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零九章 时空世界

第二百零九章 时空世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起网从神峰下来,韩念的精神力凡有了很大的讲步。嘻础刚持续时间也增加了,一直狂飞了近七分钟,十多里开外后,脑袋这才产生缺氧般的晕厥,念爆的魔力消耗殆尽,扑通地摔到地上,然后抱头嚎叫起来,满地打滚,凄厉得就像一只受伤的野兽,任由地上的沙石割破皮肤,却浑若不知。

    在地上滚了不知多久后,韩念的动作终于停下了。寂然无声,没有人知道生了些什么。

    这样又过了几分钟。韩念的身体重新动弹了,从地上爬起。此时他的双眼,赫然已变成了暗红之色,在黑夜中闪动着邪芒。

    “哈哈哈哈哈哈哈,”韩念仰天狂笑,笑声却如夜枭般令人不寒而栗,说的话也是非常奇怪:“太好了,一千多年。一千多年,三十几万今日日夜夜,我终于重见天日了,哈哈哈哈哈

    狂笑声在森林中回荡,邪气激荡,和他放肆的笑声形成对比的是,森林中的魔兽乃至昆虫等小动物都了无声息,平静得可怕。因为它们都感觉到了那邪到极点的危险气息。

    笑过之后,他的口气又忽地愤怒起来,握着拳头暴躁地吼了起来:“该死的神族,该死的人类,该死的光明教廷,该死的罗格里斯,你们将我封印在镇魂幡中,可是,你们无法毁灭我,永远也毁灭不了,这个仇恨,我会报的,我会让你们百倍地偿还!”

    显然,现在这个韩念,已经不是韩念了,他的躯体,已经被镇魂幡中那个邪恶的灵魂侵占,沦为愧儡。

    “这真是个值的纪念的好日子,我总得做点什么,来庆贺我的重生”邪魂舔着嘴唇。自言自语,他闭上双目。过了一会又再张开:“嘿嘿,前方不远就有几个人,就赐予他们最高的荣幸,成为我重生的祭品吧,啊哈哈哈哈”

    狂笑声中黑气狂涌,邪魂急往前掠去,在身后留下一条长长的残影,度竟然不比念暴后动御风术的韩念要慢,甚至还要更快一些,但他却仿似很不满意的样子,皱起了眉头:“这副躯体,真是太弱太弱太弱了,人类总是弱小得可灿”

    而就在距离一里外的某地,几个猎人正围在篝火旁讨论着捕猎精灵的计划,其中一个猎人道:“我刚刚去打探了,精灵部落外围的森林不知为什么竟然起了大火,现在一片混乱!”

    另一个猎人奇怪地道:“大火?是谁放的火?要让森林烧起来,那可需要大手笔的人力才能做到,是哪个掌握重权的贵族派人到森林中捕捉精灵吗?”

    “不,应该不可能,哪个贵族如果需要精灵的话,从我们手中买就行了,何必劳师动众呢?我想应该是冲突!”

    “除了猎人,精灵能和什么人起冲突呢,而且规模还这么大?”

    “这我就不知道啦,管他那么多,精灵部落越乱越好,到时我们说不定就能浑水摸鱼。抓到落单的精灵了,嘿嘿,我们快点吃完东西,然后过去瞧瞧,这真是天赐的大好良机啊,看来我们不达都不行!”

    几个猎人正在兴奋地谈着,眼前一花,再看眼前已多了位不之客。一个十八岁左右的人类青年,看打扮却不像猎人,而且猎人也一般不会单独行动,要捕捉到活的精灵,需要团队协作才行,而且这青年还三更半夜在森林中游荡,那就更为罕见了。

    不知为何,见到他之后,几个猎人都觉得浑身不舒服。空气中的温度忽然就下降了。那堆熊熊燃烧着的篝火,也黯淡了不少。

    最后一个猎人站了起来。走到青年的面前沉声问道:“朋友,你是什么人,有何贵干?”

    青年舆开嘴。他的笑容阴森森的:“我么?我是要催命的魔王!”

    他的右手搓为爪状,奇快无比地一掏,早就警觉地按在剑柄上的猎人根本来不及反应,就看到青年手中多了个血淋淋的,还在跳动着的心脏。更要命的是。那心脏,就是自己的!

