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大被同眠

第二百三十六章 大被同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傲瑟琳的到来让韩府众人都很高兴。大家都喜欢纹个草儿…魔法师,至于那些该死的规矩。去***吧,现在凯瑟琳已被韩念征为亲兵,亲兵自然是得跟随在主人身边的。由于和布莱恩分别的关系,凯瑟琳情绪低落。而爱丽丝夫人亦因儿子即将出征而不大开怀,于是在离开前夕,韩念打算在家中开一个狂欢宴会,冲淡下愁绪。

    这个宴会韩府没有邀请任何的贵族名流,就是家人以及亲信,叶家姐妹,于嫣嫣,韩龙,雷奥斯,凯瑟琳,迫莉娅,安琪儿。拍高和哥达等亲信,楚琳担当宴会的大厨,然后下人们也都被邀请了,韩念只想将气氛搞得热闹一些,然后明天早上分别时就没那么伤感了。

    韩府院落中,最香醇的美酒,最新鲜的水果,最美味的食物都已经准备好了,然而却没人能投入,有时候,物质享受是无法给你带来愉悦的,而一个人心情好的时候。就算是最劣等的烈酒,糊掉的烤肉都能让其兴致高昂。不过众人都明白韩念的心意,均强颜欢笑,装作很开心的样子。

    韩念岂会看不出来。要让这个宴会达到预期的效果,还缺了点因素音乐。

    韩念站了起来,从空间戒指中取出吉它,笑着对众人道:“来吧,让我们来跳舞!”

    跳舞?众人就有些纳闷了,他们现在可没那么好的兴致,很难响应韩念的要求。

    但是不要紧,音乐有时候能改变人的心情,因此前世中很多人心情不佳都喜欢到迪吧放纵。没有,没有低音炮,这不要紧。韩念手指没动,但吉它弦却是自行震荡起来。然后一欢快的舞曲就流泻出来。

    “我们在这里跳舞,

    存这里开怀,

    说一说你理想,

    说以说未来,

    不要再徘徊,

    不要再等待,

    美好的前程,

    永远等你来,

    哎呀呀,我们大家一起来,

    不要把那真心,当成游戏猜,

    哎呀呀,集们大家一起来,

    为我们明天的辉煌去喝彩,”

    这是韩念前世中的一兔子舞曲,轻快活泼,本就有着让人抒松心情的作用,现在韩念以四思感同时演奏,对每一个音符的拿捏都精准至极,比起前世歌星在专业录音室中录制的效果还要好得多。众人不由自主地融入了曲中的意境当中,只觉压在心上的愁思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是乐观向上的心情,出征又算得上什么,这不过是挥洒汗水和热血,为未来的辉煌奋斗的过程罢了,明天总是美好的。管他魔族还是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那跳跃的旋律让众人都有着随之摆动身体的**,韩念将雷奥斯拉了起来:“兄弟,别浪费这个。美妙的夜晚!来吧,跟着我跳!”

    韩念要雷奥斯做什么,他就做什么,于是雷奥斯跟在弗念身后,扭动起大屁股来,那笨拙的姿势让众人都有些笑。

    “左,左,右,右。转身,走走走!”

    兔子舞的节奏其实很简单,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个,很容易掌握,就是雷奥斯,用不了几分钟就有了心得,这时他觉得这种奇怪的舞蹈还当真有趣,随着身躯的摇摆。身心似乎也都敞了开来。

    爱丽丝夫人也不由得哑然失笑:“这孩子,就是鬼花样特别多,也不知从哪里学来的怪舞。”

    身旁的于嫣嫣则一脸崇拜地道:“舅母,表哥从小就多才多艺,他什么都会!”

    爱丽丝夫人不屑地道:“他哪来的多才多艺了,追女孩子到是有一套。”

    于嫣嫣吐了吐舌头道:“舅母,不管怎么样,我也要上场跳啦!”

