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六十二章剑圣之威

第二百六十二章剑圣之威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录快就有人看出恶魔志在斯诺,十斥们纷纷站了出来,心一并招呼:“保护团长!”

    “桀桀,就凭你们,一群垃圾!”恶魔高声狂笑着,蝙蝠翼和护体气劲将所有的武器全都震飞,鬼魅般从士兵群中闪过。

    他的度实在太快了,双爪如勾。所经之处鲜血四溅,全都是喉咙被割断或者额头被洞穿,普通士兵和他毕竟不是一个级别的,但被激起血性的士兵竟然是无所畏惧。也许他们不能杀掉恶魔,但至少能消耗掉这恶魔的一些力量,给斯诺创造机会。

    但是斯诺却无法看着他的士兵为自己送死,朗声喝道:“我勇敢的士兵们,把他们交给我,这是命令!”

    土系斗气涌出,长枪一抖,气劲滚涌,状如土浪。一**往恶魔催过去一一大地脉动。

    尚未正面交锋,那沉重的压迫感就让恶魔几乎喘不过气来。

    土系斗毛是厚重的斗气,在斯诺身上得到了很好的体现,能将这厚重的风格挥出来,已经是不容小觑的高手了。

    被对方压迫的感觉很不爽,恶魔怪叫着双拳出击,一个个小流星似的斗气流接路打出,这是他的成名绝技流星拳,一种非常凌厉的攻击技能。

    “轰隆!”

    随着一阵激烈的震荡。冰原上的冰屑飞溅,开了一个小坑。

    恶麾鬼魅般疾奔的身形缓慢下来还倒退了几步,虽然他的流星拳击溃了对方的,收回了他的轻视之心,因为他现这个人类青年比他怒象中的也许难缠很多。

    斯诺也是蹭蹭蹭地退了七八步,心中凛然,他家族的厚土决有着攻守兼备的效果,却被对方那流星般的连续攻击破解,而且被震得气血翻腾。如果不是厚土决的防御功效。在第一次比拼中肯定就要吃点亏。魔族中的恶魔,果然强大!

    被人类击退,恶魔的面子有些挂不住,怒喝声中又再度朴上,拳头连续吐出十几个气弹,而且这些气弹是连成一线的。

    小子,着你怎么破我的流星连珠。

    很显然,这是连续打击的招数。只要接下第一个气弹,第二个,第三个就会接蹬而至,让对手应接不暇。

    如果是明智的人,就会选择暂避其锋,但这仅限于战场外的决斗。现在斯诺站在这里,他代表着的是一团之,他的任何行为都会对整支队伍产生影响。所以他不能退缩,他必须在自己的士兵面前证明。自己对这场战斗充满信心。

    他是一全忠诚的,勇敢的骑士,哪怕敌人再强大,也绝不会示弱。尤其是在士兵们面前,哪怕露出一丝怯意,都有可能对队伍的士气造成致命的打击。

    压下翻腾的气血,斯诺的厚土斗气快运转,竟然反往那连成一线的气弹冲了过去。土黄色斗气包裹在长枪上,这支枪忽然间变成了一支巨矛。

    厚土绝之大地之矛!

    “****”

    伴随着一连串的响声,气弹被巨矛接连击破,还往恶魔直刺了过去。

    恶魔大为意外,斯诺非但破解了他的流星连珠,而且竟能反守为攻。见到巨矛的形态便知其破坏力不会还在着气弹的恶魔连忙停下攻击,将蝙蝠翼合了起来。

    “海!”金铁交鸣的响声传出,可见恶魔的蝙蝠翼有多么坚硬,只不过大地之矛更为锋利,倏地将之洞穿。

    斯诺大喜过望,但他很快就现手中的巨矛再也无法寸进了,也无法抽回来。

    恶魔的蝙蝠翼再次张开,他的双掌含在一起,将原本欲贯穿其心脏的巨矛紧紧地抓住。鲜血从他掌中流了下来。

    人类,我竟然被一个人类伤了!

