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军令

第一百二十七章 军令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49第一百二十七章军令

    刁喂间,到爱琴岛就只经是月有余了,除了等级评尘:,二会

    高层干部之外,剩下的时间基与菲利克斯呆在一起。尽在韩念从菲

    利克斯那些习音乐魔法,同时也将吉他的演奏之法教给老家伙,除此之

    外,还有一些来自前世的经典名曲,也都被一一盗用了。弗念当然不

    能说自己是外星人移魂,所以就厚颜无耻地声称那些经典都是原创了,

    使得菲利克斯惊叹不已,直把韩念视为天才。

    老一少就这样各取所需,整天相互交流,随着日子过去,愈加觉

    得投缘,有了几分忘年交的味道,只苦了麦当劳与肯德基两人,

    月都没得到菲利克斯的指导,心中诚惶诚恐,以为自己过于愚鲁,惹得

    老师这次动了真怒。

    韩念本身是有着不错功底的,学起音乐魔法来进度喜人,他很快就

    亲身体会到了这种魔法的优点,只要乐器在手,有充足的魔力支撑,释

    放魔法时简直就是水银泻地般密集。

    不过,韩念学习这种魔法还有更重要的目的,那就是大魔导师的

    强影响力。众所周知音乐魔法是菲利克斯的伟大成果,而他收徒的标

    准极为苛刻,如今真正掌握这种魔法精髓的,仅有麦当劳与肯德基两人

    而已,其他的魔法师也就只能从工会的魔法书中学得些皮毛。等韩念

    回到大6,故意找个机会露,到时就肯定有人会猜测他与菲利克

    斯之间的关系了,到时,谁不得对他敬多几分?但凡有能给家族造势

    的组织或个人,韩念都不会放过。

    为了达成目的,韩念可不是像其他的魔法师那样从菲利克斯所着

    的浅陋魔法师上习得点皮毛就算事了的,他是真正很专心地学着,时间

    过得也特别的快。

    当他接到来自海洋对岸的父亲来信,询问事情进展如何时,才猛

    然想起。自己还有另外的重要任务呢。

    老宰相的孙女,那个魔法师罗拉小姐,还没半点头绪呢,话说回

    来,自到爱琴岛之后,韩念甚至还没见过她一面,这样拖下去可不行。

    在韩念去找罗拉之前,意外地先有人找他了,却是网到爱琴岛见到

    的那个借兵不成而愁眉苦脸的克利夫兰,不过,今天克利夫兰的心情看

    上去不错,那张苦瓜脸挂满了笑容:“韩学士,你好,还记得我吗?”

    韩念笑道:“当然,你好,克利夫兰阁下,近况如何,是否成功向

    我们会长要到魔法师了?”

    克利夫兰摇头道:“不,没有。你们会长的口袋可绑得真紧呢,

    一个魔法师都不愿意放。”

    韩念自然是拜访过魔法工会会长的,印象中,那老家伙精打细算

    的本事十分了得,韩念也探过其口风,得知草原边疆近期内损失了那么

    多的魔法师,会长很肉疼,估计两年内是不可能再借任何的魔法师给帝

    国了。

    借不到兵,克利夫兰的心情还是那么好,韩念就不由奇怪了,此时

    他注意到,克利夫兰的手中,还拿着一个用绸布包裹着的东西,而

    这,似乎就是答案了。

    克利夫兰小心翼翼,珍而重之地将绸布拆开来,却是一个小卷轴,

    这可不是普通的卷轴,它精美异常,用上等的蚕丝编制而成,边缘甚至

    是镂金的,极尽奢华。就算大6上有不少有钱人,但谁也不敢打造这

    种镂金款式的卷轴,因为它是皇帝陛下专用的圣旨!