    韩念的吉它旋律仿佛有着魔力一般,越来越多的人受到感染,他们坐不住了,被勾起了本能的神经反应,甚至那些下人也都暂时忘了主仆之别,加入兔子舞的队伍当中。这种舞蹈就是人多才热闹有趣,气氛终于活络了起来,就连拍高,竟然也是玩的不亦乐乎,仿佛回到了年轻时代,更别说其他人了。凯瑟琳也终于被逗出了笑容,和安琪儿两个小丫头又蹦又跳,暂时将烦心的事逗抛开。

    一直蹦到累了,韩念这才下场,同样满头大汗的凯瑟琳坐在他旁边道:“学士先生,你这是什么舞蹈的曲子呀?从菲尼克斯大魔导师那里学到的吗?很有趣呢。”

    韩念摇头道;“不,不,这叫兔子舞,是我自创的,谁要是跳了,谁就是一只小兔子。”

    凯瑟琳嗔道:“你才是一只小兔子呢!”

    韩念笑道:“:卜兔子不好吗,整天蹦蹦跳跳的,它们肯定很开心,对吧?所以,我也希望自己是一只小兔子。”

    他拿起一杯酒,遥到凯瑟琳面前:“来吧,喝一杯,喝了它之后,你想变成什么都行,包括变成小兔子。”

    “真的吗?有这么神奇?”凯瑟琳一直都不明白男人们为什么那么好杯中之物,她尝试性地浅酌一口,韩府珍藏的酒当然是最好的,入喉香醇,凯瑟琳到也不是太排斥,然而进入腹中之后,一股热流开始弥漫至全身,她的脸上也升起了一抹红晕。

    “学士先生,你骗我,我想变成一只小兔子,但是没有成功呢!”凯瑟琳嘟着嘴嚷道。

    “因为你喝的太少了,效果还不够。”韩念继续教坏卡哇伊女魔法师:“来,多一点,在来几杯就行了。还有你,安琪儿!”

    凯瑟琳身旁的神官硼连忙摆手道:“少爷,不行的,我是一个神官,神职者是不允许沾”安琪儿说到这里脸色一黯,因为她想起自己已经脱离光明教廷了。已经是一个普通的平民,可是,这么久了,潜意识中她还是把自己视为教廷一员,因为她对女神,对教廷投注了太多的信仰。

    “去***女,”韩念的粗口还是收了回去,他不卖女神的帐,那只是神族捏造出来欺骗世人的一个虚假形象而已,不过在虔诚的信徒凯瑟琳喝安琪儿的面前,还是别侮辱她们心目中的神灵吧。因此他干咳了一声然后改口道:“我是说,我是女神,我当然知道女神的旨意,她现在希望你们能开心一点,偶尔喝两杯是没关系的。”

    安琪儿真的是太单纯,性格和凯瑟琳简直是一个模子中出来的,竟然信了韩念的鬼话:“少爷,是真的吗?”

    “那当然,神使能随便骗人吗?”韩念摆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来来来,今天我们的任务就是狂欢,其他的都别想那么多!今朝有酒今朝醉,莫待金樽空对月,哈哈哈

    于嫣嫣钻了过来:“表哥,凯瑟琳和安琪儿都能喝,你别阻止我呀!”

    “哥哥,还有我呢”韩龙尾随于嫣嫣而至:“我们两兄弟好像从来没机会畅饮一次。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了!”

    韩念豪兴大:“来吧来吧,都一起来,越多人越好!”

    他回到帝都这么久,除了鲁宾回来那次,几乎都没参加过什么宴会,不过这次家族宴会却很是疯狂,铣筹交错,胡天胡地了不知多久,韩念终于躺倒在的上。双眼望天。

    咦,怎么会又两个月亮?

    这就是他今天晚上最后记得的事情了。

    当韩念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他的头很痛,不是一般的疼痛,就好像要裂开那样。但和疼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手上软绵绵的,就好像放在一团棉花上面;韩念稍微用力捏了下,不对,那东西比棉花要有弹性得多了。

    韩念侧头看了下。剩余的一点宿醉顿时被吓醒。因为他捏的可不是什么棉花或者被褥,而是一个女子的酥胸,而且更要命的还是神官硼安琪儿的胸膛。真没想到,相貌幼稚的安琪儿竟然这么“有料”简直就是童颜巨nbsp;nbsp;。呃,现在好像不是产生那些淫荡想法的时候。

