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五十二章 黄金龙皇之叹息

第二百五十二章 黄金龙皇之叹息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这两个名再让韩念吓了一跳。不过他旋即道:动物的筋条,并非金属么?就算是龙筋,恐怕都不太合适啊!

    你不用担心,我保证合适!拍高眉飞色舞地道:这非但是龙筋,还是龙中最高级别的黄金龙筋条,这黄金龙是金属性的龙,也是龙中皇者,牺的身体坚韧无比,包括内脏。肌肉,血管,筋条在内,全都已经金属化了,据说就算被禁咒打中,也和搔痒差不多!

    韩念不敢相信地道:这怎么可能?有那么变态的龙,还有谁能杀的死呢?

    拍高摊手道:这个。谁知道呢。不过我那本同样是远古时代流传下来的炼金术秘籍上确实是这么记载的,也许有言过其实之处,但黄金龙筋的坚韧确实是无敌的,就算剑圣手持神器,用最强的招数攻击你也别想将牺斩断!

    也许是嫌自己的那番话说服力不够。拍高继续道:嗯,我刚才试验过了,拿了各种药剂对牺进行高压摧残,可是这条龙筋没有半点损伤。我说的是用最好的仪器观察都找不到的半点损伤,就算最好的黑晶和千年玄铁的合金,在我的手段下也别想如此完好,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材料,除了黄金龙之筋,我实在想不到还可能是任何其他的东西了!

    收起瓶罐和仪器,拍高拿着长弓。大喝一声力,很缓慢很缓慢地。黄金长弓的弓身弯曲,但只是很小的幅度,拍高的脸已经涨得通红了。脸上也冒出汗珠来,显然极为吃力,最后他地将弓弦放开,只听的耸的金属脆响。接着长弓对面的密室墙壁嗤地开了个孔。就像被子弹击穿了那样。

    韩念奇道:奇怪,你方才并没上箭啊,那边的墙壁是怎么回事?

    气弹!这种弓是特殊的乞丐,因为适合牺的弓箭太少了,而且射出就很难找回来。拍高指着弓弦中心的一个小囊道:看见了没有,这里是装载斗气的地方,你可以把高度凝聚的斗气灌输进去,拉弓攻击敌人,我方才没有输入斗气。只是自然填充的空气就已经将墙击穿了,穿透力真够强的。

    拍高感叹地道:***,黄金龙筋就是不一样,就算狂暴后的雷奥斯,也别想拉开三分之一,所以,在实战当中的作用并不是太大!

    韩念咋舌道:那这把弓还有什么用?

    是的,什么鸟用都没有,因为牺就是为神战士准备的,天知道神战士能不能在拉满的同时来上个连射,那威力可就逆天了!拍高笑道:这把弓绝对是坎普宝库中最好的宝贝,同时也是最烂的废物,因为我们都是凡人,并非神战士!不过,如果谁能拉满的话,将弓箭射出十多里,甚至几十里都不是问题。当然没人验证过,我也就不知道了。

    韩念又一次无言了,射程十多里,甚至几十里的弓,这他妈是什么概念啊!

    韩念自言自语地嘟囔:被这弓拉满对准,管他剑圣还是什么鸟人。都肯定得对穿了,这上古的神战确实太过变态了,靠!

    不变态就不会连空间都被击破,产生奇迹遗址了,呵呵。正因对凡人没用,坎普及其先祖才会把抛闲置不用吧。

    韩念疑惑道:他们就不会把这把弓炼成其他武器,比如刀剑么?

    拍高微微一笑道:他们并非想不到。而是做不到,我方才的试验证明了,龙筋几乎就是不可破坏的。是那么容易炼化的么?

    韩念苦恼道:听你这么一说,对我也没有用啊!

    不不不,你不一样,因为你认识我,而我的炼金术秘籍中网好记载着炼化黄金龙筋的特殊法子,拍高得意地道:只不过需要花点时间。还得准备不少辅助物事就走了!

    韩念大喜道:  无论需要什么,只要我能提供的,全都会满足你,一定要帮我将牺炼成六根吉他弦,嗯,我的吉他你见过吧,到时我还会给你严格的长度粗细规格!

    拍高有点晕了:不是吧,你用黄金龙筋要做的,就是一件乐器。这是不是太暴珍天物了,莫非你要用音乐魔法释放禁咒?

    不,也不是,我的魔力尚未足够释放禁咒,总之,你就照我说的去做吧,应该能派上用场的。

    拍高也不知韩念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不住摇头道:只是应该。万一没用的话,那就可惜了,我先说好,这黄金龙筋每炼化一次,效果都会减弱不少,到时你觉得不满意。想再重炼为刀剑等武器,可就没次炼化那么好了!

    听拍高这么一说,韩念也有些犹豫。不过弹不出那奇怪的神曲,总让他觉得心痒痒的,最后好奇心占据了上风,韩念狠狠心道:无妨。浪费就浪费吧,反正我这个魔法师也不需要金属武器!

    好,那我就依你的意思做了!

