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一百三十一章 打架的人选

第一百三十一章 打架的人选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49第一百三十一章打架的人选

    在军中,疙有着后台环不够。:重要的就是魄力。你现出

    自己的魄力,下边的人才会敬服,领兵上阵时打仗时指挥起来就会容

    易很多,想得心应手地驾驻一支大军,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虽然你

    曾在麦加城当过弃察,但与在军队中是截然不同的两码事。就算雅格

    那个脓包得到相国支撑,赶鸭子上架,但几年过去了,直到现在,底下

    的人都不是怎么服他的,因为他缺少足够的魄力!”

    鲁宾顿了一下,继续道:“而你展现魄力最容易见效的方法,就是

    用你的拳头了,想当年,你父亲网到军中的时候,由于军龄比我短,却

    爬到了我头上,我对他也是很不服的,后来在军中的第一次擂台战,他

    跳到台上,极为嚣张地放言,不服他的,就上来打,他会打到每个人

    服为止。我本来就看你父亲有点不顺眼,想也不想第一个就冲上去

    了。”

    韩念忍不住道:“最后的结果呢?”

    “我输了,被你父亲揍了一顿,当然他也没好到哪里去,但他比我

    狠,我自认已经很狠的了,所以才得了这个黄金狮子的称呼,不过在你

    父亲那股不要命的劲头面前,我竟然被打得有点害怕。当时老一辈的

    将领当然不会挑战你父亲,而年轻一辈就数我和“铁人。雷网最强

    了!”

    “雷网?”弗念插口道:“雷奥斯的父亲?”

    “是的,那家伙也相当不得了,有着蛮力和钢铁似的身躯,擂台战

    中单挑是几乎无敌的,就连老一辈都没哪个敢说打得过他,我很少能从

    他手中讨得好。见我落败之后,其他人再也不敢再上场。雷网对你父

    亲是没什么偏见的,不过他是个好战的家伙,见我都败了,难得碰上好

    对手,跃跃欲试,不过你父亲当时和我一战之后体力已经消耗得差不多

    了,于是定好下次再战。”

    “一周之后,你父亲已经恢复,两人又打了一场,这次是两败俱

    伤,各自在床上躺了好几天,这还是雷网次这么惨。经过那两场比

    试之后,你父亲就在军中树立起了威信,我也有点服了他,因为他确实

    要比我强,再后来,他在战场上展现出卓越的指挥才干,这样我就完全

    对他马是瞻了。”

    说起往事,鲁宾脸上露出了笑容,因为那对他而言是美好的回忆,

    尽管落败,但他与韩无极伯爵却成为了好朋友,好伙伴,在战场上,有

    这样一位强横的伙伴可以依赖,并肩作战,是很幸福的事情。

    而韩念也嘀咕不已,自己家族的人确实有着打架的狂热习惯,听说

    爷爷,父亲都是这样,从孩童时候就开始了,而且从小被别人欺负家族

    是绝不出面的,要是哭哭啼啼回来告状的话反而会被再揍一顿。如果不

    服输,下次把对方揍赢了,则能得到奖励。这就是韩家的传统,尽管有

    点野蛮无理,却能让孩子小时便培养起军人的凶悍作风,为以后在军队

    立足打下了基础。因此韩念自患九阴绝脉,被帝都其他贵族子弟欺负

    时,伯爵大人从来都是不闻不问的。

    鲁宾又道:“韩念世侄,在军中与内政那一套是完全不同的,你

    绝不能谦虚,内敛,一定要展现出你的强硬来,必要时,甚至可以像你

    父亲那样嚣张一点,反而可以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弗念点头道:“是,鲁宾叔叔,我知道了。”

    “但这里有一个问题”鲁宾接着道:“因为军中擂台赛只是一种

    促使将士上进的良性竞争,得预防人员伤亡,因此战斗时斗气是禁止使

    用或控制在一定范围内的,同理,魔法也一样,因此你很可能不能使用

    魔法,韩念世侄,这对你而言可是个很不利的坏消息。”

    韩念笑了:“鲁宾叔叔,我看你好像已经有了解决问题的好主

    意。”

    鲁宾呵呵笑道:“被你看出来了吗?真是个聪明的小子,鲁宾叔叔

    确实想到了可行之策。要在军中展现出自己的魄力与强硬,以自己的

    拳头亲身上阵,效果自然是最好的,但遇到了你这样的特殊情况,也可

    以借用他人的拳头!”

