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四十九章豪赌

第二百四十九章豪赌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是次相当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惊呆以匕制住英格姆的是一个肥头大耳的福老者,此人是暴风城甘道家族的长者,里弗斯。

    里弗斯的体态和容貌无论怎么看都是无害的老实人,但熟识他的人,都知道这家伙绝对是个狡猾的笑面虎,最识见风使舵,平时总是喜欢巴结英格姆,为家族谋取地位,他此废的惊人举动着实让众人大大吓了一跳。

    没有人想得到,里弗斯会偷袭英格姆。因此就连赤瑜都来不及护主。待得反应过来,赤瑜叱道:“里弗斯,你在做什么?”

    里弗斯依然是平日那副笑呵呵的模样,丝毫没受绷紧的气氛影响:“呵呵,也没什么,我们都希望今天生的事,能有最完满的结果。而英格姆少主似乎有些不冷静,他可能会做出错误的决定,所以我只好帮他一把了。”

    英格姆气得脸色铁青,浑身抖,但却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明白这个老狐狸的手脚之快绝对是和年龄成反比的:“里弗斯,好,你很好,”

    “英格姆少主,请稍安勿躁。呵呵。”里弗斯转向其他家族的人道:“各位,我们的亲人的命都掌握在别人手中,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他们和坎普领主一起陪葬吗?我们可以为暴风城牺牲一切,包括自己的亲人,但只是为暴风城,而非坎普领主奉献一切。”

    顿了下他又道:“反而,暴风城作为帝国的城市之一,被要求配合主军团抗击魔族,坎普领主反而无视大局,抗旨不从,身为帝国的公民之一。哪怕身微言轻,我也有义务对坎普领主的行为加以制止。”

    任谁都不相信里弗斯这只老狐狸会那么大义凛然,他这么做的目的。必然是利益驱使,事实也是这样。

    甘道家族以前人才辈出,在暴风城是非常显赫的家族,但某代家主的罪了暴风城的统领,导致家道败落,虽说没被除名,还算有点地位,不过总的来说已和最得势的那部分上流有了很大距离,回祖辈辉煌的里弗斯对家族这种不死不活的情况一直都很不满意,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总在等待机会扭转现状,光复家族当年的威势。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如果将英格姆擒下,交给帝国主军团,让帝国兵不血刃地取回暴风城。这个功劳当真非同小可,亚历山大十五世和韩念大统领肯定会十分高兴的,自己在暴风城的势力非但不会被削,还能大得器重,到时甘道家族就绝对能呈现出焕然一新的气象了,哦,不,甚至越鼎盛时期。因为里弗斯和甘道家族将作为平反逆贼的大英雄,记载在帝国的史

    上。[][net]

    那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事呵,以后,我的子孙们,全都会记得,他们的祖先里弗斯,以无上的魄力和手腕将家族带出困境,重返辉煌!

    所以,里弗斯打算豪赌一回。将自己所有族人的命押注下去,希望得到丰厚的回报。一旦赌赢了的话。甘道家族就将在帝国的史册上流芳百世,反之,如果赌输了,甘道家族在今天恐怕就会在世上消失。里弗斯很清楚坎普和英格姆是怎么样的人,他们绝不容许背叛者在多活哪怕一分半刻!

    尽管这是一场可能给家族带来巨大灾难的豪赌,里弗斯还是兴奋得身体簇簇抖,因为赌博总是让人感觉很刺激,而且现在里弗斯还在赌局中占据了上风,因为成功挟制英格姆已经成为了他取胜的最大筹码。

    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他还没赢,这只拿着匕的手还需要更稳定一点,决不能让英格姆脱离掌握。

    阴寒的气息从后心渗透进去,英格接的斗气开始停滞了,运转十分困难,这是甘道家族的截脉秘技,这样便不怕英格姆会破解禁制。

    其他人很快便都明白了英格姆的想法,他们也开始考虑起来。现在坎普领主和英格姆少主都被擒,暴风城群龙无,如果帝国主军团真的成功入主城市的话,平民所受影响不大,但他们这些曾经支持坎普独立的人全都得遭殃,不被帝国拿来开刀,也必定得被削权,倒不如效仿里弗斯,将功赎罪。说不定还能挽回。

    这些整日想着如何争权夺利的暴风城贵族都不是省油的灯,忠诚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值钱,尤其在涉及到家族存亡兴衰的选择面前,忠诚就是个屁!要忠诚,也是对家族,对亲人忠诚,而非坎普或者英格姆。

    只不过这是个艰难的决定,而且能考虑的时间并不多,有些人还是犹豫不决。

    “里弗斯表叔说的对,我们都是格兰帝国的公民,要效忠的自然是帝国!”

