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纨绔法师 > 第二百六十八章 最终之战

第二百六十八章 最终之战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诚斗持续了七天,魔族的军队次次妄图突围,却次次低得退回暴风城,依靠城市的防御优势缓一口气。但是,每经历一战,士兵都会有所损失。

    人类的兵力当然也会在激战中减少。只不过和魔族的孤独无依不同。他们还能从后方得到支援。

    眼看胜利的天平已往自己这方倾斜,格兰帝国各城,包括帝都老皇帝用来自卫保命的力量,全都一并遣送到塞外,帝国内部的防卫是前所未有的空虚,但是压力山大十五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已经将自己的命运,全都押宝在这一战之上。

    在各大种族中,人类的个体确实是最弱小的,但数量毫无疑问却是最多的,庞大的数量带来的优势是那么可观,使得兵力这东西对格兰帝国而言就算乳沟,只要挤挤还是能挤出一些来。所以暴风城上的人类军队总是能得到一些补充,纵使每次都很微薄,但相对魔族死一个少一个的恶劣处境而言,已是非常难得的了。

    神族,精灵族,矮人族,魔法工会也是穷尽所有可以调用的力量了。如果再调,就只能强征那些没有斗气或者魔法的普通人上阵,不过这些人到了战场上只有送死的份,就是最垃圾的士兵,也有着二级剑士的水准,低于这个标准的话是被视为没有战斗能力的。

    好在,这场战斗已经到了临近结束的时候,因为在人类联军的同心协力下,魔族付出的代价要惨重得多。现在的兵力,仅剩五分之一左右了。如果不是有着暴风城这个屏障,早就已全军覆没。

    暴风城中,魔族的士兵目光中充满了迷惘和绝望,就算他们再如何凶悍,在人类高强度的持续压迫下也失去了勇气了战意,他们感到疲倦。从身体到心理,全都疲惫不堪。他们开始后悔,后悔侵犯神圣大陆。这片土地是天堂,同样也是地狱。

    站在暴风城的城墙上,看着那些垂头丧气的士兵,魔主在愤怒之余却也是感到无奈。任他来自远古。是黑暗之主的残魂,有着呼风唤雨之力,却也不是无所不能的。至少,他没能扭转颓势,这样的战争,不是单靠一两人之力可以改变结果的,否则的话上古的神魔也不必拉拢原本生活在神圣大陆上的低等生物加入自己阵营了。

    几个身穿黑袍的老者匆匆来到魔主身旁,这是黑暗教廷的长老,带着掩饰不住的焦虑,其中一位长老道:“主人,剩下的士兵,只能勉强守住暴风城了,他们能支撑的时间不多,我再次请求你离开这里,回到放逐之地!我们手下还有着不少的恶魔,再加上更力克,博丁戈,布拉德三位魔尊,以及教廷的黑暗祭司,要护送你安然回去还是有希望的!”

    魔主沉默不语,另外的几个黑袍老者急了,几乎是同时跪下道:“主人,我们都真诚地请求你,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这次我们确实失败了,但只要你安然无恙,我们就有希望!”

    虽说魔主的淫威不可侵犯,现在长老们是豁出去了,以死相柬,他们不能缺少一个得力的领袖,也只有魔主的灵魂能聚集神格,破解罗格里斯之障,如果他再次受到封印,那就什么都完了。

    魔主望着远方,过了半晌才缓缓地道:“好,回去吧!”

    这个高傲的魔中之主,终于低下了他那高傲的头颅。直到现在,他还不敢相信,他居然会败了,而且还败得那么的惨,那么的快,如今。就得像丧家犬一样地逃亡,他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事实却摆在眼前。由不得他不相信。

    这个场面并不陌生,在一千年前。他同样经历过一次,只不过那次人类中的主角是大英雄罗格里斯,而这次的主角,却叫韩念。

    长老们大喜,其中一位长老道:“我立亥令让士兵们进行最后一次冲击,趁着混乱,我们尽快逃离此地!”

    暴风城的大门打开,魔族的士兵鼓起余勇,进行垂死挣扎,人类方的兵力充足,士兵们还能轮换休息,养精蓄锐,精神饱满的士兵和身心俱疲的魔族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激战四起的同时,大批恶魔,黑暗祭司却飞上了空中,并且往罗格里斯之障的方向掠去,无论是谁,都看得出他们并非迎战,而是逃命,而其中一个,正是裹在恶灵长袍中的魔主。

    地上的低等魔族和魔族附属种族彻底绝望了,他们的精神支柱,伟大的恶魔之主,竟也弃自己而去,这场仗还能打下去么?

