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亲卫

第一百二十九章 亲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49第一百二十九章亲卫

    二日的舰船度果然了得,再加卜不用吝啬能源。在海兰二:五

    天,便已到达对岸,比起老酒鬼德里克的加勒比号快了很有下船之

    后,没有片刻的休息,立刻登上准备好的马车,在地方城卫军的保护

    下马不停蹄地往南方进。

    这次帝国对韩念是相当看重,或者说对那批魔法师相当看重,所经

    之处,都有地方的城卫军交接护送,最健壮的马儿,最好的车子随时准

    备着,比起到麦加城任职时只带寥寥几个扈从时的凄凉情况有着天壤之

    别。这样又过得十多天,一片茫茫的大草原出现在众人视线中,这片

    草原实在是太辽阔了,远远看去就像中的绿色海洋,无边无际。

    它的名字叫做卡玛草原,来自而在异族的语言中,卡玛有着“无限”的

    意思。

    在神圣大6的地图当中,卡玛草原尽管处于最南部地带,但它的面

    积,甚至比格兰帝国还要大!

    那些对帝国虎视眈眈的异族,就生活在这片草原上,他们擅骑射,

    以游牧为生,没有固定的生活地点。异族的民风彪悍,体质也比格兰

    帝国寻常民众要好很多,尽管数量少,却也是不能小觑的力量。

    占据着同一块大6的不同地方,原本草原异族与格兰帝国是井水不

    犯河水,相安无事的,但是在七百年前,帝国的一位皇帝突奇想,妄

    图完成先人从未尝试过的雄图霸业,将卡玛草原也纳入帝国的疆土之内。名垂千古。

    但这个异想天开的念头很快就被证明是不现实的,有句话叫做鞭长

    莫及,格兰帝国的实力虽然雄厚,但相比如海洋般广阔的卡玛草原,就

    算帝国将所有的兵力全都放到草原之上,还是显得太渺小了。而且那

    些善游牧的异族有着灵活的机动性,帝国占据绝大部分比例步兵在他们

    面前显得太慢太慢了,根本无法将之歼灭,反而几次深入草原的征战

    让帝国损失了大量的物资。

    意识到无法将大草原据为己有,反而劳民伤财之后,下一代的英明

    君主网上任就立刻果断地停止了先辈的愚蠢错误。可是帝国与异族的

    梁子已经结下了,异族时不时都会进行些不痛不痒的瘙痒,但却让帝国

    不得不安置军队驻扎在边疆守卫。

    时间飞快地过去,两百多年前,草原异族的文明忽然得到了飞快

    的展,人口也迅增长,伴随着实力的大大加强,除了仇恨的催化

    外,异族野心亦开始滋生,他们不甘心大6最肥沃富饶的土地被格兰

    帝国永久霸占,渴望成为这块土地的主人,动了战争。

    这次就不闹的骚扰了,而是大规模的战争。在两方中。

    格兰帝国的士兵数目肯定是占据绝对优势的,但得守着长长一条防线,

    兵力便分散了开来,而草原异族凶悍且铁骑来去如风,他们很狡猾,专

    挑防御薄弱的守点作为突破口,让帝国很是头疼。

    这场战争持续到近代,尽管帝国的损失要重些,但凭着人口与物资

    的优势,总是来还是能撑着。直至近十年,形势才生了显着的变

    化。

    先,声震大6,让草原人闻风丧胆的韩家第四代伯爵弗无极受

    奸臣排挤,兵权被削,从前线退了下来,而顶替他上任的新统领,无论

    是魄力,谋略,大局观还是用兵都逊色不少,使得边疆军队的实力大

    受影响。

    而另一方面,原先草原上各自为营的几个大部落,在一斤,教派组织

