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神说

第二百五十五章 神说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孟击匠师点后,韩念便百奔七练场,但汝次并非自只修知训是找到了剑舞。免费提供

    自剑舞从精灵王罗琳处学得武技奥义之后,韩念便特别许可她在领主府的副练场继续修炼,因为他觉的罗琳授给剑 舞的那些技巧非常有用。剑舞实力的提高,对他这个主人也是好事。当然,剑舞和韩念都不知道,罗琳教给剑舞的,是所有武者均梦寐以求的,法则的奥义。

    副练场没有主练场那么大。却也有近六七百平方米,足够普通人活动有余了,韩念网踏进门,便感应到了一阵强烈的元素波动。韩念现在已有着大魔法师的水准了,加上精神力可比魔导师级别,对魔法的感应很敏锐,然而斗气却是无法感应得到。

    剑舞修习的这种武技很是怪异。按道理应该是斗气,但韩念偏偏总能感应到。从元素波动的强度可以判断得出,剑舞又进步了不少。

    在场地中央,暗精灵俏然而立,明明是艳阳高照的大好天气,偏偏她站的地方却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的雾气,事实上,这是空间细微变化造成的假来

    神奇的武技,竟能改变空间的运行规律,众所周知就连空间魔法卑都非常罕见,更别说是可控制空间的斗气了,韩念都不由得赞叹万分。

    剑舞美丽的眸子也似蒙上了一层雾气。她很专注,全心投入地学习着。全然没有觉察到韩念的到来。

    韩念意念微动,一道银色的长蛇便从手心飞了出去,这是魔法中的掌心雷,杀伤力不俗,最主要的是度极快,且附带麻痹效果,在实战中非常有用,练成这种魔法的魔法师会难缠很多。

    韩念到是不担心这招能伤着剑舞。他只是想试探一下。

    银电的来袭使得剑舞下意识地做出了反应,空间波动起来,一个半透明的护罩在身体三寸开外出现了,银电击到护罩上,只见闪了一下,顷玄间便被引导到地下了。

    紧接着,一道直径足有半米的火柱又袭至,熊熊灼烧的火焰当中还滚涌着类似熔岩的红通通液体,热浪四溅。地面顿时焦黑,空气温度瞬间提高了几十度,让人如坠火山当中。这炎狱术是火系中的高等魔法了,有着持续的杀伤力。

    剑舞娇喝声中,双手芊芊玉指犹如抚琴般在虚空中伸曲着,周围的空间顿时起了震荡,一圈一圈,水波似地延伸开去。连水都无法轻易浇熄的火柱,立刻灭掉了,但却看不到任何的蒸汽,因为它们实际上是被扭曲的空间波吸收的,并非冷热中和。

    应付完两次突如其来的袭击之后,剑舞总算见到对手了,她愕然道:“少爷?”

    韩念走到她身边,赞许地道:“不错不错,能这么轻易就破解了我的炎狱术,剑舞。你现在的实力。至少是七级剑士级别的了!”

    剑舞忙道:“乒爷,你过奖了。”

    “不,你不用谦虚”韩念笑道:“如果光是斗气的量,你距离七级剑士还有一定的差距,不过你这种武技的属性太强悍了,所以综合实力已经达到了七级剑士。”

    剑舞感激地道:“不管怎么样,都是多得少爷栽培。”

    这是她的真心话,除了韩念之外,大概很难再找到一个主人 愿意给侍女那么多的自由,甚至将练场借让给侍女练习了。

    “少爷,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是的”韩念道:“剑舞,这段时间你在修炼之余,恐怕还得完成一个任务。”

    “少爷,请你说吧,我一定会尽力去办。”

    “其实,这个任务也不是太困难,你只要抽空指导一下雷奥斯的射术就行了。”

