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二十三章变身

第二百二十三章变身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池小小一个三级城市的知州,竟然侮辱名震天下的韩念哼”

    哪怕韩念子爵失踪了一年,但他的人气依然是无人能撼动。

    妈的,贾巴尔这个混蛋。他这么不早说这人就是弗念子爵。该死的,我要解雇他,不,把他朵,了去喂狗!

    思博几乎是连滚带爬地从那张舒适的州府大座上跑了过来,双脚哆嗦带着哭腔道:“下官瞎了狗眼!下官有眼无珠,没能看出是子爵大人你的大驾光临!我该死,我该死”。思博言罢一巴掌便扇到自己脸上,然后再一掌,又一掌,下手还不轻,那张本来就肥胖的脸更是高高肿起,就像个大气球,牙齿也掉了一根,痛得直抽凉气。但思博却没有停手的意思,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这么做,明天开始这张知州椅就得易主了。

    旁边的贾巴尔看得倒是很爽,靠,知州大人平时将老子当狗一样地叫唤随便骂,现在在韩念子爵面前,他比条狗都要贱!

    “好了好了,别给我来这套”。韩念不耐烦地道:“刚才的事,我既往不咎就是,留两根牙齿说话。别到时费我的力气!”

    思博痛哭流涕,就差没舔韩念脚趾了:“是,是,子爵大人宽宏大量,下官感激万分!”顿了一下,思博又道:“子爵大人,这一年来你

    韩念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思博顿时将到口的话咽了回去,韩念又继续道:“知州大人,你要做的。仅仅是将我护送回帝都,其他的事嘛,你是个聪明人,须知道祸从口出!”

    “是是是”思博连声道:“子爵大人,我立刻去办,贾巴尔,传令下去,以最快的度把所有的城卫军立刻给我召来,还有知州府的,副知州府的,所有官员家里的护卫,全部都给我叫上,就说是紧急征集,谁也不许抗令!”

    也许是为了弥补方才失口侮辱了韩念,思博表现出其年轻时和美女赴约都没有过的积极性,恨不的就将自己的心肺掏出来了。

    韩念皮笑肉不笑地道:“知州大人,你到是好威风哪”。

    “子爵大人过奖了,为你做的每件事,我都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思博咀嚼着韩念话中的含义,反省自己是不是太大声以致喧宾夺主了,陪着笑解释,末了又点头哈腰地补充一句:“韩念子爵,要通知魔法工会和光明教廷分部吗?他们也一直都在寻找你呢!”

    韩念想了一会道:“也好,嗯,还有,我饿了!”

    思博想也不想道:“贾巴尔。叫城中所有的名厨,还有最好的裁缝都给我立刻过来!还有,子爵大人,要不要找几个美女陪饮呢,下官家中的侍女还算看得过去。”

    他想得到是周到,韩念不仅仅要吃饭,还要吃得舒服,别说贡献出两个侍女,就算他的小妾。甚至老婆,只要韩念看得上眼,也都爽快拿出来了。能有一个将功赎罪。并且拍马屁的好机会,思博岂能放过,以韩念子爵如今的地位。只要把帝都帮自己说一句话,那他就能离开这个窝了十几念的该死的三级城市,到更大的城市去走马上任。

    但见惯了绝色美女,尤其刚刚和迪莉娅渡过美妙一年的韩念却是没多大兴趣,摆摆手道:“不用了。吃顿便饭就好,还有,不要上酒,我不想耽误行程!”

    思博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失望:“好的。子爵大人!”

    由于韩念的到访,菲尔城乱成了一锅粥。大小官员们都丢下手头的事倾囊而出,前来官署作陪。十几个厨师挖空心思做好自己最拿手的菜肴,裁缝们将店里最贵最好的衣服全都拿了出来,任由韩念挑选,光明教廷于魔法工会也闻讯而来。将偌大的一个官署挤得几乎站不下了。惹恼的境况比皇帝出巡甚至还犹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这顿“便饭”还真不这么“便”。

    酒足饭饱之后的韩念再次上路时已经穿上了干净舒爽的衣服,躺在豪华的马车当中,由近千的城卫,魔法师和祭司护送着,往帝都方向进,而思博还了表现,甚至亲自随着上路,然而路途的颠簸又使得他有集感叹,不住地想当年了。

