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同盟

第二百二十八章 同盟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韩念大为兴奋,每多一道思感,他都能在战斗中更准确地捕捉并分析对手的行动和弱点,同时攻击频率也更快,战力无疑大大提升了,韩念甚至自信,就算不变身为恶魔,就凭这副身躯以及三个思感,要于剑圣或大魔导师一战也不是没有取胜的可能。

    不过分化出三思感之后,精神力的消耗也加快了许多,再加上昨晚次说服叶韵和迪莉娅大被同眠,左拥右抱,难免过于兴奋,几乎疯狂了整晚,睡眠不足,精神力也大受影响,修炼半天韩念便真有点疲倦。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剩下的时间,回去陪两位美女好了。

    刚刚回到内院中,便见到了爱丽丝夫人。

    “念儿,你回来得正好,到我房中来,我有事和你说!”

    韩念诧异道:“母亲夫人。是很重要的事吗?在这里不能谈?”

    爱丽丝夫人认真地道:“是的。很重要,关系着你的终身!”

    带着疑惑来到母亲房中,爱丽丝夫人开门见山地道:“念儿啊,上次你和罗拉的订婚仪式出了些岔子,当时小韵昏睡不醒,你心情也一直很低落,就是将婚礼推迟些,母亲也是可以理解的。可现在小韵已经脱离危险了,你这两月来也是在家闲着没事,是不是找个时间把婚事给办了?我听说罗拉她很想念你,却又不能时常来和你见面,这样拖下去可不好吧?”

    格兰帝国的上层社会有不少贵族习俗,其中订婚之后到结婚之前的这段时间,女方是不能在男方家中留宿的,甚至最好连见面前少一些,这也为了表现女子的矜持和贞洁。在风气还不是很开放的人类早期便已经流传下来,直至现在思想开放了,习俗却还是没有改变。

    普通平民或许不管这一套,但贵族对于礼仪习俗却是看得特别重,为避闲言。罗拉就不能经常出入韩府了,就算来到帝都,要过夜的话也是送到于嫣嫣家,这显然是很不方便的。

    韩念闻言有些为难了:“母亲大人,这个”。

    爱丽丝夫人哼了一声道:“我说你不是有了新欢,就忘了旧爱吧?迫莉娅是好,但罗拉同样是个很不错的女孩子,你绝不能辜负了她,更何况我们韩家和布莱恩家订婚已是整个帝国都已知道的了,如果你因为飞黄腾达了便甩了人家的话。会让人齿冷的!”

    韩念忙道:“母亲大人,你多虑了,我没那个意思,你知道的,美女我绝不嫌少,只要你同意的话。我甚至可以将内院的所有房间全都塞满!”

    爱丽丝夫人哭笑不得:“你想都别想。告诉你,现在你的女人已经够多的了小韵,迪莉娅;楚琳罗拉,还有以后明美和剑舞肯定也是要纳做小妾的吧?”

    韩念嘿嘿笑道:“还是母亲知我心,那是当然的,花开堪折直须折啊,莫待无花空折枝啊”。

    “就你歪理多!”爱丽丝夫人半嗔怪地责备着,不过她有时还是会感叹下儿子的天才头脑,你说他俗气得不像个贵族,偏偏有时总集信手拈来一些高雅的妙句。

    爱丽丝夫人继续问道:“好吧,念儿,既然你不嫌罗拉,那还有什么好顾忌的,你现在已经功成名就了,男人又了事业之后,接下来就该考虑家庭和婚姻,你甚至可以早点向迪莉娅求婚,然后和罗拉的婚礼一起举行。到时,整个格兰帝国的人都会羡慕死你的,这种好事,还用得着考虑么?”

    韩念搓了搓手,不知怎么样对母亲解释。现在他并闲着无事,只是有些事情还在酝酿当中而已。用不了多久就会生。如果现在成家的话,他就会因眷顾家庭而变得畏畏尾。再说了,此事涉及到魔主以及相当多复杂的阴谋和人际关系。韩念不欲那个纯情的卡哇伊女魔法师也卷入其中。

    现在,随便敷衍一下母亲。然后找机会安抚下凯瑟琳吧,她应该能理解的。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了女婢莉丝的声音:“夫人,光明教廷刚刚派人传话,请少爷立刻过去一趟,说有重要之事相商!”