    有些心胆俱寒的魔族再也无心恋战。转而掉头往放逐之地跑,领袖都走了,他们还流下来等死么。

    刚刚开战,魔族的阵容就乱了散了。就算指挥官再如何怒骂甚至斩杀逃兵,却也无法阻止士兵们的崩溃。人类方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痛打落水狗的好机会,乘胜对那些慌不择路的魔族进行追剿。

    天上飞行着的魔主等人,不是普通士兵所能阻止的,不过自会有人对付他们。

    白光涌动,一群长着洁白羽翼的神族率先掠上高空拦截,魔主是这次魔族逆袭的罪魁祸,其他人都可以回放逐之地,但魔主绝对不能。教宗坎贝尔,光明教廷的长老以及大祭司也都飞到空中,协助神族的行动。

    除此之外,还有哈瑞斯,罗德尼。格兰特三大剑圣,以及所有的天空剑士,菲利克斯,普尔特,埃里克三位大魔导师,所有有着高级魔法师水准的魔法工会成员,精灵王,精灵族中的长老和实力强大的精灵,全都掠上高空。现在,魔族的虾兵蟹将已无威胁了,他们当然得将目标转到o身上。

    这次矮人是无法帮得上忙了,他们虽有着与身躯不成比例的神力,然而却没有飞行的本事,就算是级狂战士,也只能在地面作战,不过他们倒是相当积极,跑到两方作战的天空下面守株待兔,等着天空中交战负伤掉下的敌人。

    矮人在这次的除魔行动中格外卖力,因为他们自从被韩念在山区侮辱之后,就急着想证明,他们并非育不健全的残废,而是真正的,无所畏惧的勇士,所以不放过任何的表现机会。

    纵然有所损失,但人类这边的强者数量比起魔族来还是要高了好几倍。组成了一张大网,牢牢地将魔主等包围住,一场恶战随即展开。

    黑气弥漫,一个大恶魔的拳头骤然增大数倍,然后再急缩这呼吸般的功法正是魔尊车拉德,也是韩念在放逐之地的“老师”的成名绝招毁灭直拳,高度压缩的力量在

    他的对手是一个精灵,这个精灵有着金色的瞳孔,面容俊美得像个女人,缓缓举起了他那细长的手腕,就往毁灭之拳抹去,姿态优雅无比。充满着特别的美感于韵律。

    布拉德大为讶异,精灵都是以魔法见长的个体,如今竟像一个修炼斗气的战士般与他这个魔尊作战,实在是太意外了。

    毁灭之拳打在俊美精灵那轻飘飘抹出的一面半透明的淡淡壁垒上,那蕴含着的,可将几寸厚钢板打穿的霸道气劲,竟然被生生挡下了。

    布拉德怒喝一声,手中黑气再度吞吐,劲力狂爆,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他毁灭之拳击不破的防御。

    “咔嚓!”半透明的壁垒终于不堪压力而裂开,强大的冲击力震得精灵往后到飞,布拉德冷哼着欺身而上,打算趁着势头在下重击。

    可是不待他接近,精灵就倏地不见了。

    就算以布拉德魔尊的眼力。竟也看不出他是如何凭空消失的 耍知道。精灵尚未完全卸掉毁灭之拳的冲击力,他的行动很不灵便,更何况身在空中,是没有任何障碍物的。危险的触觉从身后传来,虽然不明白原因,但敏锐的反应使得布莱德甚至没有回过头,黑气就从全身爆涌而出,同样是一吞一吐,形成一个强大的防护罩,接着布拉德脱离了防护罩,向前箭射而出。

    他先前所在的位置之后,站着的是金瞳精灵,细长的右手伸出,前方是一个分割在空间开外的透明立方体,黑气形成的防护罩很快被吞噬,“叮”的脆响声中,立方体破碎了。

    布拉德大为凛然,如果不是反应快一点的话,精灵的那一击,他就要负上不轻的伤。

    先是瞬间移动,蔡后空间碎裂,这个家伙,竟然掌握着支配空间的

    力!

    精灵自然就是再次出关的罗琳了,精灵王以他那略显阴柔的声音道:“你很强,只不过碰上了我。所以今天你得死在这里了!”

    魔尊沉下了脸:“要死的是谁,现在还没人敢保证!”

