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一百四十九章_你会后悔的

第一百四十九章_你会后悔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响方边疆的军队慑服草原异族。大胜而归这种好日子讲是必不可少的。在庆贺之余也是百官拉关系的一个绝佳场合由于这次大胜朝政的权力派系结构生了巨大的变动有人得势有人失宠。这是不可避免的这时很多人就必须做出正确的选择归附大靠山。才可能在今后的仕途中更为顺利。并巩固自己在朝中的地位。

    在帝都举办的宫廷舞会中那些从草原边疆回来的有一定地位的将士也在受邀请之列朝中权贵均知这些人以后大有前途自是主动拉拢结交。而其中引起权力派系变动最大的莫过于韩家了。

    众所周知韩家已被陛下冷落很多年不受重用了的可是现在韩大公子的强势崛起如日中天无论与光明教廷魔法工会的关系都有着密切而良好的关导地个稳固在他的影响下韩家重新焕辉煌甚至越往日也不是奢拜

    而之前只手遮天的相国艾格伯特一派之前对韩家处处排挤打压。现在死对头咸鱼翻身了旧债肯定得讨回来的这个时候谁若还是和相国关系不清的话恐怕都会受到牵连被韩家一并敌视因此不少人都打算与相国哉清界限以免殃及池鱼其表现通过舞会的情况一目了然。

    韩念所至之地肯定是相当热闹。人们争先巴结奉承。反观相国那边已无复往日盛况周围冷冷清清的也就些死忠党羽而已。当官能当到这个地步光有实力与机遇是不够的还必须懂得见风使舵因此朝政中大多数人尤其文官都是墙头草哪边风劲就往哪边倒。

    让众官惊异的是韩念之父沉寂了许久的伯爵大人再出出现在宫廷舞会中时他和之前那个耿直而不懂交际的前任统帅形象已是迥然而异。脸上带着微笑周旋在人们之中的他说着得体的话甚至还不时开上个幽默风趣的玩笑很容易令人心生好感。但大家都不敢相信这就是曾经难以接近的伯爵大人么?要知道当年伯爵大人和现在的韩念一样红的时候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傲谁要用自己的热脸贴上去肯定就会贴到冷屁股之上使的不少人都有心依附却望而生畏。现在伯爵大人却比朝中最圆滑的文官还要圆滑人们自然不会错过巴结的机会了。

    受杜德利之死刺激之后伯爵大人已决心做出改变他可不想韩家毁在自己手中为了避免重蹈覆辙伯爵大人甚至拉上了特地暂时放弃修行回到帝都与哥哥见面的韩龙因为伯爵大人希望性格和自己很是相似的小儿子别步自己后尘从他年轻的时候开始培养为官之道这样韩家才能世代辉煌下去。

    而韩念的个性伯爵大人很了解他是一个胸无大志的人这次帮助了家族之后恐怕是得恢复先前的纨绔公子爷性情的继承伯爵个置并维持韩家事业的就只能靠小儿子了。

    这可苦了韩龙伯爵大人逐一介绍的舞会上各个官员职衔与名字让他记得头昏脑胀而对方的阿谀奉承则让他肉麻反胃不已官场不是每个人都能适应的至少韩龙就需要花一段时间才能慢慢习惯。好不容易抽了空韩龙迫不及待地找到韩念大吐苦水:“哥哥真是烦死啦早知这样我就宁愿不回来见你而是跟着罗德尼先生修炼好了。”

    韩念心知父亲有意将韩龙培养为家族的接班人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呵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别担心慢慢地就好了。”

    “不不一点也不好我觉得糟糕透了!”韩龙压低声音道:“哥哥等会我就打算溜走提前跟罗德尼先生离开帝都拜托你过后再告诉父亲。”

    韩念吓了一跳:“哪怎么行?”

    旁的于嫣集却抚掌笑道道:“偷溜?:整理太好玩了好呀我支持你韩龙。”

    自两兄弟冰释前嫌之后于嫣嫣对韩龙也没了成见现在三人的关系颇好。

    韩龙闻言喜道:“还是表姐好!哥哥求求你了父亲现在最听你的话你和他说的话他肯定不会生气的我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啦。简直就是煎熬!好了我走啦哥哥拜托你了。”

    “喂喂龙等争…”

    韩龙不理会韩念眨了眨眼睛。飞快地在人群中消失了这让韩念头疼不已那么听父亲话的弟弟。也学会叛逆了啊这都是跟谁学的?

    板着脸韩念对身旁的于嫣嫣道:“好呀嫣嫣你不帮忙也就算了。还专门煽风点火看我怎么收拾你!”

