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一十八章 男人的决斗

第二百一十八章 男人的决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不,纹不是魔法,而是种使用空间兰力的方法六,竹被精灵王带走,后得其授技之事如实相告。

    精灵王教给剑舞的,事实上是空间法则中最适合刺客的部分,包括解开结界,潜伏。以及钳制,暗精灵其实也有着上佳的天赋,只是从没得到名师指导而已,精灵王的空间法则她领悟得非常快,几月后已经有着破解结界的能力了。然而存黑暗之城中打听良久。都没有半点韩念的音讯,无从下手的剑舞想出了另一个好办法。她听说城中有一位深得魔主器重的恶魔之子,名叫卡罗,如果能将卡罗拿下,便可以之将韩念交换回来。

    于是剑舞密切观察着卡罗的行踪和习惯,得知他平时要么呆在黑暗教廷,要么就在皇宫中,两个地点都不好下手,幸好卡罗还经常会在宴会结束后带美女到外面过夜,因此剑舞花不少时间研究好这栋别墅的结界,最后顺利以精灵王所授之法破解,潜入房中等待机会,却没想到她要下手的目标正好就是讳念。

    韩念再次被感动了,剑舞这么一位柔弱的女子,竟然为了自己只身闯到放逐之的。她需要多大的毅力和勇气才能克服恐惧?

    但韩念总是不善于通过太过娘们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心情,他只是骂道:“听着,笨蛋,下次永远都不要做这么愚蠢的事情了,这是我的命令!嗯,等下你立刻回去,不要再继续留在这个是非之地了。”

    “可是少爷你呢?你一个人在这里会很孤单的。剑舞愿意留下陪伴着你!”

    “呵呵。我不孤单,我在放逐之地的“老朋友,多的是。你必须早点回去,告诉老爷和少夫人他们,叫他们不要担心,也别派人来寻找。过些时候我应该就能回去了。在这之前,我得打听清楚那个魔主想做些什么!”

    “那少爷你万事小心!不过,现在就让剑舞服侍你吧,我好久没服侍过少爷了呢!”剑舞捡起地上的衣服,如常般给韩念穿上,这副身体是陌生的,但身体中的那个人是弗念,她就永远都是那么的用心。

    待得剑舞走后,韩念弄醒了被击昏过去的红魔女,再施星月**给她做了催眠,模模糊糊中的红美女只道自己是真的被韩念给搞晕了,还一个劲的赞叹其床功了得,约好下次再战,一场风波就这么平息了。

    接下来的日子还是一成不变,白天练毁灭之拳并学习巫术,晚上参加宴会。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随着力量的提升,他的自信心也越来越充足了。

    魔族倒是还多大动静,只是暗中做着多方面的准备,他们很狂妄,却非盲目的自大。人类也不是随便捏的软柿子,别到时回不了神圣大陆反被重击。而韩念就是他们准备的一张相当重要的底牌,完全控制这张底牌,魔主认为至少得一年多的时间。所以他在等待,上千年都忍下来了,也不缺少那么点耐心。

    韩念也在打着自己的鬼主意,有了力量好办事,既然魔主还没打算将自己遣送回神圣大陆。接下来,就先好好“报答”下便宜老爹的苦心栽培吧!

    从韩念以恶魔之子的身份出现在魔族起,就成为所有人,尤其是年轻魔族男子最羡慕的幸运儿,他有着高贵的血脉,尊崇的身份,强壮的身躯,以魔尊布拉德为师,黑暗教廷大力培养,还有,那个绝色尤物,黑暗天女丽娜总是俯帖耳地跟随在他的身侧。随手招招,就有大批美女自动躺到床上任其采摘。

    力量,权势,美女。男人最向往的东西,他全都拥有了,而且拥有最好的,他天生似乎就是得到黑暗祝福的宠儿。

    不过,就算再眼红,年轻魔族们还是只能将他们的羡慕埋藏在心底,极力讨好巴结韩念。

    只是,还有极少数人是例外的。

    此时,宴会中的角落,就有一今年轻的恶魔瞪着那对血红的眼珠,极不友好地盯着韩念,丝毫也不掩饰他的嫉妒。

    这年轻人叫拉斐尔,是魔族最大家族之一路德家族的新生代精英,魔族中的天才。才二十六岁的年级便已觉醒长出翅膀,加入了大恶魔的行列。每晚的宴会,他总是最受美女欢迎的那个人,但这些都是生在韩念到来之前的了。现在,所有人的眼球都聚焦在那个恶魔之子身上。拉斐尔自然被大大冷落。