    这是一场神圣大陆与放逐之地顶尖强者之战,天空中斗气纵横,魔法巫术竞相争辉,煞为壮观,地面上的士兵,甚至是天空剑士以下级别的强者根本都无从插手。只能张大双眼关注战况变化。不时有人从天上掉下,如果是神族,人类或精灵,会被矮人狂战士接住,那些恶魔或巫师就惨了,就算没摔死,也因负伤而被一拥而上的矮人狂战士锤成肉泥。

    天空中战斗的成员数量不住地减少,魔族却始终无法突破人类的包围圈,这时剩下的,就仅有三大魔尊。黑暗教廷的长老,以及为数不多较为强悍的恶魔了。

    “嘶嘶嘶嘶”一道巨大的龙卷风出现在天空中,带着格兰特的深深的仇怨尖啸;另一边出现了把古朴的长剑,以最为简单的直劈斩落。然而空气骤然沉重了千万倍,势如巨岳压顶,弱点的人,光是在这股气势的压迫下就会因胸腔中的空气被挤尽而死,罗德尼的沉渊剑法,已经到了大巧若拙的地方;而作为唯一出生于贵族的剑圣,哈瑞尔的七星剑划出彩虹般华丽的光芒,犹如梦幻。如果被这幻像所迷的话,很快就会成为其剑下亡魂。

    三大剑圣都是自负的级强者。但他们此玄攻击的,却是同一个人。在恶魔之主面前,什么公平的武德全都得丢在一边,因为他们的胜负,关系着的不仅仅是个人的得失,还有整个人类的存亡。

    暴躁的龙卷风,山岳般的压力以及梦幻也似的彩虹,没有半点冲突,尽管只是第一次配合,但剑圣间的默契却如同那些出生入死并肩战斗十几年的佣兵团般,因为达到他们这个“层次的人,一眼就能看出拍档武技的优点和不足,相互间取长补短。将时间,空间,攻击方式全都拿捏得分毫不准,就算是下方最为识货的烈火佣兵团,都忍不住惊叹。

    剑圣就是剑圣,太神奇了!

    面对着三位人类级强者的联手攻击,魔主恶灵长袍一挥。

    连海洋都能翻腾的龙卷风停息了。

    沉重的压力消于无形。

    华丽的彩虹旋风如泡沫般湮灭。

    格兰特,罗德尼,哈瑞斯同时被迫退,他们配合得天衣无缝的一击未能凑效不说,还被魔主的阴寒邪气反击得气血沸腾,烦躁不安,原本驯服的斗气竟然失控之象,不由心中骇然,这个千古邪魔的力量,真的是太强大了。

    卓好还有许多教廷的神职者助阵。邪气迅被教廷的大祭司驱除。

    格兰特等一退,立刻就有几个神族战士补上,可是他们也没能讨得了好处,也是狼狈地被击飞。

    此时远处的艾尔克大魔导师也准备好了他们的魔法,五道粗大的落雷接连劈下,这是明月魔法中的五雷轰顶,在魔主头上炸裂开来。甚至产生了激烈的电火花,然而它们击中的。仿佛只是一个绝缘体。

    人类方的强者数目占据绝对的优势。将魔主和其他魔族分离开来,然后一个个高手几乎是以车轮战的形式对付魔主。

    连续不断的重击,就是最硬的金网石此刻也应该被轰成渣了 魔主却是没有丝毫的损伤,让攻击他的高手信心产生了一丝的动摇。

    魔主却是有苦自知,他的灵魂力量极为庞大,然而真正的肉身早已在千年前被毁掉了,没有一副强悍的肉身支撑,所能挥的实力是有限的,恶灵长袍虽说也是不错的灵魂容器,不过比起他的真正肉身来还差得太远,虽说能勉力抵抗,却始终无法摆脱对方密不透风的纠缠。

    一味挨打让魔主终于暴怒了。在又一波攻击当中,魔气狂涌,无数道黑色尖刺从恶灵长袍中穿出,这些黑刺锐不可当,四个神族战士竟然同时被刺成了利猬。命丧当场,从天空中倒栽下去。

    但与此同时,听得嗤的一声微响。恶灵长袍上忽然出现了一丝微不可察的裂痕,裂痕迅扩大增多。丝丝缕缕的黑气漏了出来。

    魔主不由得大骇,刚才他在暴怒当中,使用的力量远远出了恶灵长袍所能承受的极限。

    一直守候在外围的神族大长老,忽然同时吟唱起来,他们等待的,就是这一刻,只要疟主的灵魂从容器中被迫出,他们就能将这个大邪魔再次封印。

    “平行的世界啊,神的领域,唤醒未知的通道,时光与空间的交集。巨轮和锁钥的紧合,时空横竖之窗。飘渺无定之门”

