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一百八十七章教廷内斗

第一百八十七章教廷内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第一百八十七章教廷内斗

    祭司的带领下来到间静室。里面只有穆恩人,而甩珊亦司宗成传话任务后也走了,韩念更是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露出一个微笑,穆恩指着一个座位道:“韩念子爵,请坐。”

    韩念来到穆恩对面的位子坐下,然后穆恩先开口了:“韩念子爵,关于海恩斯夫主教的事,祭司们已经告诉我了海恩斯的神情忽然悲伤起来:“真没想到,海恩斯大主教就这么回到了女神的身边。”

    “我很难过。韩念道:“因为海恩斯大主教是为了我们而走。

    “不,韩念子爵,你不需要感到愧疚”穆恩道:“我想,能以自己一人换取那么多人的生命,海恩斯大主教当时肯定是充满了欣慰的,他一直是个好人,光明教廷也以他为荣”。

    “嗯”韩念点了集叉,他觉得穆恩找自己不仅仅是为了谈论海恩斯那么简单:“穆恩大主教,你找我,可有什么别的事么?。

    “韩念子爵,我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和海恩斯大主教逝去一般糟糕的消息!”穆恩叹了口气,缓缓地道:“教宗病危了

    “什么!”此话犹如猜天霹雳,甚至比他见到穆恩被刺杀时还要惊人。如果教宗只是生病了那还好些,但现在穆恩说的是教宗病危,差那么一个字。内中含义就是截然不同的了。这说明教宗病的很严重,而且很可能撑不下去了。

    那个慈祥的。温和的,曾经指引过他迷茫的心灵的老人,现在竟然已病危,他不相信地摇了摇头:“不可能,在我离开帝都之前,教宗他老人家还是好好的,怎么会一下子

    穆恩叹了口气:“就是算是神职者,也无法逃过时间的规律,教宗尽管一直以来都还健康,但他毕竟已上了年纪,和普通的老人一样,身体随时都会出现毛病的,这个。谁也料不准。

    韩念默然半晌,他和光明教廷的关系只算是还不错,但对教宗却是一直都充满了尊敬,那个睿智的老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不容小觑的,关心之下,思绪难免有点乱,好不容易才勉强整顿好:“穆恩大主教,知道这件事的人。应该不会太多,对不对?。

    如果金天下都知道了教宗病危的消息,那么他从教堂祭司们的身上就能现些异于平日的气氛,但是他们很平静,只是对穆恩和自己的到来表示热烈的欢迎。也很高兴的样子。

    “韩念子爵果然是个聪明人”。穆恩道:“知道教宗病危的,仅仅是长老团主教以及一些教廷的高层而已。噢,现在多了一个人了,那就是弗念子爵你。因为你对我们光明教廷有着相当大的贡献,而且教宗一直都对你另眼相看,因此我才会破例相告。但我希望子爵能守口如瓶,不要对任何一个人说起,现在大草原那边的光明教廷刚刚成立不久,尚且不是太稳定,如果教宗病危的坏消息这个时候传了出去,到时恐怕会生不必要的变故

    “我明白的”韩念接着问道:“穆恩大主教。你也是回去看望教宗的吧?”

    “是的。除此之外,还有接受代理教宗的选举

    韩念皱起眉头:“代理教宗,”

    “长老团们说了,教廷不能一日无主,而且教宗病危,不能理事,急需一个人暂代其职务。而那个人,将在主教之中选出。”

    韩念心中一动。因为他翻阅过的史书中记载有代理教宗的相关事情,除了暂时理事外,代理教宗亦通常都会成为下一任教宗。

    教宗病危。即将选举代理教宗之际,穆恩大主教却恰好此时遭遇了刺杀,这仅仅是巧合?而穆恩大主教却偏偏对遭遇刺杀绝口不提,就像有什么难言之隐般,很显然,其中大有问题。

    “穆恩大主教阁下,请恕我问你一个冒昧的问题,你是怎么碰上那些黑衣人的

    穆恩略为犹豫。最后还走到:“当时我正在一个城市进行着苦修,忽然间接到帝都教廷的急函,函中便是关于教宗之事了,然后我带着安琪儿急忙返回帝都,然而网进入埃尔城不久,那几个黑衣人就出现了,二话不说便拔剑相向,幸好遇到了弗念子爵,这才逃过了一劫。”

    “那么,穆恩大主教,你有什么仇家么?。话刚出口,韩念就觉自己问了一个很愚蠢的问题,先不要说整个大6包括皇帝在内的人都不会愚蠢得与光明教廷树仇,就是凭着穆恩的人品,也不会被谁仇恨。

    关于穆恩大主教,他是略有所…一小,众是个仁慈的。悲天悯人的神职者。而且他不像其咽只是口头说说而已,而是亲身力行的。穆恩待在帝都中的时间很少,很多时候1他都到各地进行苦行,磨砺自己心志的同时亦以神术帮助那些患了疾病的人,他的足迹和仁举遍布大6,在民间有着极为崇高,和医圣迦南一样的好声誉。

    这样的人,有谁能恨呢?