    “他人的拳头,你是指”韩念试探性地道:“我的手下?”

    “没错,如果你展示出手中掌握着强横的力量,同样能起到震慑作

    用,间接提升你的形象!不过,这个人选最好是名不见传的新人,如果

    是你父亲之前的旧部,就算离开军队几年,影响力还是存在的,就算胜

    出,士兵们也不会觉得惊讶,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嗯,我明白了!”弗念略微思索,便做出了决定。

    看见韩念胸有成竹的样子,鲁宾道:“世侄,看来你已经有了打

    算,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次的军中擂台战就在三天之后,你可以做好

    充足的准备。”

    “好,鲁宾叔叔,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那么,我先告辞了!”

    “那么,我期待看到你的演出!”

    目送韩念离开了营帐,鲁宾心中充满了欣慰,他听说了伯爵大人近

    些日子的作为,这么多年了,老朋友终于开始复苏了,重新焕当年

    的强势,而在他的儿子身上,鲁宾看到了值爵大人当年的那种自信。

    比起他的父亲来,韩念少了几分狂妄,多了几分淡定,不过,鲁宾相

    信,韩家的每一个人,都能带来惊喜。

    伯爵大人,希望你的儿子,也能掀起一场轰烈的大风暴,清澈清洗

    军中的腐朽吧!

    而这时韩念的副统领营帐中,叶韵两姐妹正在交谈着。

    “姐姐,你看那两个侍女,一见到那小子就眉目传情,这两天又服

    侍得那么周到,就差没服侍上床了,我看她们与他肯定是有一眼

    的!”叶茜还是改不了砸舌根的坏习惯,那天韩念与明美相见时的亲

    昵情景,她都看在眼里,可惜姐姐却是视若无睹般,现在忍不住就提醒

    她了。

    “小茜,你说话别那么粗俗好么,什么叫有一眼呢?”叶韵无奈

    地道:“你知道侍女的概念吗?在大户人家中,侍女就是专门服侍少爷

    生活上的一切的,梳洗穿衣都不例外,所以,你也别想得太多了。再

    说了,很多侍女。在长大后都

    ,为少爷的毒姬,没什么好奇怪的,别忘了。众里不是,而是

    世俗,你是无法改变的,只能去适应它。”

    “切,世俗又怎么了,伯爵还不是被夫人管得死死的吗?怎么不见

    他纳自己的侍女为妾了,姐姐,这是个人的问题,如果你太纵容他,

    他就会更加不知满足,得寸进尺!”

    叶韵笑道:“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我不想理会那么多,只需

    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那就行了。”

    “如果这样的话,那姐姐就更得管管那小子了,因为你的本职工

    作,就是韩家的大少奶啊!”

    “好了好了”叶韵伸出芊芊玉指弹了叶茜的前额一记:“就你这

    小丫头事多,真是的!”

    事实上,叶韵还没完全进入韩家大少奶的角色,哪怕被神峰驱逐出

    门,她依然帮自己当成了神峰的一员,神峰想让她帮助韩念,保护韩

    念,这就是叶韵自认的真正本职,她的使命。

    叶茜嚼着嘴不满地道:“我也是为你好呀,你怎么反过来怪我呢?

    你要是再纵容他呀,迟早会出问题的!”

    “在背后说人坏话,这可是很不礼貌的行为噢!”

    身后传来了人声,叶茜回过头去,只见韩念揭开帘帐走了进来。

    叶茜立刻反击道:“偷听别人的谈话,难道就很礼貌了吗?。

    “不是我想偷听,而是卜姐你的声音在十米外都听得到了”。韩念

    纵肩道:“拜托,下次说闲话时,能否稍微收敛一下声音呢?”

    “那是因为我说的是实话”叶茜兀自嘴硬:“所以,没有什么

    需要遮遮掩掩的!”见到韩念,叶茜总是特别来气,这个小辣梳在嘴巴

    上绝不愿认输。

    “好了好了,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行了吧?”韩念可不想像泼妇

    骂街那样打嘴仗,而且他还有求于叶茜,还是忍一下的好,免得惹她生

    气搞砸了。

    见到韩念退让,叶茜心中大快,得意地道:“那当然,我又不是蛮

    不讲理的人!”