    白色川锹小幡倏地出现在空中。在咒语的作用下缓缓升起。道悔口巳的圣光持续不断地从神族长老进镇魂幡,小旗极放大,异光大盛。

    正在攻击魔主的人类强者和神族战士全都退了开去,但魔主却没趁机逃命,因为他的灵魂,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扯着,丝丝缕缕的黑气从破损的恶灵长袍中飘出,如水落在海绵上般被镇魂幡吸收。

    神族大长老们的咒语愈加急促:“虚无而现实的世界,为召唤之人开启吧,万古恒存之万物,依最初之约定,将喧哗化为寂静,将缤纷化为平淡,将生化为死,将万化为一。将有化为无,一切有形之物,皆归为本初,一切存在皆为虚无,饰结永恒的莫名,从虚无的开始到混沌的终结”

    镇魂幡的吸引力更为强烈了,黑气挣扎着,扭曲着,却还是很不甘心地一丝一缕地被镇魂幡吸去,魔主不由得大骇,这个邪魔终于从心底中升起了巨大的恐惧,千年前的场景再次出现在眼前。当时。他就是这样被封印到镇魂幡中,并且一封就是十年。这千年中,他尝受了几乎疯的痛苦折磨。虽然他没死,但那种孤独寂寞的滋味却比死还要可怕。

    不,无论如何再不能被封印了,哪怕是付出最惨重的代价一  死,亡!

    “蓬

    恶灵长袍忽然炸开,一片直径数百米的阴影,以魔主为中心扩散开去。

    神族长老团的封印仪式中断开来,个个心头大震,好强大的邪力,为什么魔主竟能挣脱镇魂幡的束缚,而且还变得更为强大。

    “我亲爱的子民们,将你们的力量全都奉献给我吧,既然这个世界不属于我,那我就毁灭它,将它彻底的毁灭,哈哈哈哈,”化为阴影的魔主纵声狂笑,被笼罩其中的恶魔以及黑暗祭司,全都木立当场,停下战斗的同时,面貌,肌肉顷刻间干瘪,从空中掉下时,已经气绝身亡。

    所有的恶魔和黑暗祭司,包括魔尊在内,竟然全都当场暴毙。

    阴影继续胀大,将光也都吞噬。只剩下绝对的黑暗,被阴影笼罩着的草树灌木等植物。全都快地枯萎,叶子苍黄,枝干老化,腐朽。地面上的士兵也不能例外,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阴影将自己吞噬,然后现自己在以肉眼看见的度衰老。脸上爬出一条条的皱纹,头掉落。牙齿松动,犹如风中残烛,齐刷刷到地,个个都如木乃伊一般,死状相当诡异。

    神族,人类和矮人的强者们没有当场横死,但他们的力量却被源源不断地被阴影吸取,而且吸取得非常饥渴,想是那些士兵的情况差不多。他们的力量无法满足阴影的饥渴索取,很快消耗殆尽,最后就连生命力全都被吸走了,变成*人干。

    众人均是又惊又惧,这究竟是什么妖术,强行吸取别人的生命力为己用,而且无从抵抗地被掠夺。真是邪异至极!

    魔法,斗气同时动,试图打破这片阴影,只可惜他们打到的,仅仅是虚无。圣洁的白光亮起,所有的神族和神职者均开始了吟唱,光罩扩展,意欲驱散黑暗,但他们的圣光。在这片黑暗的世界中显得太渺

    韩念一直都在远处以鹰眼术观战,以他现在的魔力造诣,足以将天空中生的战斗全程看得清清楚楚。此复也是到吸了一口凉气,他***。魔主竟然还有这么可怕的后着!

    “我的儿子”隔着千军万马。魔主的灵识却准确地找到了韩念。因为韩念是由他的魔气培养起来的。两人间有着无法隔断的感应。

    魔主的口气中透出无穷的恨意。就是因为这个人类,他的计划非但尽毁,落得惨败收场,现在还被逼上了绝路。

    “卡罗,你不是一直都知道父亲我不死的秘密吗,现在我就告诉你吧。因为我掌握着  死之法则,神才能掌握的法则!能杀死我的,只有我自己,不过,当我自爆灵魂,杀死自己时,也是将死之法完全挥的时候,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得给我陪葬,包括你在内,来吧,卡罗。成为我的一部分!”

