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一百三十九章 草原血战

第一百三十九章 草原血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49第一百三十九章草原血战

    遇到任何麻烦,队伍也不住地收到信鸽的急报,草原人还在原先的战场打得火热,浑然没有现后路被断的迹象,西欧多尔与文森两位副将心中大定,心道这次决定着帝国命运的战役应该十拿九稳了。說閱讀,盡在

    这样直至下夜四点,在指定时间内到达了计戈中的驻点,在平坦的卡玛大草原上,这里有着一个难得的小丘,便于居高纵观远方,掌控大局战情,也很自然地成为了韩念等高层长官的落脚地。

    主力军在破晓起冲击,再加上草原人的散兵游勇要逃到这里,至少得五小时,这些时间可以让士兵们获得宝贵的休息,届时以逸待劳抗敌,毕竟行军一晚,又是步兵为主,士兵们也很疲累了。

    夜静悄悄的,不知是否受到韩念等不之客的惊扰,就连草里的虫子都被吓走了,连鸣叫都难多听到几声。

    韩念没睡也没时间,就算是一个走过场的队伍领袖,他也得时亥关注着形势的变化。

    就像暴风雨即将来临,战斗前夕的气氛亦很是压抑,空气沉闷,微风都不多专几下。

    次踏上战场的明美也感受到了那种异于平时的氛围,芳心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毕竟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而已,而战争是男人的游戏。

    韩念转身对她道:“明美,你害怕吗?”

    “不,我不害怕!”明美坚定地道:“只要在少爷的身边,我就什么都不害怕!”

    “呵呵,你放心”韩念笑道:“这样的日子不会太多了,这场仗一打完之后,我们应该就能回帝都了。”

    “真的吗,少爷,那太好了x”

    韩念摸了摸她的脑袋,没有多说。而暗精灵剑舞是那种天生心志坚毅的女子,不用韩念抚慰,她也能安然处之。

    “好了,我的好明美,还有剑舞,你们可以去小睡一会,还有几个小韩念的话还没说完,尖锐的军号就忽然响了起来,还伴随着急促的鼓声,这是全军紧急戒备的信号,韩念大为讶然,到底生了什么事?

    这时他见到副将西欧多尔匆匆赶至,韩念忙迎上去道:“西欧多尔,这是”

    “副统领,我网网接到探子的信鸽急报,前方十多里外,出现了大量的草原骑兵,而且正快往我们这里行进!因此文森已经令让全军进入戒备状态,而我则前来向你禀报。”

    “什么?”韩念皱眉道:“不是说,草原人全都聚集到阿咯罗平原地带开战了吗,怎么还有游离出来的兵力。”

    “不!不!绝不是游离的兵力,他们的数量相当多,应该是主力军,而且据探子回报,几大部落的骑兵尽在其中。”

    韩念几乎要晕了:“这怎么可能?抛开他们会否再次联合起来不说,根据我们不久之前才得到情报,那时草原人的大军还在阿咯罗平原地带,就算他们全都长上翅膀,也没那么快赶到我们前方十多里啊!那行,探子有没有搞错?”

    “不,绝对没有,我们几乎同时收到了七八位探子的信鸽急报,都一致!”西欧多尔抹着额上的汗水:“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不过,他似乎就是冲着我们来的,副统领,我们恐怕得提前面对恶战了!”

    士兵们没有得到足够的休息还不算太糟糕,毕竟敌人不久前也在战斗着,消耗不少,西欧多尔最为担忧的,是敌人有着神出鬼没的能力,我们幽灵般瞬间出现在距离原先战场四十多里外的地方,原本打算破晓才出击的主力军就算当即现其行踪,要赶过来也并非一时半亥的事情呀!原先的拦截任务,就沉重得多了。不,确切点说,双方的角色已经完全转换,原先的猎人,如今已沦为猎物!