    暴风城,领主府会客厅中。免费提供

    六个中年或老年人都略显不安地在客厅中坐着,他们全都是暴风城最有名的炼器匠师。

    匠师们无心品尝平时难以喝到的极品奔茗,屁股下那舒适的魔兽皮椅。也像是长了钉子似的,令他们总是坐不住。

    因为,今天召他们来这里的。是刚才入主暴风城,帝国主军团的大统领韩念。关于韩念,这个名字在格兰帝国完全说得上是如雷贯耳的了。他那些吓死人的头衔就是小孩子都能耳熟能详地数出来。

    可是,这个。大人物刚刚传令,说在府上等待他们光临,还派了马车接送,使得六个匠师受宠若惊,有些立刻丢下造的铁器。或者交给徒弟处理,立刻坐上马车赶到领主府了。

    这位大统领还只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火沫眯地坐在垂人位卜,看!去坏像是个贪玩的孩子。们仓都感觉到了压力,地位上的巨大差距,总是容易产生无法克服的心理障碍,就算韩念很热情地聊着家常。匠师们还是唯唯诺诺,生怕说错了话。

    直到最后一位匠师来到领主府会客厅,韩念又和他闲谈几句之后,才干咳了两声。众人心知他要提到正事了,全都安静了下来。

    是这样的,我请各位大师来这里。是想让各位帮我炼点东西。

    尽管早已猜到,不过匠师们还是紧张起来,韩念大统领亲自出面要炼之物,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了,应该也很有难度,否则不会同时请那么多同行,到时若是搞砸了,会不会被抓去杀头?

    六位匠师平日都对自己的手艺非常自信,现在却恨不得立刻再增长几十年的经验值。

    韩念不想给他们太大的心理压力。否则到时只会适得其反,令匠师们挥不出平日的水平,于是笑道:呵呵,各位大师放轻松些,不管能不能炼好,我都不会责怪大家的。同时工钱照付不误。

    听得他这么一说,匠师们总算舒了口气,韩念又道:这位是我的总管,晓春粹先生。

    匠师们早已注意到韩念主位下的那个白面无须的中年人,既然他在这里,肯定也是和这次的炼器有关的。

    拍高站了起来,略为颌,以示礼貌。

    我的总管才这次的总负责人,希望各位能配合他完成这次的炼器。而非按照自己的方法行事,虽然我很相信各位大师精湛的技艺,但这次要炼化的原料,是比较特别的。

    说到总管,弃念就有点想笑,因为在他前世所在的国家古代,总管很多时候是太监头目的意思,当然他是不敢和拍高解释清楚的。

    匠师们这时哪敢说不,连声道:应该的,应该的,总管大人说了算,我们都听从他的吩咐!

    韩念笑道:,那好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至于具体的事宜,我的总管将会和各位详说,你们慢慢谈吧!

    韩念说完便起身走出了会客室,因为他现留在这里的话,匠师们都会太紧张。

    看着韩念离开,无形的压力确实消减不少,尽管这个总管也是个大人物,不过比其韩念大统领来还是差的远的。

    拍高站了起来,拆开一只白色的大袋子,将里面的东西丢在会客厅中央的桌子上:我们大统领要各位炼化的,就是这个。

    提到炼器,匠师们全都来了兴趣,纷纷围拢过来。方才的拘束也都消失了,他们实在很想看看。韩念所说的那特别的原料,究竟是什么。

    摆在桌子上的,是一张金黄色的弓。

    咦,黄金?匠师们不管这是一张弓,职业习惯使他们习惯性地在第一时间关注材料。

    不,好像不是黄金!很快就有匠师通过光泽,纹理等细节觉了异常,不愧是行家,一看就知有没有。

    一位老匠师道:总管大人,我们能不能摸摸看?

    拍高点头道:  当然可以,你们请便!

    就算经过他各种方法摧残,黄金龙筋都毫无伤,拍高当然不担心匠师们会把他磨损了。

    但是不明内情的匠师们还是小心翼翼地捧着,生怕长弓掉到地上。从一个匠师手传到另一个匠师的手,转了一圈回来,没有任何匠师能看得出其材料的名堂,不由得啧啧称奇。

    很像黄金,却又不是黄金的金属,有这么样的材料么?

    相互间讨论了一阵,最后一个匠师迟疑着开口了:请问总管大人。这是什么材料?

    这种材料的名字叫做  硷!

    拍高顺便在桌子上写出一个大字,他隐瞒了实情,因为就算再见多识广的匠师,恐怕也不会听说过黄金龙。

    硷?

    匠师们皱起眉头,对看一眼。从其他人的神色中看出,同行也都不知这所谓的硷是什么矿石。

    关于牺的来历,各位大师就不用追究那么多了,拍高道:我网好知道雁的分解方法,得添加多种辅助剂。并且连续不断炼上十天,才能将牺分解。

    连续炼十天才能分解的金属?

    匠师们再次惊叹,在他们见过的金属中,能撑上三天都已经是非常顽固的了,可是拍高的说出的这个数字足足是极限的三倍还多,不由得让众人有些怀疑。

    在这十天之内,时刻都需要人仅仅盯着,不出一点差错才行,所以我们将会分成两班轮值,等分解之后,各位需要做的,就是把牺重塑为大统领需要的东西。这方面你们是专家,硷的特性,我也会和各位说一下,你们讨论下,心中有了底就开始吧!我们会提供最好的炼器设备。以及五百斤上等的晶核作为燃料。如果大家觉得五百斤上等晶核还不够的话,还可以继续添加!

    通常好晶核都是以颗算的,现在却是以斤称,这行为,还真是够奢侈的,同时也可看出韩念大统领对此次炼器的注重并非像他的笑脸那么随便。

    这或许是他们从事匠师行业以来最大的挑战了,匠师们对看一眼,谨慎地道:我们,一定会尽力而为!

    和在内心中自立下军令状的匠师们相比,韩念此刻就显得轻松多了,他完全没有担心炼器会失败,甚至已经在考虑着如何给这把史无前例的级吉他命名了。

    龙筋吉他?

    不不不,听着太老土。

    黄金龙皇之叹息?

    嗯,这个名字不错,好吧,就叫黄金龙皇之叹息好了!,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 。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