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二十二章叫花子

第二百二十二章叫花子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应扣油箱娅告别的时候。黑暗天女表现得极为依恋!散下,再晚一天,就晚一天行么?你可以向主人请求,一天应该没问题的。”

    韩念摸着迪菲娅的脸:“这不是一天两天的问题,只要留下来,我就舍不得走了。所以,我还是今天动身吧,嗯,对了,你不要送我。我不喜欢离别时的气氛。再说了,也没什么好伤感的,一个月后我们就能再见了,对么?”

    迪兹娅的神情有些无奈:“一个月,真的好漫长呢,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时间能过得快一些。卡罗殿下,你回到神圣大陆之后,可不能忘了我,时刻都得急着!”

    韩念笑道:“好吧,我每天吃饭睡觉上厕所时都念一遍你的名字。这样可以了吧?”

    “扑哧”迪菲娅被韩念逗笑了:“上厕所时就不要念我的名字了,睡觉也不要,不然你的妻子可是要吃醋的。”

    韩念像狗一样耸动着鼻子:“嗯,好酸,在她吃醋之前,好像家人已经吃醋了。”

    迪荷娅白了他一眼:“去,我才不稀罕呢!”

    “刚才是谁还要死要活的不让我走呢?”

    此刻两人完全就像一对打情骂俏的情侣,迪荷娅的柔情将韩念融化了,尽管心中很清楚这就是一个。红粉陷阱,可是不知为何他总是十分投入。如果迫莉娅不是魔女的话。那韩念倒不介意将她收入后宫当中,现在删可惜了。

    别想那么多了,这就是一场游戏一场梦。醒来之后,神魔两族的千古仇恨就会横亘在自己和她之间,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韩念忽然间希望自己沉迷汞这个荒谬的梦中,再也不要醒过来了。

    温柔的陷阱,真的是很可怕啊,俘虏的不仅仅是人,还有你的心!

    由于韩念的绝密身份仅限于极少数人得知,这次他回神圣大陆当然是不可能大队伍浩浩荡荡地出的,随身的只有一个护卫,大恶魔阿尔特斯。

    阿尔斯特经常在神圣大陆和放逐之地间来回,也是识途老马了,带着韩念从最近的道路走,两人都是大恶魔级别的强者,有翅膀之助。行程自然很快,过得数天之后,便来到了罗格里斯之障前。

    在如倒悬海面般的屏障前停下脚步,阿尔特斯道:“卡罗殿下,前面就是罗格里斯之障,再去就是神圣大陆,以你如今的实力,穿越障壁是轻而易举的事,主人还有其他的交代,我得先回教廷,不能再送你了,真的很抱歉。”

    韩念点头道:“哪里的话,一路上麻烦你了。”

    阿尔特斯忙道:“卡罗殿下。你太客气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在分别之前,阿尔特斯先预祝你一帆风顺,让我族能顺利回归。”

    韩念拍了拍他的肩膀:“如果成就了大业,我不会忘记你的!”

    “是。感谢殿下的抬举!”

    韩念没有再罗嗦,闪动翅膀飞身钻进了障壁中,平静的镜面当然了一下。就将他吞没了。

    目送着韩念脱离视线范围之外。阿尔特斯眼中闪过了寒光,殿下啊殿下,你真的是太幼稚了,如果我族成功了。第一个要被主人杀的人就是你。因为不是你的话。魔族的大计也不会三番四次受阻了!

    韩念当然不知道阿尔特斯心底的阴险想法,他眼前一花,世界已经变了样。到处都是乳白色的光晕和光点,像泡泡一样漂浮着,煞是美丽好看,这种光和光明教廷施展神术时的圣光是一样的,这是罗格里斯之障中的圣光之界。

    圣光之界也是障壁中唯一会选择对象的分阵,如果身上没有邪恶气息的人,就不会被圣光攻击,而其他诸如火焰之界,寒冰之界,暴风之界等都是无差别攻击的分阵,神族也好魔族也罢,它们都是不长眼睛的。

