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一百三十章 深夜密谋

第一百三十章 深夜密谋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49第一百三十章深夜密谋

    ※市都,深夜相国府书房

    当朝大红人,权倾天下的相国艾格伯特正负手而立,不知在思考着

    什么。

    个黑衣人犹如幽灵般从门口闪了进来,一步步地往背对其的艾

    格伯特走了过去,但艾格伯特似是丝毫未觉。半夜造访的不之客。

    通常非善辈,不过这黑衣人并未做出对相国不利的举动。而是径直走

    到艾格伯特的面前。

    “你来了?”艾格伯特对他的出现一点都不惊讶,他深夜未眠。也

    正是在等待此人。

    相国府能人众多。甚至隐藏着像邸普斯这样的剑圣,内院与书房这

    种需要重点保护的地方,就是苍蝇想飞进来都困难,人类要潜难

    比登天,不过相国故意调离了部分守卫,让该人神不知鬼不觉地顺利

    登堂入室。

    “是的。”黑衣人的回答很简单。声音低沉,略显沙哑,年纪应

    该不轻。

    艾格伯特道:“找我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我想问什么,你自己应该明白!”黑衣人沉声道:“韩家

    大公子那边,究竟是怎么回事?”

    艾格伯特没有回答,而是笑道:“你的消息,好像有点迟钝呢,直

    到现在才知道。”

    黑衣人冷哼一声:“那是因为我被教”说到这里,他忽觉失

    言,忙改口道:“我有事外出了好几个月,今天才回来。”

    艾格伯特道:“放心,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没有人能听到我们说

    的话,你大可不必遮遮掩掩。你甚至可以把头罩取下来,这样戴着不

    闷吗?”

    “不!”黑衣人拒绝了:”我只相信。任何事小心一点都只有好

    处。对了,你似乎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艾格伯特纵了纵肩:“韩大公子的事我有什么办法呢?”

    “这就是你的答案?”黑衣人恼怒的道:“我听说,你在朝政上根

    本就没有阻挠,甚至还是第一个赞成的,我说,你是不是当官当到糊涂

    了,都忘记自己真正该做什么事了?”

    “这个用不着你提醒,我很清楚自己在干些什么!”艾格伯特冷冷

    的道:“我这些年来做的所有事,哪一件不是为了我族?”

    黑衣人道:“那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别老是故弄玄虚,我最烦你

    那一套了!”

    “好吧,有关这件事,陛下在开朝会之前早已与我探讨过了。”艾

    格伯特顿了一下:“当时我打探了他的口风,是绝对无法更改的,如果

    我在朝会上反对的话,就只有惹陛下怒而已,没有任何用处。这个

    理由,你满意了吗?”

    黑衣人皱眉道:“奇怪,防下怎么会主动扶持韩家的大公子上

    台?”

    “这还不简单么?现在帝国前线战况不利,急需魔法师的支持。但

    是前些时间不少魔法师战死了。魔法工会不愿借兵,爱琴岛那个外交使

    克利夫兰便想出了这个好主意。建议陛下给那小子一个职位”

    黑衣人不解道:“魔法师与韩家大公子又有什么关系?”

    “你还真是外出太久,什么都不知道?”艾格伯特叹了口气道:

    “那小子今非昔比,现在已经是一个魔法学士了,而且据我所知,他已

    经通过了等级评定,被划分为大魔法师!”

    “什么,这怎么可能,在大半年前,他还是一个”

    “废物,对吧?”艾格伯特接了下去:“别说你了,我都想不通,

    据说这小子走了什么狗屎运,在麦加城被两个刺客劫持后碰到一个山野

    魔法师。那山野魔法师网好快死了,用远古秘法将自己的魔力全都灌

    输给了他,让这小子从一个患了不治之症,无法习武的短命鬼摇身变成

    大魔法师。而且。据说他还得到了一本那山野魔法师的麾法书,其中

    记载了许多失传魔法,这使得他与魔法工会的关系非常好。乎你想象

    的好。陛下将他推上前线,不想他死在战场上的魔法工会也只好改变

    初衷,派魔法师支援草原边疆的军队了!整件事就是这样,一提起我

    就烦。”

    黑衣人道:“,一个魔法师,将自己的魔力灌输给一个菜

    鸟,有这样的远古秘法吗?”

