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魔法师队伍

第一百二十八章 魔法师队伍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49第一百二十八章魔法师队伍

    亢叫失芒老后韩念就没再尖找罗拉,因为他面临着更二丁二凶抉

    择。

    这件事生得实在是太突然了,为什么不再倚重韩家的老宴帝忽然

    间对自己委以大任呢?韩念回到寓所,反锁在房中思考了半天,总算明

    白了那道圣旨的意图,帝国看中的并非自己这个人,而是欲间接地利用

    魔法工会,韩念心知魔法工会对自己的态度,绝不能看到自己在战场上

    兵败身亡的,只能派魔法师帮助草原边疆的军队了。

    但不得不说,这是个大好机会,尤其是对于急需翻身的沸家而

    言,它更显得特别珍贵,如果抓住机会,在战场上做出成绩的话,韩

    家便有望重振声威,再次崛起。

    从一个地方城市的督察到一品统领,这可是相当大的跳跃,就功

    绩,就资历自己都还显得太嫩,对韩家一直都很忌惮,持打压态度的相

    具一派有足够的理由反对,这次却意外地没有从中阻挠,这又是为什么

    呢?

    最后韩念得出一个解释,相国不是不想阻挠,而是不能。老皇帝

    尽管昏庸,不过就江山与宠臣而言,他无疑是更倾向前者的,现在战情

    不利,日益严峻,老皇帝急需魔法工会的支持,就算相国再在旁谗言,

    这回他都不理会了。另一方面,将父亲韩无极从边疆撤下,换上相国

    派的人为帅后,边疆军队节节败退,大不如前,老皇帝说不定已有悔

    意,对相国没先前般宠信了。这样说来,对韩家还真的是千载难逢的

    良机。

    只是,一品统领这个职位相对弗念而言还是高了点,要知道他的带

    兵经验为零,就算坐到那个位置,也是觉得很不踏实。然而如克利夫

    兰所言,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如果抗旨不去草原边疆的话,不

    卖老皇帝的帐,他肯定得大为恼怒,以后韩家就别想再有出头之日了。

    这样算起来,韩念其实是没有选枷勺,他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就

    算自己不行,当年跟随父亲,经验丰富的谋士多了,到时安插几位到身

    边,那就行了。

    就在韩念下定了决心之时,吉罗德也来了。

    会长进门就直奔主题:“韩学士,我网月听说圣旨的事了。”

    “吉罗德会长,你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啊韩念先是有点奇怪,

    接着便释然了,帝国的真正目标是借助魔法工会的力量,肯定会传出消

    息,否则光一个韩念有什么用?

    “哼,我想不灵通都不行啊想起网才在克利夫兰那里受的

    气,吉罗德就大为不爽:“韩念学士,不是给你泼冷水,关于这件事,

    我们魔法工会是极力反对的!”

    韩念眨了眨眼睛:“哦,为什么呢?”

    “太危险了,韩学士,你不想想,现在草原边疆的形势有多严峻,

    更要命的是那个大统领带兵实在太烂了,就在三个月前,因为他的好

    大喜功,魔法工会接连损失了不少的魔法师,我又怎么能放心你

    呢。”

    韩念叹了口气:“吉罗德会长,这我都知道,但是,我是格兰帝

    国的一员,眼见帝国有难,陛下赏识,我自然是得肝脑涂地,报效皇恩

    的。”

    吉罗德道:“韩学士,据我所知,你在格兰帝国麦加城为官时,确

    实成绩斐然,不过这战场与官场可是大大不同的,你还是慎重考虑的

    好,还算你拒旨,陛下还是能找到一个经验丰富的恰当人选。”吉罗

    德的言外之意,你根本就是个不懂军事的菜乌,别到时帮到忙,还是乖

    乖推掉吧。

    韩念干咳一声道:“陛下英明,他既然赏识我,而非任命其他人,

    肯定是有道理的

    见苦口婆心劝说韩念未果,吉罗德恼怒道:“不管怎么样,这件

    事,魔法工会是不会同意的”。

    韩念笑道:“那就抱歉了,吉罗德会长,在加入魔法工会之前,我

    记得我的协议是特殊的,政治立场不受限制是其中一条,这次,我只

    能站在帝国这边

    听的韩念这么一说,吉罗德也是没有办法:“你,你,韩学士,

    你真的不考虑一下?我认为,你的这个决定真的是相当不明智!”