    早早就有人去路上即将经过的城市通知了,每到一个新城市。就进行交接,护卫由当地的城卫和魔法工会,光明教廷分部人员顶替。只是当地知州便没能有幸招待韩念了,如果每个人都像思博那样来顿“便饭”的话,恐怕一个。月都到不了帝都,见家人心切的韩念,除了洗漱方便时稍做停留,其余时间包括吃饭都是在车上完成的。这样,半月之后的深夜,终于赶到了帝都。

    当韩念来到家门口,网下了马车时,不由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已是深夜时分,但韩府周围还是非常热闹,被马车挤满了,到处都是帝都的贵族高官。

    韩念降生当日的深夜。韩府是这般盛况,现在他重生之后,也是这般盛况。

    “弗念子爵,你终于回来了,见到你安然无恙,我的心情比自己大婚当日都要高兴万分啊!”

    “韩念子爵,没有你的这些日子里,我的人生失去了方向,这一年我都在迷茫中徘徊,找不到正确的路

    那些官员们围拢过来。纷纷表示着这年来对弗念的忧心和想念,阿谀奉承的话语满天飞扬,韩念好不容易才以久别得立刻见父亲为由摆脱这些马屁精们,进入韩府大门。

    见到韩念之后,守卫便跌跌撞撞地往里跑,一边扯开了嗓子大喊:“产爷回来了!少爷回来了!”

    尽管韩念归来的消息早已传到韩府,不过当他真的回到家时,府中的下人们还是兴奋无比,这一叫嚷也让内院的家眷们全都跑了出来。

    来得最快的竟是叶茜。已是深夜时分,她穿着的却是日常的衣服,显然是一直都在等待。

    那曾经讨厌,后来却越来越亲切的面孔出现在眼前时,叶茜的眼圈忍不住红了:“姐夫”然后一头扑倒在韩念怀中哭了起来。

    小姨子的出格行为让棒念,然总外。也有点尴尬,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内院中越来越心圳八出现了,韩念干咳一声道:“好了,我这不是平安回来了么?你姐姐,还有明美她们都来啦

    得到韩念的提醒,叶茜像兔子般弹开了,很是不好意思。

    “少爷!你可回来了!”

    明美,剑舞,安琪儿几女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悦,尽管她们得知韩念在放逐之地安然无恙,却还是为他担忧不已,牵肠挂肚。

    叶韵则瞥了叶茜两眼,眼中闪过微不可察的笑意,叶茜大窘,心知方才的失态肯定被姐姐看在眼内了。糟糕,等下该这么解释才好?

    除了叶茜两姐妹,三位侍女之外,一同出现的甚至还有表妹于嫣嫣,于嫣嫣得知韩念今晚将回到帝都,干脆就在韩府住下了,反正她从小便已习惯将韩府当成自己的第二个家了。

    但于嫣嫣却是不知内情的人,因为这个跳脱的少女还不是太成熟,韩无极伯爵生怕她说漏口,到时危及韩念,要知道魔族在神圣大陆的踪影无处不在:“表哥,这一年来你去哪里啦,我都担心死了!”

    韩念笑了笑道:“说来话长,我们还是会房中再慢慢谈吧。”

    于嫣嫣还要说什么,却被叶韵拉着她的断了:“你表哥风尘仆仆赶回来。肯定是累了,先让他歇一下吧。”

    于嫣嫣想想也是,于是也就没再多言了。

    “念儿。是武的念儿么?”

    见到韩念的爱丽丝夫人激动得难以自持,这个宝贝儿子还真是多灾多难的命,自第一次离家到麦加城上任开始,似乎就没过上几天的安稳日子,就和当年在草原边疆征战的韩无极伯爵那样,总让她又忧愁又心疼。幸好每次女神似乎都祝福着他,让儿子总是的保平安。

    韩念连忙请安道:“父亲,母亲,是念儿回来了,劳你们牵挂。

    小叙了几句。网欲回房,内院中的一个女婢来报:“少爷,光明教廷派人找你,他们说有十分要紧的事,请作为长老的你务必立刻去教廷一趟。”

    于嫣嫣闻言嘟起小嘴,不满地道:“教廷真是好不识趣,表哥一年没回家,现在连屁股都还没坐热,他们就半夜要找人,有什么事不能等到明天早上再说的?。

    韩念笑了笑道:“算了,嫣嫣,我就跑一趟吧。很快就回来,你们先去睡好了。”

    于嫣嫣猛地摇头:“不,表哥,我要等到你回来,我要听你讲的故事,否则的话我就睡不着!”