    恶魔怒冲冠。血红的双眼凶光大亮,腹部鼓起,张口喷出一个巨大的气弹。

    这次的攻击非常突然,就算斯诺也没能料到,巨矛来不及抽回,幸好他的战斗经验也是十分丰富。屈膝以左手一拍地面,层叠的冰块连着土块倏地竖起,形成了十多面土盾,阻隔在身前。

    恶魔口吐的气弹是高度压缩的力量所聚,这十多面土盾逐一炸裂开来。但斯诺也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右手力量一吐一收,恶魔只觉手中钳制着的巨矛震荡了下,接着长枪已从他双掌间游鱼般灵活地逸出了,只留下一手的土碎。

    “砰!”

    恶魔的突袭并非无功而返,斯诺不能完全躲开气弹,还是被其振飞。不过及时退走卸力,没有照单全收。

    这高密度气弹的破坏力力非同小可,斯诺胸中气血翻腾,就算拼命压制,一丝血丝还是从他嘴角流了下来,受了点内伤。

    从这第二合的交锋中,双方均清楚绝不能心怀一点的大意,哪怕在占据上风的时候,否则随时可能丧命对右手上。

    让斯诺欣慰的是,恶魔的蝙蝠翼和心脏前都开了个血洞,格势看似比自己要尹重些。

    “人类小子,别高兴得太早。”恶魔似是看透了斯诺的心思,他冷笑着道:“让我告诉你,我们魔族比人类更强大的一个理由吧,好好看着了!”

    恶魔说话间,蝙蝠翼和前胸竟然以肉收旧小的度在愈合,不多时竟只痊“允

    “自愈能力,同等的伤势下。魔族比人类绝对要恢复得快,而身为恶魔的我,除非受了致命伤,更是随时都能复原,但你呢,哈哈哈叭恶魔狂笑着,张开蝙蝠翼往斯诺飞了过来。和愚鲁的兽人,野蛮人不同,魔族是和人类一样有着高智慧的生物,这个恶魔就相当狡诈,试图以言语打击对手的斗志。

    斯诺淡然道:,“听说过人类的骑士精神吗,一个骑士为了保护自己的伙伴,自己的国家,能挥出十二成的力量,是的,我没有你那么强大的愈合能力,但是,骑士精神能让我挥出你们无法想象的力量。无论伤得多重,只要剩下一口气,我就会站起来,继续守护着这片大地以及大地上的人类!”

    斯诺平静的口气背后,却是坚定不移的决心,恶魔的心理攻势立刻瓦解,眼前站着的这今年轻人,是的,他只是一个脆弱的人类,但是。这个人类却似乎有着无形的强大力量支持,那是信仰的力量。

    在战争中,比的不仅仅是谁更强,还有谁的意志更坚定,这是肉身和精神的双重较量!恶魔拥有着强悍的肉身,斯诺则拥有不屈的精神。

    斗气激荡,一人一麾再度生了火星般的碰撞,四溢的气劲形成强烈的劲风,普通士兵根本无从插手干预,否则的话反会被殃及池鱼。不过与两人有着同等实力或实力较次的强者,还是能加入战圈。

    另一个恶魔见伙伴没有能立刻拿下斯诺,立刻飞过来助拳,但是却被几人拦住了,这几人是斯诺家族的亲兵手下,也有着相当不俗的实力,虽然单打独斗不能取胜,不过几人联合起来,还是能暂时拦住另一个恶魔的。

    这是一场惨烈的战斗,虽然开战至今半小时还不到,地上已经留下无数的尸,虽然人类这支队伍顽强抗衡,但总体实力确实比起前赴后继的魔族来要弱,幸存下来的士兵已经只有五分之一,但他们却还是死死地守着关口。

    他们以行动诠释了自己的决心,要越过这道防线,就从我们的卫体上走过!

    身为领袖的斯诺还在浴血奋战,他身上已多处挂彩,被恶魔一次次击倒,却又一次次站起来。

    而他手下的三位强者集兵也二死一伤,毕竟他们面对的是可怕的恶魔,能为少主拖延那么长的时间已经很难得了。

    “啊!”