    “是的,我意已决,吉罗德学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有些

    事,真的是身不由己的。”

    吉罗德不像普通魔法师,只知整天研究魔法,对外界之事一概不理

    会,他得应酬交际,处理魔法工会的外部事宜,对格兰帝国还是比较了

    解的,其中就包括帝国沸家今年来的艰难处境,心知韩念的决定不仅

    仅是为了个人那么简单,还得为其家族打算。在来劝说之前,他就有

    了失败的心理准备,眼见韩念意志坚定,没有半点动摇之象,叹了口

    气:“这样的话,韩学士,那你好之为止吧

    吉罗德走后,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到明天傍晚,所剩也就一天时

    间,不过韩念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将几套衣服,法师袍已经从工会处要

    来的魔法笔记塞进空间戒指就行了。

    要不要和凯瑟琳,菲利克斯告别呢?

    韩念考虑了下

    ,胀旧亦是放弃了,众次吾卜战场,不是去旅游玩要的,二回

    来还是个问题,还是不辞而别吧,免得徒增伤感。

    翌日一早,韩念就收到了封家书,还是与圣旨相关的。

    事关一品统帅的任命,这当然不是件小事,老皇帝是在朝政上经过

    一番讨论才决定的,也说不上秘密了。

    韩无极伯爵的意思是要韩念接受圣旨,奔赴边疆前线,至于其他事

    情,韩念用不着操心,他自会派人相助,然后是一大堆的说辞,强调这

    个机会是多么难得,多么重要,无论如何不能错过。韩念早已做出决

    定了,那七八页的说辞也就懒得多看,粗略翻看一遍,在最后页看到了

    点特别的内容。

    据说,在破格推举韩念为一品统领时,先表示强烈赞成的人,竟

    然是相国。韩无极伯爵也有些奇怪,最后归结为他看出了圣意坚决,

    无法改变,为免惹陛下不快,才惺惺作态的。

    韩念想了会,也认为这是唯一的解释,否则的话相国肯定会从中作

    梗。

    白夭也没其他的事了,韩念便来到魔力测试室,经过一番测试之

    后,得到了可喜的成绩,在学习着音乐魔法的同时,魔力也在飞快地

    增长,现在韩念的真实魔力值,已经达到了初级魔法师的水准了,就算

    不像其他魔法师那样整日冥想,韩念还走进步得很快,这当然是得益于

    他强大可比魔导师的精神力。

    回到寓所之后,韩念就在等待了,但是直至斜阳西下,约定的时

    间即将来临,魔法工会那边还是没有动静,不免让韩念嘀咕起来,难道

    高估了自己的影响力,魔法工会不愿为了一个人让那么多魔法师冒险?

    当然韩念是不好主动提出的,于是只能独自赴约了。

    来到码头旁,立刻见到了打着格兰帝国标志的大舰船,而且不只

    一艘,共五艘,除了掌船的海军外还是空荡荡的,因为帝国想带走的不

    仅仅是韩念,还有大批的魔法师。

    克利夫兰早在岸边等候着了,看见饰念,他那张老脸露出了微笑:

    “欢迎你,韩督察,噢不,从今天起,我应该称呼你为韩副统领了才

    对,呵呵。”

    韩念笑道:“克利夫兰阁下,都是得你举荐,这份人情,我韩念不

    会忘记的。”

