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一百九十八章 穆恩之死

第一百九十八章 穆恩之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分裂的人格是两种截然相反的个性。种极善,种极贻,让行善之时极善的性格就会出现,我是光明教廷的大主教。而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省起自己的恶魔身份和使命。那种矛盾的痛苦挣扎几乎使我精神崩溃。我再也无法忍受,于是找到了另一个人类躯体,尝试进行了第二次移魂夺舍。原本移魂,夺舍每个恶魔都只能使用一次,但我的情况是特殊的,竟然幸运地成功了,那个极善的灵魂被分离了出去,成为独立的个体,也有了自己的名字,他叫做 迦南,你们都知道的医圣迦南!”

    幕人又一次地大大意外了,你能想得到吗,那个被誉为比光明教廷的神职者还要仁慈。和穆恩一样得到无数平民敬仰的医圣。竟然是恶魔的分身!

    “我在放逐之地担任黑暗教廷长老的时候,曾研究过很多毒药,但是,迦南借助我的知识。反而救了不少人,那个灵魂是纯净的善,他和我完全脱离了关系。将自己当成了一个人类,将所有的精力都用于医术,并且不求回报。”

    说到这里穆恩又苦笑了下:“迦南之魂脱离之后,我的恶魔之念占据了绝对上风。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灵魂分裂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十几年后,又开始渐渐浮现。也许,以一个恶魔的身份强迫自己信仰光明女神,获的光明的力量打入教廷原本就是一个大错误,两者无法兼容。这次,我没能再将分裂的灵魂再分离出去,我觉得我的所作所为越来越像人类了。我感到恐惧。于是,在恶魔的灵魂在这副身体中还占据着主导地位的情况下,我打算以最快的时间完成我的使命,于是便布置了这个急于求成的局。好了,我的故事到这里结束了。”

    他将目光转向韩念:“韩念子爵,你演的这场戏还真够逼真。我有一个疑问,你是从什么时候意识到我的身份有问题的呢?”

    韩念道:“就在海恩斯大主教去世之前,动那个牺牲的神术后,他的力量和精神力空前强大,以神之庇难所保护了我们的同时,神识瞬间在奇迹遗址中转了一圈,压根没有现任何光明之力,也就是说,之前所见到的白光。应该是人为造成,但光明之力却是不可能教廷之外的人能使用的。也就是说,教廷中很可能潜伏着内鬼,而且根据白光的强大程度判断。那内鬼必定身居要职,甚至可能是主教之一。他将自己的猜疑通过生命之光相隔万里传递回教廷,并让我配合教廷将那个人揪出来。接着教廷便设下了这个局,教宗假装病危,长老团透露风声。如果是内鬼的话。就很可能会暗中做些事,从而露出马脚。

    至于主教以下级别的神职者,就算存在教廷中,威胁也不足为虑。”

    “原来是这样。”穆恩叹了口气:“海恩斯大主教啊,你不愧是心思最为慎密,最没争议的教家人选,临死前竟然还来了这么一手,很好,很好,”

    沙加大长老冷冷道:“海恩斯大长老是你害死的,现在又妄想着破坏圣核,真是罪不可赦!”

    穆恩“是的,罪不可赦,光是我的恶魔身份,就和光明教廷势不两立。”说到这里,穆恩话题一转道:“迦南现在只是一个人类而已,他根本不愿意承认自己是恶魔,至于安琪儿,也是一个被我收留的纯粹的不幸人类少女。请不要为难他们。”

    说到这里,韩念忽然噢到到了一丝不详的预兆,穆恩的话,就像是在交代后事,他大急道:“等等,关于“时间之锁

    穆恩是黑暗教廷的长老,而艾格伯特则是他的同党,他掌握着解开时间之锁的办法也说不定。

    可惜已经晚了。穆恩脸色黑,嘴角也流出浓黑的血液来,软软地倒在地上:“艾格伯特。我的老朋友,很快我们就能见面了,自你走了之后。我一个人战斗得很孤独呢,咳,咳

    等韩念冲到他身边时。穆恩的心跳和呼吸都已经停止,寂然无声,是毒身亡的,也许在牙齿中藏了毒药。

    韩念大为额然。眼看出现了一丝线索,立刻就被掐断了。

    教宗和长老们则看着穆恩的尸体,久久地没有说话,是的,这是一个恶魔,但也是悔悟了的恶魔。就算死去。他的脸上还挂着微笑,因为他从矛盾的挣扎中解脱了,在魔族和人族之间,矛盾的灵魂始终无法做出选择,这是一个无法解开的死结,除了唯一的办法 死亡。

    死了之后。就不用再挣扎下去了,这就是穆恩没有成为教宗,明知不可能停止圣核运转却还飞蛾扑火的原因,他早料到必死,还是安然面对。在临死之前。穆恩的善念甚至占据了上风,这使的他吐露了很多魔族的秘密。

    害死海恩斯大主教。阴谋颠覆教廷,却又救助过无数的人类平民,你该痛恨他呢,爱戴他呢。还是怜悯他呢?

    长老们对穆恩的评价,也和他的人格一般充满了矛盾。

    最后,光明教廷还是没有将穆恩的罪行公诸于世,就和皇宫掩饰艾格伯特的出点一样,家丑不能外扬,若是被那么多信徒得知穆恩大主教是一个恶魔的话。他们肯定难以置信,而且对教廷的声誉也是沉重的打击。因此,将错就错是最好的办法。

    教廷甚至还厚葬了穆恩,并对外宣称这位最仁慈的大主教在最近一次到某个瘾疲流行的村子中行善时感染了瘟疫,不治身亡。穆恩下葬当天,帝都万人空巷,而全格兰帝国各地的无数愕到穆恩帮助的民众也都以不同方式表示对穆恩深沉的哀悼和尊敬,可见穆恩大主教在具间有多得人心。

    就连一直呆在茅庐中深居简出,就是皇帝都请不动的医圣迦南都亲自赶赴帝都。参加了穆恩的葬礼。不明的人还以为这是一个仁者对另一个仁者逝去的痛惜,只有韩念等少数几人得知内幕

    以恶魔的身份获得人类举行的如此隆重盛大的葬礼,穆恩也许是史上第一人了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