    艾格伯特摊手道:“据我所知是没有的,但远古时代的神奇是我

    们无法理解的,有没有那该死的秘法存在,恐怕你也不敢保证吧。我的

    老朋友?”

    黑衣人沉默了,他确实没有把握确定。上古神魔两族在火拼当

    中。彼此都损失了相当多的力量遗产,残留到现今的,实在太少太

    少。但毕竟是可能的,奇迹遗址就是最好的见证。

    “另一个问题,我们辛苦培养的黑血杀手,为什么会覆灭?”

    “还是与那小子有关。”艾格伯特道:“因为韩无极打算与布莱

    恩联婚。而那小子就是人选。布莱恩对我的态度你是知道的,十有**

    是会同意,你可以想象得到,如果让他们两家成功联婚的后果,韩家说

    不定就能借此东山再起。”

    黑衣人略微思索。便想到了这步棋的诸多好处,悚然动容道:“确

    实妙计。”换成是他,也肯定得极力阻止的

    ,心日尔不能米明正大地除掉,只能用见不得米的年段了,六,二西杀

    手就是为此而生的。

    “更妙的还在后头。你知道,这件事我是非阻止不可的,而最好

    的办法。就是让韩家小子变成死人,这小子实在太碍事了,他比韩无极

    要圆滑得多,很快就与魔法工会打得火热,再加上联婚之事,就更留”

    艾格伯特的语气一转:“就在我派黑血杀手暗杀弗家小子的时候,

    竟中了韩无极那匹夫设下的圈套,导致黑血杀手没有一个能活着回来

    的!”

    黑衣人再次感到意外:“韩无极伯爵竟然变得如此狡猾?”

    是的,这也是我要提醒你的,韩无极近些日子来不再安分。我看

    他有着卷土重来之意。而韩家小子就是他最好的机会。”

    黑衣人又默然一阵才道:“黑血杀手的那次行动太轻率了,这不像

    你。你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才对。”

    “是的,正常情况下不会,但是那会,我的儿子死了!”艾格伯特

    握紧了拳头。

    “法兰西死了?”黑衣人很惊讶,怪不得艾格伯特会沉不住气,原

    来事出有因。

    “这件事说起来,与那边是相关的!”艾格伯特眼睛几乎要喷出火

    来:“因为杀掉法兰西的,是一个黑暗巫师!”

    “什么,黑暗巫师?”

    “没错,邓普斯曾和他交过手。而且还败了。能击败邓普斯的黑暗

    巫师,用手掌也算得出来,这个黑暗巫师肯定与那边有关的,你去问清

    楚,给我一个交代!”

    黑衣人道:“死了就死了,反正是一个人”

    贯沉稳的艾格伯特难得地咆哮起来:“我不管什么人,我只知

    道,法兰西是我儿子。仅此而已。”

    黑衣人道:“好吧,我会帮你问清楚的,但也别因法兰西一人而坏

    了大事。你也知道,我们为此牺牲的人太多了!嗯,现在,让我们想

    想,该怎么解决韩家大公子的问题。”

    艾格伯特的情绪稍微平复:“那小子是被硬推上去的,肯定大有

    人不服气,他想在军中站稳阵脚,还没那么容易。”

    “那也是迟早的事”黑衣人忧虑地道:“韩大公子确实是个相当

    聪明的夭才,就是胸无大志。游手好闲而已,不过自走马上任麦加城督

    察之后就变了个人,你也见到了他的手段。短短时间内就慑服了那个问

    题城市。现在有了机会。又有韩无极伯爵暗中相助,久了他肯定能打

    响名堂的,到时可就不妙了。”

    “我能有什么办法呢?”艾格伯特哼道:“都怪那边,我都创造出

    那么好的机会了,进展竟然还是那么慢,也不知怎么搞的!”

