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二十章 欺骗

第二百二十章 欺骗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沉然普消的攻击没用,就不要白费力毒了,让拉斐尔的膛。世么涨下去,那可不太妙。

    要拼命的吧,那就来吧!

    韩念往后跳开,右拳高举过头,浓烈的黑气从身体中冒出,袅袅升起。举在拳头上方,一个黑球诞生了,越来越巨大,但当韩念身上的黑气停止冒出后,那只黑球却是开始迅缩小了,最后仅剩拳头大状如漩涡。级压缩的力量激烈摩擦,甚至将空气分解,产生了紫色的电劲,从黑球流泻到韩念身上,韩念的体表布满了肉眼可见的电火花。噼啪作响。

    这不是普通的攻击技了,而是混合着强大雷电劲力的,韩念如今掌握的搏斗最强招,毁灭之半中的一极道毁灭!

    与此同时,拉斐尔的气势也达到了顶峰,整个人化身为一片真空陷阱。呈半透明状,仿佛一个没有实体的幽灵。这走路德家族幽冥魔掌中的幽冥之殊!

    双方不约而同地起了最后的一击。半透明的拉斐尔,和化为紫色雷光的韩念,均以一往无前之势往对方冲去,狭路相逢勇者胜,他们都没有留手的余地了,稍一畏缩,就会在战斗中落败。

    这时几人忽从远处闪了出来,正是带着噢觉灵敏的三头犬在附近搜索,听得战斗动静的黑暗祭司,甚至迫莉娅也在其中,黑暗天女始终有些担心韩念,亲自到城外寻找了。没想到拉斐尔竟然真的被冲昏头,连幽冥之殊都使出来了,决斗已演变为死拼,两人中的任何一个,都有可能在战斗中丧命,甚至同归于尽。

    迪芳娅的芳心狂跳起来,是的,她希望看到韩念和拉斐尔开打,为父皇争取路德家族的支持。但现在却是生死之战,韩念已有生命之危。她就不能无动于衷了。

    迪莉娃忍不住高声惊呼:“停手!不要”。

    可是已经晚了,两人都已无法收手,更何况心仪的美女在场,拉斐尔更加不能败,他现在心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只要杀了这小子,迪莉娅就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冉冥之伤以极道毁灭!

    最阴柔的技能和最网猛的绝招碰撞的刹那,时间忽然间停止了,两人的身形再次出现,站立在空地中央,拳掌交接。似乎什么都没有生过那样。但这样的情况仅仅持续了两秒,可怕的事情就生了。

    两人站立的地方产生了裂痕,在强烈的震动当中,无数道深深的裂痕往远处蔓延开去,数十道巨大的龙卷风毫无预兆地出现了,呼啸着卷起空地上的大石和树木,在它强盛的威势之前,黑暗祭司们也不得不停下脚步,否则的话便会殃及池鱼。

    幽冥魔掌是一种空间法则催生的觉很早。它和毁灭之拳的力量其实并不能互相抵消,只是其法则中的吸收技巧将爆力均匀地卸到空间当中。但如此强大的一击,就算拉斐尔也无法及时卸掉。于是失去平衡的空间生了异变气流,形成龙卷风。

    待得风平浪静之后,空地已经被糟蹋的一片狼藉,不成样子了,那些裂痕至少蔓延到了上百米之外,地上被龙卷风扫得坑坑洼洼,四凸不平。好像大地震过后的废墟。

    韩念和拉斐尔同时口喷鲜血,闷哼声中流星般地往后飞坠,韩念网好摔往黑暗祭祀一行人的方向。迪莉娅连忙飞身上前将他抱住,心急如焚地道:“卡罗殿下,你没事吧?”

    “嘿,我很好”话虽如此,事实上韩念伤得不轻,鲜血却不停地从他口中涌出,将迪莉娅的白裙都染得通红了。触目惊心。

    迪莉娅就快要哭了:“你,你先不要说话,我想办法给你止血!”

    拉斐尔比韩念好不了多少,重重地掉到地上。又滑行了十几米才停下。等他勉强爬起来之后,一股阴寒的气息忽然笼罩了全身,即使以他大恶魔之身,依然惊悸于这股气息的邪恶和强大。

    一个全身裹于黑色长袍的怪人,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他的身前,斗篷中透出的两道锐利似刀的红色异光,紧锁在拉斐尔身上。

    鹿主!