    因为剑舞曾是精灵族的一员。而所有的精灵,就算不谙魔法者。也是精通射术的。

    “指导雷奥斯少爷射术?”剑舞略感奇怪,她不明白韩念的目的,不过当侍女这么久以来,剑舞已习惯忠诚地履行韩念的命令,当下也不多问。

    交代剑舞之后,弗念便回到主练场,现在,轮到他尝试新卓量了。

    神曲,来自奇迹遗址的神族惨魂硬塞给自己的这份礼物,希望不要让人失望才好。

    从空间戒指中取出黄金龙皇之叹息,韩念闭上双眼,分化四道思感。以精神触手在吉他上抚动数下。感受看来自吉他的反馈,然后根据记忆中的方法,让四道思感在瞬间以不同幅度震荡数百次,同时作用在。

    “吱”

    龙筋果然坚韧无比,吉他弦这次没有断裂,然而高亢至极的声音直穿耳膜,韩念吓了一跳。

    这个音符实在是太尖了,比利器从玻璃上划过的怪响还要难听得多。宛如万鬼厉嚎,只让韩念毛骨悚然,汗毛到竖,脚一软差点没坐倒地上。而一只网好从练场上空飞过的倒霉鸟儿,竟然到栽了下来。

    分心**中断,四思感重新合一。韩念回过神来,靠,这是什么曲子。难道它的作用就是让对手虚弱?

    光是一个音符,就让韩念这种有着强大精神力的人都脚软,整听下来的话,顾忌剑圣都站不稳了。

    他很快否定了自己怪诞的想法,不不,这不可能,如果它的作用是虚弱的话,就连弹奏者自身也不可避免地受影响了。再说,这可是神曲啊。以神命名的乐曲,岂会那么上不得台面!

    接住那只从空中摔落的鸟儿。韩念不免有点郁闷,这鸟儿精神力就差点了,受惊后半晌才能站起来,摇摇晃晃地飞走了,看来尚未完全恢复。

    真是名副其实的惊弓之鸟,韩念哭笑不得。肯定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再试一下吧。

    韩念凝聚精神力,四道思感再次分出。

    “咚  ”

    这次奏出的,却不是那尖利的怪音。低沉雄浑,仿佛一把灵魂战鼓。直接敲击在听众的心脏上,纵使这次已有准备,韩念的心还是不由自主地急剧跳动 川丁下,分心**受到影响叉无法维持住,自行互解不没有鸟儿遭殃,不过练场旁大树的叶子却是簌簌之下,不多时地上就堆积了厚厚一堆落叶。

    韩念不由咋舌,好家伙,简直比它在黑暗教廷练的诅咒术还要有效啊,而且诅咒术只是精神攻击,而这种音波竟还带着物理效果。

    弹同一个音符,得出的结果却是不同的。显然其中一次弹错了。或者两次都错了。

    为了验证,韩念又继续试验了数次。然而音还是不尽相同,有的像金属相援,有的如击败革,有的比山泉还清脆,有的则嘶哑干涩,始终没有两次的音一样。

    很显然,这些都是失败的尝试,如果成功的话,毕竟思感的瞬间数百次波动是个非常复杂的微观过程,其中任何一次波动出了差错的话,都有可能对其他的波动共振产生影响,从而导致结果迥异。

    韩念就有些不信邪了,他在音律方面还是颇有天赋的,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挫折,于是了狠一遍一遍不断地弹,浑然忘了时间的流逝。直至半夜,却都还没有成功拿捏好第一个音阶,纵使韩念精神力再强。在不断的使用分心**后也感到疲累了,于是先回去休息。

    晚上雷奥斯对他道:“韩念。你今天在做什么呢,我怎备老是听到怪异的声音。”

    “咦,你也听到了?”韩念不由的有些诧异,在尝试神曲之前他已经开启了领主刮练场的结界,以免干扰另一边练箭的雷奥斯心神,没想到。这神曲竟是能穿透结界,确切点说。还是失败的神曲第一个音符,对于整正确的神曲,韩念就更为期待了。

