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四十八章一触即发

第二百四十八章一触即发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慨卿饮普的爆时间凡讨,丹法维持龙之洋鳞。而且斗与大懦警溺的他哪还有反抗余力,立刻就被一众高手给擒下了。

    除了坎普之外,被消魂散毒倒的那些人也被架了起来,虽然他们并非的地位不如坎普,但大多也是暴风城的贵族巨头,还是很有用的。

    这些人脸色黑青,双目禁闭,实则没有生命之忧,因为消魂散这种毒药虽然性子霸道,只会使人虚弱。

    而韩龙则趁机将地上的雷奥斯带了回来,探其心脏还在跳动,而被格兰特破天一剑洞穿的伤口,流血也不是太厉害,以沉渊决的柔劲探进去,现并没伤到腑腻要害,这才松了口气,看来格兰特确实手下留情了。

    只差一点,就那么一点,就能成功了。坎普的眼神非常不甘心。但是,现在他的命,已经捏在了他人卓上,成王败寇,他的人生,即将要改写了。

    该死的丹东!

    现在坎普极度懊悔自己过于迷恋地师之术,才会招致今日的厄运。

    “踏踏踏踏”

    又一大群的弓箭手来到祭坛周围,手中的长弓拉成近满月,剑拔弩张,一触即,空气中充满了紧张的味道。

    丹东的府邸已经在短短时间内被强行拆掉了,在地势偏高的祭坛远远看去,大堆黑压压的士兵也正陆续赶至。

    除此之外,还有大批从民房上腾挪跳跃,快接近的强者应该都是听说坎普出事而出动的救兵,年龄,性别,装扮不一,有些并非侍卫,有些还印着家族的标志,看来是暴风城中各家族的强人来了,因为赴喜宴的宾客当中,还有着许多大家族的头头。

    不消一会,丹东的府邸就被黑压压的人群包围了,光看这等阵仗,就让人心中毛。

    其中一位是个黑衣青年,他就站在赤瑜身边,看样貌和坎普很有几分相似。

    “少爷!”

    而从赤瑜对他的称呼可以得知,这个人正是坎普之子英格姆。

    英格姆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怒喝道:“平着,放下我父亲,否则你们就死定了!”

    可惜他的话肯定是没有任何作用的,被派遣到这里的人除了初出道的菜鸟韩龙,全都是身经百战,将在生死线上浴血冒险当成家常便饭的,哪会惧怕对方的威胁。

    歌达嘿嘿一笑道:“是的,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但我同样相信,在我们死之前,完全可以拉你们的坎普领主以及诸位贵族陪葬,反正我们的命贱,一算一命换一命,那也是赚翻了,你说对不对?”

    看得出来,这就是一帮亡命之徒,他们说得到,就一定做得到,英格姆无奈地道:“好吧,和我说说,你们想怎么样?如果需要钱的话。我们可以给你们佣金十倍,不,百倍的钱,或者其他的宝物,说出你们的条件,只要暴风城能做到的,但你得放过我的父亲!”

    显然他还不得知众人的来历,只道是仇家雇佣的杀手而已。

    格兰特走了过来,剑圣的爆也结束了,此时的格兰特失去了那股压迫的毛势。苍老的脸有些疲累,说话的声音也是略显无力:“没用的,英格姆少主,他们是帝国主军团的韩念大统领麾下的高手!”

    英格姆吃了一惊,如果是帝国主军团的人,那肯定就不是金钱或宝物所能收买的了,他们志在自己父亲,就算开出再丰厚的条件,恐怕都无法打动。

    歌达笑道:“大家放轻松点,事实上。我们韩念大统领就是想请坎普领主前去做客罢了,只是坎普领主事务似乎很繁忙,总是抽不出空来,我们韩念大统领实在等不及了,只好派我们上门亲自请过去啦。所以,大家也不要那么紧张,放轻松一点,不就是去做客吗,何必搞到头破血流的了。”

    英格姆冷哼了声,他哪会相信歌达的鬼话,以父亲的所作所为,只要他落入帝国主军团手中,那是肯定得完蛋的,就算不死,权势也得被录夺,沦为阶下之囚。

    歌达又道:“好了,韩念大统领恐怕已等得不耐烦了,到时怕是要责备我们失职,还请各位让让路吧,反正就在郊外,也不远,用不着劳师动众送别了。哦,还有这些贵客,也一起跑趟吧,我们大统领是很好客的人,客人越多,他就越高兴呢。”

    贵客指的就是被挟持的贵族了,擒下坎普已经有了出城的资本,不过有更多人质作为筹码的话自然更好。

    话一说完,就听到诤诤的长剑出鞘清响,却是那些贵族的族中强者,以及他们带领的家族亲兵,这些人的数目虽说不及暴风城的编制士兵,但全都是精心招揽或栽培的好啦碎若真打起来的话,会是最大的麻慨贻

    “别妄想了!”