    安琪儿,为什么会与自己同床呢?除了安琪儿之外,还有明美,剑舞,楚琳,凯瑟琳,于嫣嫣,叶家姐妹以及迫莉娅,全都横七竖八地躺在床上,尽管这张床很大,却还是被挤满了,有些美女简直就是交叠在一起的,粉臂玉股,暗香四溢,春色无边。

    而韩念就在大床的中间,被凯瑟琳和楚琳紧紧地抱着,温香软玉在怀,左拥右抱,这是男人的最大梦想,但韩念现在却不这么想,和八个美女大被同眠,实在是太**了,幸好自己昨晚好像并没做得太过分,因为几女还是穿着亵衣的,看来只是由于天气炎热的缘故在半夜里不知觉地脱掉。

    昨晚,究竟生什么事了,为什么一点都不记得呢?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离开这里吧,否则众女到时醒来就麻烦了。韩念蹑手蹑脚地欲将挂在身上的粉臂移开,可是他刚有所动作,楚琳便醒了,睁开眼睛,看到韩念,她的美目中露出惊诧莫名之色。正在韩念心中叫糟之时。楚琳已经下意识地尖叫出声,这在清静的早晨尤其刺耳,诸女也都纷纷醒来,见到韩念之后几乎是同时地开始了尖叫,然后纷纷找被子和外衣遮掩身体。

    韩念此时唯一能说的就是:“嗨,大家早晨!”

    除了这句话,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尽管这里中的很多人都是他志在必得的未来老婆人选,韩大公子忙不择路地逃出了胭脂圈,牵门而出,刚好碰上了女婢莉丝,莉丝昨晚也加入了家族的宴会,现在看上去有点犯困,呵欠连连,但是她没忘记自己的责任,早上还是如常打好了热水给爱丽丝夫人送去。

    韩念来到莉丝身后时,女婢还是迷迷糊糊的,直至韩念一把拉住她道:“莉思,等等!”

    莉丝吓了一跳。手中的热水差点没打翻,见到是韩念。才拍着胸膛道:“少爷,你吓死,我了。”

    “哦,抱歉。我只想问下,昨晚生了什么?”

    莉思掩口笑道:“少爷,你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韩念摇头道:“不记得了。”

    “你昨晚喝了很多酒,还把少夫人,凯瑟琳小姐,明美和安琪儿她们全都灌晕了,然后在宴会结束之后,你拖着她们,喊得很大声:“谁都不许走,你们都是我的老婆,一起陪我睡。你当时很激动的样子,我和爱玛只好将少夫人和凯瑟琳小姐她们全都扶进你的房间了”

    韩念几乎要晕了:“我说过这些话?”

    “是的,少爷。”

    韩念苦笑道:“好吧,就当我说过好了,当时我已经醉啦,我的话你怎么当真了?”

    莉丝吐了吐舌头:“对不起,少爷,我们做下人的,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忤逆主人的命令。”

    这确实怪不得莉思,韩念大为头疼,昨晚这个脸还真是丢大了,当着韩府所有人的面酒疯。

    弗念想了一下又道:“老爷和夫人呢,昨晚什么时候回房的?”

    “也是差不多在宴会结束的时候吧,夫人昨晚也很开心呢,少爷,你不用担心,你不在府中的日子,我们会好好照顾夫人的。”

    “辛苦你了”韩念点头道:“不过夫人那么晚才下睡,现在恐怕还没醒,让她好好休息,晚些再送热水过去吧。”

    “嗯,也好!”

    除了不想让莉丝打扰母亲睡眠外,韩念也想趁机离开,以免分别时又惹得母亲伤感。

    带上一众家眷亲兵,韩念来到韩府门口,回过头来往内院深深地看了一眼,这才登上马车,飞驰往帝都郊外的军队驻地。

    这时韩府内院的阁楼中走出了两条身影,却是伯爵大人和爱丽丝夫人,儿子早上就要走了,爱丽丝夫人又怎么可能睡的沉呢,但她也明白,韩念不希望见到自己难过的样子,为了让儿子无后顾之忧,爱丽丝夫人很配合地装睡。

    伯爵大人抱着爱妻道:“放心吧,念儿已经长大了,他比我们都要聪明,能处理好一切的,无论是任何事。”

    爱丽丝夫人叹了口气:“我却希望他永远都只是一个孩子。”

    这样的话,弗念就不用走上战场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