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五十章 愚忠

第二百五十章 愚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芯管韩念强势入辛,暴风城依然动荡了好此天,纹才渐赚,诽来。

    谣言被清除了,人们才意识到那所谓的赋税加重等苛刻新政是子虚乌有的,但与此同时却也证实了魔族即将卷土重来并非耸人听闻。搞的暴风城的人不免有些慌乱。当然。安抚的工作由光明教廷派人去做。而韩念,则忙着整理暴风城的权力网。

    坎普和英格姆已经被关押在特设牢区,也就是拍高当年待的那种天牢当中,帝都那边已经派人来处理了,根据亚历山大十五世的脾气和行事惯例,这两个逆反者肯定是要完了。但韩念没兴趣理会坎普父子的命运也顾不得太多,他还有很多事要做。

    暴风城原先的那些权贵都很识相。也在接管过程中帮了不少忙,韩念自然不能一竿子打死,将他们划入坎普的行列当中,而且他还得依靠这些人继续治理暴风城,毕竟他们比自己要更熟悉这个城市的运作。

    所以,那些到戈的权贵和家族非但没有被处罚,反而被奖赏了,为此韩念还特地高调开了一个**行赏的宴会,顺便安抚人心。

    意为告诉那些心中忐忑不安的家伙。放心,我韩念不会找你们开刀的。

    暴风城的权贵普遍和帝国其他地区接触较少,绝大部分和韩念也没有过会面。在宴会上,他们终于见到了这位传奇的大统领。

    韩念的年龄和脸蛋绝没有他的名声那么妖孽,怎么看都只是一个普通的,涉世未深的青年,脸上总是挂着人畜无害的微笑,但没有人敢因此而敢对他有所轻视,由他策利的暴风变故一事,就足看看出其手腕有多淫幕狠辣,而迄今为止和他作对的人,包括相国艾格伯特,草原人。以及西北霸主坎普,全都没有好下场。

    一众暴风权贵都不想自己死的很惨。因此在宴会上对韩念是毕恭毕敬。阿谀奉承,那么多老资格拍一个小屁孩的马屁,情形还真的有点怪诞。

    韩念见到众人有些拘谨,呵呵一笑道:各位,这就是一个简单的宴会,我只想和各位认识认识,套个。近乎,以后很多事情还需要各位帮忙呢  所以,大家玩的开心一些,事实上,我是一个很随意很好说话的人,在生活上,我们甚至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韩念已经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温和些。只可惜看在权贵心中却比笑面虎里弗斯还要狡诈一些,对一个人在别人心目中有了先入为主的印象之后,他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件事,都很容易往那个印象靠拢。而权贵们对韩念的印象就是杀人不眨眼。几万的草原骑兵,都在他弹指间烟消云散了,暴风城在他策划下又起了大地震,你还能认为这个青年很和善么?

    韩念大统领啊,如果把你的话当真,我就真的是蠢材了!

    众人甚至在心底中暗暗猜测。这个。宴会,会不会是韩念的第一次试探。那些气焰嚣张的人,可能会被他打压,还是低调一点的好。于是全都堆起笑容道:大统领哪里的话。配合你的工作,是我们的职责,自然义不容辞,尽力再为!

    韩念笑着举起酒杯道:这就好。嗯,对了,先前我为了对付坎普。得罪了各位的族人,在这里以一杯水酒郑重赔罪了,还请大家不要放在心上。

    歌达等有份参与当日事变,拿现场宾客胁迫的人则直接举起了酒壶:我们也是情非得已,还请各位多多包涵!

    底下又是一片诚惶诚恐的应声:哪里哪里,大统领言重了,是我们被坎普盅惑,为虎作休,给大统领和贵属添了不少麻烦,还差点坏了事。幸好大统领宽宏大量,没有放在心上,是我们赔罪才对!

    韩念心中暗笑,看来这些家伙是很怕自己嘛,不过也很正常,反叛这顶大帽子可不是谁都承受得了的,只要自己看谁不顺眼,这罪名一丢过去,暴风城的任何一个旧部都要倒大霉,为此他们才会如此谦逊。

    各位迷途知返,自然是应既往不咎的,而且我韩念绝不会亏待了大家,你们做过的一切,我都记的。韩念的目光在人群中扫了一圈道:丹东先生!

    丹东走了出来,行了个礼道:大统领!