    韩念出现在圣光之界中,感应到他身上的邪气,那些祥和的白光顿时骚动了起来,变得犀利而耀眼,并化作了光弹。光箭,光刃等形态,往韩念飞了过来。

    “嘿。来得正好!”韩念不以为意,念了两句咒语之后,一面由骨头组成的墙就出现在体表,围绕着他飞舞,将白光挡得严严实实的,这是亡灵魔法中的骨墙。

    在骨墙的保护下,韩念展开翅膀往前迅地飞去,一直飞离圣光包围的范围。

    天空倏地漆黑起来,和方才明亮的圣光之界形成了鲜明对比,因为他来到的是天雷之界。一道道粗大的闪电撕开夜空,暴戾地击了下来,伴随着震耳欲聋的轰鸣,仿佛要将这个世界以及所有的物体都劈开。

    每一道雷电都相当于魔法师的高级魔法雷鸣术了,要被虽中的话是不好玩的,就算韩念的大恶魔肉身强悍到能承受。可是被强电袭体的滋味很不爽。[][net]于是韩念双手撑开,一个菱角分明的黑色立方体将他包围了。

    闪电当头劈下,黑色立方体立时大亮起来。将电力导进,然后神奇地往地底蔓延开去,半点也没沾到韩念身上。巫术中的暗光结界,能将绝大多数的魔法攻击卸开的一种防御技能,在黑暗教廷的这些日子中,韩念没少学有用的玩意儿。

    过了天雷之界后,一片绿意出现在眼前。在荒凉的罗格里斯之障中,这是唯一一个有着植物生存的分阵木灵之界。粉红色的飘渺雾气弥漫在木灵之界中,使它披上了一层美丽的外衣,幽香扑鼻,沁人心脾,令人忍不住想多吸几口。如果不知情的人,还以为这里是什么世外桃园。只可惜这红雾是致命的瘴气,如果吸上几口的话,轻则头昏眼花,重辄中毒暴免

    就算屏住气,它们还是能通过皮肤进入人体。很是厉害。

    恶魔的躯体对毒有着较强的免疫力,但韩念还是不敢怠慢,继续维持着暗光结界前进。一路上还碰到许多奇形怪状的植物,通常都很高大怪诞,也不是吃素的,很多都是狡猾的食人花或能像蛇一样活动的巨蟒蔓藤,不留意的话就可能成为它们的肥料。不过抗拒了瘁气,这些食人植物对韩念自然不是大问题。在踢烂大量的食人花,斩断无数的巨蟒蔓藤之后,木灵之界限也无惊无险地被甩在了身后。

    现在韩念的魔才口让很强大了接连以骨墙。暗米结界穿过罗格里斯阵,还是没有消耗殆尽,接下来的。却是滚石结界。

    巨大的石块从天而降,将地底砸得坑坑洼洼,四凸不平,面对石雨的韩念反而解散了暗光结界,因为滚石是物理攻击,暗光结界的防御作用不大。而且,韩念也想试试自己的武技。

    嘴角绽出自信的微笑,韩念冲进了石雨之中:”来吧,再多的石头。也给老子粉碎!”

    乌光出现在他拳心,随着黑暗力量的释放而急促膨胀,但又随着高度压缩而迅缩小至楠子大显然,韩念的毁灭之拳比起和拉斐尔决斗时已经纯熟了许多,收自如,不到两秒钟的时间内,接连轰出五颗楠子状的黑球。

    这些小小的黑球,却比炸药还要恐怖,只听得轰隆轰隆的大响,从半空中坠落的那些巨大的石块,硬是被黑球炸为了无数的小石子,纷纷扬扬地掉落。飞溅的小石还是有些杀伤力的,但韩念却是怡然不惧,因为他现在的躯体,比起石头还要坚硬,任由碎石砸在身上,韩念接连施展毁灭之拳,专挑落石多的地方走,罗格里斯之障对他已没威胁,韩念纯粹就是在玩而已。回到神圣大陆之后。这副身躯就不能再使用了,体会过恶魔之体有多强壮韩念还真有些意犹未尽。

    最后的暴风之界,寒冰之界,火焰之界也都安然穿过,韩念终于明白以魔族的强大,为何千百年来还是被拒之门外了,因为罗格里斯之障确实很可怕,至少一般的人和魔族进去了就很难从另一边走出来。不过想到这个古魔法阵就要被魔主削弱,韩念又不免得大为担忧。