    于嫣嫣平日对韩念都是言听计从的但方才很多权贵都让自己的女儿。孙女或侄女主动向韩念邀舞希望能飞上枝头做凤凰能和韩家攀亲。而韩念对美女总是来者不拒。冷落了表妹因此于嫣嫣有些不爽才会存心捣乱鼓动韩龙偷溜。圳一败小中”请到脚联盯肌机咖引叩公不高兴的样年干嫣嫣心知他并未真的生与吃吃笑窘小复不害怕相反还挺起胸膛:“表哥你想怎么收拾我呢?”

    她的神态像极了不良漫画中的俏女佣很是诱人韩念看着于嫣嫣那上挑的红润樱唇高耸的酥胸。不禁咽了口唾液他***就连这个黄毛丫头现在都育那么成熟了心中一热脱口而出道:“就罚你和我跳支舞好了!”

    于嫣嫣眼波流转道:“表哥。我犯了那么重的错误怎么能罚那么轻呢至少得多跳几支嘛”

    说话间两人已滑入了舞池于嫣嫣这次比金丝猫还要柔顺了几乎是半依偎在韩念的怀中她一直都坚信韩念有朝一日定会出人头地成为人中之龙而韩念今天果然获得了非凡的成就成为万世敬仰的大英雄。感受着众人尤其是那些少女们羡慕的目光于嫣嫣更是觉幸福韩念的一切荣誉都是她的骄傲。

    注视着韩念的这些人中有两道目光中包含的意思是特别复杂的这是一个美丽的少女她有着出众的容貌和身材以及英姿爽凛巾烟不让须眉的气质能出席宫廷舞会背景自然也是不俗这些都让她有了可以骄傲的资本。这位少女就是御史的女儿韩念曾经的未婚妻贝拉。

    出身权贵家族天资聪颖年纪轻轻便已晋身六级剑士贝拉自然心高气傲在她中未来的夫婿必须是一个光芒万丈的强者和英雄。而站在夫婿身旁的她也会成为所有人艳羡的对象这样一个适合条件的完美人选就在眼前但是所有爱慕那个人的少女都有着追求的资格。唯独她没有因为正是两年多前。热抛弃了这个人现在帝国所有未婚女子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可是她能说什么呢?没有人想的到那行无所事事被人称为废物的韩大公子竟然没有任何预兆的一飞冲天成为传奇英雄。如果猜得到的话她就绝不会退婚了。由于她的祖母珍妮夫人有着先见之明。在退婚后尽力修复与韩家的关系没有完全断了自己后路。因此两家的关系后来还是愕到了一定的缓和弗家重新得势后没意外的话也不会做的太绝御史的个子是保住了但他是相国派系多少也的受到牵连权势肯定大不如前。家族式微而贝拉也和韩家是必定无缘的了这让她怎么不懊丧。

    御史千金一向都是舞会上的焦点这次也不能例外但她听到的并非赞美而是人们的闲话。

    “看哪那个女的就是韩大公子的前未婚妻贝拉在两年多前她们家提出退婚!”

    “是啊真是愚蠢呢竟然放着成为韩大公子夫人的机会不要白白浪费了!”

    “毕竟也不是谁都那么有眼光的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韩大公子少年那么聪明肯定会成就大事的!”

    贝拉心情本来就不怎么好周围那些人的闲话愈加刺耳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这时舞曲完了于嫣嫣翩然飘下场。有意无意地来到贝拉身旁道:“哎哟这不是贝拉小姐吗?。

    尽管被好事者并称为帝都双骄。但于嫣嫣与贝拉向来是不合的虽言笑晏晏但话中却充满了火药味。

    贝拉木无表情地道:“有事吗?”

    “重要的事倒是没有啦”于嫣嫣道:“不过在方才和表哥跳舞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曾经和你说过的几句话呢。”

    贝拉皱眉道:“什么话?。

    “在你向表哥提出退婚的那时。我说过:“你会因放弃了他而后悔的。我保证”看来我的预言比想象中还要视线得快呢。”

    于嫣嫣这番话无疑是在贝拉的芳心雪上加霜高傲的御史千金哪能受得这样的气她倔强地道:“不我贝拉做的任何事情都绝不后悔!”言罢分开人群头也不回地离开了舞会。

    她的话是否心口一致就无从考察了但于嫣嫣见状只觉心头大块。憋了许久的那口气全都出了。冷哼道:“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小婊子!”当日两家解约之后于嫣嫣也是这样咒骂贝拉的但现在的心情自然是截然相反了。

    只听得身后传来了叹息:“什么小婊子?我说了多少次了女孩子家。嘴巴别那么粗野!”

