在弗念的帮助下,没多久,又折损了七八个护卫,只剩三分之

    二了,全都围在马车旁,拼了命地保护着主人,不过从现在的情况看

    来,如果没转机的话,被杀光是早晚的事情。

    光靠从杜德利笔记中学到的那点东西与魔力之源,也就只能减缓

    护卫被杀害的度而已,想要控制混乱的局面,却是不可能,

    唯一的机会,就是现在最大的杀手铜念爆了,

    念爆后又两个选择,第一是丢下众人以御风术逃命,但黑血杀手们

    肯定极擅追踪之道,轻功又厉害,自己几分钟的念爆时间,再跑也,有

    限的,迟早得被追上来,所以,韩念还是做出了第二个选择,与众护卫

    们共存亡,只有护卫们能活下来,自己才有幸免的可能,

    短暂的考虑间,又一个护卫遭了毒手,不能再犹豫了。

    “我的战士们,提起你们无所畏惧的勇气来,手刃可恶的敌人为

    死去的伙伴们报仇,我韩念,誓与你们共存亡!”韩念又煽了一通情,

    这才动念爆,

    澎湃的魔力狂涌上来,空间中的各种元素受到吸引,迅地聚集过

    来,时间宝贵,韩念毫不犹豫地念起了咒语,

    有了魔力之嘱的帮助,动高级魔法的度果然加快不少  头顶上的天空,很快地就出现了一块乌云,乌云越聚越多,面积也延

    伸开去,

    在杜德利追杀邓普斯之徒法兰西的时候,就曾用过这个惊雷术,模

    拟天象引的雷电,比起普通的电魔法破坏力要强得多,不过韩念使

    用惊雷术只有一个重要的目的,那块乌云,将骁光遮挡住了,缺少了阳

    光反射,黑血杀手那件鳞甲的眩惑便大减,护卫对付起来便轻松不少。

    聚集乌云之后,惊雷术便没有再继续下去,因为天降的落雷可不大

    好控制,韩念也是第一次使用,随时都会伤到自己人,魔法技能可不会

    长眼,能区别敌我之分的,将惊雷术前半部分完成,天上的乌云就能

    持续一段时间才散去,目的达成了,韩念转而准备其他的魔法,

    不多会,十多条青色的巨蛛从的上钻了出来,这是韩念曾在与欧尼

    斯特决斗中用过的木蛛术,早期学习的一个高级魔法,属愧儡术领域,

    较为纯属,不过,现在的木蛛,形态上有了些改变,原本只是藤蔓,

    现在外表却覆盖上一层土鳞,有眼有鼻有口,还有几根尖利的石牙,看

    上去甚为逼真,这就是韩念从杜德利笔记中学到的成果一在木蛛术中复

    合了土元素,使得它更为坚硬,防御与攻击都提高了一个档次,

    木蛛的行动是可以由魔法师自行控制的,比起不长眼的雷电来,没

    那么容易伤到护卫,但韩念一个人,也无法同时控制那么多木蛛啊,

    奇怪的是,这些木蛛自从土中窜出之后,就开始自行对黑血杀手进

    行攻击,而韩府的护卫则安然无事,

    这也是杜德利魔法笔记中侥儡术相关的一项成果,可以让侥儡对

    某些东西特别敏感,比如毒就是其中之一,黑血杀手身上的剧毒,就

    引了木蛛的凶性,从而不用魔法师控制,就疯狂地对之动攻击,

    可惜韩念对这个法子的使用尚不是太纯属,控制欠缺精准,地面不

    少被黑血杀手毒死的护卫尸体,也遭到了木蛛的残缺,好在他们已经死

    了,已无知觉,这会为了保命,就只有对不起啦,韩念只能尽量小心翼

    翼些,看到哪条木蛛有对尸体攻击的倾向,及

    不一样的

    点欣喜,因为天空中的乌云已开始渐渐消散,念爆的时间也在一点点地

    流逝,待得爆过后,还是无法重创黑血杀手的话,那就死定了,

    时间所剩无多,韩念已在准备最后,也是最强的一个魔法,那个星

    辰魔法龙咆哮,

    不一样的

    龙咆哮的威力太大了,可能会误杀一两个手下护卫,不过,这也是

    没有办法的事,如果不以龙咆哮打击黑血杀手的话,大家都得没命,

    这样还不如牺牲一两个护卫,保住其他人,

    风元素开始大量聚集过来,于此同时,远处传来了隐隐的马蹄声,

    而且听声音来人还不少,韩念及众人顿时大喜,会不会是哪支过往的官

    府城卫军,就算是普通行商队伍也好啊,

    马蹄声越来越近,一大队轻骑很快就已来到视线范围之内,尽管看

    的不是太清楚,让众人惊喜万分的是,这支轻骑,竟然举起长剑打出了

    韩府独有的标志。

    韩府的其他护卫,为什么会恰好出现在这里呢?