    的影响下联合了起来,同仇敌忾对付格兰帝国。

    此消彼长之下,天平就开始往草原异族倾斜了,近几年,帝国都只

    有挨打的份,还得不断地输送大量物资,甚至借助魔法工会的帮助,才

    稍微得以缓和,但也仅仅是缓和而已,战况始终很艰难。

    帝国的重军并不是驻扎在草原中,现在的情况和几百年前已经不同

    了,在异族的步步紧逼下,帝国节节败退,最后只能回到草原与内6

    的交界之处,依靠地势减轻防御压力,而其中阿特金斯要塞就是最重要

    的一个关口,主力大军所在地。

    当韩念带着魔法师队伍来到阿特金斯要塞时,得到了热烈的欢迎,

    大统领雅格甚至亲自出迎。这是一个白面无须的家伙,说话时有几分

    娘娘腔,修长的身材虽说不上弱不禁风,至少也难称粗壮,放在韩念前

    世古代中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儒生,缺乏悍勇之气,怎么看都不像是战场

    上的一军之帅。也许是考虑到自己的卖相不佳,雅格特地穿了件红色

    的披风,希望能增添几分威风,可是效果不大好,总感觉不伦不类似

    的。

    不过雅格的热情,只向魔法师们表示,因为他对韩念视若无睹,径

    直走向魔法师的带领者。

    “啊,尊敬的魔法师们,欢迎加入我们的军队。”雅格表现出极

    大的热情与友好,他早就尝到了战场上拥有魔法师队伍的甜头,因此见

    到这么一大队魔法师到来是格外地高兴。

    但他的热脸贴到的却是冷**,魔法师队伍的领队

    么会在这里?”

    “还不是因为你!”叶茜还是那副臭脾气,见到韩念也没有好脸

    色,白了他一眼道:“是姐姐主动申请过来当你的亲卫的,我也连带着

    倒霉,哼!”

    韩念这才恍然,根据格兰帝国的军法,每个副统领级别的将领,手

    下都可带九名的亲卫,亲卫与普通士兵的性质有些不一样,他们不直接

    参与战争,最重要是负责是保护主人的安全,甚至不必听命于最高指

    挥官。

    “小茜”。叶韵嗔怪地责备着妹妹。

    叶茜嘟着嘴道:“姐姐,我又说错了吗?你看,你跟了他之后,

    就没有过安宁的日子!离多聚少,难得可以再见面了,还是在前线!”

    叶韵叹了口气,她的命运,自走上神峰之后就注定了。就算离开

    神峰,叶韵的心还是没有变,她还当自己是神峰的一员。当日师傅让

    她与韩念结亲,事实上就是希望她留在这个神峰看中的少年身边,保护

    他成长,间接改变格兰帝国的现状。叶韵又怎么能拒绝呢,上次韩家打

    算与老宰相联姻,韩念只身前往银月城时,叶韵非但不介意,还主动请

    求与韩念同行,不过最后被伯爵大人坚决谢绝了,因为伯爵大人早就

    有了借机铲除黑血杀手的计划。

    叶韵无私付出,叶茜可就不同了,她为姐姐鸣不平。不过韩念听

    了,还真的有些愧疚,自娶了叶韵后,自己还真的没怎么尽过一个丈夫

    的责任。但是,他也无可奈何,在家族大业与儿女私情之间,韩念只

    能选择其一,而前者无疑更重要。好在,这个妻子识事理,非但没怪

    责,还以实际行动表示支持,韩念更是感激。如果娶到的是叶茜这种

    泼辣女子,那可就鸡飞狗跳,大大不妙了。

    自知理亏的韩念忙岔开话题道:“除了你们,还有谁一起过来的

    吗?。

    九个亲卫的个置,父亲不可能浪费的才对。

    叶茜还没说话,身后就传来了惊喜的声音:“少爷!?”