    靠,你不是就怪了,韩念心中暗骂,但嘴上却没说出来,谁叫他有

    求于人呢。

    这营帐虽是韩念的,不过叶茜却硬要和叶韵睡在一块,当然她是

    绝不愿意让韩念也爬上同一张床的,这样就引了问题。如果在家中

    的话,韩念还能随便找间房住,但这是在军队,如果让士兵们知道副统

    帅被小喉子赶出营帐哪还了得,现在又正是韩念要树威立信的时候,更

    是不能做蠢事,士兵们会尊敬一个连小姨子都搞不定的副统帅么?

    无奈之下,韩念只好让人将副统领的营帐从中隔开,一分为二,

    各住一边。而明美,拍高等人则分住最近的营帐,作为亲兵,要保护

    主子,自然不能离开太远。

    叶们芳心灵慧,现在韩念网到军队,肯定有很多事情要忙,如果没

    事的话,肯定不会有空跑到这边来的,道:“你找我们,是不是

    有什么事呢?”

    韩念正不知怎么开口,闻言道:“哦,是的,我有事要你们帮

    忙

    叶韵道:“什么事呢?请说吧。”

    叶茜忙道:“姐姐,你别一口答应,先听听他要我们做的是什么事

    再说,难道他叫我去死,我也得去死吗?”

    “放心,我还没那么毒”。韩念没好气地道:“就是要你们和别人

    打场架而已。”

    “打架?”叶茜征了一下道:“和谁打架?”

    “对方是谁我还不清楚,不过肯定是军中的人。”

    叶茜翻了翻白眼:“连对手都不知道,你就叫我们去打?”

    “你怕了?”韩念阴阳怪气的道:“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害怕的,

    那就算了吧。”

    叶茜立刻提高了声音:“谁怕了,怕的是小狗!想当年我和姐姐只

    身闯进麦加城,将

    说到这里叶茜闭了了嘴,因为这可是倒霉的往事,间接导致姐姐落

    到今天的下场,心中不忿,又狠狠地瞪了韩念一眼。

    韩念笑道:“呵呵,既然不怕就行了嘛,何必知道对方是谁

    呢他还是比较了解叶茜的个性的,这刁蛮女就是不受激,果然如

    此。

    叶茜哼了一声道:“如果有条件的话,在战斗前最好了解对方,这

    样才能增加胜算,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吗?”

    “行了,你们别吵了,都少说几句吧。”叶韵就知道妹妹与韩念见

    面肯定得斗嘴,很是头疼,只好出面调解,然后他对韩念道:“如果可

    以的话,能和我们怎么回事吗?”

    “是这样的”韩念当下将今天造访鲁宾时,黄金狮子给他的建

    议大略地讲述了一遍。

    这件事对韩念的前程相当重要,在听完之后,叶韵毫不犹豫地道:

    “行,到时就让我上场吧。”

    见姐姐答应了,叶茜也无法推辞:“算上我一斤”谅这些粗人也没

    几个厉害的!”

    言罢却又不冷不热地道:“堂堂一个大男人,还要自己妻子出面帮

    打架,真是丢脸死啦。”

    得到两人的肯定回复之后,韩念心中高兴,也不睬她的讽刺。

    嗯,如果那些对自己不服的将士被两个女人击败的话,锐气肯定会大大

    受挫的。

    除了叶韵,叶茜两姐妹,雷奥斯必定也能制造大惊喜,重拾父亲当

    年风采,新铁人的诞生指日可待。还有拍高,无须使用斗气的话,不

    必担心被人识穿身份。至于歌达与卡尔文两位父亲身边的七级剑士是

    军中老面孔了,不好派上场,而莫林,明美又太弱了点,剑舞也比较厉

    害,但最擅长的是黑暗力量,不能曝光。这样一来,总共就四个人选

    了。

    而最后的一个人选,则是谁都想不到的,他们肯定会很意外,很

    意外!

    嘿嘿,各位亲爱的将士们,你们,就给我等着,看一场精彩绝伦的

    好戏吧!

    这几天的更新还是不慢的,一章没五千也有四千字,能问两张推荐

    票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