    “做个屁客,快点放掉我大哥!”

    “要带走我爷爷,先问过我的剑再说”。

    浓烈的火药味又充斥在了场中。

    拍高慢悠悠地道:“可以的,我也不喜欢强人所难,那就将他们带回去吧

    话虽说的轻松,但他手中长剑轻轻一抹,锋锐的刃芒便已将架着的中年贵族颈脖上戈出了道血痕,而且他还有将长剑继续抹下去的倾向。

    人群中顿时出了惊呼,任何人都听懂了拍高话中的深意,他们可以将自己的亲人带走,但带走的,只能是尸体。

    一个白甲骑士跳了出来,冷汗从他脸上流下来,看得出来,这个贵族是他很重要的人。

    止住了身后的家族亲兵,白甲骑士颤抖着声音,近乎哀求地道:“不要,千万别杀我的父亲”。

    拍高的语气比他的寒冰斗气还要冷,半讥嘲地道:“你不是说要把他带回去吗,我可以遂你所愿

    “不用了!”白甲骑士连连摆手道:“还是让我父亲到韩念大统领那做丹天客吧,不过你要答应我,得把他安然带回来!”

    这是个迫不得已的选择,这时屈从的话,父亲还可能生还,惹是激怒了对方,父亲就死定了。

    这个阴阳怪气,白面无须的娘娘腔大有杀鸡傲猴的意思,白甲骑士可不想自己父亲就这么遇害。

    “呵呵,那是当然”拍高笑道:“对于识趣的客人,我们大统领总是很热情的。对了,这么多人拿刀剑对着我,我是很害怕的,万一心太慌的话,手中的剑抓不稳

    白甲骑士听懂了拍高的意思,犹豫一下,咬咬牙将长枪丢下。并对身后的亲兵大声道:“放下你们的兵器,全都给我放下!”

    “叮叮叮叮

    一连串的脆响,至少有二十多人丢下了兵器。

    拍高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帕克斯等人配合他将手中的长剑紧了紧,挤压住各自挟持贵族的喉咙,又听得一阵脆响,附近小半的人都丢掉武器,全是各大家族的强者和亲兵。

    坎普受制,英格姆就是最有资格指挥侍卫和士兵们的了,但他的脸色阴晴不定,放走众人不行,留着又不行。

    歌达对坎普道:“坎普领主,看来你的儿子有点不干脆嘛,还是你说两句话吧。”

    坎普沉着脸开口了:“所有人行着,这是我的命令,违者军纪处理”。

    “我坎普活到今天,没任何事能够胁迫,包括死亡!”坎普一字一顿地道:“给我杀了他们,不惜代价!”

    言罢便往歌达的长剑撞了过去,没有人想得到,坎普竟然会这么狠,即使选择主动求死,竟也不肯就范。

    因为坎普知道,一旦落入主军团手中,他就算不死,也肯定得失去拥有的权利,对他这位枭雄而言,那是比死还要更无法忍受的一口气。但若是他死了的话,英格姆就会立刻和刺客撕破脸,到时他还能继承暴风城,不至于被帝国夺回。

    幸好歌达反应更快,长剑急移开来,然后反手一掌落在坎普后颈上,将他击昏过去。

    这个时候,不能再让坎普再说话了,否则只会坏了大事。

    这个西北霸主够悍,宁愿玉石俱焚,也不愿屈从。

    坎普的死令起了作用,侍卫们一拥而上,而弓箭手亦松开了拉满的长弓,顿时箭如雨下,情势大有失控之势。

    令人意外的是,先站出来阻止的人竟是那个白甲骑士,双手一挥,祭坛上的砖石纷纷翻起,形成一面土墙,将大部分的箭雨挡住,看样子是个修为相当高明的土系高手。

    白甲骑士大声道:“停手,全都给我停手,万事好商量!”真打起来的话,他的父亲就死定了,父子情深的他无法坐视不管。

    白甲骑士的亲兵们见状也都聚到他身边,不管生什么事,忠心耿耿的亲兵们总走向着自己的主人。

    英格姆瞬思百转,他明白坎普的心思,父亲一落入敌手,下场肯定会很凄惨,到不如和这帮刺客同归于尽,还能保全暴风城。现在他是唯一能阻止士兵们的话事人,如果不下令停手的话,相当于间接弑父,但现在的情况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不愧是父子,英格姆有着和坎普一样的枭雄之心,就算在亲情面前,也是铁石心肠,当下拿定主意,阴阴地道:“斯诺,你要抗令吗?。(未完待续)

    ,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