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二十四章温柔

第二百二十四章温柔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现魔族尤其是大恶魔,理应右刻诛杀,纹是坎贝尔等慎甘。八职户。

    “等等!”前教宗柯福喝道:“我们应该让韩念小朋友把话说完!”

    柯福已退下教宗之位,但睿智的他在教廷中还是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众人杀气稍敛。抛开见魔必灭的原则,思路渐渐清晰起来。韩念子爵既然公然在这里暴露身份,并非有恃无恐,他一个人,无论如何是对付不了那么多教廷高层围攻的,这么做只是为了坦诚。

    韩念确实不想隐瞒着光明教廷,捅下的魔主这个大篓子,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弥补得了的,势必得借助光明教廷和神族之力才行。当下他将当日自己被魔主夺躯劫持到放逐之地,后改造为大恶魔,并欲通过自己之手间接为魔族办事的过程简单讲述了一遍,只是漏过了迪莉娅的部分。不知为什么,这时弗念还是不希望迫莉娅也成为光明教廷的眼中钉。

    听完之后,神殿中是一片沉默,他们都在消化并咀嚼着韩念的话,确定是否可信,过了半晌,拉奇大长老才皱眉道:“韩念子爵,我想知道。你的思想为什么没有被魔主控制?”

    “说真的,就连我自己都明白,相信不相信,就由得你们了!”韩念纵了纵肩:“如果我确实被魔主所惑。存心骗你们的话,你们根本就无法觉我的真实身份,没错吧?如果这样你们还是不愿相信的话,可以看着我做的每一件事,看看是否对人类有益就走了,当然,表面上。我还是得制造一些假象的。否则魔主就能看出来。”

    韩念说到这里,众人的脸色已是大为缓和,这说明他们已经基本上相信韩念了。

    韩念继续道:“还有。我想告诉各位一个糟糕的消息,魔主已经在罗格里斯之障的另一端建造魔法阵了。如果此阵落成的话,就能和罗格里斯之障对抗,到时空间通道的威胁力大减,魔族的军队,就可以再次回到大陆。”

    他的话再次让众人色变,确实是个糟糕的消息,没想到魔主还能建造与罗格里斯之障抗衡的古魔法阵,将他放回魔族,果然是后患无穷。困扰魔族千百年来的大问题,就这么解决了!

    柯福对韩念的称呼这些年来都没有改变,无论他是一个孩子,还是当今名震天下的英雄:“韩念小朋友,这个魔法阵落成的时间,以及魔族计刮中重返大陆的时间,你可打听到了么?”

    “魔法阵的进度已经完成大半,不久后应该就能竣工,不过这个阵法听说只能降低罗格里斯之障的威胁。却无法完全抵消其效果。至于他们什么时候反动总攻嘛,我就不得而知了,至少不会是近些日子,因为魔主和我说,他觉得准备得还不够充分。”

    众人松了口气,魔主需要充分准备,这说明他们还有时间。

    事实上,光明教廷在一年前韩念失踪就在部署了,然而人算总是不如天算,谁知道魔主竟能造成和罗格里斯之障抗衡的魔法阵呢,要在这次战斗中稳稳胜出,现在的筹码恐怕是不够的,他们还要更多的力量才行。

    韩念微微一笑道:“现在魔主根本不知道我是清醒的,他以为我将自己当成了恶魔,并让我配合他的计划。这样我们就能提前掌握其动向。在战争中占得先机了,而且。必要的时候,还可以将计就计。”

    “嗯,韩念子爵,你做得很好”坎贝尔点了点头,他的称呼:“如果有什么消息的话,请在最快的时间通知教廷,这是一场关系着全人类生死的战争,我们不能有半点的麻痹大意!”

    “这是当然,那么,现在,我可以回去了么?”

    “当然可以,请!”确认韩念的立场之后,光明教廷也没打算留他太久。当下让人送韩念回府。而他们却还得继续在深夜中讨论着,并派人火到神峰那边送信,报告突如其来的新情报。

    韩府内院中,叶家两姐妹正在房间中。叶茜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不时抚弄衣角,这和平日那个刁蛮泼辣的紫衣少女有些不同。偷偷地瞥了叶韵一眼,现姐姐也在看着她。叶茜不由俏脸热,心中有些虚:“姐姐,你干嘛这样盯着我看呀?”

    叶韵没有回答妹妹的问题,似笑非笑地道:小茜,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句突然其来的奇怪话让叶茜有些摸不着脑袋:“姐姐,你说什么?”

    叶韵补充道:“我是说,你和他。什么时候开始的?”

    叶茜脸颊更是烫,嘴上却道:“哪个他呀,我不明白你什么意思!”

    “好了,别装傻了,还用得着我说那么清楚吗?当然是你和韩余”

    叶茜就像被踩到尾巴的兔子那样跳了起来:“姐姐,你误会了,我和姐夫根本就没什么,只是他救了你,我心存感激而已,这次他能平安回来,我就是高兴一点,这也没什么嘛。”

    叶韵反问道:“高兴成那样,都扑到人家怀中去了?”