    回过头去,韩念又大大地意外了一次,因为他见到的竟是明美。

    “啊,少爷,真的是你,太好了!”明美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飞

    奔到韩念身边,少爷离开麦加城后,转眼就是半年过去,明美整天念

    死,现在总算能再见面了。

    “我的好明美,你消瘦不少了啊,在麦加城没吃好吗?”韩念习

    惯性地想摸下她的秀,但手伸到一半,想起叶韵两姐妹在旁,终是不

    便,终是改为拍拍她的肩膀:“你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是老爷派人到麦加找我的,还有其他人也都”

    明美回答着的同时,雷鸣般的大嗓门就在帐外响起,接着雷奥斯人

    随声至:“韩念”。

    揭帐近来的他,立刻给韩念来了个结实的熊抱,这个粗豪的大家

    伙,言表笨拙,只懂得用肢体动作表达自己的感情。

    “嘿,雷奥斯,我说,你又粗壮了不少啊!”感受着浓浓兄弟情谊

    的韩念心情大好,忍不住开玩笑道。

    雷奥斯扬起他那碗大的拳头,豪气万丈地道:“是的,我天天都在

    练习,如果谁欺负你的话,我就把他的脸砸成烂柿子!”雷奥斯不忘与

    韩念间的打趣之话,说完自己都忍不住咧嘴笑了。

    紧接着6续进来的,还有暗精灵剑舞,韩念奔赴麦加城就任时的侍

    卫长莫林,化名晓春粹的拍高。

    这下子,韩念的妻子,伙伴,侍女,心腹手下就都聚齐一堂了,看

    来伯爵大人是打算让儿子长居前线,才把韩念的得力助手全都遣送过

    来。

    韩念正愁无人可用,莫林,拍高等人的到来自是让他十分高兴,

    不过他对方加城还是很关心的,当下问道:“喂,我说你们一个二个全

    都到前线了,麦加怎么办?”

    拍高笑道:“呵呵,放心吧,你走后的这大半年,我们接手管理改

    进城市,政局日益稳定,有那个胖子留守,足可应付任何事,再说

    了,现在你的声明可是很响亮得很啊,谅其他人也不敢起异心!”

    拍高对韩念的消息倒是很上心,比较了解,不过心中还是很纳闷

    的,这小子才离开麦加多长时间啊,竟然就做出那么多惊人的事情。

    不过韩念的火爬升也让拍高兴奋不已,这太监现在没了那方面的能力

    之后,尤喜弄权,比起麦加那个小地方来,在战场这个大舞台上呼风唤

    雨自然爽得多,于是追随至此。

    莫罗也道:“是的,晓春樟先生说的没错,少爷,你现在要做

    的,就是想办法在军中站稳阵脚,麦加的事,就先别管了。”

    听得拍高与莫罗这么一说,韩念也就不再担忧了。

    这个副统领的重任从天而降,原先韩念是有些底气不足的。现在

    一帮伙伴在侧,胆气立壮不少。

    接下来,就看如何大干一场了!

    ,压的位大魔法师亚瑟不咸不淡地道!”雅格大统领六我纠

    正一点,我们并非加入贵军,而是协助贵公此外,我们只接受合理

    的命令,因此,大统领在排兵布阵,需要用到我们之前,请提前打个招

    呼。”

    亚瑟之所以如此冷淡,并在次见面时不给雅格面子清界限,是

    得到了魔法工会会长吉罗德的授意,虽然迫不得已派这队魔法师走上了

    战场,但他得尽可能地保证其安全。雅格是一个无能的统领,前两月

    牺牲了那么多的魔法师,吉罗德可不能再把魔法师交给他乱摆弄了,只

    有在认为雅格的策略可行,至少风险不大之后,他们才愿意参与该次

    的战役,这样能最大程度地减少牺牲。

    雅格堆出的笑容一下子僵硬在脸上,当然他也不敢得罪这些魔法师。只能一脸的尴尬,心底也有些懊恼,心道这些可恶的魔法师真不识

    相。

    亚瑟指着身旁的韩念,又补充了一句:“至于我们是否参与某战

    役,决定权在韩学士手上。”

