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未到花朝一半春 > 下卷 第一百五十章 江南归去

下卷 第一百五十章 江南归去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女监狱男管教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太安七年西北戎狄大举来犯因军中能征善战将领大多年迈体衰后起之秀虽有奈何实战经历未免不够在军中资历尚轻无法号令百万大军是以年仅十五岁的皇帝澜琛毅然决定御驾亲征百官想起十几年前一去不复返的四皇子澜煦一时胆战心惊生怕历史重演因而百般阻拦然前方形势危急戎狄势如破竹眼看京城岌岌可危在此时镇国大长公主一锤定音命百官上折子恭送皇帝率军出征。

    三月后皇帝全胜而归。

    :“娘快些再快些皇帝哥哥就要进宫门了。”

    长长的甬道上一个身着樱桃红掐花对襟锦袄梳着双髻的小女孩牵着华服女子的手急急向宫门外走去后头跟着几个内侍和宫女。

    :“瞧你这一头汗皇帝哥哥总要过来的急什么?”花朝爱怜道。

    小女孩正是凌彻与花朝的女儿凌乐儿年方七岁她高高的额头一双明若秋水般的眸子滴溜溜的极是惹人喜爱薄薄的嘴唇高挺的鼻梁酷似了她的父亲凌彻颈下挂着黄灿灿的金项圈底下坠着一块滑若凝脂触手生温的弯月形羊脂玉佩闪着温润的光泽正是凌家传世之宝玉含月。

    宫门外震耳欲聋的炮声花朝知道那是百官在迎候琛儿。“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乐儿欢喜的甩开娘亲的手就要向宫门外跑去口中还叫道:“皇帝哥哥皇帝哥哥。”

    :“乐儿。”

    花朝及时拉住她俯下身子细细为她整理着项圈下的绛色流苏又打量了半晌才含笑道:“好了去吧。”

    乐儿正不耐。转眼却见一个明黄的身影朝这边大踏步走来喜不自胜的奔了过去。

    :“您还是这样小心。”月娘叹道。

    花朝的目光紧紧跟着那个小小的身影淡淡道:“外头百官都在呢您也知道乐儿地存在并没有几个人知晓她毕竟姓凌这个姓氏会触痛大臣们最敏感的心思。一路看文学网我亦是不得已。”

    :“是。”月娘道。

    说话间澜琛已抱了乐儿走来。

    :“奴才们见过皇上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澜琛放下乐儿正要俯身朝姑姑跪拜下来。早被花朝一把拦住:“快起来。”

    :“姑姑可好?”

    经过这些日子的磨练花朝欣慰的觉自己眼中的小皇帝是真的长大了浑身都透着一股君临天下的气魄:“听到你打胜仗了消息姑姑欢喜极了。怎会有不好?”

    :“皇帝哥哥那乐儿呢乐儿有没有长高?”一旁地乐儿扯着哥哥的衣袖稚气道。

    澜琛爽朗一笑。抱起乐儿宠溺道:“我的乐儿长了好高呢。”

    :“真的?”乐儿明媚的笑起来。

    月娘笑道:“皇上公主已摆了宴还是回宫去吧。”

    :“哥哥小安子给我扎了一个好大好大地风筝是凤凰好漂亮的。”

    :“真的?过会拿给哥哥瞧瞧。是不是真的有我们乐儿说的那样漂亮。”

    :“哥哥娘让人在御花园给我做了秋千乐儿打地好高的一点都不怕。”

    :“是吗?我们乐儿好厉害呢。”

    次日。

    是乐儿的七岁生辰萧桓和傅云珠早早带了清扬进宫来看乐儿。两个孩子数日不见分外亲热几个大人在屋里喝茶闲话。乐儿早拉了清扬到外头玩雪。

    :“真快乐儿都七岁了。”傅云珠感叹道。

    花朝抿了一口茶望着琉璃窗外奔跑地女儿淡笑道:“是啊一复一日若没了她不知道怎样难捱呢。”

    :“乐儿她有没有问起王兄?”傅云珠试探的问道。

    花朝微微摇头:“她生下来就没有见过父亲宫人们又不曾提起琛儿亦是没有父亲的也许她到现在还压根不知道自己还有个父亲呢。小说网”

    :“姐姐。”傅云珠还要说些什么却被萧桓用眼神制止了遂起身笑道:“外头这样大的风雪两个小鬼头也不晓得冷我出去瞧瞧。”

    待她去后花朝方道:“为什么不让她说?”