    终于有人提出了赞同的意见,却是暴风城另一个家族里妈家族的少主肯达,肯达和里弗斯是表叔侄的关系。两个家族颇有些亲戚渊源。现今里弗斯一表态。不管肯达愿不愿意,里捣家族已经被卷了进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支持里弗斯,给他这场赌博多加些赢下的筹码了。

    有人开了头,就一不可收拾了,更多的人下定了决心,他们最重要的亲人已被韩念大统领麾下的高手擒做人质,如支持英格姆的话,亲人就死定了。主军团在暴风城争夺战中胜出的话,他们更会掉进无底深渊,永远都不得翻身。支持主军团,倒是大有希望。

    权衡过后,该选择哪条路似乎已经没有太多的疑问了。

    “没错,坎普领主错了,我们可不能跟着他错下去,不然的话只会惹得天怒人怨!”

    “背叛的人不是我们,而是坎普领主,女神在上,她也会支持我们的!”

    “坎普这个逆贼,竟敢违抗圣旨,祸国殃民,我早就看他不过眼了!”

    一时间枪口全都转到坎普身上,不久前还是来救驾的贵族们,立刻就加入了声讨坎普的行列当中。只有小部分和坎普有着亲近血缘关系的贵族们还是站在坎普这边,不过他们的反对很快就被淹没在讨伐的大潮当中。

    除了家族势力外,高手群中的侍卫也分成了两派,一种是坎普的死士。这些死士是暴风城历代领主从孤儿中挑选出来的天赋上佳者,经精心培养成为其死士,没有家庭的后顾之忧,无论什么时候,被洗脑的他们都是坎普最忠诚的手下。可是。现在坎普和英格姆均受制,他们就不知如何是好了。

    他们被洗脑的思想中包含了这么一条,必须无条件服从主人命令并严格执行。而另一条却是:得把主人的命看得至高无上,就算献出自己的命,也得保全主人安

    这两条指令都是最重要的,且无优先者,在他们刚刚被领主收养时。就不断被灌输着。根深蒂固。然而,在今天这种特殊的环境下,两道指令生了矛盾。如果他们不听坎普的命令,就是违背了第一条指令。而动手的话,坎普就得死。违背了第二条指令,使得死士们陷入了矛盾当中,不知如何执行才好。

    另一批侍卫,则是来自暴风城官方的了,他们虽对坎普忠心,却也没忠心到愿意舍弃所有的地步,毕竟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是有父母有妻儿家室的,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的为家人着想啊!他们不像老奸巨猾的贵族们懂得分析利弊,不过还是做出了最明智的选择静观其是

    看事件走势,到时再做决定吧。这样没有得罪任何一方,乃明哲保身的最好方法了。

    至于那些士兵们,就更是没有判断能力了,最有话事权的坎普和英格姆都受制,剩下的大佬们意见不合。小的也只能观望了。

    英格姆气得差点翻白眼:“都反了。都反了,你们这帮可恶的墙头草。也不想想父亲和我是怎么对你们。你们今天的地位和权力,都是父亲赋予的,现在却背叛他,可恶!”

    里弗斯得意地笑了,但却笑得很阴沉:“对不起,英格姆少主,坎普领主对我们是不错,不过,国家,比一个人的恩惠更为重要,看来大家都是深明事理的人,你也不应责怪他们!”

    没想到暴风城的贵族们竟会如此识相,歌达喜出望外:“里弗斯阁下。你做的很好,今天生的事。我定会转告韩念大统领的,像你这么爱国的人,大统领绝不会亏待的!”

    里弗斯就要喜翻了,表面上却还是平静得像无风的湖水那样:“我里弗斯这么做,但求无愧于心,不敢求任何回报!”

    赤瑜不像死士那般没有情商。他对坎普非常了解,如果主人真被擒走的话,到时他会生不如死,死。对他而言反而成为了解脱。所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在雄浑的斗气支援下激荡开去:“坎普领主已说了。杀掉刺客,违者军令处置,给我杀”。

    言罢他的斗气猛然大涨,往歌达等人冲了过去,有了他带头,而那批死士也终于决定执行第一条指令。无条件服从主人命令,于是也一拥。

    里弗斯厉声道:“赤瑜,你不管要英格姆少主的命了?”