    这也是吉罗德的意思,这些魔法师整天呆在爱琴岛中,对战争策

    略可说是十足的菜鸟,哪能做出准确的判断。不过韩念就不同了,吉罗

    德知道韩无极伯爵肯定会找最得力的能士帮助儿子的,伯爵大人在战场

    上叱咤风云,他推荐的手下肯定也是极具眼光的,至少比起那个无能的

    大统领要优秀得多,他做出的决定,吉罗德才会放心。

    此举也就意味着将魔法师队伍的直接指挥权交给了韩念,迫使雅

    格不得不倚重他,从而给韩念增添了不少资本。

    听了此话之后,雅格才注意到弗念的存在。伸出右手,皮笑肉不

    笑地道:“韩副统领,希要我们能在战场上齐心协力,共抗强敌,维护

    帝国与人们的安全。”

    韩念笑着与他握了一下手:“雅格大统领。那是当然的,为陛下

    与帝国效力,我韩念自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彼此说了堆口不对心的客气话之后,雅格才道:“韩副统领与各位

    尊敬的魔法师们舟车劳顿,肯定累了吧,我们已经准备好最好的营帐,

    让各位好好休息,有什么事明日再说好了

    韩念也不推辞,在士兵的带领下前往营帐。

    等得一行人走了之后,雅格脸上的笑容才消失,忿忿的道:“该死,

    的,这些魔法师自命清高,竟然连我都不卖帐,真是给脸不要脸!现

    在他们站在的是边疆前线,可不是爱琴岛,想服从命令就服从,不想就

    拒绝,当是玩游戏么?”

    他身旁的助手煽风点火道:“就是,雅格大统领,那个魔法工会会

    长也真是的,你是一军之,任何队伍的指挥权都应该掌握在手中才

    对,那些魔法师却听命于那个新上任,乳臭未干的小子,这不是侮辱

    你的权威吗?我都看不下去了!”

    这助手叫巴罗,原先是军中的副统领,不过根据帝国编制,一支

    军队的副统领只有三个,韩念顶上了,肯定就得有人退下来,而那个人

    就是巴罗了,被降职后做了雅格的助手,对拉他下马的韩念自然是百般

    看不顺眼,心道这小子无论资历还是经验都尚浅薄,凭什么不劳而获爬

    到自己头上,见有了机会,便在背后说其坏话。

    雅格原本就是心胸狭窄,又好面子之辈,闻言脸色更是阴沉了:

    “等本统领击败异族大军之后,就再也不用看这些该死的魔法师脸色

    了,将他们统统赶回那个鸟不拉屎的海岛去!”

    巴罗当即一脸献媚地道:“大统领你是帝国的支柱,文武双全,谋

    略举世无双,那些蛮族哪是你的对手,迟早慑于大统领之威,吓得屁滚

    尿流,退回大草原的,巴罗在这里先祝大统领早获大捷,建功立业,名

    留青史

    雅格被这一拍,顿时笑逐颜开,心神舒爽,怎么看都觉得巴罗顺眼

    至极:“放心,巴罗,我不会亏待你的,等我不再需要那些魔法师之

    后,韩家那小子也得乖乖滚蛋,这个副统领的位置,迟早还是你

    的。”

    巴罗大喜,一偎到地道:“多谢大统领的赏识

    这时,韩念已经在士兵的带领下来到了属于自己的副统领营帐,作

    为副统领,自然是有些特权的,营帐大不说,且距离普通士兵的军营有

    着几个米的距离,留出了一个独立空间来。说是营帐,事实上南方军

    队驻扎长期草原边疆,差不多算是定居于此了,将领们自然不能亏待自

    己,这营帐之前就是巴罗的,装饰得很豪华奢侈,兽皮为毯,各式家具

    一应齐全,可惜现在为韩念做了嫁衣。

    那小兵将韩念送到营帐就告退了,统领的内帐,没得允许是不能私

    自入内的,否则罪行重至可能被当成窃口斤机密的奸细斩杀。

    韩念网走进门口,就见到了两个意想不到人,其中一位白裙飘逸,

    素颜淡雅,而另一个身着紫衣,柳眉杏眼,赫然是他的妻子叶韵与小姨

    子叶茜。

    他惊讶地道:“咦,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