    韩念和颜悦色道:如果没有你的投诚,帝国要收回暴风城恐怕得大费周章,因此,我必须重重赏你!

    众人都知丹东是这次事成的内应和大功臣,看样子韩念打算器重他。赞美声全都转到了丹东身上。

    丹东忙道:大统领,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事而已,而歌达,拍高侍卫他们才劳苦功高!

    韩念笑道:先生太谦虚了。不管怎么样,你立下了夫功,而且你是个聪明的人才,我如果不用你的话那就太浪费了,丹东先生,你愿意为帝国,为陛下,为主军团,为我效力么?

    丹东道:承蒙大统领看得起,那是我的荣耀!

    那好,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主军团的随军参谋之一了!

    谢大统领!

    众人闻言都大为羡慕,这随军参谋的职衔可是很高的,战争中的出谋献策都有他的份,脱离了坎普,丹东还是一样风光无限。

    任谁都不知道,这个文质彬彬的文士竟是一个魔族,提拔丹东是魔主的意思,他让韩念在丹东立功之后顺水推舟扶持起来,到时在军事决策时也多个支持者。

    等丹东退下后,韩念又道:里弗斯先生,你那天以一己之力制伏英格姆,胆识可嘉,忠勇双全,我已经派人奏报陛下了,听说甘道家族人才济济,现在帝国正是用人之时。不知道里弗斯愿不愿意让家族中的勇士加入军队?

    里弗斯大喜,他将整个家族押进去豪赌,等的就是这一天,战争可怕。但同时也充满了机会,是里甲!川立类投和者的最爱,对他而庸地活着,那怀不如 凯于!甘道家族需要荣誉,地位更甚于鲜血和生命,听韩念的口气,加入军队的族人将会得到重用,甘道家族复兴不说指日可待,至少已经开始了。

    里弗斯大声道:甘道家族的每个人,都愿意为帝国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包括我里弗斯,如果大统领不嫌弃我年老体弱的话,我也愿走上战场!

    老狐狸真是人老心不老,竟然还当场自荐,生怕韩念漏掉了自己。

    韩念颌道:很好。如果每个帝国的公民都能像里弗斯这样,我们的军队就是不可战胜的!

    还有斯诺骑士,年纪轻轻就已这么勇猛,帝再先锋骑兵营需耍你这样有活力的副将,,

    韩念又逐一提拔或赏赐了斯诺以及其他的暴风城旧部,现在他确实很需要人才,这才会大力笼络,而那些权贵也暗暗庆幸事变当日自己的英明决定,才得以保住自己的家族,如果当日选择的是英格婷的话,今天就是另外一番结局了。

    各左都得到了满意的结果,宴会的气氛慢慢活了起来,韩念的手下。和暴风城的权贵,几天前还剑拔弩张。差点开打的人们,如今在共同的利益下,却像熟识已久的老朋友般热络地套着近乎,最后宾主尽欢。

    韩念走出宴会大厅之时,已是月上中天了,一回到府邸门口,就见到气鼓鼓的于嫣嫣,看来她已经等了很久了。

    幕哥啊,那么重要的计划,你怎么不让我帮你做呢,韩龙都有份。你小看我。对不对?

    挟持坎普慑服暴风城的计利。于嫣嫣是被蒙在鼓里的,直至韩龙回来。绘声绘色地将当时的惊险情形描述给她,于嫣嫣才知道有这回事,这使得她大为生气。

    韩念从来没有把于嫣嫣列进计利中的意思,这个任性的表妹,不坏事你就要谢天谢地了,当然嘴上是不会这么说的:这计刑很危险的。我这不是担心称么?

    于嫣嫣撇嘴道:既然危险,那为什么弗龙又能去呢?

    韩念笑道:不一样的,他是我们韩家的人,我父亲说了,每个韩家的男儿,都得经历磨练,我才会同意,而鳃一个女孩子家,总是不太好吧。

    于嫣嫣还是不解气:表哥。你在歧视女性,韩龙有勇气做到的,我也可以,我参军不是游玩的,是想真心帮你忙,你不让我做事的话,我来这里还有什么意思?

    韩念大为头疼,和于嫣嫣还真不能讲军纪啊服从啊什么的大道理:好了好了,如果以后还有什么任务的话,让弥去就是!

    于嫣嫣伸出小指道:表哥,你说好的,不能骗我!