    失去人们的关注尚不打紧,最让拉斐尔无法忍受的,是黑暗天女丽雅也被韩念收入囊中。

    从第一次见到丽雅起,拉斐尔便惊为天人,可惜后来黑暗天女到神圣大陆执行秘密任务了,一直都没再在放逐之地露面。时间并未能让拉斐尔忘了丽雅,相反更为刻骨铭心,就在拉斐尔饱受煎熬之时,丽雅再次出现了,拉斐尔欣喜若狂,可是就在他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将玉人追到手之前。一盆冷水已经浇了下来,因为黑暗天女已经名花有主,他的主人就是这个莫名其妙地冒出来的恶魔之子。

    比他更好的背景,更年轻就成为了恶魔,还独占黑暗天女,凭什么,最好的事全都给了这小子?

    拉斐尔握紧了拳头,他实在很不忿,可是谁不忌惮韩念背后的魔主,因此在每次宴会之中,他只能默默地坐在角落之中,关注丽雅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越是得不到的东西,便越吸引人。拉斐尔的思念与日俱增,他已经快控制不住心底的情愫了。

    强烈的思念也转化为了同等的仇恨,就算韩念根本就没和他接触过,拉斐尔还是深深嫉恨着。看到韩念的脸,他就有轰上一拳的冲动。如果没有他的话,黑暗天女说不定就是自己的了。不过现在也不是没有机会。因为那个卡罗似乎是个不折不扣的花心大萝卜,他有了完美的黑暗天女还不满足,到处兜搭宴会上的其他魔族美女将丽雅撇在一边。

    现在,那个该死的卡罗就又和几个美女有说有笑的,谈得开心极了,而丽雅似乎看不过眼,黯然伤神地离开了会场,到后花园散心去了。

    拉斐尔已经无法遏制那日益增加的情感,心中一动便跟了过去,爱情总是容易让人冲昏头脑,做出一些不理智的愚蠢事情,拉斐尔也不例外,其时,他还不知道此举将给自己带来灭顶之灾。

    迪莉娅就在舟花园中慢慢地走着,拉斐尔很快就追上了。挡在她的身前道:“你好,丽雅?”

    迪莉娅疑惑道:“你是?”

    近看这张魂牵梦绕的绝美的脸,甘是和第次亚到时那么的惊艳,黑暗天女那仿似深潭般吸了阴每个一人的特殊气质,在夜晚当中更是神秘,她实在是太完美了,即使皱起眉头的一个小动作,都是如此迷人,拉斐尔激动起来:“你不记得我了吗,我是拉斐尔,路德家族的拉斐尔,十六岁的时候,我们就见过面!”

    迪莉娅在记忆中拨寻了一圈,终于有点模糊的印象,出于礼貌她微笑着回礼道:“哦。对了,我想起来了,你是拉斐尔,请问找我有什么事吗?”

    拉斐尔欲言又止,最后道:“也没件么事,就是找你闲聊一下。”

    迪莉娅道:“喔;但很抱歉,我马上就要回宴会会场中了。”

    拉斐尔冲口而出道:“回去那么快干什么,看那小子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吗?”

    迪莉娅黛眉蹙起:“你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已开了口,拉斐尔便收不住了,继续说道:“丽雅,我只是为你感到不值,你这么优秀的女孩子,为什么非得跟着那小子呢?你完全有更好的选择!”

    迪莉娅不悦道:“拉斐尔,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但我想告诉你,卡罗是我最喜欢的男人,”

    拉斐尔不住地摇头:“不不,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你真的喜欢他的话,就不会这么独自一人在后花园中散步了,看得出来,你在烦恼,因为那小子就是个花心大萝卜!”

    迪莉娅哑然失笑:“拉斐尔,我想你有点误会了,我之所以到这里散步,是因为宴会中呆得有点闷,除此之外,我愿意为卡罗做任何事,就算他想追求别的女人,我也会支持他,我暂时离开,也是让他更方便一点,不用顾忌我而已。”

    拉斐尔怔住了。如果丽雅的话属实的话,那她岂非是爱卡罗爱到近半痴迷的地方,拉斐尔无法接受事实,他歇斯底里地大声道:“不可能,那你为什么会这么憔悴,我看到你的脸色很糟糕,这显然都是拜那子所赐!”