    黑血杀手见队伍是冲着这边来的,一下子急了,疯狂地猛攻,如果

    第一次刺杀不成功的话,对方有了警戒心,以后再刺杀就要困难很多

    了,

    轻骑度相当快,很快就已接近,众人狂喜地现最前的那匹骏

    马背上,坐着的竞是伯爵大人,

    伯爵大人亲自领军?

    韩无极伯爵将腰杆挺得笔直,苍劲如松,他的眼中散出异彩,中

    气十足的声音充满了令人慑服的威严。吐出简单而有力的三个字:“给

    我杀!”

    身旁的护卫热血沸腾,他们中的大多人,都是曾跟随伯爵大人在草

    原边疆上出生入死的将士,自从伯爵大人兵权被剥后,已经沉寂相当一

    段时间了,现在,他却再次恢复了往日面对千军万马亦无所畏惧无敌

    统帅的风采,神威凛凛,众人亦仿佛回到了草原边疆中,前方就是一支

    被敌人围困,陷入苦战的队伍,急需得到支援,他***,还在等什么

    呢,将敌人全杀光,为死去的伙伴们报仇!

    这些轶血的护卫们不怕战死沙场,就怕满腔热血磨尽,平庸地老

    死,见得伯爵大人恢复了神威,他们心底的漏*点也重新燃烧了起来,别

    说区区几个杀手,就是一支大军,也照样冲杀无误,

    黑血杀手狂攻一阵,无法突破奋起余勇的护卫,终究意识到今天的

    计划是失败了,现在情势逆转,要做的就不是完成任务,而是逃命了,

    放弃了韩念等人,黑血杀手往侧面狂奔,然而,一阵箭雨却挡住了

    他们的去路,轻骑队伍除了前面的先锋队外,绝大多数都是弓簧手,他

    们用的,韩府特制的劲弩,远程攻击力极强,也避免了和黑血杀手近身

    作战的损失,

    密集的箭矢让黑血杀手们手忙脚乱,第一波乱箭就让两个黑血杀手

    受伤了,这等强猛的攻势下,估计也就剑圣能全身而退了。

    地面的退路太危险,一个不好就要被射成刺猾,于是黑血杀手们立

    刻改变了策略,一头往地下钻去,打算借土遁逃走,

    “想逃吗?先将我伙伴们的命还了再说吧!”韩念阴阴的道,话

    音刚落,脚下松软的泥土忽然变质为石头,以他为中心扩散开去,

    这不是什么厉害的高级魔法,而是土系魔法中的一种基础,比如

    魔法师在使用石巨人的魔法时,但不是哪里都有那么多石头的,这时就

    有必要将泥土短暂时间内质化为石,提供可用的材料完成魔法,石,土

    系魔法的高级秆生体,就好像让水结为冰使用冰系魔法那样,

    尽管是土系秆生魔法的基础,但以韩念爆最后那股最强大堪比魔

    导师的魔力施为,效果是相当惊人,方圆几百米的地面,转瞬间都石化

    了,十分坚硬,黑血杀手再也钻不进去,

    早在见到援军到来之后,韩念就当机立断地放弃了龙咆哮,将魔力

    都用在了最该用的地方,

    无法进行土遁之后,黑血杀手已山穷水尽,弓箭手的劲弩射出一波

    波如蝗的箭雨来,没多久就将敌人射成刺猾,其中一个黑血杀手双腿

    被射穿,侥幸不死,但在韩府护卫打算上前活捉之时,他不知用什么法

    子自爆了,黑色的血雨洒得漫天都是,差点还毒到了一个护卫,

    揭开地上死去的黑血杀手的金面具,所看到的是一张张血肉模糊的

    恶心的脸,他们已经被毁容了,那张金面具是焰上去的,与脸已经炼为

    一体了,看得众人心中都有些寒,究竟是谁,用如此残酷极端的手段

    i练出这批可怕的杀手来?

    再次上路之后,马车之中,已多了一个人,韩无极伯爵,

    与父亲对面而坐,弗念没有说话,并非爆过后太累,他在思

    考,思考着不久前生的事情,

    这支韩府的轻骑绝不是无缘无故路过打普油的,而且还是父亲亲自

    带队,很显然是有备而来,

    最后韩念得出一个结论,这,原本就是一个局,父亲早就设好的

    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