    “得了。别牢骚了。现在形势不是一片大好吗?”

    “一片大好?你说的倒是轻松!”艾格伯特冷笑道:“你今天来

    得正好。我要告诉你,近段时间陛下对我的信任已经不如之拼了,如果

    韩家那小子又做出什存成绩的话。他说不定会再次重用韩家,将我的人

    撤下的!如果再不抓紧时间,以后的事情。可就不好说了!”

    “那你认为

    “战决!”艾格伯特做了个手起刀落的姿势。

    黑衣人当即摇头道:“不行。时候还没到,草原边疆近些年虽然损

    失不轻,但瘦死的骆驼还是比马大的。”

    我知道这不是最好的时机,但是没有选择了,我有不好的预

    感,那个小子的运气太好了,是我们命中的灾星,自从他横空杀出之

    后,我就处处不顺,所以要趁早下手。而且。我有一个好主意。

    艾格伯特在黑衣人耳边轻声说了一番话。

    黑衣人听完之后,迟疑道:“计划不错,你确定行得通吗?”

    艾格伯特道:“是的,我有很大的把握。这边我能搞定,至于那边

    嘛,就看他们的了!你找机会转告那边吧,趁现在还来得及。千万别等

    到事情出了我的掌握之外!”

    黑衣人最终点头道:“好吧,我会转告他们的,但这可不是小事,

    得迟些给你答复。”

    言罢。黑衣人便出了门。如幽灵般消失在黑暗中了,比浓重的夜色

    还要神秘。但他与艾格伯特今晚所谈的这席话,却间接地在以后掀起

    了轩然大波,成为人类历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除了相高一行人之外,剩下的亲兵名额还剩三位,伯爵大人自然