    克利夫兰忙道:“韩副统领言重了,那是你有能力,我嘛,就是

    在陛下之前说上两句,做个顺水人情而已,而且,韩副统领,我还得感

    谢你呢,以后,我都不用苦于无法对陛下交差了

    现在事情已成定局,弗念也不是笨蛋,克利夫兰也懒得遮遮掩掩,

    承认自己的意图了。

    说话间两人上了最大的一艘舰船,但却没有立刻启航,韩念没有询

    问,克利夫兰在等什么,他是心知肚明的,韩念也希望能得到魔法工会

    的援助,这样他在边疆前线立足展就多了不少的资本。

    不知不觉间,斜阳就已落到海平面了,这时克利夫兰也有些沉不住

    气了,莫非韩大公子这个筹码不够大,无法迫使魔法工会受利用?

    但现在他总不能半途而废的,无论如何还是得将弗念送到边疆,他

    总不能对陛下说,此计不通,您还是撤回先前的圣旨吧。

    军国大事可不是儿戏,说任就任,说罢免就罢免了,此事是他当众

    宣布定下的,新人未坐上个置就下来了,陛下估计也拉不下面子吧。再

    说,就是送信到帝都,这一来一回得多久以后的事了?

    咬了咬牙,克利夫兰大声道:“启航!”

    士兵们解开缰绳,舰船准备离开码头,此时一位魔法师御风而来,

    远远便大声道:“克利夫兰阁下,请留步。”

    克利夫兰大喜过望道:“先!”

    那魔法师来到近处,却是克利夫兰认识的,名叫马特,魔法工会

    的一位高层,吉罗德的助手,负责外交,也是个老滑头。

    克利夫兰已猜到他的来意,却明知故问道:“马特大魔法师,请问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马特干咳一声道:“是这样的,格兰帝国现在受异族入侵,南方边

    疆战情危急,作为帝国的友好同盟,魔法工会理应出一份力的。所以,

    我们打算派出部分魔法师进行援助,不过,魔法师正在挑选当中,一

    时间未能赶至,所以让我前来相告,请克利夫兰阁下稍为等待片

    玄

    克利夫兰笑道:“呵呵,既然魔法工会有心,等多久都没关系的,

    至于这件事,我将韩副统领送到内6之后,会立刻回帝都上报,请陛

    下拨款资助魔法工会的研究,感谢贵工会对帝国的大力支援

    魔法师当然是不能免费借的,说是借,实际上却是雇佣,帝国地付

    钱,否眸合作关系就无法维持下去了。

    马特道:“那我就先代表工会感谢贵陛下了

    两人又虚情假意地客套了一番,不多会,大群魔法师就在远处出现

    了。

    其实什么“魔法师正在挑选当中,一时间未能赶至”都是屁话,魔

    法

    个删在忍。看看方利夫芒会否因借不到兵而放弃韩念,所间三二卉躲

    在暗中观察着,直至舰船即将启航才出面,而被召集的魔法师早就在

    候命随时出了。

    那群魔法师很快就浩浩荡荡来到了岸边,克利夫兰扫视一圈,心中

    大喜,乖乖,足有两百多人!

    这个数目,如果按正常情况而言,实在谈不上浩浩荡荡。不过,

    别忘了,这可是魔法师,稀罕的魔法师!马特从魔法工会借得最多的一

    次,都没有过两百之数。但是千万不能小看他们,魔法师的群体远

    程攻击能力是举世皆知的,当你拥有这样一支用途多多的魔法队伍

    时,在攻城掠寨,冲锋突袭或是防御守卫中都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

    果。

    克利夫兰还注意到,这批魔法师的质量相当不错,至少都是中级的

    魔法师,还有少数高级魔法师,没有菜鸟,更是喜悦不已,心道这次真

    是押对宝了,韩大公子的号召力果然非同小可。

    带队的是魔法工会会长吉罗德,付出这批魔法师他很肉疼,不

    过,如果韩念在战场上遭遇了不幸,他会更肉疼。之前韩念已经贡献一

    个星辰魔法与一个明月魔法了,而且他还曾透露,在适当的时候,会贡

    献出一个禁咒!