    之前韩念在麦加城上今后受封,使者带来的就是这种镂金的圣旨,

    因此不会陌生。他下意识地想下跪,但转念一想,自己已经是一个魔

    法师,还是魔法学士了,身份特殊,根据千百年来的法规,无论见到皇

    帝还是接圣旨都不需行跪礼,于是将右手置于胸前,行了个普通的朝见

    之礼。

    克利夫兰在爱琴岛呆的时间长了,对魔法师的规矩已经很了解,也

    不以为奇,当下宣旨道:“谨奉神之默示,陛下旨意,格兰帝国辖下一

    级城市麦加城督察韩念年少英雄,仁德兼备,智勇双全,用人不疑。

    管理有方”

    与上次在麦加城时一样,先是说了堆官方的客套辞,给韩念戴了不

    知多少顶大帽子后,圣旨终于转到了主题,克利夫兰的声音倏地提高了

    一大截:“封韩念为帝国十大青年英杰,白金佩剑勇士,一品统,

    领,翌日起程,赶赴南方草原边疆,抗击异族,保我大格兰帝国!钦

    此!”

    韩念闻言惊呆了,好半晌都没能反应过来,我靠,这次的圣旨可不

    像麦加城那次是意思意思,做个样子给大众敷衍了事的,句句入肉啊!

    帝国十大青年英杰,白金佩剑勇士,一品统领,其中任何的一斤,

    荣誉,都是许多人终生追求而不得的,而且这些头衔一个比一个猛,尤

    其是最后那个一品统领,不仅仅是看不到摸不着的荣誉那么简单了,

    是确确切切掌握着实权的高职啊!根据帝**方的编制,每支军队有着

    一位大统领,是最高指挥官,接下来的,就轮到三个一品统领了,也就

    是说,韩念在军中的地位,仅次于大统领之下,可掌握千军万马!

    只是这些让万千人疯狂的荣誉,为什么会突然间一并降临到自己头

    上呢?韩念就实在是大惑不解了。克利夫兰肯定不会假传圣旨,这逆

    天的行为是要灭族的,谅他也没那个胆子,也就是说,这是真的了。

    见到韩念呆立不动,克利夫兰干咳一声道:“韩督察?”

    韩念醒悟过来,连忙从克利夫兰手中接过圣旨:“谢旨!”

    克利夫兰拍了拍韩念的肩膀:“韩督察,恭喜你了,如此年轻就加

    入了一品统领的行列,真是让我羡慕万分啊。这可是个好机会,你可

    要好好把握呀!”

    如果换成其他人,克利夫兰就不会说“好好把握”之类的话了,

    皇帝陛下要封你,就算你不愿意也得愿意,但韩念身份特别,除了在格

    兰帝国围观之外,还是一位魔法师,他是可以站在魔法师的立场上,婉

    拒圣旨的。

    但是,”入兰坚信弗念不会拒绝一品结领,众可是多少人打足二六二热争

    抢的职位啊!自韩无极伯爵从边疆退下后,不得陛下器重,又受相国暗

    中排挤,棒家声势一落千丈,这个千载难逢的,可以咸鱼翻身的好机

    会,如果错过了的话,他就肯定是不折不扣的大白痴。

    克利夫兰又道:“韩督察,陛下的旨意是翌日起程,你还有一天的

    考虑时间,在明天日落之前。给我答复吧。不过,韩督察,我得提醒

    你一句,过了这个村,可就没那个店了,韩督察,你是斤,聪明人,我相

    信,你一定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的,对不对?帝国的舰船已经在码头边

    等候着了,韩督察,希望明天傍晚的时候,我们能再见面,呵呵。”

    留下几句话后,克利夫兰便走了,因为他还有些事要做,陛下给的

    时间只有一天多,只能辛苦点了,不过这次辛苦过后,任务就完成啦,

    肩膀上的担子放了下来,克利夫兰脚下都轻松了许多,健步如飞。

    当天晚上,当克利夫兰回到寓所时,立刻有人来报,魔法工会会长

    求见。

    克利夫兰听到这个消息时并不觉得意外,这都是在他意料当中的。

    得到许可之后,一位老者就走进来了。这老者富态可掬,挺着一

    个大肚胸小眼珠中闪动着精明与干练,一看就知道是个不好对付的老

    狐狸,这个看上去像商人更多一些的老者,正是魔法工会会长吉罗德。

    克利夫兰与吉罗德打过不少叫道了,都彼此熟悉对方的性格,吉罗

    德是个很沉得着气的人,说话慢条斯理,软硬不吃,克利夫兰磨破嘴唇

    也对他无可奈何,很是抓狂。

    平时总是一副天塌下来都不会多眨下眼睛的魔法工会会长进门就怒

    气冲冲。开门见山的道:“克利夫兰,你这是什么意思?”