    韩念有些无语,都多大的人了,还喜欢像小孩子那样打勾勾,但他还是无奈地伸出小指和于嫣嫣勾了一下:不骗弥,骗称是狗!

    心中打定了主意,看看能安排些轻松的,没什么危险性的差事让她消遣下算了。

    于嫣嫣这才绽出了笑容:表哥,这就对了,不只是叶韵姐她们可以帮你忙,我也行的!好了,表哥。你忙了一整天,累了吧,我已经让人准备好热水了,等你冲过凉之后,我帮你按摩一下,放松肌肉,这也是我力所能及的范围哦!

    韩念哑然失笑,这表妹的脾气,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像夏天的天气那样。

    翌日早上,韩念起床之后,立玄去看了雷奥斯。

    自从与格兰特一战受创;雷奥斯昏迷至今,让韩念大为紧张,他也没想到,竟然会冒出一个剑圣搅事,不然雷奥斯绝不会受重伤的。矮人山区那次只是爆过后的虚弱。但这次雷奥斯是真的伤的不轻,幸好军医做过诊断,称雷奥斯没生命之忧,才减轻了韩念的担心。

    兄弟,快点醒过来吧!韩念叹了一声,脸色随即沉了下来,转身对拍高道:格兰特现在是关在天牢吧?

    拍高点头道:是的,我已经命人在他身上下了多种禁制,这老儿愚忠得很,明明对坎普的做法不满,却还走向着他。

    很好!韩念眼中寒光闪过:没必要为他浪费粮食了,给我做的干净利落点,不要让太多人知道!

    拍高大吃一惊,他明白韩念的意思:这样不好吧,就算格兰特对坎普有些愚忠,也不至于处死啊,而且他还是地位然的剑圣!

    韩念哼了一声道:  无论谁将雷奥斯弄成现在这样,都得付出代价。剑圣也不例外!

    拍高苦劝道:你先息怒,别忘了格兰特对魔族的态度,再加上他的实力,冲锋陷阵将会成为我们非常有用的利矛!

    顿了一下他又道:虽说是格兰特让雷奥斯受的伤,但当日他完全有能力杀掉雷奥斯的,就算他不动手,雷奥斯死撑下去也会爆体身亡,也许走出于惜才,他才击伤雷奥斯,并将其肌肉中的紊乱力量逼出,否则雷奥斯就绝不是受伤那么简单了!

    韩念脸色稍缓:你说的是真的?

    是的,当日歌达,韩龙他们也在场,你可以去问下,我个人觉的。格兰特是罪有可恕的,还是留着他的好。

    韩念皱眉思索了一下,然后才道:好吧,带我去见他一面!

    潮湿,阴暗。**。压抑,这就是格兰帝国天牢的写照,被关押在这里,就算不死,也很容易让人想疯,事实上那些被判终身监禁在天牢中的罪犯很多都被逼得自杀了。毕竟像拍高待遇这么好的特殊个体。

    不过当重回到这种让人厌恶的鬼地方时,难受的感觉还是涌上心头,让拍高很不舒服。

    暴风城的天牢中,格兰特的手脚被几道粗壮的铁链牢牢绑住,可见就算是沦为阶下囚

    在暗无天日的牢房中,格兰特也不记得被关几天了,但是除了送饭的那个皱脚狱卒外,他就没见过其他人了。

    意外的是,今天他见到了两张新面孔,其中一张他是认得的,当日在丹东的祭坛上,使用寒冰斗气的阴阳怪客,以格兰特的眼光,自然看的出他的修为相当不俗。但现在。他却站在一个青年的身后,看得出来。青年的身份非同寻常。

    能随便出入重刑犯天牢的人,除了狱卒外,用指头也算得出来。格兰特几乎是立刻便猜出了韩念的身份,略显萎顿的双眼猛地大睁开来,狠狠地盯着韩念。就算力量受制。但剑圣长期培养起来的精神压力还是很强,让人极不舒服。

    可是韩念却不以为意:你就是剑圣格兰特?

    格兰特不答反问:韩念?

    韩念点头道:是的!

    格兰特冷冷地道:如果我能动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为坎普领主报仇!

    拍高顿时色变,这老儿真的是迂腐到了极点,极不识相,自己好不容易才劝说韩念饶其一命,他却偏偏要惹怒韩念。

    大胆,敢冒犯我们大统领,你找死是不,

    韩念摆摆手制止了拍高,他没有生气,反而笑了:呵呵,好,我就喜欢忠诚的人。但是,格兰特剑圣,不要忘了。我是帝国主军团的统领,也是最适合带领军队的领袖,你要是杀了我的话,势必会引起人类的混乱,到时魔族从中得利。那你就是对你的死去的妻子不忠。你要忠于谁呢?

