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婚礼背后

第二百四十五章 婚礼背后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据换作是其他人的话。比沽林斯才不会理睬。不过丹师点道玄深莫测,他做的每一件事都有着自己的道理,比达林斯倒也不敢强行开箱,可是他也不敢保证这些陌生人是否打着丹东的幌子混进城的,沉吟一下他对商队道:“你们等等!”    然后他找到一个。传讯兵:“立刻去找丹东先生,询问是否确有此事?”

    “是!”那传讯兵迅去了,过了些时候,再回来带上了一个人,赫然竟是丹东?

    比达林斯尊敬地道:“丹东先生,真抱歉打扰你,这些人说是林道城的商人,为你运送瓷器而来,不知是否确有此事。”

    丹东抚须道:“没错,是我订购的,这批瓷器都是冲喜的吉具,经过特殊的包装,冶炼出炉之后,直至冲喜典礼大式之前,都不能打开,否则里面的喜气就会外泄,影响作法的效果。因此,还请行个方便吧

    虽说领主有令,得检查任何货物,但丹东先生是深得坎普信任的人,再加上事态特殊,比达林斯也不敢强自要求,生怕到时误了丹东的奇术。反正有那么多人目睹,就是有责任也是丹东先生的了,于是点 头道:“既然丹东先生这么说,那我就破例放行吧。”

    “好,真是麻烦了。”

    “哪里的话,丹东先生真是严重了。后天就是你的大好日子,现在你那么忙,却还得耽搁你宝贵的时间,比达林斯真走过意不去。先生,要不我派人帮你搬运货物进府吧。”

    “不用,我已经请了伙夫,你们忙就好

    客套中比达林斯命人打开大门,载着大箱子的马车缓缓地往城内驶去,一直进入丹东府邸中。

    “等下我要作法,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你们可以走了!”

    丹东下了逐客令,伙夫们也不敢打扰其作法,于是和商人们一起告辞。

    待得所有人离开,丹东将门关上,然后对着那些箱子道:“好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哐当!”只听得箱中传来了一阵瓷器碰撞的响声,接着盖子被掀开。每个大箱子竟然都钻出一个大活人来。

    “闷,真是闷死我了”。其中一个铁塔般的大汉嘟囔着,赫然是雷奥斯,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熟悉的面孔,教达,拍高等一干韩念的心腹手下以及鲁宾和西瑞尔各自派出的可信高手,总共二十六人,和箱子的数目一样。

    这些人混进丹东府中,自然是志在后日的冲喜大典上制服坎普。

    丹东道:“不好意思,委屈各位了,但这样进城会比较安全一点,尤其这里已是暴风城的核心区,守卫非常严密,稍有岔子的话就麻烦了。”

    歌达颌道:“我们明白的,少爷说过了,进入暴风城内,所有的一切悉听先生安排

    丹东在墙壁上迅按了几下,在低沉的震荡中,一道暗门打了开来。只是条幽深的通道,由常常的阶梯通往下方,丹东指着道:“这里走到尽头,是一个。密室,它将通往后天我作法所在的祭坛下方,没有人想到下边会有问题,你们埋伏在哪里,到时,就可以以最快的度来到现场。”

    西瑞尔手下的帕克斯道:“我们扮成先生身边的侍卫,或者客人,这样会不会更好一点?”

    “不不不”丹东不断摇头:“要这次计划成功的话,我会尽量少请一些客人,这样一来的话,到时出现稍为多几张陌生面孔,就很容易引起坎普的注意,要知道他对我身边的侍卫力量还是有些了解的。

    拍高道:“还是丹东先生果然考虑周全,就这么办吧,对了,先生,我精通炼金和丹药,韩念大统领还让我制了一些有用的玩意,相信到时应能派上用场。

    丹东笑道:“我早就听说韩念大统领足智多谋,手下能士众多的了,有你们帮助,我相信这次肯定能成功。”

    歌达则眯起眼睛:“哼哼,两天,还剩两天,就让我们再忍忍,让坎普多嚣张两天吧,他的时候无多了”。

    两天转瞬即过,丹东的婚期。冲喜之术作法的时间到来了,城中不少人也选择同一天婚嫁,希望能给这场盛大的法事多增添一些力量。总之,暴风城一片的喜气洋洋,人们似乎都暂时忘了帝国主军团就在城郊,双方剑拔弩张,随时都会开打的隐患。

    而最受人关注的丹东的大婚。则显得有点寒呛,不是别人不给面子,而是丹东谢绝了许多希望出席的来宾,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参与婚礼的,它很讲究。

    比如一年之内家中有白事者。一年内有娶妻纳妾记录者,一年内诞新生婴孩者,属相与丹东对冲相克者,出生命月日中带“四九。二字者,以及其他诸多让人眼花缭乱的条件,都会被拒之门外,否则将给冲喜之术带来负面影响;

    经过复杂的筛选下来,所剩符合条件的人还真不多,真正与婚宴的宾客,仅剩几十多人了,相对丹东的身份而言,就有些冷清。

    幸好这些客人当中,还包括了暴风城的领主坎普,作为这座城市的主人,也是法事的直接受益者。坎普是铁定得出面的,无论他是否符合条件,都没有关系。

    坎普身边只有两个侍卫相随,因为他那帮亲卫高手都被排除在外了,丹说带太多的侍卫出席婚礼也很不礼貌。坎普很放心,这可是暴风城的核心区域,能有谁混得进来?会场就那么几十人,他们全都和坎普打过招呼了,确是城中的权贵。因此纵使他生性多疑,这次也是没有觉察出丝毫的异样。

    地师的婚礼和常人确实大有不同,至少布置相差甚多,会场摆设着许多奇怪的物品,有瓷器,动物的头颅,牙齿,扭扭四二古怪字符,在摇曳的烛米下仿佛无数小蛇般扭动着,猜删忆异,一种奇怪的感觉充斥在空气中。

    客人们低声议论着。

    “地师的婚礼真奇怪,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那是当然,一般地师都不愿意娶妻的,这会让他们的能力大大减弱,如果这次不是暴风城面临可能战斗的危境,丹东先生也不会做出牺牲。”

    “我们这些符合条件的客人牵运了,我听说,但凡出席地师婚礼者都能从中沾光,好运连连来。”

    “真的吗,那就挺好了,我近段时间打牌老是输,真够恼火的,等参加完丹东先生的婚礼之后,我回去再来上几局,不,通宵,我就不信这次还能不赢!”

