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六十一章 惨烈大战

第二百六十一章 惨烈大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浑塔卜早只严阵以待的弓箭手得废族的军队赞“围内后,立刻将拉紧的弓弦放开,顿时箭如雨下。

    在防守方于制高点释放远程攻击挫敌锐气,在战争中是很有效的一种常用策略,但是,这次却没起到应有的效果。

    魔族最前方的野蛮人队伍吼叫着将长臂伸进冰地中,硬生生将硕大的。犹如石板般的坚冰挖出来,顶在头上。

    箭矢大多被冰块挡住了,就算能击中的,竟然也只能穿进野蛮人的躯体半分,这个魔族的附属种族除了力大无穷外,全都皮粗肉厚,对物理伤害的抵抗力天生就比体质孱弱的人类要强上不知多少。而且,受伤的野蛮人竟仿佛不懂疼痛似的。吼叫着一下就将带着倒刺的弓箭连带血肉拔出来了,悍勇异常。

    几波箭雨下来,也就留下寥寥几十具的敌人尸体,都是被箭塔上的特制加强弩击中要害毙命的,可是这样的加强弩毕竟太少了,而且射击准备比起普通弓要花费更多时间。

    箭雨给对方造成的损失轻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而魔族大军的势头却是势不可挡,那些举着冰板的野蛮人先锋,犹如推土机一般横冲直撞地来到阵前,短兵交接的时刻到了。没有人想得到,第一道远程攻击的防线会那么轻易就被摧毁,这对人类方的士气是很严重的打击。

    更要命的还在后头,手中的冰块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野蛮人士兵们将之举起,高高地往人类的队伍中砸了过去,一下子就砸死或砸伤了不少人,这些家伙,简直就是活的投石机。不给震惊莫名的人类喘息的空间。魔族已经如虎似狼地冲进阵中。

    用虎入羊群来形容战斗的开幕完全不过分,就算是防御力最强的重甲骑士,在魔族面前竟也丝毫讨不了好处。那些野蛮人战斗的方式确实如其种族名一般的野蛮,他们竟将重甲战士整个抓住,当做武器挥舞,挡者肢断骨裂。

    兽人的狼牙棒似秋风扫落叶般。和其硬抗者兵器被震飞,脑袋被砸成肉酱。

    而那些红眼珠的魔族则如幽灵般穿插在战场上,用他们长着尖利指甲的魔爪,将士兵的心脏都整个掏出来,有些甚至放进口中吃掉。

    这是地狱一般的场景,传说魔族都是残暴的生物,今日亲见,竟然还要可怕得多。地上满是残肢断臂。尸不全的士兵,鲜血将洁白的冰原染红了,还剩一丝气息的。在痛苦地呻吟着。浓重的血腥味让人心悸,然而魔族却仿佛更为兴奋,因为他们的身体中天生就流着好战的血液。

    此消彼长,人类方则为魔族的野蛮和残暴胆寒,有些胆小者几乎就要丢下武器夺命而逃了,并非每个士兵都那么怕死,可是这样残酷的死法就太恐怖了。

    “呕!”一个无法战胜恐惧的新兵;见到地上一片狼藉的残肢和肺脏。竟然呕吐起来,这样的后果是很严重的,一个兽人趁机将狼牙棒砸下,那士兵的脑袋当即开了花。红的鲜血白的脑浆溅了满地。

    那兽人大笑起来:“哈哈哈!真是蠢材,没想到人类竟然比我们想象中还要脆弱怕死,兄弟们,让我们快点结束战斗吧!”

    不少士兵面如土色,刚刚以为撑上半个钟是件很容易的事,可是在现在的场景下,就算一分钟都是那么的难熬。

    箭塔上没有直接面对敌人的弓箭手承受的压力要轻点,他们能做的是就是不停的放箭,希望能将敌人的队伍截断,给己方同伴创造以多敌一的机会。不过,他们很快也现了威胁,来自空中的威胁。

    这支魔族的先锋军并没有弓箭手或巫师等远程攻击的兵种,而且他们处在制高点,就算对方的远程攻击也没多大效果。只是,高度并不是完全的保障。

    两个恶魔,摇摆着他黑灰色的蝙蝠翼,各自往一座箭塔飞了过来。

    ,  石

    幸好,这些能飞的家伙不多。只有两个,他们看上去应该是魔族军队中比较重要的人物,如果能干掉他。肯定能挫伤魔族的锐气。于是被袭击的那两座箭塔的弓箭手。以及他们临近的箭塔都暂时放弃了对下方魔族士兵的压制,转将目标指向飞行的恶魔。