    不会白白浪费的,他们就由伯爵府的几位能人填充,其中就包括了护送

    韩念前往银月城联婚的侍卫之,七级剑士歌达,那个善追踪与反最终

    的猎狗。以及一位七级剑士卡尔文。伯爵把韩府最精英可信的几个心

    腹都派到韩念身边了,他已将儿子当成了家族复兴的最大筹码。

    有了足够的帮手,剩下的,就是韩念自身的问题了。

    由于韩念是一步登天爬上副统领职个的,没有循序渐进的过程,缺

    乏扎实根据,在军中无论声望。资历,还是人脉都太苍白,因此底下不

    少将领对这个新的副统帅都是不服的,尽管韩念是韩无极伯爵之子

    ,大人下台以来军中人事变甘较大,很多新面孔都不,:一统领

    儿子的帐,更何况一些人了解内幕,得知韩念之所以被破格录用为副

    统领,实在帝都非常时期的非常策略,真正倚重的,是他背后的魔法工

    会,副统领只是做做样子而已,于是就更瞧不起他了。

    韩念在军中呆了几天,很明显地体会到了自己的尴尬处境。说难

    听点,他就是一个愧儡而已,就算掌握着魔法师队伍的号施令权资

    本,可是没有真正属于自己,能让将士敬服的威望,在军队中始终难

    成大器。

    伯爵大人也考虑过这个问题。在书信中做出了指示,让韩念在到达

    前线后抽空造访了军中的另一个副统领鲁宾。也许能从他那里得到帮

    助。

    鲁宾也是伯爵大人的老部下了,尽管那个老皇帝听信谗言易帅。但

    却也没有昏庸到将所有与伯爵大人相关的人员全数从前线撤下,先人

    员变动过大容易引起军心不稳。其次伯爵大人的旧部确实很有能力。

    不过鲁宾去了其他的边防线检阅,只到几天后才回来,韩念得到消

    息之后,就立刻找上门了。

    到了鲁宾的营帐,韩念见到了一个威猛的大汉。他有着金色长

    与满脸虬须,不修边幅,很是凌乱,带却给人威猛绝伦的感觉,看上去

    就如一头雄狮。而鲁宾在军中确实有着一个响亮的外号黄金狮

    子。这个外号与那酷似雄狮的外貌相关,此外也暗喻鲁宾在战场上的

    勇猛,当年可是伯爵大人的左臂右膀。深得士兵尊敬,即使伯爵大人下

    台。他的地位依然稳固,雅格对之亦忌x障三分。

    在韩念见到黄金狮子之时,鲁宾那身重甲甚至都还没解掉。这让

    他有点不安:“鲁宾副统领。可能有点冒昧,不过尖亲让我在最快的时

    间内拜访你。”

    “不不不,一点都不冒昧。”韩念的到来让鲁宾相当高兴:“世

    侄,见到你实在是太好了,来来来,快坐下,我们慢慢聊

    各自就座之后,鲁宾道:“韩念世侄,军纪严格,正规场合你称我

    为副统领是没错的,但这里没有别人,就用不着太客气了,叫我叔叔

    就好。

    从这两句话,就可以看得出鲁宾的性格与父亲在书信中描述的完全

    一样:直率。他说话时可不会拐弯抹角,当年就算与伯爵大人意见

    生了冲突,也是敢大声争论的。不过也正是这样的性格,反而使得他成

    为了伯爵大人最信任的部下。

    如果在黄金狮子的面前还虚伪客套的话,他就要不高兴了,因此韩

    念点头道:“好的,鲁宾叔叔

    世侄,在你三岁时,叔叔见过你一面,不过转眼间,你都这么大

    了。”鲁宾感叹完后道:”听说你已经到了好几天,见到雅格了吧?”

    鲁宾直呼雅格之名,而非尊称为大统领。可见两人是不对头的。

    “是的。见过了

    鲁宾继续问道:“你对他的印象怎么样?。

    韩念犹豫了一下道:“这伞,毕竟我才见过雅格大统领一面,不敢

    妄自评价。”

    鲁宾道:x“世侄。都是自己人,你直说就好了,没有什么好顾忌

    的。”

    “好吧,说实话。雅格大统领的气度。似乎不怎么样。”韩念初

    来乍到之时,雅格就只忙着迎接那些魔法师,对自己睬也不睬一眼。

    而且后来亚瑟声言魔法师队伍的指挥权在韩念手中之时,这家伙的脸

    色立刻变得很难看,心胸很是狭隘。

    岂止是没有气度,他简直比街头妇人还要斤斤计较,又死要面

    子,自命不凡,容不得别人的反对意见,最喜欢那些会拍马屁的人。打

    起仗时却没有真才实学,整一个绣花枕头,如果不是我们下边这些人撑

    着。军队早就被他败坏得差不多了”鲁宾似乎对雅格有很大的意

    见,提起他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韩念忍不住道:“鲁宾叔叔,这样的人。也能取代我父亲的位置?

    就算陛下要我父亲退下来,也大可以找个好点的人选顶上吧?”

    鲁宾哼道:“他是相国推荐的,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相国,又是相国!

    鲁宾继续道:,“雅格是相国派系的一员,他别的本事没有,就懂

    得夸夸其谈,说起来时一套一套的,又会拍马屁,没事都要在陛下面前

    摇头摆尾表忠心,陛下受这家伙表面蒙蔽,相国又在旁帮说话,于是你

    父亲下去之后,他就坐上这个位子了。”

    韩念恍然:“原来是这样

    “好了,别说他了,惹我恼火”。鲁宾摆了摆手道:“世侄。还是

    聊聊你的问题吧,在半月前我就收到你父亲的来信了,对你的来意很

    清楚。”

    “那么,鲁宾叔叔,你认为我第一步该怎么走?”

    “如果你需要我的建议。我认为最直接,最简单,也最有效的办

    法”黄金狮子竖起了他那碗大的拳头道:“是这个!”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