    但是,如果不是恨穆恩,而是和穆恩有着利益冲突,而不得不将之除掉的人,就不一样了。

    穆恩有着那么高的声誉,他可能是代理教宗呼声者众的人选。

    韩念心中的猜测越地清晰起来,但如果这个猜测成立的话,却相当耸人听闻!吟·’广告 教廷内斗!

    在神的光辉照耀下的光明教廷。也会生那么丑陋的俗透了的权争,听上去很荒谬,但其实并不值得惊讶,别说是光明教廷了,就算是教廷幕后的神族,所做的一切也仅仅是为了维护他们的威严和统治力而已,他们同样虚伪。

    但韩念始终无法接受,毕竟光明教廷给他展现的,很多时候是人性中美好的一面,善良,仁慈,教宗如是,海恩斯大主教如是,穆恩如是,他接触过的神职看中,基本上都是这么样的好人,好吧,就算是神棍,至少他们确实为宣传神的思想做了好事。因此。他宁愿自己猜错。

    可能,是恶魔呢,恶麾近段时间的活动很频繁。

    但是,就算恶魔杀掉二个主教,对他们有什么用,穆恩遭遇了不幸,始终还是有人顶县教宗的位子,所以,这种可能性几乎可以排除

    了。

    想来想去,弗念都只能想到最合理的解释还是一个,为争夺新教宗之位1某些人用了阴险的手段,欲将威胁者除掉。于是他问道:“穆恩大主教,你确定,教廷中没有人对你有些成见吗?。

    此时穆恩知道韩念已猜到了个大概,他没有回答,沉默一会才道:“韩念子爵,我想跟你说个故事。”

    这种时候,穆恩还有心情讲故事小但韩念也沉得住气:“穆恩大主教,请说!”

    穆恩闭上了眼睛,看他的神情似乎在追寻久远的回忆,过了一会才道:“曾今,有一个。年轻的神官,他热爱这片生他养他育他的大6,然而当他现这片大6上有太多的人遭受着疾病和贫穷的折磨时,他想要帮助他们,于是离开了安定繁荣的都市,离开了温暖舒适的生活,他向光明女神誓,他要给大6上所有需要帮助的人送去女神的祝福和眷顾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今年轻的神官也老了,他始终坚守着他当初的誓言,也因此获得了很多人的认可,走到了更高的地方。但是,仅此而已,他的意志,从没生过任何的变化,也没有想得到些什么。

    哪怕被人误解,那也没关系。韩念子爵,你明白了么?”

    毫无疑问,故事中的神官,就是穆恩自己了。

    听完穆恩的故事,韩念听懂了他的深意,穆恩只想默默的行走在这片神圣大6上,默默的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苦难人们,而这次遭遇被杀手追杀的事情,穆恩其实也猜到了可能是教廷内部的问题,不过他并不想卷入纷争当中,只想继续做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在韩念面前,他却是不好承认教廷的内部纷争。而是通过一个,故事婉转地表达,他并不欲争夺教宗之位,就算是被刺杀,也不愿将丑闻宣泄出去,并请求韩念为其保密。

    真是一个心地太好了的主教啊。传闻并不夸大,弗念自然不能拒绝他的请求:“是的,我明白了

    “再次感谢你,韩念子爵,如果没有其他事情的话,请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吧,明天开始,我就要立刻赶回帝都,路上再也不会作任何的停留了

    “好的,那么穆恩大主教,我告辞了

    韩念站了起来,穆恩又悠悠的道:“如果海恩斯大主教还在世的话,那该多好

    海恩斯大主教无论资历还。才能抑或人品,都是新教宗的最佳人选,他长居帝都,想来不会遭遇刺杀,自然也就没那么多的纷争了。

    韩念道:“穆恩大主教,你也别太担心了,也许事情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糟糕,比如,教宗阁下能好起来呢,你说对不对?”

    言罢他便走出了门,而穆恩则品味着韩念的话,怎么都觉得有些意味深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