    最后一个亲兵也在惨叫中遭被恶麾的手刀洞穿了心脏,斯诺见状睚龇欲裂,这些亲兵都是伴随着他长大的好兄弟,此刻却全都丧命敌手,怎让他不心如刀割。

    甩脱了纣缠的另一个恶魔飞了过来。怪叫着道:“不用急,很快你就能见到他们了,只不过是在地狱!”

    斯诺脸上露出痛苦之色,出人意料地,他缓缓地将长枪收了回来。

    “哈哈哈小子,终于放弃抵抗了吗,我就说了,不要再做无谓的挣扎!”

    两个恶魔得意地往斯诺飞了过去,拳爪齐扬,准备给斯诺补上最后的一击。

    但在将对手撕碎前,一股哀伤至极的气息笼罩了两个恶魔,就像是大地在哭泣。是那么的沉痛,让人憋闷得几乎无法呼吸,就连恶魔都深切地感受到了那种哀伤,更让他们吃惊的是,这哀伤背后蕴含着的惊人力量。

    沉凝的土黄色斗气充斥在空气当中。两个恶魔现他们展翅竟都有些困难了,行动自然也就大幅缓慢下来。这时斯诺的长枪再次动了,同样地很缓慢。只比恶魔的移动快上一点点,但这就足够了。

    比。,王

    一直和斯诺作战的那个恶魔眼睁睁地看着这支就像放慢动作的长枪来到面前;刺穿了他的喉咙,枪尖上的冰冷夹杂着那哀伤之气破体,可是恶魔却始终无法避开,他清晰地体会着死亡的感觉,直至长枪贯穿了他的喉咙。

    大地之荡!

    这招的可怕之处并不在于其破坏力和度,而是封锁,就是敏捷的恶魔,也会被沉凝厚实的土系斗气锁住行动,任由宰割。

    带着恶魔的尸体,长枪再度缓慢的往后面的第二个恶魔递去。那恶魔亲眼看着自己的同伴被杀掉,已是惊出一身冷汗,偏偏如前者那样。移动非常困难。

    长枪一寸一寸地接近喉咙,恶魔已经懊悔,他懊悔在最后的时刻过于自大,小看了这个人类,他现在能做的就只有祈祷。

    黑暗之主啊,我是你最忠实的仆人。请给我力量吧!

    长枪忽地加,比起方才来至少快了近百倍,但是。这致命的一枪却落空了,因为恶魔退得更快。

    斯诺暗叹了一口气,就差一点,那么一点,因为大地之掐的效果已经过去了,这是他的必杀技,对刚刚晋身天空剑士没多久的斯诺来说。尚且无法维持太久。

    力量如退潮般散去,斯诺脚下一软。差点无法站稳,他将长枪猛地插于地上,支撑着自己的身体。他是这支队伍的领袖和士兵们的精神支柱。无论如何也不能倒下。

    劫后余生的恶魔面色很难看。他刚才差点就丧命了,死在这个人类的手上。心中已有了些畏惧,看

    这小子。会不会是像方才那样诱敌而已?

    恶麾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若对手能反复使用方才那强力绝招的话,还用等到最后关头吗?

    很显然,那招之后,他已经几乎消耗殆尽,是强弩之末了。

    一念到此恶魔厉声道:“好小子,竟然杀掉了凯斯,不过你也技止如此了,成为我的手平亡魂吧!”

    看着快逼近的恶魔。斯诺心中暗叹,虽然他还想再战下去,但已达到极限了,他再也没有力气,能勉强站着就不错了,手都在抖。

    对不起,帝国,士兵,家族,所有的人们,我已经尽力了!