    被说中心事的叶幕大羞,无言以对:呃,这个

    叶韵笑道:“自从他失踪之后。你就一直都不太对劲,深思恍惚,有时半夜还会呓语,喊着,姐夫。“姐夫小茜,我们是相依为命长大的,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我这个当姐姐的难道会不明白?和我说说吧,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次叶茜再也无法否认。见到叶韵没有责怪的意思,稍稍松了口气,却还是颇为扭捏:“我也不知道,姐姐,当日你中了诅咒,昏睡不醒的时候,我和他共赴神峰,在长老团的面前,他喝着就算是与天为敌,也会将你从黑暗中救出,那时我就想,如果有一个男人能为我这样,我就是死了,那也再也无憾,从今以后,姐夫的影子就进入了我的心中。再后来,我们一起去奇迹遗址,一起去精灵部落。每次的冒险我心里都没底,我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回来,但是不知为什么,想到姐夫在我的身边,我就一点都不害怕

    说到这里,叶茜脸上浮起了笑容,显是缅怀在过去的回忆当中:“姐夫的影子,在我心中越来越清晰了,见不到到他的时候。我的心里总是被什么堵着似的,难受极了。”

    叶茜忽然咬了咬牙:“姐姐,你放心,我会忘了他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努力!今天的事情,不会再生了!”

    她的心情一直都处于极度的矛盾当中,对韩念有了道不清的好感,然而总觉得这样做对不起姐姐,现在既被点破,也就恨下心来,但说出那句话之时,心中却被什么狠狠刺了下般,痛彻心扉,脸色也苍白了。

    “小茜,你真是个傻丫头!”叶韵爱恋地抚摸着妹妹的脸,心知她已陷得很深了,共患难中的男女,总是特别产生情感,叶茜就是这么对韩念有感觉的吧。

    她叹了口气道:“刺,算是生命,姐姐都可以和你一起分享,还有什么是无法分享的呢?”

    叶茜闻言由悲转喜:“姐姐,你的意思是?”

    叶韵笑道:“这次还是要我说那么清楚么?你不是经常也说。你姐夫是个风流的家伙,便宜外人还不如便宜自己的妹妹呢。

    “可是姐姐,我对不起你,”

    “别可走了,事实上,之前我还有些担心,总有一天,你是要嫁出去的,但是你一旦嫁人,我们姐妹俩就得分离,现在好了,我们可以继续在一起!姐姐很高兴,真的,你没必要愧疚!”

    叶茜喜极而泣,重重地点头:“嗯,姐姐,我想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

    韩念没有听到叶家姐妹这番话。也不知自己竟能享齐人之福,当他将任性的表妹于嫣嫣哄睡过去,回到房中后,叶韵已经躺在床上了。

    除了在神峰上那次植神**,两人再没生过实质性的关系,同房也是在韩府人前做做样子的。但是韩念这次钻入被中,感受着身边的温香软玉,心中就好像有几百只蚂蚁在搔那样痒了起来。

    **这东西就像洪水,一旦缺堤之后就被想再能堵上了,在放逐之地和黑暗天女夜夜寻欢的韩念。现在就很不习惯。如果是一人独睡还好,可身边却有着个魅力并不亚于迪莉娅的大美女,一个来自神族,气冷淡雅如仙的美女,而且她还是自己的老婆,就算做些什么,也是理所当然的。

    尽管韩念已变身回人类,但是魔躯的强**却还是影响着他,韩念内心挣扎了十几分钟,终于还是受不住了,将魔爪伸了过去,落在叶韵的细腰上。

    这是一次简单的男女间的试探。如果叶韵表现得很反感,韩念也不会强迫她,大不了起床去冲凉水罢了。

    可是叶韵的娇躯只是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便没动静了。韩念大喜,魔爪隔着衣服在叶韵的细腰上轻轻地抚摸,和迪薪娅厮混了一年,韩念也算得上是床上高手了,腰部不是女人最敏感的地方,但是手法得当的话,还是能挑起其**的。

    叶韵其实还算得上半个处子。哪里经妥得住韩念的魔爪挑逗,过不多会,她的呼吸就不再均匀了,胸膛起伏着,却紧紧闭着眼睛假寐。

    见时机已成熟,韩念不再满足于停留在衣服外,魔爪从叶韵的睡裙下摆伸了进去,触感滑若凝滞。如丝缎一般,带着惊人的弹力,在神峰那个元气充足的地方长大使得叶韵两姐妹的肌肤都好到能让世间任何一个女人羡慕得要命。

    韩念的魔爪一直往上,沿着玲珑的曲线,最后猛地滑到女子那神圣的禁地,饱满的山峦上。叶韵娇躯震抖,紧闭着的樱唇张开了,出荡人心魄的低吟。当一个圣洁的神族美女像荡妇般呻吟时,那种诱惑对男人是无法言喻的,韩念只觉自己的神经细胞在燃烧,达到了亢奋的巅峰,手上的动作也加快了,又搓又揉。

    叶韵娇喘吁吁,她终于无法再继续装睡了,用力抓紧韩念那只作怪的手:“等等!”