    爱丽丝夫人皱起眉头,这教廷的人总是在不应该的时候来,不过教廷既说是要事,她也不敢怠慢,于是对韩念道:“念儿,那你就先过去吧,记着,考虑下我的建议,如果没问题的话,就在近段时间,抽时间把婚礼办妥了!”

    韩念诺诺连声:“好的,母亲。迟些我再给你答复吧。”言罢一溜烟地离开了。

    来到光明教廷长老团的议事厅中,丰大长老,坎贝尔以及前教宗都已在等待,韩念预感到应该又是与魔族相关,否则光明教廷一般不会找自己的,而且还是在那么重要的场合开会。

    “弗念长老,请坐吧”。坎贝尔的称呼肯定了韩念的猜测。

    等弗念坐好之后,坎贝尔又道:“弗念长老,这次我们请你到教廷来参加长老团的会议,是想让你代表教廷办一件事!”

    韩念笑了笑道:“如果没意外的话,我想会议已经接近结束了,教宗殿下只是对我宣布结果而已,对么?。

    坎贝尔的棺材脸略显尴尬。显然是被韩念说中了:“韩念长老请别怪我们,其实,就算你来参加这个会议,结果也是不会改变的。”

    韩念一脸无谓地道:“好吧,那需要我办什么事,教宗殿下请说好了说话间他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动着,教廷的结果是没有变,但自己愿不愿意帮忙却是另一回事。得视这件事是否难办,如果教廷过于强人所难的话,那最多荣誉长老的头衔不要就是。

    不过,光明教廷封出的这个荣誉长老才两年不到,现在录夺掉恐怕他们面子上也不会好看的。

    前教宗柯福看出了韩念的心思。他对这个狡猾的孩子很了解,呵呵一笑道:“韩念小朋友“用担心。教廷只是希望你作为代表,前往西部高地的瑕愕目,说服矮人们加入人类的阵营,一起对抗魔族。”

    怀特接口道:“魔族这次显然是有备而来,又有了魔主领袖,我们也应该拉拢更多的力量。精灵族虽然体格矮但是却很强壮,而且还有一批实力不俗的狂战士,不容小觑。”

    韩念摸着鼻子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教廷随便派一位长老过去做说客,都应该比我要更称职,为什么偏偏要选中我呢?先说好。跑西部山区一趟倒是没关系,但到时如果无法说服矮人加盟的话,我可不负任何的责任!”

    “韩念长老,你不需要说服矮人,而且恰好相反”沙加长老道:“你的任务。就是激怒他们,让这次的同盟计划彻底破裂!”

    韩念皱眉道:“沙加长老,我不是太明白你的意思?”

    沙加长老解释道:“事实上,早在一个多月前,我们就已经让柯福老教宗和几位神族的长老远赴西部山区的矮人王国,并且成功和矮人取得联盟协议。”

    韩念哑然失笑:“既然光明教廷已经说服了矮人,那我吃饱了没事,过去干什么呢?而且,矮人已同意联盟,我却过去激怒他们,这是什么道理?我很难理解各位的话,能说得清楚一点么?”

    “简单点说,韩念长老,你要演一场戏!”怀特长老道:“我们只是暗中同矮人联盟而已,知道内情者,仅矮人王等寥寥几人,其他都还被蒙在鼓里。韩念长老,你不是说要将计就计么,这就是一次大好的机会,魔族在准备着回到大陆之前;肯定也会想方设法打探我们的行动,如果他们知道人类和矮人的联盟没有成功。自然就会掉以轻心,如果在战斗中。矮人这支骑兵突然冒出来,可以想象的是,魔族肯定会大为措手不及。所以,这就是我们的计策!”