    “嗤嗤嗤嗤

    密集的弓箭将恶魔的空间封死。可以想象的是,下一秒他就会被穿成刺猬。

    可是弓箭手们的如意算盘落空了,恶魔桀桀怪笑着,蝙蝠翼扇起一阵气流,竟然将几十支箭全都吹得东倒西歪,掉落开去,正在弓箭手们愕然之间,恶魔蝙蝠翼伸得笔直。就如锋利的倍片那样。从箭塔掠过。

    接着恶魔眼中露出鄙视的神色:“就你们这些可怜的人类。也想阻拦我,真是不自量力!”

    话音网落,箭塔上那一小队士兵身体从中断为两荐,一时间竟没死去。躺在血泊当中痛苦地哀吟着。

    恶魔长笑起来,又往下一个箭塔掠去。继续成批收割弓箭手的生命。一个能飞行的恶魔威胁实在太大了,箭塔上的弓箭手全都陷入了危机。恶魔每飞向一个地方,那里的箭塔立刻被破坏。

    地面的兵种被对方压着打,唯一具备优势的箭塔又被两个恶麾一点点地瓦解,眼看也撑不了多久。士气低落到了极点,作为该团指挥的斯诺坐不住了,再这样下去,他的士兵会不战而溃。

    魔族的强大和凶暴虽然出乎意料之外,然而士兵也不至于那么不济。主要是他们被血腥至极的杀戮吓到了。根本无法提起勇气。

    这个时候,需要一个英雄站出来。重新提升士毛,否则在援军赶到之前,这支队伍就得全灭了。

    怒喝声中,斯诺跳了出来,手中长枪带着一往无前之势指往某个兽人。

    那兽人不知斯诺厉害,自恃蛮力,手中狼牙棒迎向长枪,欲将对方连人带枪砸死,口中还十分嚣张地道:“愚蠢的人类小白脸,你那么未极找死吗,我就成全你好了!”

    狼牙棒砸在枪上,长枪没有应声而断,在斯诺的土系斗气保护下,它坚硬无比,甚至连轨迹都没偏离半分,犹如一条出海怒蛟,从兽人的胸前穿过。将之整个挑起,往魔族士兵群中丢去,压倒了

    魔族们总算意识到并非每个人类都是任他们鱼肉的软饰子,至少眼前这白甲骑士就有着能和他们媲美的力量,但这反而激起了其凶性,当下有十多个魔族同时往斯诺攻了过来。

    斯诺却是丝毫不惧,弓身收枪,以左脚为轴,身体滴溜溜地转了个三百六十度的大圈,长枪借势再度击出,雄浑的斗气激荡。长枪化为一道长虹,狂风扫落叶般将逼近的十几个敌人全都震地倒飞开去,无人能樱其锋。

    这是斯诺家族枪技中的横扫干斤;刚猛霸烈,最适宜在战场上以一敌多使用。

    接连威,斯诺兀自不肯罢休。高高跳起,双手持枪,往最为密集的魔族士兵群压下,那支并不算太重的长枪。此刻忽然有了巨斧开山之势,勇不可挡。

    长枪下方的野蛮人只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他没想到这支小小的长枪。竟然会带来如此巨大的压迫感。次心生惧意,但他还是殊死挣扎地伸出双臂,欲将长枪架住。

    “咔嚓!”

    ,一万

    清脆的脆响,野蛮人的双臂竟然折断了,除此之外,野蛮人的头颅也都整个碎裂,尸体从中分外两半。斯诺半跪于地,长枪再度力,斗气激荡,地上升起几十道尖利的土笋。野蛮人的尸体彻底粉碎碎骨,还将后面冲上来的几个魔族由下而上串起来。膛开肚裂。

    斯诺原本可以用更省力更文雅的方式夺取魔族的生命,不过他刻意这么做,因为对待凶残的敌人。你也得同样凶残,才能带给他们震慑。提升己方士气。

    接连威之后。斯诺大声道:“听着,绝不能让这些凶残的魔族突破防线,否则我们的亲人,妻儿,朋友就会遭遇厄运。就算拼了命,我们也得将他们留在这里!谁要害我的亲人,就先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吧!”