    :“皇上已长成了。”萧桓沉默许久方道。

    花朝端着茶碗的手一震:“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能为他做的该为他做的都已够了。”萧桓对上她地眸子意味深长道。

    花朝茫然的望着窗外皑皑。

    暖阁里笼着沉水香被暖气一熏越香气馥郁。

    两个都没再做声。

    :“皇上怎么站在外头不进去?”月娘从廊子上走来惊奇道。

    花朝扬起脸只见琛儿立在门外怔怔看着自己不由站起身来正待叫他他却一扭身子去了花朝正待追上去却被萧桓拦住笃定道:“让他去吧给他一些时间皇上天资过人定然会想明白。”

    是夜。

    乐儿偎在花朝怀里听故事这一天早已是累极了不多时便沉沉睡去花朝小心翼翼的给她盖好锦被揉着肩头走到暖阁去宫女已在几上铺好了宣纸花朝盘膝坐在软榻上凝神定气拈起狼毫一字一句抄起经书来。

    :“姑姑。”

    花朝抬眼望去是琛儿来了。

    :“坐吧。”

    花朝没有起身亦没有停笔只是淡淡道。

    :“姑姑为何要抄这些听宫人说姑姑夜夜如此。”琛儿立在原地眸中满满皆是困惑。

    花朝手一顿只道:“夜太长了。”

    :“姑姑。”琛儿只觉心仿佛被狠狠刺了一下。这淡淡四个字却似滴水檐下挂着的冰凌生生刺进心里最柔软的地方痛得人张不了口不出声。

    花朝道:“预备一直站下去吗?”

    琛儿在她对面坐了却不再言语只是对着烛光犹自出神宫女悄无声息地进来沏了一壶浓浓的热茶。琛儿抿了一口不觉拧起眉头只觉苦到了心里去再见姑姑却面不改色地喝了仿佛口中不过是一盏清茶罢了。

    这一瞬。琛儿像是突然明白也许姑姑的心比这茶还要苦以致丝毫觉不出茶苦。

    雪落无声。

    已三更。

    击柝声凄凉地回想在重重宫闱。

    :“彩儿。”待花朝抄完十页经书扬起脸来却不见了对坐的琛儿。遂叫道。

    小宫女应声进来:“是公主。”皇上什么时辰走地?”

    :“走的有一会子了。”

    :“哦下去歇着吧。”花朝从软榻上起身。不觉却现琛儿方才坐过的榻上落着一张薄薄的宣纸顺手拿起来却只有不过寥寥数字:“江南归去楼。”

    沉寂空旷的殿中。

    花朝跌坐在地上手中握着这张薄纸失声痛哭。

    一辆素色马车出了皇城径直往江南而去。

    鸿福客栈中。

    :“主人您要找的人属下已经找到了。这些年来他在江南开了一家归去楼。与京城中的一模一样每隔三五日定要在雅座内一呆便是一日日落时分方离去。”黑衣人恭敬对面前地女子道。

    女子嘴角浮现一丝微笑:“知道了。你去吧。”

    黑衣人施礼而去。

    次日。

    归去楼雅座中。

    玄色长袍男子临窗而坐花梨木圆桌上摆着一壶酒。一壶茶两个盅子。男子将倒了茶的盅子放到对面自己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眸中满是柔情。

    忽然一声敲门声惊醒了他的回忆。

    :“谁?”他不悦的蹙起眉头。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一个娇小玲珑的身影走了进来站在男子地面前好奇的打量着她这个小小的女孩不过七八岁的样子身着大红羽衫颈中挂着一只黄灿灿的赤金项圈长长地睫毛不住的忽闪着眉眼间似曾相似。

    :“你是谁?”男子敛去冷冽的怒容蹲下身子温言道。

    小女孩咯咯笑道:“我是乐儿凌乐儿。”

    :“凌凌乐儿。”男子受惊一般怔怔看住女孩。

    女孩扑闪着黑亮地眸子:“你是谁?”

    :“你从哪里来?你的父母呢?”男子显是不愿回答只柔声问道。

    女孩撅着嘴道:“我和我娘从好远好远的地方来我一生下来就没有见过我爹我娘说我爹每隔几日就在这里所以让我到这儿来找我爹。”

    :“你娘她人呢?她还说了些什么?你爹他为什么要离开你们?”男子双手微微颤动着。

    女孩歪头想了半日:“我娘说我爹是这个世上最笨的大笨蛋她说爹心里有一些事情没有想明白所以他要独自到一个地方好好的想清楚想明白等他放下了那些事娘就会带着我去找他的。”

    :“乐儿。”男子将小女孩紧紧揽在怀里。

    女孩探出头来绵软小手试探的抚着男子的脸颊:“你哭了?为什么?”

    :“乐儿告诉我你娘在哪里?”男子心急如焚道。

    女孩笑道:“娘说她在爹地家里等着我们。”

    男子高高抱起女孩:“来我们去找娘。”

    :“可是爹的家在哪里呢?”小女孩迷茫道。

    男子在女孩额头上印下一吻含笑道:“宝贝儿爹带你回家。”

    几日后皇帝圣旨昭告天下:镇国大长花朝公主病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