    听韩念这么一说,格兰特顿时语塞,但他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韩念又笑道:格兰特剑圣,我也不让你为难,你既要忠于坎普,执意为他报仇,又要忠于亡妻,我倒是有个好主意。

    格兰特只道弗念在玩弄他”亨了一声道:小子,要杀就杀 别和我耍花样!

    呵呵,我可是很认真的,你不妨听下。韩念依然一脸轻松:格兰特剑圣,魔族即将重回大陆的消息,绝对不是谣传,这样吧,在剿灭魔族魔族之前,你就帮我的忙。做我的手下好了。当灭了魔族后。你再为坎普报仇也不迟!这样。就不会对任何一方不忠了,你看这主意是不是很妙?

    格兰特皱起眉头:你的意思是,要放了我?

    他怀疑韩念是不是脑子昏了。竟然要释放一个可能想方设法要杀掉他的剑圣,就算是皇帝,被剑圣盯上的话睡觉也会不安稳吧。

    韩念纵了纵肩:那当然,我要你为我效力,总不能将你关在这牢房中吧?拍高,放了他!

    韩念大胆的决定倒是让拍高犹豫了:大统领,你应该慎重考虑一下。就算要放格兰特的话,也不是现在!

    韩念斩钉截铁地道:  不,现在就放了他!

    拍高无奈,只好拿钥匙打开了牢门以及格兰特的手镝脚镣,但却满带戒备地盯着他,以防对韩念不利。尽管格兰特现在还很虚弱,再虚弱的剑圣,在恢复自由后也不能低估其威胁。

    格兰特舒展了一下紧绷的手脚,让拍高的斗气又提了几分,但剑圣最后还是没有出手,而是瞪圆眼睛对弗念道:小子,难道你就不怕我违背誓约,等恢复斗气之后趁机杀掉你。要知道我呆在你身边的话,有的是机会!

    韩念不在乎地道:是的,你有的是机会,但你不会那么做的。

    格兰特“哼道:  你怎么知道我不会?

    因为你是格兰特,忠诚的格兰特,韩念慢悠悠地道:你可以忠于亡妻,以击杀魔族为终生目标。你可以愚忠于一个并不值得的主人坎普,同样地,现在你是我的手下。你也会效忠于我的,对不对?呵听,,

    格兰特瞪眼看了韩念半天:好,就这么说定了,在剿灭魔族之前。我就是你的手下。但是,到时你可别后悔莫及,不要以为将我放掉了,我就会感恩,当魔族被灭之后,我下一个杀的人,就是你了,子!

    呵呵,我期待着那一天的来临,韩念自信地道:格兰特剑圣。要想早日为坎普报仇的话,就卖力点帮我做事,尽力多杀一些魔族吧!

    那是自然!说完格兰特就大步往牢房外走去,眼看着接近出口。眼前一片光亮,他感觉到自己的人生又有了新的目标。

    有趣的小子,好吧,我格兰特也不得不佩服眼前你的胸襟和魄力,但是,别以为我会因此而感恩,等那天来临。我还是会取你的命!

    看着格兰特走远,拍高才道:你这样做是不是太冒险了,格兰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这老儿迂腐得就像块木头!

    不用担心,韩念微微一笑道:格兰特这种人,最需要的就是存在感,自妻子受害不在人世后,他就丧失了人生的目标,所以才会徘徊在罗格里斯之障附近拼命击杀魔族。而为坎普做事让他找到了另一种存在感,他才会忠于坎普。同样地,我也能让他的人生变得更有意义。总有一天,他会完全忠于我的。我坚信!

    拍高嘟嚷道:好玄乎的说法。但愿你是对的,不然的话那可就糟糕了,哎。

    不过,要说和韩念在一起的人,总会受到他的感染,自己成了阉人后。也曾一度迷茫空虚,不过跟随韩念之后便再找到了新的目标,生活变得充实起来。歌达等随着韩无极伯爵兵权被削后一起沉寂的韩府侍卫。现在不也焕出活力了么?

    这小子,总有种让人忠诚于他的魅力。

    格兰特,也不会例外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