    韩念有些失望,箭在弦上了,竟然还是没能出,这神族美女难道真的是不食人间

    可是叶韵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喜出望外:“去将窗户关紧一点,这么晚了,我怕其他人听到”。说这话时,她的俏脸红都快要滴出血来了。

    其实她刚才听叶茜说了韩念为寻破解诅咒时经历的千辛万苦,最后甚至还差点丧命。她也是大为感动。再说了她和韩念也已是夫妻了,这一天终究是要到来的,于是也就放下了矜持。

    这么说也就是默许丈夫为所欲为了,韩念笑道:“有什么关系呢,你是我老婆,她们要是晚上什么都听不到的话,那反倒是不正常。

    叶韵咬着下唇道:“我不管,如果你不将窗关好一点的话,那就别

    神族美女的娇嗔特别有味道,韩念色心大起,忙道:“好好好,天大地大老婆大人最大,你的话,我都听就走了!”

    在那饱满的酥胸上摸了一把后,韩念的魔爪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以最快的度跑出去。将窗户关紧,又以最快的度钻回被窝中。

    当叶韵的最后一件亵衣被脱掉,整个羊脂白玉般躯体身无寸缕地出现在韩念眼皮下时。她的声音在羞涩之余又有些紧张:“你轻一点,我有点害怕。”

    “放心,老婆大人,我会很温柔很温柔的。”

    灯光熄灭,只剩男子的喘息和女人的呻吟,韩念对待叶韵确实很温柔,和与迪莉娅一起时的疯狂有着天壤之别,因为两女的个性以及体格都有些差别,黑暗天女就是喜欢韩念狂野霸道一些,而神族美女需要更多的体贴。

    在叶韵身上,韩念也体会到了完全不同的味道,她是和风细雨,无声地滋润着躁动的心情。而迪莉娅就是狂风暴雨,奔放刺激,不过两种感觉韩念都很喜欢。

    第二天早上,韩念起床之时,现叶茜,明美几女都有黑眼圈了,睡的应该不是太好。她们的房间,就分别在韩念左右,就算韩念再轻,却还是无法避免出一些声音的,而几女又都是习武或神术的,听觉比常人要敏锐不少,自然无法逃过她们耳朵。再加上叶韵也多了种成熟女性的韵味,自然猜到昨晚生了什么。

    不过神官绷安琪儿就比较单纯了,她歪着脑袋道:“少爷,你昨晚怎么了,不是和夫人吵架了吧,我听到你们房中很晚都吵闹着呢。”

    叶利闻言恨不得要找个地洞钻下去了,白了韩念一眼,风雨过后的神族美女更是风情十足。差点连韩念的魂都要勾走了,颇有些飘飘然,直觉意犹未尽。只恨天色不快点黑,好再品佳人柔情。

    怀着愉悦的心情。韩念来到韩府中的刮练场,在放逐之地的一年中,他都没有机会使用魔法,也不知生疏了没有,现在该是重新熟悉的时候。变回了人类之身后,韩念的魔力还是和在魔族时一样强,意念稍为运转,充沛的魔力就源源不绝地涌出。如果去魔法工会再做一次等级测试的话,韩念自信如今应已达到中级魔法师顶层,接近高级魔法师的水准了,黑暗教廷的培养没有白费,因为巫术和魔法一样,都是以魔力为基础的。再加上韩念堪比魔导师的精神力优势,进步就相当神。

    “火球术!”韩念抬起手来,一个大火球就呼啸飞出,热浪四溅,无论是火元素的含量还是纯度,比起去放逐之地前都有了很大的提高。

    接着又试了风刃,掌心雷,蔓藤术等几个中级魔法,也都很是顺畅,兴之所至甚至还捏造了只冰兽,并将它解体变化为水蛇,杜德利魔法笔记中的复合运用,依然得心应手,甚至还要更顺手一些。

    “不错,看来没有退步嘛!”弗念满意地点点头,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晋身高级魔法师了,到时就算不用念爆,也能使用星辰魔法,再加上着积在魔力之源中的相当于高级魔法师的魔力量,就可以使用两个星辰魔法。也不用动不动就念爆了。

    对了,念爆之后如果变身回恶魔躯身,还会不会虚弱呢?这是个。让人心动的想法,韩念考虑了一会,还是忍住了,毕竟现在在神圣大陆,还是不要轻易展露出大恶魔身份为好,弗府也不是绝对安全的地方,至少剑舞所说的那个精灵王就能自由出入。

    想起剑舞说得精灵王那么神,佩戴元素之剑,的叶茜也被他瞬间制服,韩念心头还是有些毛的,当日他火烧森林和精灵部落。这笔帐精灵王还没算哪。只不过。他为什么还要教武技给剑舞,让她来救自己呢?

    这个问题弗念也没有多想,很快就将注意力转回到魔法中来,普通低中高级的魔法已经学习得差不多了,星辰,明月的魔法又不能随便在韩府中练,还有什么能折腾的呢?

    脑中灵光闪过。对了,还有一种已经根植心中,但却从来没有用过的魔法,当日在奇迹遗址中那缕残魂直接灌输进脑子中的一神曲!(未完待续)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