    赤瑜冷冷地道:“我只听从坎普领主之令,其他人都和我毫不相干!”

    里弗斯叹了口气:“看啊,英格姆少主,赤瑜不管你的死活了,还是你舁口约束一下其他人吧?。

    英格姆沉着脸道:“休想,有种你就杀了我”。

    这家伙和坎普不愧是父子,有着同样狠的心,将自己的生死。

    见到其他侍卫也在蠢蠢欲动,歌达忙道:“我们今天所做的都得到韩念大统领授意,和我们作对者。全都按反叛论罪,一律处死!协同我们拿下逆贼坎普和英格姆,收回暴风城者。则全部重赏,加军功一到三级”。

    白甲骑士斯诺长枪已建起地上的长枪,挥动间释放出浓烈的土系斗气。受到斗气的牵引,地面的砖石乃至陶瓷全都飞了起来,往赤瑜击了过去。

    里妈家族的少主肯达也一掌劈出片云状的火焰,这是里妈家族特有的云焰斗气:“赤瑜,你要疯。问过我了没有?”

    既已做出选择,就快趁机会表现一下

    旋即又有几个家族的强者加入了战圈,都是七级剑士级别的高手,就算赤瑜是天空剑士,也都被压制住了。而各家族的亲兵们则和坎普的死士,近亲贵族们也开打了,祭坛以附近偌大一片地方顿时陷入了混战。

    “砰砰砰砰

    斗气横飞,石块四溅,猛烈的气流将祭坛搞得一片狼藉,而那些抱着观望态度的侍卫和士兵们全都退得远远点。留出一大片的场地来。

    各家族的成员以及其属下亲兵都是强者。而坎普的死士也有着不俗实力,战情相当激烈,而双方都清楚。一旦胜出的话,便有可能控制局面,让那些左右为难的士兵们听令。因此全都不遗余力。而歌达等人则袖手旁观,有了这些到戈的家族帮助。他们没必要再冒险了。

    暴风城这些各不相让的大家族们,难得地达成默契共同合作他们迸出的实力确实要强些,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占据了上风。

    坎普的死士一个个地到下,最后就连赤瑜,也都因寡不敌众在爆过后被几个围攻的七级剑士砍成了肉酱,不过他临死前的必杀也让最为卖力的白甲骑士斯诺受了不轻的伤,幸好斯诺擅长的土系斗气防御很强。以一个石甲护身卸掉了绝大部分的伤害,才不至于当场毙命。

    祭坛血流成河,满地残肢断臂。被染成了触目惊心的颜色,当坎普的最后一个死士倒下时,歌达振臂高呼:“逆贼坎普,英格姆已束手就擒,其同党全数被诛杀,若还有谁执迷不悟,格杀勿论!”

    事至如今,士兵们均看得出来坎普方大势已去。不知是谁先丢掉手中的兵器,然后所有人都丢掉了兵器。这次计划的进展比想象中还要顺利些,原以为将坎普擒回去,还得花些时间迫使暴风城降服,没想到当场就搞定了。

    而几乎是在同样的时间,神殿中已解除毒药限制的费尔顿大祭司等神职者也脱困而出,揭破了教堂中正在讲道的那些冒牌祭司和牧师们的假身份,道出坎普的阴谋和恶行。公开辟谣,拿出亚历山大十五世的圣旨。声明格兰帝国根本没有加征暴风城赋税,然后伙同那些受欺骗而暴怒的虔诚教徒们到大街上游行。

    加入游行的教徒们越来越多,再加上丹东祭坛那边的变故,就像一场大暴风那样,席卷平静了上千年的暴风城,引起了势力的重新洗牌。

    后世把今天称为暴风事变,在事变当中,逆贼坎普欺骗世人,乱传圣旨,而那些到戈相向,征讨坎普的人,全都被美化为深明大义的英雄。而赤瑜等坎普的忠实支持者自然就是罪大恶极的叛徒。

    封锁许久的暴风城门打开了。韩念带着主军团浩浩荡荡地进城,在教廷,暴风城权贵的配合下。以雷霆之势轻易地镇压住了局面,当他坐上那张原本属于坎普的领主宝座时,这才露出了笑容。

    终于,以最小的代价,把暴风城接管回来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