    “你这个。烂赌鬼,要让丹东先生知道的话,他肯定就不会邀请你了!”

    客人们都庆牵自己能成为地师婚礼的受益者之一,因此现场还算喜气洋溢,否则的话看上去就不像婚礼了。

    丹东虽未婚,但情人还是不少的,新娘子是他随便在情人中挑选的一个,人还满漂亮的,而且才二十多岁,至少很嫩。对一个有钱有势力有地位的男人,老牛吃嫩草并不是太困难的事。

    新娘子脸上也充满了幸福的表情,自以为今晚过后,就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了,她当然没有得知这场婚礼的背后,隐藏的是一个大大的阴谋。以丹东的谨慎,当然不会把计划告诉这个可怜的受利用了的女人,哪怕名义上她将成为自己的妻子。

    没有乐师,没有鲜花,没有红地毯,丹东拉着他的未婚妻,在众人目光的注视下,丹东从廊道慢慢地走过,期间甚至没有丝毫的掌声。每个受邀的客人在婚礼前都拿到了一本小手册,其中标明着届时不宜的举止禁忌,比如掌声就是其中之一。规矩比起普通的婚礼绝对要严格得多,客人们全都花了不少时间,才将之背熟,并且小心慎行,时刻提醒自己不要犯忌。

    一直来到作法的祭坛上,丹东这才停下脚步,放开新娘子的玉、手。

    早已得到现场礼仪指示的新娘子乖乖地站到一边去,而丹东则从坛子的石桌上取过一把桃木剑”瞧了些奇怪的粉末和血液,挥洒在一大堆符咒上,神情肃穆,随着他口中念念有词,符咒被挑了起来,在空中纷纷扬扬地飞舞。

    丹东低喝一声,桃木剑从烛火扫过。剑尖上燃起火焰,那些飞舞着的符咒全都烧着了,奇怪的是,随着火焰飘散二处的却并非黑烟,而是阵阵淡白色的雾气,其味如乳,沁人心脾,闻着很是舒服,宾客们又开始了低声议论。

    “喂,范甘迪男爵,你不是也请了地师么,对该道应该有些了解吧,这阵雾气你知道是什么呢?”

    “灵气,我想应该是灵气,在地师作法改运的时候,是能招来灵气的,不过一般地师无法将灵气实体化,想来也就只有丹东先生这么高明的地师,再以婚礼为引起冲喜之术,才能让灵气实体化吧,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那这灵气有什么作用?”

    “废话,当然能让你更加好运。”

    “真的吗,那快点多吸几口!”

    丹东木剑不断,符咒不住地从案台飘燃,不多时,祭坛周围已累积了厚厚的一层灰烬,这时丹东才收手,将木剑放回原地,雾气也渐渐消了,不知散到什么地方。

    目睹冲喜大典的宾客们全都看得神秘目眩,心道地师之道还真是高深,非常人所能懂。

    坎普亦走上了祭坛,他不仅仅是受邀宾客之一,还是婚礼的主持人,这样就会成为最大的收益者。

    坎普脸上露出了微笑:“先生,这些年来,你给了我很大的帮助,很高兴能主持你的婚礼。”他从祭坛上拿起一杯酒,转向宾客:“来,让我们都举起手中的杯子,为先生的人生大喜干杯,祝福他和妮娜小姐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丹东也微微一笑:“多谢大统领从百忙中抽空,这一杯酒,同祝暴风城泰盛民安,永远康逸!”

    宾客们倒是大有灵犀,举起酒杯道:“祝丹东先生和妮娜小姐恩恩爱爱,白头到老,祝暴风城泰盛民安,永远康逸!”

    众人手中的酒杯是以牛角特制的,据说这种酒杯才不会和灵气排斥,已经盛满了金银交加的液体。

    这是酒么?还是什么?

    那略解地师术的范甘迪男爵此时又对其他人道:“这杯金酒可是地师婚礼中最重要的金银酒,喝下它的话,你们的气运就能更进一步得到改善,完全和身体融合,不会随着时间流逝调。所以,千万不要浪费一点一滴了,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其他人闻言连忙将牛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有些人甚至将贵族仲士风度丢到一边,非常不雅地伸出舌头将酒杯添得干干净净的,生怕漏掉了半滴可以改变自己命格运数的金银酒。

    坎普算是半个。地师通了,这杯金酒的重要性自是知道的,当下也毫不犹豫地喝光了,至此丹东的婚礼和整个冲喜大典算走到了接近完结的时候。

    坎普郑重对丹东道:“放心。先生为我,为暴风城所做的一切,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只要有我丹东的一天,就绝对不会亏待”

    说到这里的时候,一阵晕眩忽然直冲脑门,剩下的话没能说完,坎普的身体晃了一晃,差点没摔倒。

    如果在这时摔倒的话,那就就大失颜面了,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无缘无故地晕眩?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