    猎人大叫一声。倒地暴毙,而其他人都被这一幕惊的心胆俱裂,寒气从心底冒起。

    ***,这个变态是谁!?

    他们不的而同的抽出武器,怒喝着催斗气,同时往青年劈下。

    青年冷笑了下,鬼魅般穿到一个猎人的身前,在长剑落下之前将其喉咙捏碎。然后以手为刀,瞬间出现在另一个猎人身后。将其从腰部削两截,而第三个猎人,则被他一拳轰成了无数的肉碎。

    最后的一个猎人见到可怕的情景,吓碍手脚都软了,同时知道这变态的怪物太过强悍。丢下武器没命地逃命,但他跑了不到几米,头颅就高高地飞到了天上。在惯性的带动下,身体又跑了七八步方才到下。

    不到半分钟。一场大屠杀就已经结束,满地狼藉。鲜血和内脏到处都是,地上的几个猎人均尸不全,圆睁着眼睛死不瞑目,状若人间地狱。

    这青年正是被邪魂占据了躯体的韩念,他举起满是鲜血的双手,放肆地大笑:“鲜血和肉块的味道,还真的是美妙极了,哈哈哈哈,”

    忽然间觉察到了什么,他的笑声嘎然而止,然后没过多久,一个包裹在黑色斗篷的人从天上飘落,赫然竟是那天将镇魂幡的消息透露给韩念的神秘人。

    神秘人单膝跪在地上:“恭喜你,我的主人,恶魔的领袖,您终于回来了!”

    邪魂冷眼看着的上的神秘人,忽然一掌击出,神秘人吃了一惊,但却没有动弹,任由邪魂的手掌印在自己的前额。

    没有和那些被屠杀的倒霉猎人般被击毙,因为他们本来就是同类,邪魂很快就将手掌收了回来,因为他已经得到自己需要的东 记忆。

    从神秘人的记忆当中,邪魂了解到了一切,他缓缓地开口了:“是你施计将我从镇魂幡中释放出来的?”

    “是的,我的主人!”神秘人道:“我们之直都在努力,今天终于成功了,魔族需要你的带领!”

    “很好,你干的不错 ”邪魂摊开双手:“只要我能回来,自然就会引导着所有的族人,重新回到这片大地,向那些愚昧的人们证明,黑暗才是永恒的定律!”

    一缕黑气从他的指尖激射而出,径直穿进神秘人身上,神秘人浑身一震,然后惊喜不已,这是魔元,恶魔最为本源的力量精髓,而且这道麾元非常地纯粹。不含半点杂质,得到它,将大大有利于黑暗力量的提

    邪魂心情大好:“这是对你的奖赏,好了,现在让我们先回去吧,嗯,现在你们呆的地方,叫做放逐之地?”

    “是的!自从您中了那些卑鄙的神族全套,被他们合力封印之后,我们魔族失去了领袖,被驱逐到那个世界中。直到现在。”

    邪魂哼了一声,眯起眼睛:“放心吧,我们不用再在放逐之地呆的太久了,这片大陆很快就会成为我们的囊中之物,不过在这之前还得忍耐一些日子!呼,说真的,我最讨厌等待了,走吧!”

    身形一动,邪魂便已化作残影。往大陆西北掠去,从镇魂幡脱困后,他先得回到自己的老巢,再慢慢部署逆袭的行动。

    “轰”的一声,神秘人的黑袍炸裂开来,然后背部伸展出一对蝙蝠翼,赫然是个大恶魔。变身之后的他度大增,紧紧尾随着邪魂绝尘而去。飞快地消失在密林当中。

    几天之后,深夜,几匹骏马从帝都的大街上疾驰而过,自实行宵禁之后。如此明目张胆的人还真的不多,一队巡逻的城卫军里面而来,连忙高喝道:“什么人?立刻下马接受检查!”

    哥达从怀中逃出一个令牌:“我们是韩府的人,有急事回府!”

    城卫军们吃了一惊,帝都韩府代表着什么。就是小孩子现在恐怕都很清楚。宵禁令对一般的平民和权力不大的官员有效,像弗府的重要人员就不适用了,但见哥达等脸色阴沉,他们连忙让出一条路来,目送着几人远去。

    畅通无阻地回到韩府大门口,几人跳下丐来,大门口的守卫见状忙行礼道:“叶茜小姐,哥,”

    叶茜抓住一个守卫急道:“先别废话那么多,我姐夫他,回来了没有?”

    “呃。少爷?”那守卫一头雾水:“叶茜姐,少爷他不是和你一起出去的吗?”

    “我问你,他回来了没有!?”

    “没。没有!”