    一连几天,韩念都如痴迷地练习着,用心去体会每一次精神力的波动,力求与记忆中的完全应对。连军政会议都暂时懒得去了。

    感觉越来越娴熟,那些走向极端的级怪音渐渐地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相对和缓的寻常声调,韩念隐隐地预感到,距离成功的日子已经不会太远了。

    在第七天的早上,韩念终于连续弹出了音一样的两个,音阶,这是一个平淡无奇的起步音,然而韩念却如闻天簌。成千上万次的练习。终于有了成果。如果不是巧合的话。这个音阶,就是神曲中的第一个正确的音。

    韩念继续试了几次,还是一样。看来没错了。

    光是一个音,就练了七天,进度还真是缓慢得离谱,想以前初练习吉他的时候,一星期下来,已经勉强能弹出简单的曲子了。

    幸好不是每一个音阶都需要练习那么久的,在第一个音当中,韩念熟悉的还有思感的瞬间复杂变化与波动。这使得他出误差的几率大大减少了。以致第二个音阶,韩念仅花了两天就掌握了,第三个音更是只花半天时间,最后每个音通常弹上三五遍就能领会了。这样,当韩念将整神曲一气呵成连贯奏出时,仅仅花了半月左右,比入门时预计要好几个月才能练成要提拼了不少时间。

    说起来,神曲的格调有点像前世中西方宗教总的祝福赞歌,然而除此之外,似乎也没什么特别之处了。

    奇迹遗址中那神族残魂拼了老命将神曲保存下来,莫非仅仅是希望来自古代的文明遗产能继续流传下去那么无聊?不,不应该那么简单的!

    对了,音乐魔法,把音乐魔法用上神曲上看看。

    神曲太复杂了,依照音乐魔法魔力和旋律配合,带动元素共振的原理。可以想象得出其威力肯定不韩念生怕破坏了练场,于是他只打算用音乐魔法试验第一句。

    魔力延伸,在思感的极变化和魔力的牵引下,空间中的元素以无法想象的度聚集起来,这时可怕的事情生了,神曲忽然反客为主,疯狂地吸收着韩念的魔力。韩念大吃一惊,因为手中的黄金龙皇之叹息就像一个无底的黑洞,贪婪地。永不满足地从他的身体内将魔力压榨出来。

    韩念的脑袋大为晕眩,就连灵魂似乎都要被神曲扯离躯体,忽然间。不是他妾导这神曲,而是神曲主导他了,而这一切都生在刹那间。韩念从内心中感到了恐惧,他几乎是立亥做出了决定,因为他觉得如果不满足神曲的吸收要求,就很可能被榨成*人干。

    念爆!

    爆后的魔力狂涌,空气中的元素竟然都受到感应而实体化了,可见韩念顷刻迸出的魔力有多强大。然而这强大的魔力,还是像缺堤的洪水般流失着,一下子就被抽走了,甚至,就连魔力之源中积蓄的魔力也都没有能保留。

    神曲同样是带歌词的,它的第一句是简单的五个字:神说,要有光!

    当韩念将这句完成时,吉他终于停止了疯狂的吸收,接着韩念眼前光华大亮,耀眼得足以让人短暂失明。

    神圣的白光,这不是教廷的光明之力么?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身上?

    白光过后,却是一片黑暗,因为韩念已经不省人事了。

    与此同时,领主府的许多人都看到了异象,一束巨大的光束没有任何预兆地从天而降,直直击落在练场中,接着,一切恢复如常。

    愕然过后,人们都不知生了什么事。议论纷纷,而得知韩念此刻正在修炼的人则色变,并立刻往练场的方向跑去。

    最先赶至的是暗精灵剑舞,因为她的副练场就在主练场之侧,而雷奥斯也紧随其后,当两人一前一后来到现场时,骇然地现偌大的一个练场几乎下陷了几十米,原先的泥土石头凭空蒸了,留下一个。深坑,而韩念则躺在深恐中央,还抱着一把金色的吉他。

    “少爷,你怎么了?”

    “立刻叫医师过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