    怀特说到这里,韩念总算是明白了,他颇有些膛目结舌,没想到,光明教廷这帮神棍竟然也懂得玩阴的。不过,这确实是一条妙计,在战争中,一方势力的横空介入,就算不能立起立竿见影,左右战局的效果,至少给有利的那方增添了胜算,而事先没有估计到的那方,作战计划就会被打乱。

    韩念忍不住道:“可是,如果依照你们所说的那样,目前得悉这个计划的。仅限矮人王等几个人,我过去激怒他们,那些不知内情的矮人就会,”

    怀特面不改色地道:“是的,他们会敌视你!”

    韩念倒是佩服他的脸皮,他***,讨论时没有话权,现在有黑锅了,就让老子出去背,这个荣誉长老还真他妈是吃力不讨好。他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了,教廷在这场戏中已经唱了白脸,而我要做的,是唱黑脸就对了!”

    尽管没听说过韩念前世戏剧中“唱黑脸”一词,不过这帮神棍全都是聪明人。很容易就猜出其含义,卑斯长老皮笑肉不笑地道:“说得好听点,这叫弥补,韩念长老,魔主是因你而跑掉的,酿成后患,你多少得做点什么事负责吧?”

    “好好好。就依你们所言。”韩念无奈地道:“这个黑脸,我去唱就走了。明天我就赶去西部山区。”

    坎贝尔道:“不用急,韩念长老,关于你作为代表出使的消息,教廷已经放出去了,魔族肯定会很快得知,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过得几天,他们就会找人和你联络,让你想办法破坏这次联盟,到时,你就可以顺水推舟了。两边都不为难,这不是多好吗?”

    韩念无语了,明知是要去背黑锅,光明教廷却说到冠冕堂皇,好像还是为自己着想的样子,怪不得这帮神棍能欺骗那么妾的世人,确实是有一套啊!

    韩念一回到家,迫莉娅就将他拉到房间里:“殿下,这次光明教廷叫你过去,有什么事情呢?”

    演戏的时候到了,韩念压下心头的郁闷,压低声音道:“他们让我代表教廷出使矮人王国,说服矮人和人类建立同盟,一起对付我族。”

    迫莉娅略为思索然后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这还用说吗?”韩念冷笑道:“光明教廷选我为使者,那这个同盟,就永远都别想结得成了,我要搞得他们完全分裂,甚至相互仇恨,啊哈哈哈,”

    迪莉娅沉吟一下道:“殿下,你稍安勿躁,先等一下再说,这件事主人那边肯定也会很快知道的,也许到时他有不同的意见呢。”

    韩念不以为意地道:“不,尖亲他不会有意见的,我这么做无论怎么说都对我族有利,父亲肯定回同意,并以我为傲的。”

    “殿下。我觉得还是先等一下,主人深谋远虑。或者我们考虑不够周全的,他却能想到,并提出更好的建议。”

    “好吧。那我就耐心等几天。”韩念笑道:“你快点和父亲那边取得联系。我已经迫不及待地等着做点事了,父亲对我那么好,身为他的儿子,堂堂的恶魔之子,岂能不为魔族做任何的贡献。”顿了一下他又继续道:”哦,对了,迫莉娅,我明白你为什么要我等待了,因为我这一出使矮人王国的话,没个十天半月是回不来的,你肯定是舍不得我,对吧?”

    “不是的,”

    “不要否认了,亲爱的迪莉娅小姐,我们应该坦诚相对”韩念笑的很邪恶:“所以,在离开之前,我们是不是应该多做些充实的事,填补这段时再内我的宝贝空虚的心灵

    见到韩念那色迷迷的邪笑,迫莉娅就明白他想干什么了,俏脸微红道:“殿下。现在可是大白天,如果被夫人听到了,她肯定会认为我们太荒唐了

    “荒唐就荒唐吧,反正我就是这么一个荒唐的人。

    韩念抱起迫荷娅,就往房间中的大床走去,他心中的郁闷,此刻只能通过美女的**来泄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