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两百零一章 镇魂幡

第两百零一章 镇魂幡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魂幡”韩念心中狐疑,沉声问!“纹是什么东甩牟身上的诅咒又有什么关系?”

    “贵夫人身中的“时间之锁”即使在魔族中也是一门禁忌邪术,只有黑暗黑暗教廷中长老级别以上的魔族,通过燃烧灵魂的力量,才能产生出这个诅咒。[][net]将人的灵魂抽离出身体,活生生的囚禁在时间裂缝中,与安然死去相比。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感觉,才是最大的痛苦吧?”神秘人说着,对自认为的幽默还干笑了两声。

    韩立道:“不要在我面前卖关子,我的耐性有限。”

    神秘人耸了耸肩:“好吧,子爵大人你可真没幽默感,但我也可以确切的告诉你,实际上“时间之锁”根本就是一种无法解开的诅

    “混蛋家伙,你敢戏弄我们” 雷其斯怒乞冲冲的叫斥道,晃着斗大的拳头就要给让这个穿黑斗篷的家伙知道厉害。

    “等一下。”非念摆手挡住了雷奥斯,沉声道:“让他继续说下

    如果就是为了说这些无聊的话,神秘人就不会找上门来。

    “嘿嘿,韩念子爵与某些莽夫确实大有区别。”

    神秘人毫无畏惧的笑着。继续解释道:“这个世上虽然没有人能解开时间之锁,人办不到的事情,神却可以办到!而镇魂幡,就是光明女神遗留下的东西,上面凝聚了光明女神强大的神力,是一件真正的神器,也是唯一能解开时间之锁的物事!”

    韩念想起临走前迦南说过的那句话,能救叶韵的人。就只有神,这和神秘人所言确实吻合,神器,不就是和神相关么。

    眼看事情有点苗头。韩念心中忍不住激动起来,但他强自将兴奋压下,冷静问道:“镇魂幡有什么作用?你凭什么断定能够解开时间之锁?”

    神秘人道:“镇魂幡是一件专门对付灵魂的神器,由女神亲自打造,凭借强大神力,能轻易的将一个人的灵魂抽离体外。一个人要是失去了灵魂当然就死,了,任何光明魔法、还是医术都不可能挽救回来。相反的,镇魂幡同样能将灵魂重新灌耸回人的**,只要动用上面存留的神力,不管相隔多远。还是相隔在不同的位面空间中,都能够将灵魂拉回来,韩夫人的灵魂既然被困在时间裂缝中,也不能例外。”

    听他将镇魂幡的作用说得如此玄乎,韩念心中升起希望:“那么,你说的镇魂幡在哪里?还有。现在可以说出你的真实目的了。”

    “不不不,韩念子爵我说过,只是被子爵的一番深情所感动,才好心将这个透露出来。”神秘人干笑着解释道:“至于镇魂幡的下落,在大陆上虽然有不少流言传说,我也可以确切的告诉子爵你。如今镇魂幡就在大陆最东部森林的精灵族手中,一直被作为精灵族的圣物被守护。

    见神秘人毫不遮掩的就说出了镇魂幡的下落,韩念还是有些怀疑的,不仅仅是怀疑镇魂幡的真实性,还有这个神秘人的动机。

    这个世界上当然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韩念觉得这个穿黑斗蓬,故意将自己隐藏在神秘中的人,肯定是另有目的,只不过暂时还没有显露出来而已。

    而且能知道时间之锁这个诅咒,又对精灵族掌握神器镇魂幡的消息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个世界上除了神峰上的神族外,能够知道这些的想必也是大有来头。

    韩念深思着:“镇魂幡既然是精灵族的守护的圣物,我贸然前往,精灵们也不一定会愿意出让的。”

    从神秘人遮盖住面庞的斗篷中,传出了嘿嘿的笑声:“这个就不是我能管的了,韩念子爵你这么聪明,一定能找到办法的。对吧?好了,今天的谈话就到此为止。我该走了。”

    韩念道:“等等,既然阁下透露了那么重要的信息给我,那就是我韩念的朋友了,于理于情,我们都应该认识认识的?”

    从黑衣人口中套出了想要的答案,韩念还不罢休,这个人,或者他背后的势力绝不简单,如果能拿下的话,肯定能得知更多有用的事。

    使了一个眼色,拍高和雷奥斯心领袖会,从左右两侧前跨了一步。刚好呈合围之势,将神秘人围在中央。

    “就是,先生。这么热的天气,你不觉得将斗篷摘下来会凉快一点么?”拍高纤长的手掌已经握在了剑柄上,斗气若有若无,但气势却压得人几乎要透不过气来。

    出那么强的势,然而斗气却控制得那么好,这说明,拍高又一次地接近了天空剑士的境界。

    神秘人淡定的驻足在原地,对于拍高和雷奥斯的话彷佛根本没有听到,他隐藏在斗篷中如鹰一般锐利的目光直盯韩念,笑道:“子爵,我就是一个好心人,才会将这个消息透露出来,却不求回报,所以,你也没必要知道我是谁,嘿嘿嘿,”

    言毕神秘人身上的斗篷无风自动,出了猎猎作响声,浑身爆膨出类似斗气一般的银色光芒,忽然间,神秘人从地上一跃而起,径直飞掠到了空中。而且在天空中没有停顿,与地面平行着往前急滑翔。

    “天空剑士!?”

    拍高错愕道,当一今天空剑士要跑的时镂,是很难拦阻得住的,怪不得神秘人充满自信。

    “韩念子爵,祝你好运。不用挂念我了,因为以后,我们肯定还会有机会再见面的,哈哈哈”神秘人在笑声中,张开双手如老鹰展翅高飞,迅消失在了晚霞似火的黄昏中。

    “该死,竟然让这家伙跑了。”雷奥斯忿忿的挥拳道。

    韩念打量着远处的火烧云:“算了雷奥斯,无论如何,我们已经得到最重要的信息了。

    尽管他的动机还没有暴露,不过早晚会再见面的,下次见面的时候,我想就会知道他的身份和目的了。”

    韩念在说话的同时却摸着鼻子,他心底已经有了推测。难不成这神秘人是魔族以移魂夺舍埋伏在大陆的又一只棋子?

    拍高凝重道:“这个人恐怕不是最低级的天空剑士,他飞行的度,要比我当初强行突破天空剑士境界时要快得多!”

    雷奥斯嚷道:“那家伙不会是刻圣吧?”

    拍高摇头道:“这可说不准,不过大陆上有名的剑圣就这么几位,我敢保证这家伙不是那几位中的一人,或许是刚刚晋级的剑圣也说不定。对了,少爷,你真的觉得他的话可信么?”

    韩念吸了一口气道:“为什么不呢?因为我没有选择相信不相信的权利!”

    拍高默然,他明白韩念的意思,只哼哼一丝线索。他就不会错过。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