    在千年前被封印那次,魔主之所以没用使用这招,是因为他怕死,他还期望着被魔族的子孙后代从镇魂幡中救出,卷土重来,成就千秋大业。现在他却豁出去了,因为他无法再承受失败。而在镇魂幡中的孤独漫长岁月,比死亡还要可怕,所以,他选择了自我毁灭,同时毁灭所

    人。

    阴影开始往韩念所在的方向蔓延,所经之处的动植物也是快衰老。士兵们无法幸免地被吸成*人干。

    雷奥斯怒喝中狂暴了,身躯大幅缩水,跳了出来,此刻他的度堪比天空剑士,一拳便往阴影轰去。

    打着的,仅仅是一片虚无,就连空气似乎都没击中,雷奥斯不由愕然。

    拍高,歌达,韩龙,于嫣嫣等人亦随着雷奥斯往阴影投射过去,并且同时动最强的技能,但和雷奥斯一样。他们击中的似乎就是一个真空。起不了任何的作用,相反进入阴影区域之后,力量急促地流失。

    要知道,阴影除了魔妾自爆灵魂的原力之外,还吸收了数万人的生命力,以及无数植物小动物的生机,蕴含着的力量多庞大也就可想而知了,而且,它还在继续成长。

    转眼间,阴影又吞掉了十几万士兵的生命,急剧膨胀壮大,白日下的冰原出现了一个奇异的黑暗区域,就好像遭遇了缓慢的日蚀。

    眼见阴影逼近,士兵们大片大片的牺牲,韩念也坐不住了,从怀中掏出三个珠子,逐一捏破,伴随着震慑的龙吟,三道黄金似的气息仿若流星直穿阴影,并次将阴影撕裂,但仅仅是一瞬间,金气也被吞掉了。阴影回复如常。

    韩念不由得头皮麻,就连黄金龙的吐息,竟然都只能对阴影产生那么点微不足道的效果。

    “黄金龙息?”魔主的口气中带着一点点的诧异:“儿子啊,你给我的惊喜实在是太多了,连黄金龙息你都能弄到手,真可惜,无论你做什么事,全都是没事的,我自爆灵魂,以死之法则驱动的暗黑灭世,将会如同瘟疫般席卷这片大地,将所有的生物带向死亡,同化为我的力量中你们这些贱民,就是我的食物。我的营养,在大陆上的最后一个人被我“吃掉”再也没有生命力可以补充之前,我是不会死去的,在这片大地上,我会成为最后死亡,笑到最后的那个人,哈哈哈,,现在,卡罗。将你的生命力,也奉献给我吧!”

    洁眼间又有数万十兵被吞噬,阴影铺天盖地般涌往韩念儿摧办几乎是下意识般地念爆了,这一击将是他垂死的挣扎,搞不好很可能会成为最后的绝唱。

    所有能使用的明月魔法顷玄间从脑子中一一浮现出来,但韩念最后却是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吉他,因为他想起了一个自己掌握的,比起明月魔法还要强得多的招数。

    “神说,要有光!”

    光华大盛,明亮得足以让人短暂失明。圣洁的光华是那么的纯净剔透。和阴影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巨大的光术,就像一面墙般将阴影拒之门外,那片魔法,斗气,神术都无法阻止哪怕半分的阴影,蔓延之势竟然稍稍慢了下来。

    神曲,竟然对阴影有神奇的作用。

    韩念的惊喜仅仅是持续了半秒。脑袋就感到深度的晕眩,不由得在心中苦笑,就算神曲有用又怎么样,以他的力量,仅仅只能弹出第一句而已,很快地。就要因魔力消耗过度而昏迷过去,被阴影吞没了。

    但奇迹却在此时生了,神族的大长老,神族门下,教宗坎贝尔,四大主教,祭司,所有的神职者身上均同时冒出白光,投射到韩念身上。就连当事者的神族以及那些祭司都感到吃惊,因为他们并非有意而为。而是神力自行离体。

    接受了神族和教廷诸人的神力。韩念原本枯涸了的魔力再次得到补充。而且,比起先前来还要强了数十倍。强得让韩念自己都不敢相信,韩念没用丝毫的犹豫,手中吉他继续弹了下去。

    “神说,光是好的,黑暗从此分开,”

    “神说,光能照亮世上所有的人们,是一切生命的源泉”