    叶茜闻言顿时无力地放开手:“姐夫

    身后的拍高走上前沉声道:“你也别着急,子爵他走的是另一边的岔路。也许要比我们晚些也说不定。”

    叶茜略为振作精神:“也许是这样。”

    哥达心中却充满了担忧,因为他明白拍高的话只是安慰叶茜而已,少爷那天的情况,分明很不正常,一些邪异的事情,生在他身上,现在吉凶未卜,叫他怎么能放心下来。

    雷奥斯抓着头懊恼地道:“他***,那天我真的不应该离开韩念的!不行。现在我要回到那该死的精灵部落去,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找回来!”

    拍高抓着雷奥斯:“等等,别冲动,如果子爵落在精灵的手下,那还好办。我们救了少夫人,可以用圣物把他换回来。森林中有我们的人,如果有少爷的消息,他们随时都会通知的!当务之急,是快点救夫人!”

    哥达点头赞同道:“先生说的对!”

    当叶茜回到内院的房内时,明美,剑舞和神官硼安琪儿正在照料着叶韵。安琪儿确实是一个称职的护理,以前随穆恩大主教四出行善的她很有耐心,而且是以真爱关怀每一个患者,对待收留了自己的韩念子爵的夫人。就更用心了。

    见到叶茜,几女欢喜道:“叶茜小姐。你回来了?”

    可是。走进来的只有叶茜一人,却没见到韩念的踪影,这使得她们不由有些奇怪:“少爷呢?”

    “姐夫的事,等下再说。”叶茜从怀中取出镇魂幡,但她却不知道如何使用。韩念也没交代。不过神器通常需要注入使用者的力量才会生效。于是叶茜尝试着将自己斗气灌输进幡内,淡淡的白光冒出,那面惨白的小旗子变得半透明起来,然后叶茜倏的感觉到了一个无穷无尽的空间。这个空间是那么的庞大,简直就像一个独立的宇宙般,它游离在房子。甚至这片大陆开外,是截然不同的存在一 时空!

    这片时空空间中,除了无尽的漆黑外却空无一物。因为所有的生物,死物都无法逃脱时空的规律,被时空长河流经过后,逝去的一切就成为了永恒的,绝对的虚无。

    可是。在这片混沌的虚无当中,却有一个格格不入的意识,如同黑夜中的光点,慢慢地漂浮着。

    自从被艾格伯特的邪术击中之后,叶韵的意识就被抽离到这里世界,她看不到任何景象,也听不到任何声音。摸不着任何东西,在这个无穷无尽的世界中,就连微风甚至都没有一丝,空气仿佛是停滞的。她一直都在游荡,然而总是无法找到出路。伴随着她的,除了漆黑虚无,就只有孤独和寂箕。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几秒钟,几个。月,也许几年,也许更长久,在时空中的时间意识是错乱的。

    如果你没来到这个世界,绝对想不到孤独是那么可怕的折磨,这是永远的灵魂囚禁,死亡反到成为了解脱,但叶韵是无法死亡的,时间长河流逝后的废弃空间,已经成为了永恒,里面的所有东西形态都无法改变,自然包括了生和死的转变。

    纵然是叶韵这种意志坚韧的女子,竟也感觉到了恐惧和疲倦,难道我,真的永远都无法逃出这个黑暗的牢笼了?

    这样又不知过了多久,叶韵几乎要绝望了。黑暗一点点地吞噬着她的意志,她几乎要崩溃了。这时她忽然听到了声音,在时空世界中,能听到人声是多么奢侈的享受,而且叶韵还惊喜地现,这声音非常熟。

    “姐姐!姐姐

    “小茜?”

    “姐姐,你在哪里?”

    “我在这里!”但叶韵却无法准确地说出自己的位置,因为这个世界中所有的地方似乎都是千篇一律的,焦急间忽见到一条白光纽带由远而近,瞬间来到面前。

    “太好了,姐姐,我找到你了!”

    看着那道白光纽带,叶韵讶然道:小茜?”

    “快点。姐姐,来这里,我回去吧,我和姐夫找你找得好苦呢!”

    叶韵情不自禁地走上那条白光纽带,在温暖的力量包围中,她的灵魂光点融入了其中,然后白光纽带收缩了,带着叶韵的意识穿越了无尽的黑暗,最后眼前豁然开朗,投入另一个色彩缤纷的世界。

    与此同时,现实中那昏睡了几个月的叶韵,也同时睁开了眼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