    如果真被魔族的大军跑掉,自己的亲人下场可能会很想惨,美丽的家乡,可能会在某一天变成地狱。不少士兵都是来自西北,不由得急了。

    亲情的力量是强大的,再加上斯诺梵音令的激,原本胆怯的士兵们不由得重新提起勇气。

    妈的,就算死在这里。也不能让魔族对自己的亲人下毒手。

    士气对一支军队来说是极为重要的,士气低落的军队,可能只能挥四五成的力量,而士气高涨的军队,则可能挥十二成的力量。

    “杀啊!”一个来自西北的士兵红了眼睛,他的家乡就在防线后面不远,如果魔族冲破突围,慈祥的老父老母,贤惠的妻子还有那嗷嗷待哺的孩子说不定就得遇难了。

    先前他有些怕死,是因为上了年纪的父母需要赡养,而孩子也不能没了这个父亲。

    可是,他现在想的是,如果魔族杀了自己亲人的话,自己就算能活下去,那也没有了任何意义。

    想到这里,他猛的停止了腰杆,里面而来的一个高大的野蛮人也不显得那么可怕了,就在野蛮人伸出大手往他抓来,欲将这个脆弱的人类撕开时,士兵却就地一滚,灵活地避过对方双臂,同时来到野蛮人身下,大刀猛砍在其胯部。

    那野蛮人虽然皮粗肉厚,但要害部位却也是脆,弱的,惨嚎一声倒在地上**,立刻被乱刀砍死,了。

    而另一个士兵暗地从地上抓起把冰末,对着凶神恶煞将狼牙棒砸下的兽人撒了过去,那兽人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狡诈,照单全身,眼睛火辣辣的疼痛,看不见任何东西,慌乱之下,盲头乌烦般将狼牙棒横扫乱砸。只听得惨叫声起,却是自同伴的。

    兽人一怔之下连忙停下动作,以免再伤到自己人。这时却露出了破绽,人类士兵一直等待着这刻,长枪悄无声息地击出,刺中兽人左眼。带着血淋淋的眼珠贯穿头颅。当场令其毙命。

    你们不是很狠吗,那我们就更阴险!

    比力量的话,人类确实不是魔族及其附属种族的对手。但人类之所以能在千年前的神魔之战中成为主角。除了繁殖力惊人外,头脑也是最重要的因素之一。他们的狡诈,不是那些直肠子的兽人野蛮人能比的。

    士气是能传递的,被那些来自西北,心忧亲人的士兵们感染,其他人也是热血上涨,怕死的念头一消,战斗力也是大增,人类士兵们专门挑对手脆弱的要害下手,喉咙,眼珠,胯下,一刀一剑甚是毒辣,尽是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招式。

    虽说魔族凶悍,但见到人类并非任由他们捏的软柿子,气势不免得有些受挫。

    就连箭塔上的弓箭手,也得到了鼓励,见到弓箭无法伤及的恶魔往自己的箭塔掠来,弓箭手队长竟然猛地跳了出去,在身体被蝙蝠翼斩断的同时,他也用手中的弓弦将恶魔勒住。

    身上多了个负担,飞行中的恶魔顿时失去平衡,一头接在箭塔上,不由得怒道:“松手,你这个该死的人类!”

    弓箭手队长自然不会放开。他用尽了燃烧生命的力量,将恶魔卡得死死的。

    “队长!”弓箭手们见状热血上涌。当即又有两人跳到恶麾身上,连其翅膀,手脚完全钳制住,其他人见状纷纷效仿,挂了十个人,就算是恶魔也吃不消,往地面坠去。士兵们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摔死这个恶魔,哪怕他们自身也无法幸免。

    反正是要死,怎么也得找个垫背的!

    可惜这些弓箭手的力量还是弱小了些,恶魔在半空中怒吼,力量爆。竟将十个士兵全都炸成碎末,蝙蝠翼再次扇动,脱离了危险,但恶魔却是恼羞成怒,这些弱小的人类士兵,竟然差点让他吃了大亏。

    这验证了一个道理,就算是鸩蚁,多了也是可能杀死大象的。

    虽然只是一时大意,不过恶魔清楚人类士兵已经难缠了不少,这对他们来说可不是个好消息。而这些不利的变化,全由那个白甲骑上而起。

    想到这里两个恶魔放弃了攻击箭塔。从空中滑翔下来,往斯诺飞了过去。

    阻头阻势的人,一定得消失!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