    随着韩念持续的弹唱,白光也开始壮大,阴影蔓延的度。更为缓慢了。

    冰原上的每个人,无论是神族战士。祭司,剑士,魔法师,还是普通的士兵,全都呆住了,他们也听到了那神曲。

    一点都不陌生,在教徒必读的《圣典》创世篇中,就有这些话。传说在远古之时,这片土地是黑暗,丑陋而邪恶的,为了开辟出一片适合子民生存的世界。神对大地进行了改造。

    在无所不能的神力支持下,神创造了光,光驱除了黑暗和邪恶,世界诞生了美丽的,善良的新生命。这些新生命感恩于神的恩德,成为忠诚的信仰者,将神的传说世代传诵下来。

    这是一别说神职者和虔诚教徒,就连非信仰者和小孩都耳熟能详的创始曲。

    韩念子爵不是神的使者么,是不是神听到了人们的呼唤,再现神迹,将神力赐予韩念子爵,让他代替自己驱除神圣大陆的黑暗邪魔。

    士兵们忽然间畏惧全消,因为神始终在守护着他们,跟随着神曲的节奏,部分有着教徒身份的士兵开始高声唱诵,他们希望自己的诚心,能换来神的垂怜。

    魔主大为震惊,他可知道韩念现在吟唱着的,并不仅仅是什么《圣典》创世故事,还是一种法则一光之法则,同样是最为强大的神之法则。

    一个凡人,怎么能学会神之法则,这不可能!

    也许是受到了神圣的气氛感染,几乎所有的士兵都开始了唱诵,与此同时,丝丝缕缕的白光从他们身上冒出,全数输入韩念体内,就算被阴影笼罩的士兵,也没被吸成*人干。因为他们成为了光之法则的一部分。被法则保护,不过,死之法则还是占据着上风,因为光幕还在一点点地蚕食着白光,虽然推进度已经大不如前。

    此时,冰原上可供的信仰之力,也达到了极限,因为所有的士兵,都已经将他们的信仰奉献出来。

    “神说,当你将慈爱的种子洒向世间,收获的将会是虔诚和信仰”

    当韩念唱到这一句时,部分白光忽然散开,飞往神圣大陆的每个角落,并且瞬间抵达了各个城镇,每一个人类的身上,然后每个人,无论是铁匠,裁缝,牧民,商贾,仆人。侍者  ,贵族或平民,不分职业。不分高低贵贱,全都见到了神迹。

    他们的世界变了,变为一个宏伟巨大的古战场,而在古战场当中,一个浑身环绕白光,美丽得让人无法鄙视,就算再好色的登徒子都起不了亵读之心的天使,正在和一个狰狞可怖的恶魔交战,而她的面容,正和教堂的女神像完全一样。

    女神,竟然真的存在!

    守护在女神身边的威猛的神战士,朗声念诵着那创世之曲,那神圣庄严的歌声,透过**,直穿听众灵魂,人们无法遏制心中的激动,他们跪倒于地,随着神战士高唱起创世之曲来。

    于此同时,无数道白光从世界的每个角落飞往暴风城,比先前散去的要密集了万千倍,因为它们是来自神圣大陆每个人的信仰。

    感受着体内的力量,韩念几乎不敢想象,比大地还要宽容,比海洋还要浩瀚,无穷无尽,取之不竭。

    这,就是传说中的神格么?有着巨大的神力作为基础。那复杂近乎变态的神曲忽然间变得简单无比,什么分心**全都丢到一边,他随口唱出的,就是真正的神曲。

    “神说,黑暗依然存在。但是黑暗永远无法凌驾于光明之上,当光明刺穿黑暗,照亮大地,所有的邪恶。将被彻底净化”

    韩念吐出最后的一句神曲时,天空骤然放亮,无数的光束从天而降。整片冰原都被白光笼罩,那片阴影如烈日下的冰雪般迅融化。

    魔主心中升起无穷的恐惧,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的命运。

    “噢,不,不会这样的,在杀光你们这些贱民之前,我不会死的,不会,”

    喊声嘎然而止,因为阴影已经被白光全数蒸,半点不剩,魔主的灵魂,已经被完全净化掉了。

    直到白光消散,天空恢复如常,士兵们还是呆若木雕,真的赢了么。人类战胜了那个可怕的邪魔,活了下来?

    神族和教廷等人也不敢相信,他们没能杀掉魔主,而韩念却成为了救世主。这个幸运的小子,莫非真的是神的使者。

    韩念也是如梦初醒,他长长地输出一口气。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经此一役之后,这该死的,讨厌的战争,应该再也不会再出现在自己生命中了吧。

    那么,该是享受人生的时候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