    拉斐尔大惊,战后的他恢复了平静,这才想到事态严重。原本他只是想略为教刮一下韩念,让他知难而退便了事的,后来韩念的难缠却出于意料之外,骑虎难下的拉斐尔不得不动用了杀伤力最强的幽冥之殊。

    他能感觉到魔主的愤怒,极度的愤怒,目光都要杀人般,一步步地往拉斐尔走了过来,浓烈的杀机如潮水般高涨。

    拉斐尔暗叫不好,心底毛,平意识的往后退去。

    这时远处又出现了几条身影,见到他们的拉斐尔大喜过望,他的救星。路德家族的族人到了。其中一个满头银的老者,就走路德家族的家主。魔尊帕里什。家主亲自出面,看来自己是得救了。就算是魔主。至少也得卖他几分面子吧。

    但很可惜的是,拉斐尔低估了韩念的重要性和此刻魔主的愤怒,魔主觉察到了身后的来人,但他的杀气不减反增:“很好,拉斐尔,你做的好事!”

    恶灵长袍鼓起,袖子中伸出一只黑气幻化的手指,闪电般地往拉斐尔点去。

    拉斐尔此刻受了重伤,反应自然是迟钝很多,再加上魔主动作太快了。哪里躲闪得开。

    “手下留情!”魔尊帕里什迅若流星地飞了过来,从接到黑暗教廷消息的那时起,他就知道拉斐尔闯了大祸。只能指望魔主的惩罚能轻点,可是,远远地,他便感应到了魔主那浓烈的杀机,大感不妙,将度提到了极限,希望能阻止悲剧生。

    然而还是晚了一点,当帕里什来到两人所在地的时候,魔主的手指已点在拉斐尔眉心,而拉斐尔则瞪着眼睛。一动不动。

    黑色的手指缩回恶灵长袍中,拉菲尔的眉心出现了一个小只有针眼大的小红点,但是它已足够致命。拉斐尔的身躯直挺挺地倒下,仰面朝天,心脏停止跳动,已经没了生命的气息。

    帕里什的同伴们也跟上了,却是几个中年人。他们也走路德家族的成员。,冲诚女扑倒在拉斐尔身!凄声哭了起来!“哦不。损不会这样的!”

    这中年魔女是拉斐尔的母亲,梅丽,平时视儿子如宝贝一般,此时自然是肝肠寸断,哭得死去活来了。

    “如果他不走路德家族的人,死的绝对不会这么体面!”魔主阴森森的声音从恶灵长袍中传出:“你们都给我听好了,谁敢动卡罗一根汗毛,下场肯定会很难看!”

    除了那个伏尸恸哭的中年魔女梅丽,包括帕里什在内的其他路德族人都保持了沉默。是的,拉斐尔伤了卡罗,他应该受罚,可是,这样的惩罚未免也太严重了。尽管魔主认为他死的很体面。已经是宽怒,可是路德族人们可不这么认为。

    他们家族被给予了厚望的一今年轻人,就这么英年早逝了。然而他们却是敢怒不敢言。因为杀掉拉斐尔的是魔主!就算是魔君撒亚,如果杀了路德族人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但在魔主的面前,他们没有办法,只能将悲痛和愤怒深深地埋藏到心底中。

    事实上在暴怒驱使杀掉拉斐尔之后,魔主也有点后悔,但已他的骄傲,绝不愿认错,他是什么人?独一无二的恶魔之主,掌握着所有魔族的生杀予夺大权,更何况拉斐尔犯下了那么重要的罪行。如果卡罗因他而死的话,就算是一百个拉斐尔也弥补不回来。

    韩念此时已经重伤晕眩了过去,幸好还不足以致命,魔主以真元护着他的心脉,立刻带回黑暗教廷治疗。

    魔主一行人很快就走得干干净净,但走路德家族的人并没离开,他们都憋着一口气,握紧了拳头。梅丽越哭越是凄厉,忽然头一歪到在地。

    其他人连忙探了她的气息,觉并无大碍,只是悲痛过度而暂时晕迷而已。

    “我们路德家族为教廷。为魔主做了那么多事,难道得到的就是这种回报?”其中一个族人开口了,声音充满了沉痛。也难怪他会心冷,在神权和皇权两大派系之中,路德家族是要更偏向前者的,千百年来也派遣了许多强者潜进神圣大陆,为魔主的回归铺路,可是,他们的努力,换来的却是灾难。