    禁咒啊!那可是禁咒!

    据说禁咒是神创造出来的最高魔法,以魔法工会的研能力,就是

    再过上千年也未必能研一个禁咒出来,至少吉罗德认识得在自己的

    骨头化成灰之后。冲着那个禁咒,还有韩念身上的其他尚未挖掘的宝

    藏,吉罗德也无法拒绝。

    之前的怒气未消,吉罗德看也不看克利夫兰一眼,径直来到韩念面

    前道:“韩学士,废话我就不多说了,祝你好运吧!”

    见到魔法师队伍的到来,韩念才松了口气:“谢谢,吉罗德会长,

    嗯,对了,这是我无意中现的一些魔法笔记,对工会可能有用,你不

    妨拿去研究下。”

    当然,这不会是普通的笔记,否则魔法工会中多的是,肯定是韩念

    手中掌握的失传魔法。吉罗德接过那笔记,心道你小子还算识趣,这

    批魔法师,总算还不是白白送出去为帝国卖命。

    当下魔法师们分批上了舰船,中级魔法师被分配到副船,而少数高

    级魔法师伴随着韩念乘坐主船,这些高级魔法师的数目并不多。韩念

    很快就现了其中的一个熟人卡哇伊女魔法师凯瑟琳。

    韩念有点晕了,走过去道:“喂,喂,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啊,学上先生,我听说你的事了,于是主动向会长提出申请,并

    得到了耸可。

    “晕,笨蛋,你以为我是旅游啊,我现在去的是战场,血肉横飞,

    刀剑x无眼的战场,一不小心,你就会永远留在那里,再也回不来了!你

    要是后悔了的话,趁现在下船还来得及!”

    “我知道,但我还是愿意。”凯瑟琳的俏脸有点红了,仿佛怕韩

    念看出些什么,又补充道:“学士先生你救过我的命,再说了我们是

    朋友,不是吗?”

    事实上,这次凯瑟琳跟随韩念,有两个目的。第一个目的。与魔

    法工会相关。批准凯瑟琳走之前,吉罗德会长也提出了一个要求:不

    管用什么方法,都要尽可能从韩念身上弄到魔法秘籍,必要时,甚至可

    以牺牲一点色相。如果她能顺利完成任务的话,就能获得魔法学士的

    头衔。

    吉罗德早就打探到,韩念与凯瑟琳过往甚密,似乎对这位美丽纯,

    真的女魔法师很有点意思,于是便做好了两手的准备,正好凯瑟琳主动

    请缨,便顺水推舟了。

    魔法学士的头衔令人心动,但是凯瑟琳可不想通过那种方式获得,

    她自愿帮助韩念,最主要的还是少女的心事作祟,这就是她的第二个目

    的了。

    无论是哪个原因,凯瑟琳都是不能对韩念明言的,只能用其他的借

    口掩饰了。韩念倒是没看出来,又好气又好笑,不过要说见到凯瑟琳

    他还是很高兴的,这个傻傻的女魔法师是他的开心果,只要她在身

    边,心情就总是很好。

    带着两百多个魔法师,轮船启航了,身后的爱琴岛越来越远,最终

    消失在视线当中。落日的余挥洒下,浩瀚无边的海面就像是镀上了一

    层金子,格外地美丽。

    韩念迎着海风站在船头,心中又是激动又是紧张,毕竟他还是一只

    十足的菜鸟,而即将面临的,却是残酷的,无情的战争。

    可是,紧张的背后,却又涌起一股豪迈之情与莫名的期待,这一

    刻,向来只希望能过平淡生活的他,竟极为渴望能在战场上建功立

    业,成为万世敬仰的大英雄,这让韩念自己都不敢相信。

    是不是,每个韩家人的身体当中,都流动着不甘平庸的血液呢?

    既然这是一场非接受不可的豪赌,那就别瞻前顾后了,勇敢地去干

    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