    “副统领,草原人的主力骑兵离奇地在有限的时间穿行几个里,大统领那边肯定是措手不及的,情况变化太夫,我认为已经不能死板地执行原计划拖住敌军了,而将自保当成要之务,副统领,你认为如何?”临时改变作战计划,影响可是相当大的,随时影响全局。也难怪西欧多尔得先请示韩念。

    韩念也犹豫了,他对基本的军队法纪还是清楚的,这可是个相当重大且棘手的决定啊,如果事后雅格趁机问罪,那身为这支队伍最高指挥,至少名义高指挥的自己可是得承担全部责任的。

    西欧多尔急了:“副统领,目前的种种迹象都预示着,这就是一个草原人针对我们的陷阱,如果我们还不立刻将兵力集中起来固守,而是按照先前的计划分散开来的话,我可以肯定,在大统领他们赶到之前,我们第三军覆没的几率是百分百,根本就是白白牺牲!收拢兵力的话,至少还有一丝生还的机会!”

    西欧多尔跪了下来:“副统领,我知道你很为难,但我西欧多尔,愿意和你一起承担责任!请你立刻下令,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按照敌军现在的行进度,不需二十分钟,就能到达我们目前的个置,到时,就是改变主意也来不及了!”

    韩念咬咬牙道:“好吧,就如你所说的那样!”

    西欧多尔大声道:“是,属下听令!”

    西欧多尔走后,韩念脸色一片阴沉,他,那些草原人骑的难道不是马,而是喷气式飞机不成?在那段时间里,草原人究竟干了些什么?

    正在闭目养神的歌达,莫林,拍高等人也来到了韩念身旁,询问生了什么事,得到回答之后也都是惊疑不解。

    叶茜似乎还不知事态严重,不冷不热地讽刺:“看吧,这就是对女神不敬的后果!”

    韩念现在正烦恼中,不想和她斗嘴,但歌达等都对其怒目而视,如果叶茜不是夫人的妹妹,恐怕就要开骂了,这个臭女人,真是轻重不分,现在还幸灾乐祸!如果倒霉点的话,这次大家都要完蛋了。

    见到那么多人都对自己有意见,姐姐叶韵又在旁边暗暗地捅了她一下,叶茜这才住了口,没敢继续说下去。

    西欧多尔与文森指挥兵力刚刚收拢起来”,阵型之后。远处就巳传来了隐隐的蹄声。此时已经点多了,朝阳尚未破晓,不过黑夜即将逝去,天边已经开始泛出微微的光亮了。接着这点光线,依稀可以看见草原远处冒出一大群黑压压的影子。

    黑影逐渐接近,蹄声也越来越密集了,最后,密密麻麻数不清的铁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范围之内。万马奔腾的情景,实在是太过雄伟了,就连大地都在动荡,扬起的尘土几乎就是小型的沙尘暴。这股草原上的洪流,有着摧枯拉朽的骇人气势,似乎能将挡在面前的所有阻碍全都冲垮。

    除了有过多年草原战斗经验的莫林,歌达外,包括拍高这个老江湖在内的韩念等人全都不由自主地到吸了一口凉气,这就是战争么?一个人的力量,在战争中实在显得太渺小了。

    战争的那股压迫感,实在是太过强烈,普通的战斗是绝对不能相提并论的。叶茜也都瞪大了眼睛,说不冉难听的话来了。

    “杀啊!”草原人的骑兵越来越接近了,杀声震天,在草原上,骑兵确实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当他们将度提起来动冲击时,简直就是不可抵挡的,光是那股强横的气势,就能让对方心寒。看着铺天盖地。气势汹汹狂奔过来的草原铁骑,第三军的士兵们眼中均露出了胆怯之色,有些新兵甚至双脚都软了,在短兵相接之前,心理上就落了下风。

    在战争中,士气是看不到摸不着,但却相当重要的东西,它能间接地影响一支军队的战斗力,如果第一轮战斗士气就受挫的话,那可相当不妙,这是稍微有点常识的指挥官都会明白的道理,西欧多尔与文森这种老经验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绝不能允许那样的事情生。

    己方的骑兵基本上都被雅格的主力占用了,而侧翼的两支队伍也分配不少,第三军的骑兵相对是最少的,凭那点可怜的骑兵,自然无法与草原人的铁骑对撼,只能依靠其他的兵种,尽可能地削弱敌军的势头,减轻当其冲的步兵们的压力。

    西欧多尔在后方大声喝道:“弓箭手准备!”