    从镜面似的障壁另一边跳出之后,眼前豁然开朗,中午时分,天气很好,艳阳高照,蔚蓝的天空一碧万顷。

    呼,终于回来了,先前不觉得神圣大陆有多漂亮,但是从放逐之地那个死气沉沉的世界走一趟回来之后,神圣大陆简直就是仙境了。就连空气,仿佛都清新许多,天空和太阳也不是那死鱼皮般的惨白,怎么看都觉得顺眼无比。

    走出罗格里斯之障,韩念立刻就恢复了人类之身,否则一个恶魔在神圣大陆上行走,被现随时都得惹来追杀。

    当然,衣服也是得换掉的,这套衣服有点旧,韩念再往身上抹点尘土草末,将头弄得散乱一些,衣服扯乱几个洞,卖相就和饥荒中的难民差不多了,然后直奔直接的一个城市。

    菲尔城的知州思博正在官署中审批公文,看着面前厚厚的一叠档案,头疼得很,而且腰也有点酸。昨晚和同僚出去喝了两盏,后来一时兴起,老夫聊少年狂叫了两个妓女玩玩三口,早上起床时就腰酸背痛了。这让思博郁闷不已,哎,时间真是无情,这人啊,一上了年纪,身体就得退化,想当年,别说三口了,就是四口五口第二天一早都精神奕奕的,那时真是年少风流啊!

    这时一个守卫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正在回味着当年勇的思博被惊醒了,从美好的过去回到残酷的现实中,不由得怒气冲冲地道:“贾巴尔。你他妈见鬼了,大白天慌什么慌?。

    “知,知州大人,鬼我,我倒是没。没见到,但,但他跑得太急,再加上情绪激动,一口气喘不上来,差点没噎死,但暂时无法接下来。只好用手一个劲地指着身后。

    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思博看到了一个披头散的怪人,这家伙衣服肮脏邋遢,第一印象就和叫花子差不多,思博也确实将他当成了叫花子,不由更是大怒:“贾巴尔,你当官署是慈善机构啊,连叫花子都放进来,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听到思博的话,贾巴尔惊恐地瞪大了眼睛,他不是害怕被解雇,而是知州大人说了一句相当不应该说的话。这句话甚至可能让他的官印易手。

    见到贾巴尔还是没有半点行动,思博骂道:“还楞着干什么,还不给我快点赶他出去,我的耐心是有”

    话没说完,那叫花子将一件东西丢了过来,直接落在案台上。思博下意识地避了避,恼火不已,好呀,一个叫花子,竟然都敢对我无礼,简直是反了,反了!

    在飙之前。思博却看清那件东西不是什么果皮,泥块或狗屎之类的恶心物品,而是一面玉牌。

    咦,一个叫花子身上,竟然也收着饰物,他们通常不是喜欢换成面包或者烤肉的么?

    思博不是一个清廉的官员,他很懂得享受和敛财,所以他很识货,很快就现这面玉牌并非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地摊货,甚至自己身上最好的玉饰,质地都没这块玉牌来到上乘。这种玉,通常只有帝国最上层的贵族和高官才能拥有。

    思博很快就否定这块玉是叫花子偷来的猜测,因为他看到上面刻着一个大大的,“韩”字。

    格兰帝国姓韩的人不少,有权有势的也不少,但是站在最顶层的贵族”,

    思博甚至用屁股也能先想得到一个韩家帝都韩家!

    这时贾巴尔已经缓过气来了:“知州大人,他,他是韩念子爵!”

    就像一个惊雷在头顶上炸开,思博吓到差点内分泌失调,失踪了一年,整个格兰帝国上下,包括光明教廷和魔法工会都在寻找的韩念子爵?

    自韩念在那场奇迹般的战役中大败草原人,并于谈判自称为神之使者后。典故便传了开去,很多平民都对此深信不疑,韩念的肖像画从帝都流了出来,各地人们争相抢购,挂到家中避邪,再加上失踪这一年来,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启示,所以他的面容是为大众熟识的,尽管有点落魄,贾巴尔还是认了出来,确实和家中,以及街上贴的肖像颇为相似。

    思博稍经辨认,便已确定眼前此人确是失踪依旧的韩念子爵无异,除了面貌之外,还有这块韩念的令牌,也是没人胆敢仿造的?

    冷汗从额上冒了出来,思博猛地想起,方才叫韩念子爵什么来着?

    叫花子?(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