    “好好,我答应你就走了”韩念也是拿这个表妹没办法,如果不答应的话,于嫣嫣肯定会纠缠自己一晚上的。

    出门坐上一马,很快就来到了光明教廷,穿过长长的廊道,直接往神殿中走去。韩念身为教廷的荣誉长老,自然是没人敢拦阻。

    庄严恢似的神殿中只有十二人,但这十二人,却全都是光明教廷的最高层,现任教宗坎贝尔,上任老教宗柯福,以及十位大长老。在韩念进来的同时。他们便有意无意地围成了一个圈,将来路给堵上了。

    韩念却是很轻松,他早已知道光明教廷十万火急地召自己到这里的用意,别人也许不知内情,他们肯定是知道的,那天夺取镇魂幡失踪,和魔主脱离不了关系,也许教廷认为自己已是必死无疑的了。可是自己却突然间回到大陆,这就难免引起教廷的疑虑,所以他们必须在第一时间确认,现在这副身躯中的灵魂,是韩念,还是移魂夺舍的魔族,甚至魔主。

    最先话的是坎贝尔,当日韩念在教宗的选举上将最重要的一票投给了他,坎贝尔一直是感激在怀的,但现在的情况却容不得他念旧:“韩念子爵。冒犯了!”言罢他的手掌绽出白光。投射了过来,其他人同样投出一束白光,同时往韩念击来。

    韩念没有反抗。任由十二束白光照到身上,因为他明白教廷只是在试探,教宗和长老们只是戒备而已,却无杀气。

    果然,白光中并没蕴含任何的伤害,韩念只是觉的身体有点暖洋洋的,并无不适。控制着白光在韩念肉身中探索,众人闭上了双眼,感应着任何可能碰到的不寻常气息。这是自穆恩之事生后教廷花了一年时间研究出的。有可能揪出移魂夺舍者的方法。哪怕是隐藏在灵魂深处,难以觉察的些微邪恶,也能在这地毯式搜查的圣光罗网中露馅。

    但是直至半个钟过去,坎贝尔等人还是一无所获。他们终于将白光束收了回来。对看一眼,均摇了摇头,最后坎贝尔满脸歉意地道:“对不起,韩念子爵。我们必须给你检查一下。”

    怀特大长老则道:“不知子爵这失踪的一年中,去了什么地方?”

    “镇魂幡的事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好吧,那我也不隐瞒了,夺得镇魂幡之后。一个邪恶的灵魂欲抢夺我的身体,然而我拼命抵抗,还好我的精神力非常强大,没有让他得逞,我将那个邪恶的灵魂驱赶出身躯,但自己却失忆了,一直浑浑噩噩地在山林荒野间飘荡,直至前些天才恢复了记忆。”

    坎贝尔等人半信半疑,这时韩念又眯着眼睛道:“以上那些,都是魔主教我骗你们的故事,真实的情况是,我去了放逐之地,而且被改造为一个大恶魔!”

    说话间韩念的身躯迅生了变化,噼啪噼啪的骨头爆响中长高了十几公分,那套原本合身的衣服立时就显得太短了,容貌亦更为冷峻,犹如刀削,更可怕的是,他的双瞳变成了血红色,一对蝙蝠翼从背后伸展而出,在空气中扑哧扑哧地扇动着。

    帝都光明神殿中出现的大恶魔,韩念应该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人吧。

    坎贝尔等勃然色变,刚刚黯淡下去的白光立时狂冒,比起方才还要浓烈得多,杀气席卷过来,神殿的气氛异常凝重。战斗一触即。(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肌凶叭章节更耸,支持作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