    斯诺闭上了眼睛,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但是却没有如期的痛苦,斯诺听的一声大响,再睁开眼只见一个老者站在身前,接下了恶麾的杀招。

    这老者身着朴素的黑衣满脸皱纹。看上去颇为苍老,似乎留在世上的日子也不会太多了。但正是这么一个老人,偏偏在恶魔的手下救了斯诺的命。

    恶魔皱起了眉头,先前那小子已经很难缠了,如今这老家伙好像也有两把刷子,怎么刚刚回到神圣大陆,碰上的就是一些不好惹的人。

    老者回过头来道:“斯诺团长,不好意思,我来得晚了点,从现在开始,这个恶魔的命就是我的了。

    恶麾一听之下勃然大怒,老者的话对他简直就是**裸的侮辱,他以为他是谁,怎么说也是个人类而已,口气竟敢如此狂妄,一点都不把自己这个恶魔放在眼内。

    恶魔哇哇大叫着,打出一阵流星拳气波:“老家伙,就凭你吗,让我早点把你送进棺材吧!”

    斯诺却是大喜,因为他知道老者是谁。

    这恶魔,死定了!

    一道龙卷风凭空出现在战场上。将流星拳的光波全部吞噬,声势丝毫不减地卷向恶魔。

    这龙卷风!

    恶魔倒吸了口凉气,他想起了一个传说,在罗格里斯之障的另一边。总游荡着一个创子手,他是恶魔和魔族的梦魇,那个人的名字叫做一一格兰特。

    剑圣格兰特!

    举手抬足之间就破解了流星拳。这格兰特的实力果然不是吹的,看着剑圣那凌厉得几乎要杀人的仇恨眼光。恶魔竟然心生怯意,他刚刚才和斯诺火拼了一场,力量损耗不少。如今肯定非格兰特对手,就算在正常状态下,估计也无法讨得了好。

    这老家伙,还是留给后面的同伴处理吧。

    恶麾才想溜走,面前的老者忽然间失去了踪影,同时身后潜流暗涌。

    快,好快的度!

    恶魔只来得及将蝙蝠翼包住身体。并透出保护罩,格兰特的长剑就狠狠地砍在他身上,巨大的力量使得恶魔如炮弹般穿进格兰特先前放出的龙卷风中。

    无数的风刃以每秒千百计地切割着身体,恶魔总算亲身体验到格兰特的成名技能有多恐怖了,就算他的身体是如何的坚硬强悍,从龙卷风中飞出之后也是遍体鳞伤,鲜血淋漓。

    恶魔心胆俱寒,他展开蝙蝠翼,倏地飞上高空。

    然而会飞的不仅仅是他,格兰特猛地腾空而起,如同一缕微风般悄无声息地来到恶魔身后,长剑从中斩下。

    恶魔的身躯并没从中断为两截,但他却从空中倒栽下来,眼中露出惊恐之色,只见他引以为豪的强悍肉身不断地胀大,就像一个被充气的。

    “不,我不甘心,我刚刚来到这里,我不会死的!”恶魔的惨嚎转为厉叫:“人类,你们别得意,这仅仅是开始而已,哇亦”

    “砰”的一声大响,膨胀到了极限的恶魔整个被炸为肉碎,格兰特的那剑在他身体中注入了狂暴的风斗气,负伤的恶魔无法压制,终是爆体而亡。任他自愈能力再强,也不可能复原了。

    格杀恶魔之后,格兰特尚且没有罢休,他面寒如水,跳回地面,长剑所向披靡。无情地猎杀着一个个魔族的生命。

    杀杀杀!只有不停地杀,才能也让魔族偿还自己妻子玛丽的债!

    格兰特状如战神下凡,士兵们均大受鼓舞,而凶悍的魔族却是胆寒了,因为他们的命在格兰特的手下就和蚂蚁差不多,和他作战,就和送死无异,所以格兰特一到哪里,哪里的魔族就如鸟兽散。而人类方的士兵则大受鼓舞。

    “踏踏”

    听得后方传来阵阵的脚步声。却是另一支队伍到了,士兵们更是精神大振,他们撑下了,成功等到援军的到来。

    有了生力军的加入,战况顿时扭转。剩余的魔族,不多时也被干净

    灭。

    暴风雪渐渐地小了,冰原上的视野渐渐清晰,士兵们并没困天气的好转和胜利而感利喜悦,相反,他们头皮麻地看着远处。

    比以,尸牙

    整个冰原,密密麻麻的全是小黑点。犹如潮水一般往这边涌过来。

    他们方才应付的恶战,仅仅是第一波先锋军而已。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