    “是的,是拜卡罗所赐”迪莉娅的俏脸挂上了红晕:“他太强壮了,每天晚上我都睡的不太好,难免会有些精神不足。”

    这句话饱含暧昧。以拉斐尔的聪明,怎会听不出来,想起迪莉娅在韩念身下婉转**的情景。妒忌之火就像毒蛇般咬噬着他的心:“我不相信,丽雅,你一定在骗我对不对?我知道的,你是被逼的,迫于魔主淫威,才不得不和那小子在一起!”

    迪莉娅瞥了他一眼,她甚至懒得解释,和一个无关紧要的人解释那么多实在太无聊,于是她转身往会场中走去:“如果没其他事的话,那就这样吧!”

    拉斐尔急了,他走上前去就欲拉住迪莉娅:“等等,丽雅,我还于话和你说!”

    这时一个人影闪过,阻挡在他的面前,赫然是方才还在宴会中忙着泡妞的韩念。

    韩念的脸色有些阴沉,他冷冷地道:“不要用你那该死的手碰我的女人,否则死!”

    这些日子他一直都在观察,早就现了这个拉斐尔对迪莉娅有意,接着打听得知他走路德家族的人。要挑起魔族和魔主的矛盾,拿那些阿狗阿猫下手当然是没用的,拉斐尔就不同了,他的背后是一个大家族,势力非同小可,如果于魔主反目的话,那就有好戏看了。

    韩念一直都在等待,看看什么时候找权会挑衅,没想到拉斐尔还主动一点,竟然自惹麻烦。见到他跟在迪莉娅身后走出花园,韩念就撇下身旁的其他美女,悄无声息地过来了。

    尽管迪莉娅只是挑起事端的工具,不过当拉斐尔要追求她时,韩念还是真的觉得很不爽。因为他在潜意识中已把边莉娅当成了自己的女人,不允许任何其他的男人染指。

    当然拉斐尔就更看韩念不顺眼了,再加上在迪莉娅面前,隐忍许久的情绪顿时爆出来:“你以为你是谁,自己照照镜子吧,如果不是你的魔主父亲的话,丽雅会愿意和你在一起?她是被逼的!”

    “被逼的?”韩念转向迪莉娅道:“宝贝,他认为你是被逼的,你说呢?”

    迪莉娅横了韩念一眼:“是的,你这个大坏蛋,也不管人家愿意不愿意,就是喜欢硬来!”

    她很显然只是打情骂俏的口气,但韩念觉得有点不爽,他抓着迪莉娅的手,猛地将黑暗天女拖到自己怀中,搂着她的纤腰:“就算硬来有怎么样?总之,你这辈子注定是只属于我的女人!”

    被妒忌心冲昏了脑袋的拉斐尔死死地盯着弗念那双魔手在迫莉娅身体上游曳,眼中快耍喷出火来了:“听到了没有,立刻放开她,你还是个男人的话,就和我决斗吧,如果你输了,就还丽雅的自由!”

    “就凭你,也想和我争?”韩念一脸不屑:“不过战斗嘛。我倒是很喜欢的,挑个地方吧。我会把你打得满地找牙!从此以后,再缠着丽雅的话,我见一次就揍你一次!”

    “狂妄的家伙,很快我就要你付出代价,有种的话就跟我来吧!”在迪莉娅面前,拉斐尔岂肯认输,灰黑色的魔翼从背后长出。腾身一跃便已飞到空中,接着往远处飞去。

    迪莉娅忙道:“卡罗殿下,不要走,别和这种无聊的人纠缠,我对他根本就没半点感觉!”

    “我知道,但我必须给他一点小小的教!”韩念摸着迫莉娅的俏脸道:“嘿,宝贝。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会回来的!宴会结束之后,我们晚上还有其他的战斗呢。”

    迪莉娅脸一下子红了。她当然知道韩念的言外之意,不由得啐了一口。

    冲迪莉娅眨眨眼。韩念的魔翼也伸展出来,跟着拉斐尔飞走了。

    迪莉娅没能阻止,事实上也不想阻止,因为这次韩念和拉斐尔之战肯定会引魔主于路德家族间的裂痕,路德家族一怒之下,说不定就会偏向父皇这边了,所以。迫莉娅是希望它生的。

    想起韩念方才说的那句话“就算硬来有怎么样?总之。你这辈子注定是只属于我的女人!”时,迪莉娅嘴角露出一丝微不可擦的笑意。

    真是个蛮不讲理的霸道男人哪,和那个。伸士般礼貌小心而狡猾的子爵大人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可是,不管是韩念子爵,还是卡罗殿下,为什么,都能俘获自己的芳心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