    于嫣嫣转过头去只见挂念不知何时已来在身后她吐了吐舌头道:“表哥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再也不会了否则的话随你处罚!”言罢又挺起酥胸一副任君处置之样。

    韩念倒是拿这个刁钻又心直口快的表妹没办法他方才没听到两人的谈话不过从贝拉面色铁青拂袖而去的情景也大体可以判断出于嫣嫣说了些什么。对于贝拉韩念倒是从未恨过怨过因为他对政治婚姻原本就很反感贝拉也是家族的工具和牺牲品而已如果御史不打

    “丹出婚的话她就算再争取也是没用次指定的婚烟。率定是个悲剧。

    当然韩念也顾不上贝拉此刻的感受了他对那个女人没有仇恨却也没有丝毫的感情可言她的一切也都引不起韩念的关注。苦尽甘来的韩大公子现在要做的是享受人生重新恢复之前那逍遥自在的生活而泡硼就是最重要的一部分。于是韩念钻到舞会的角落哪里摆放着许多美食当然韩念不是饿了他只是为了弄出这些美食的主人而来的。

    “嗨楚琳姐你做的羊排真是越来越香啦。”末了韩念又补充了句:“就和你一样。”

    这次宫廷舞会的御用厨师正是楚琳这位美娇娘从韩念手中掌握了不少地球风味美食的楚琳将餐厅奇珍馆办的是越来越红火了而她本人也成为了帝都的名人之一就连宫廷舞会的菜肴也都指定由她经手。

    留住男人的胃也就留住了男人一半的心像楚琳这种美厨娘自然是大把贵族追求的但自从韩念出名他与楚琳的关系被挖出来之后就没人敢骚扰她了和当真最红的韩大公子抢女人这不是找死么?因此现在楚琳身旁没有狂蜂浪蝶。就是稍为靠近的见到韩念一来也赶忙闪远点生怕被误会这样一来就给两人单独相处制造了条件。

    楚琳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道:“就知道口花花这句话你刚才对多少美女说过啦?”

    “冤枉啊楚林姐!”韩念麦屈地道:“除了楚林姐之外我可是从来不对别人说那么肉麻的话呢

    “切我信你才怪!”楚琳用叉子将一块牛排塞进韩念口中堵住他的嘴巴。

    “啊啊烫死我了谋杀亲夫啊!”韩念很夸张地大叫起来。

    “不害臊你是谁的亲夫呀?。楚琳的俏脸一下红了。却又紧张地道:“你没事吧?”那块羊排她放了一会就是特地为韩念而准备温度应该刚网好的才对。

    “有事但要是楚琳姐承认了你的亲夫我一高兴也许就没事了韩念涎皮赖脸地道。

    楚琳闻言就知道韩念是在整盅作怪放下心来红着脸道:“韩少爷。你现在都是一支军队的副统领了还是一点都不正经。”

    “不不不”韩念大摇其头:“关于这件事我可是很正常很正经的就算不是你的亲夫至少也是准夫婿吧。”他拉过楚琳的皓腕。指着上面那个洁白如玉没有一丝杂质的玉镯子道:“喏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玉镯正是韩念乳臭未干而楚琳还在贫民区的楚家餐厅帮父亲做杂事之时送的楚琳一直戴在手上从未解下。

    舞会人杂生怕被看到楚琳忙不迭地将皓腕从韩念手中抽出来做贼心虚地四望一圈才声如蚊呐的道:“韩少爷别闹啦。”

    韩念笑道:“楚琳姐你怕什么呢男性送的镯子代表什么意义。你应该清楚吧既然接受了那我就是你的准亲夫啦呵呵

    楚琳深感大窘毕竟她脸皮还是比较嫩的在公众场合韩念的话可不大合时宜况且很多少女见到韩大公子和自己那么亲昵都眼红的要命楚琳觉得自己似乎要成为众矢之的了。

    见惯了上层社会的权贵楚琳已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小姑娘了越来越有韵味尤其她穿着宫廷厨服的样子很有些制服诱惑的味道韩念又有些精虫上脑的倾向了:“嗯楚琳姐等下舞会结束后你有没有空呢?”

    楚琳潜意识中觉得韩大公子有些不怀好意芳心不由得卜卜乱跳起来:“有空怎么了?”

    “那我们去约会吧话说回来我们好像从未约会过呢就这样说定了舞会结束之后我等你呵呵。”

    言罢韩念就走了这下楚琳更是确定他别有企图但她却拒绝不了韩少爷从小到大就是这么霸道的一个人就像当日他硬将那个玉小镯套到自己手腕那样。此外楚琳也说不出任何拒绝的话因为她的心早就被韩大公子的手段套牢了。

    其实韩念到不是急色只不过现在功也成了名也就了家族那边也不用担心了该是考虑人生大事的时候他还年轻可以再等等但楚琳姐已经二十多岁了女子昭华易逝可不能让她这样干等下去还是趁早抱得美人归享受那只羡鸳鸯不羡仙的艳福生活为好。

    就在韩念考虑看待舞会结束时如何开口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悠长的喊声:“陛下驾到。

    众官都大为惊奇要知道陛下年轻时夜夜笙歌上了年纪后身体大不如前是近乎在宫廷舞会中绝迹的了这次竟圣驾光临那可真是稀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