    “不,不会这样的!拉斐尔绝不能白死!家主。你得为他讨回公道啊!”一个魁梧的恶魔几乎是咆哮着怒吼,他走路德家族的鲁格,拉斐尔的堂兄,脾气很是暴躁,在加上和拉斐尔的感情一直很好,此刻忍不住飙了。

    拉斐尔是帕里什亲自教出来的,十几年培养的一番心血付诸东流,他岂能不悲痛欲绝,但魔尊的忍耐力和他的幽冥魔掌一样深不可测,脸上看不到半分的表情。只是蹲下身,将死不瞑目的拉斐尔眼皮合上,吸了口气道:“就这样吧,不要抱怨了,这次确实是拉斐尔不对。”

    鲁格怒道:“可是就算拉斐尔再

    另一个族中长者打断了他:“好了,鲁格。不要再说太多的废话!”

    拉斐尔之死当然不能就此了结,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就算有天大的问题,也的先回到族中再说。

    带着昏迷的梅丽和拉斐尔的尸体,众人离开了空的。事情至此暂时告一段落,然而就像这块被严重破坏的空地一样,无法弥补的裂痕,已经悄无声息地在魔主和路德家族之间诞生了。

    恶魔的躯体不仅强壮,恢复力也是十分惊人,尽管受了那么重的伤,韩念在半夜的时刻就醒过来了,当然,这也离不开魔主不惜真元帮助,以及黑暗教廷中储备的灵丹妙药。为了韩念,他们又一次大出血了。

    不过就算性命无忧,还是痛得要命,被幽冥之萏搞这么一下,要不是肉身强悍的话,早就灰飞烟灭了。韩念想爬起来,就牵动了伤势,全身肌肉就像被细针狠刺一般,韩念忍不住呻吟出声。也惊醒了整晚都守候在身旁的迪莉娅。

    “卡罗殿下。你醒了!”迪莉娅喜悦地道:“你先躺着,暂时别起身,你伤的很重呢,有什么需要的话,就叫我去做好了。”

    “不,我什么都不需耍”失血过多让韩念的声音有些沙哑,他抓着迪莉娅的手:“我只需要你,丽雅,你留在这里别走。让我静静地看着你,那就足够了。”

    迪莉娅俏脸一红,但心底却是非卓甜蜜,韩念的情话,总是能轻易地打动她的心扉。看着韩念的脸。她的泪水却忽地流了下来:“卡罗殿下,千万别做那么危险的事了,我,我怕失去你。真的,我很害!”

    韩念心道这魔女演得还真是逼真,但见到美女落泪,他始终是有些心软,抹着她脸颊上的珠泪道:“丽雅,别难过了,我这不是没事吗,谁叫那小子像苍蝇似的缠住你!”

    “卡罗殿下。你放心吧”迫莉娅柔声道:“他永远也无法纠缠我

    “丽雅,你这是井么意思?”

    “因为他已经死,了!”

    从迫莉娅口中的知后来生的一切后,韩念心中暗喜,真没想到,比预计中的结果还要更好,魔主竟然会怒极杀掉拉斐尔,这下可好了,路德家族就算不敢报复,也肯定得大伤其忠心的。

    迪莉娅幽幽的道:“卡罗殿下,答应我,无论生了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好吗?”

    顿了一下她又道:“哪怕是”我欺骗了你,那也都是迫不得已的。”

    韩念笑着反问道:“丽雅,你会欺骗我吗?”

    “当然不会。”迪莉娅笑的有点勉强:“我只是说万一,当然,我相信这种事是不会生的。”

    韩念当然明白她指的是什么,心一软道:“好吧,就算被你骗了,我也是心甘情愿,谁叫你是我喜欢的女人呢”

    迪莉娅认真地道:“卡罗殿下,这是你的承诺。迪莉娅永远不会忘记的。请你一定要记得!”

    韩念在心底苦笑不已,从认识迪莉娅开始,好像就总是欠她莫名其妙的承诺,怎么也还不完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