    克利夫兰见到他气急败坏的样子心中大快,只觉平时吃的瘪都讨

    回了不少,佯装糊涂道:“吉罗德会长,请稍安勿躁,你说的是什么

    事呢,我不明白。”

    吉罗德心兰”了一声道:“明人不说暗话,我问你,今天你找韩念

    学士了吧。”

    “哦,你说的是那个啊!”克利夫兰“洗然大悟”地笑道:“吉

    罗德会长,韩学士虽是魔法师。但他也是我们格兰帝国的一员。有着

    为国效果的义务呀,况且,对韩念学士而言。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呢!”

    吉罗德那么快羔得知消息,不是从韩念口中得知,而是克利夫兰故

    意派人放风出去的,帝国之所以大力扶持韩念,破格给他一大堆荣誉与

    实权,所看中的自然不仅仅是韩念,韩念就算是魔法学士,一个人的力

    量毕竟还是有限的,但他背后的魔法工会,可就不同了。

    想从韩念身上得到失传魔法的魔法工会,眼下与韩念的关系相当密

    切,之前韩大公子被黑暗巫师劫持时,魔法工会甚至在全国范围下

    令,让地方分部不惜代价也得将其救出,可见对韩念有多看重。

    如今,韩念得走上战场了,战场可是个很危险的地方,随时都会丢

    命,而魔法工会是绝对不能让韩大公子挂掉。这样他们肯定得派出魔法

    师,尽力帮助帝国的军队取胜。韩大公子才会比较安全。

    通过韩念,克利夫兰就间接地借到兵了,这就是他向陛下修书中献

    上的计策。更妙的是,只要韩大公子在战场上一天,魔法工会就算损

    失魔法师,都会继续加派人手保证他的安全,这是张长期饭票啊!以

    后克利夫兰就不用整天在海6两边跑腿了,他可以呆在帝都的家中。和

    老朋友喝杯茶,下下棋,抱抱孙子什么的,简直是太惬意了。

    吉罗德岂会不知克利夫兰打的是什么鬼主意,他阴沉着脸道:“对

    弗学士是好事,但对我们魔法工会,这可是个糟糕透顶的消息!”

    克利夫兰叹了口气道:“吉罗德会长,我也没办法啊,这是陛下

    的圣旨,我们这些当臣子的哪能忤逆,也就只能照办而已。”

    吉罗德愤愤地道:“克利夫兰,如果不是你的话,陛下会下这道圣

    旨?”

    克利夫兰忙对着帝国所在的西方打了个辑道:“这都是陛下慧眼识

    珠,认为韩学士是领军之才,能抗击异族,守卫帝国,我克利夫兰可不

    敢擅自领功。”

    反正有了韩念这张长期饭票之后,他就可以回帝都安享晚年了。也

    不怕得罪吉罗德。

    吉罗德冷冷地笑了:“好个不敢擅自领功,克利夫兰,你真是好样

    的!”

    “哪里哪里,为陛下,为帝国办事,我克利夫兰自然得尽力而为

    了”克利夫兰干笑了两下:“吉罗德会长,其实你也不用生气,虽然圣

    旨是下了,但根据伟大的光明神定下的大6法规,魔法师还是可以拒绝

    的,选择权在韩学士手中,我们也没强迫他?如果韩学士选择了魔法工

    会,我也没办法的,对吧,吉罗德会长?”

    话说得好听,事实上克利夫兰是有恃无恐的。普通人投身魔法工

    会之后。受到工会的种种限制。就不能继续在格兰帝国为官了,但韩大

    公子却是例外,克利夫兰调查过了,韩念与魔法公会之间,有着特别的

    契约,并不像其他魔法师般处处受限制,一切得以魔法工会为重。

    “好好好,算你狠,克利夫兰阁下,我今天总算是见识到你的手

    段了,改日再来造访!”吉罗德心知从克利夫兰处是无法讨得好了。

    也懒得多说,拂袖而去。

    克利夫兰得意地笑道:“吉罗德会长,不送。”

    这次是真的撕破脸了,但克利夫兰不在乎,明天傍晚,他就可以登

    上帝国的舰船回帝都了,至于这该死的爱琴岛与魔法工会总部,嘿嘿,

    永别了!

    新的一月了,求张月票打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