    早已候令的弓箭手下绷旨挥当即将他的命令传递开去,大批弓箭手齐刷刷地越众而出,张弓搭箭。

    “妹!”

    话音一落,箭矢就雨点般往草原人的铁骑落下。

    在数百年间两军早已交锋无数次,都已熟知对方彼此的应对之策,见到这批只是前戏的弓箭手丝毫不觉意外,早有准备,冲在最前的草原骑兵们举起一个长长的塔盾,连人带马护住,绝大多数的弓箭均被挡开,只有极少数经碰撞后弹飞的弓箭射中了草原骑兵或马匹。

    几轮箭雨过后,草原人死伤极为有限,依然气势如虹,看来弓箭手的效果不大。

    幸好,军中还有比子箭手的远程攻击还厉害的兵种,由于副统领韩念的关系,争取到了一支为数不少的魔法师队伍,他们将带来很大的帮助。

    亚瑟转达文森的命令之后,早已准备好的魔法师们集体念起了咒语,平坦的大草原上,忽然凸出了许多尖利的土笋,它们或戳穿马腹,或割伤马腿,草原骑兵们的塔盾再长,也不可能伸到马腹底下的,再说了这来得太意外了,于是在马儿的哀鸣声中,许多骑兵都被摔了出去,这些倒在地上的倒霉蛋及其坐骑成为了障碍,还绊倒了不少身后的同伴,乱成一团。受前方的影响,后面的大部队不得不放慢度,势头亦缓和了下来。

    这就是魔法师在战争中的强大作用,他们的魔法灵活多变,可以审时度势选择使用,绝非攻击方式单一的弓箭手能比拟的,一支上百人的魔法师队伍,甚至比几个倍数目的弓箭手还要来得有用,这也是草原人为什么想方设法总要把格兰帝**队中的魔法师先干掉,因为他们总是很让人头疼。

    这一支新的魔法师队伍,再次给草原骑兵们带来了大麻烦,使得草原人一鼓作气冲垮对手的个作战计划落空了,而弓箭手抓住时机站了出来,再射出一轮乱箭。并不是所有的草原骑兵都配备塔盾的,也就是先锋那部分人而已,他们一倒下之后,弓箭手的威力顿时大大增强,射得接近的草原骑兵人仰马翻。

    冲势已绝,就这么慢腾腾地驾马走向对手的话,草原骑兵的优势根本就无从挥,比普通的步兵好不了多少,草原人当然没那么笨到舍长取短,听得号角声响,骑兵们潮水般退了回去,在地上留下几百具或被石笋穿膛破肚,或被弓箭射成刺猬,或被活生生踩死的人马残尸。

    不费一兵一卒就击退了草原人的第一波攻势,尽管几百数的战果说不上多丰厚,第三军的士兵们还是士气大振,对啊,怕什么呢。我们的队伍中,还藏着那么多有着神奇力量的魔法师呢!

    与第三军的士兵们刚好相反,草原骑兵大大受挫,他们先前就在对方的魔法师手下吃过不少次大亏,心中早留下阴影了。阵中央一个尤其魁梧的草原人呀呀切齿地骂道:“该死的,又是这些魔法师!”此人正是草原几大部落的领之一,方才的第一批先锋骑兵是他的族人,自然十分心痛了。

    他转向身旁一位裹在黑袍中,不见耳目,浑身散着冰寒邪异气息的神秘人,一脸尊敬地道:“尊敬的圣使,能请你的巫师先生助我们一臂之力,对付那些魔法师吗?”

    “不行!”神秘人比腐朽的草木还要死气沉沉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出:“我们网网借助了我主无上黑暗神力,将所有骑兵跨越空间输送出去后,短时间内是无法使用任何法术的,至少得四斤小时才能恢复到一半的状态。”

    四个小时后,格兰帝国的主力军也快要赶上来了,因此草原人现在是无法指望巫师的帮助了。

    号角声又再响起,草原骑兵倏地分为几支,西欧多尔与文森当即明白了其意图,眼看不能一举冲垮自己的队伍,草原人打算从多方进行打击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