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异世淘宝女王 > 外篇之 **婚姻(一)

外篇之 **婚姻(一)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女监狱男管教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外篇之 **婚姻(一)

    我是独,我非常爱我的姐姐。[]

    因为我们是一nǎi同胞,因为我们血管中流着一样的血,也因为母亲去得早,她虽然生活能力差,要由我照顾,但在jīng神上,她像我的母亲一样,我想像不没有姐姐会怎么样。

    姐姐从二十岁时开始穿越异界,她风尘仆仆的样,我总是很自责。当时我十三岁,也算个男人了,可是我不能保护家,自从父亲去了之后,事实是上姐姐为我和妹妹撑起了一片天空。

    妹妹觉得父亲死了,可姐姐坚持他只有有事离开,一定会回来的。我本来相信立的,但时间长了,我开始相信姐姐。她那么坚信,那么有信念,不知不觉感染了我。

    只是她奔忙于两个世界七年,我很心疼她,虽然她总是没什么,还这样还很好玩,但每回她从塔撒大陆回来都会憔悴好多,显然那边的生活是辛苦的。可是我恨自己没有继承魔力,我无法穿越,只能姐姐辛苦,我一个大男人,却无能为力。

    她常会给我讲那边的故事,实话我有向往,但更多的是想减轻她的负担。她不告诉我真正穿越的目的,为什么要两地奔波,为什么非要继承盈禄家族,但我想她一定是为了我们这个家。

    这,本该是我做的。

    而我,却只能尽量照顾好她,希望有朝一rì。我身体内奇迹般的苏醒魔力。(·CM)这样我可以替代她,不是为了权利,不是为了荣耀,而是为了让她开心和放松。她是个女人,年纪不了,应该找个好男人来爱她一生一世,安安稳稳过rì。

    我等啊等啊等啊――

    终于有一天。我感觉出身体内有不同地sā动。这大概是因为我太担心姐姐了,因为她来回穿越两个世界七年。虽然辛苦,但我好歹还感觉她安全着,可七年后的某天后,每当她离开,我有心惊肉跳的感觉,好像这一去,她有可能不回来。

    如果她不回来。我想我会急死的,因为我在地球,不能穿越塔撒大陆,我不能得她的确切消息,那样我如何能安宁?

    姐姐拒绝我练习魔法,可她越是这样,我越是觉得她有事瞒着我。我们姐弟本来无所不谈的,因此她瞒着我的事一定是很可怕、很危险地。在这种情况下。我既然无法阻止她,那算拼了命也要换回她来。

    我一直为我没有魔法而懊恼,当我发现我身体的异样时,我简直狂喜万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可以承担责任了。

    不顾姐姐和妹妹地反对,甚至不顾生命是否安全,我第一次不听姐姐的话。每天想的是要释放魔法。我觉得我体内捆着一些东西。只要我用力,一定会释放出来。

    笨一没关系,魔力差一没关系,只要能穿越行,算我解放不了姐姐,至少我可以为她分忧,保护她。【*】【*】起保护,谁能比至亲之人更愿意奉献一切呢?

    没想的是,我的魔力居然是很强大的,超过了姐姐。超过了父亲。这一我很久后才发现。而当我能zìyó穿越,我做的第一件事是安排好立。然后穿越塔撒大陆,按照事先姐姐地安排,了盈禄家。

    姐姐不在,但那个管家对我很殷勤,很尊重,甚至是谄媚的。这时候我为姐姐非常骄傲,因为她把一个孱弱的家族,带领十强之一,而且得其他家族的尊重。

    为此,我更是自豪,盈禄族人几千年也没做的事,我的姐姐仅用了七年完成了。这时候我也感谢来地球生活的那位祖先,他使我们现在在文明程度的认识上高人一等。

    其实,最可怕地发现是,我的父亲居然真的没死,而且目前是一只猪。

    知道这个消息,我汗流浃背,因为――因为――之前在地球,我曾经趁姐姐不注意,虐待过这只变成狗狗模样的猪,只是为了好玩。踢它,拧它,揪它的尾巴,在狗食中混辣椒――

    这算不算忤逆不孝?我不会给雷劈吧?可我当时真不知道呀!

    但父亲很风度的没提以前地事,只告诉我所有事实的真相。其实我开始时还怪父亲,为什么为了保住我而封印我的魔力,却让姐姐来受苦,让她来承担风险。后来我才知道,姐姐是我们唯一的生机,父亲这么选择也是很痛苦的。

    只是我不知道姐姐做了什么努力,父亲不对我。而我感觉姐姐和那个佣兵之王有不寻常的关系。我听他们曾经是雇佣关系,但我想没那么简单,可我又不知道确切的情况。

    没有人告诉我,我也没有逼问。我只努力磨练魔法,我相信有朝一rì会解救姐姐,让她幸福。

    而在姐姐忙于解决塔撒大陆上纷争的时候,父亲给我做了一项安排,为了怕姐姐分心,我没有告诉她。

    当时,十大家族中除了我们盈禄家,都参加了与阿德斯军团的对抗。当然,福临家族的阿孟大叔和追风家族地路易公爵是不想参战地,但最后还是因为所谓的联盟之约而去了。

    父亲,这帮人差一顿胖揍,那个叫阿德斯地男人无可匹敌,等那些贵族老爷们认清事实,被揍得鼻青脸肿,谈判还是会继续下去的,前提是他们还活着,不然只有各继承人之间来谈了。

    “不过别以为谈判会容易,政治斗争是天下间最复杂的东西。”父亲曾经不无忧虑的。

    我们盈禄家势单力薄,恐怕不会得太多太好的利益,为此父亲非常不甘心,因为塔撒大陆之围,几乎是姐姐一手解决的。

    “知道你姐姐要承担多少痛苦吗?”父亲这时,眼中有泪光闪动,(请自行想像一只猪露出悲伤的神sè。)“可是功劳最大的,却得不最好的,这公平吗?没有你姐姐,所有的人都得死。”

    着父亲,我忽然了解了他两难的心。但是他没想我,他的儿,会接下姐姐的重担。姐姐让盈禄家的人可以挺起腰杆做人,而我将使这个家族强大,再不受任何欺凌。

    “姐姐在寻找魔法石的过程中,不是结下很多盟友吗?”我问。

    父亲苦笑摇头(请自行想像一只猪苦笑的样),,“结盟,只是会在盈禄家危险时伸出援手,现在的情况是,大家各有自己家族的利益,算你阿孟大叔,和爱着你姐姐的路易公爵,加上受过你姐姐恩惠的其他家族之人也不可能让出利益,因为这关系全族。如果他们是个体,不代表整个家族,他们是会为你姐姐让步的,但现在这种状况不行。”

    “那怎么办?”我问。

    “我还不知道,但我们得结下血盟才行。”父亲。

    ………………………………………………

    ………………………………………………

    ………………六六有话要………………

    今天太晚了,抱歉。今天之后,还有三天,大结局会来的。

    谢谢。。。

    更多手打--】【-网】阅读,地址:sieng百度搜索:随梦网最快更新

    网址:Sieng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