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魔医花晓 > 第四卷 第三十八章 天性凉薄

第四卷 第三十八章 天性凉薄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女监狱男管教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走出药房门红耶在转角处碰到乐儿和蒂朵。乐儿手里拎着一串黄红相间的小果子蒂朵捧着一个扣着盖的大盘子闻起来挺香的。

    “又来送吃的来啦?”红耶眼疾手快地从果串上揪了一个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道“其实你们也太大惊小怪了。都别理她她饿了自然会知道出来找食。还有蒂朵不是让你去跟风宁多叙叙旧吗那可是你们家乡人。”

    乐儿气得用力在红耶手上一拍:

    “还好意思说有一半都进了你的肚子。”

    “我就呆在这里哪儿也不去。”蒂朵再次郑重声明。其实爱丽丝的制造过程她也有掺合一份但不知为什么从那次回来后她就死心塌地跟定花晓眼里的崇拜比人类还明显红耶个人认为精灵真是个好骗的种族“主人现在怎么样?”

    “她会说会动能怎么样。”再也抢不到果子红耶只好收手看着满身戒备的乐儿感慨道“我现在真佩服我老妈当年的英明。”

    “为什么?”乐儿虽然恼怒还是好奇。

    “她坚持只娶我老爸一个即使他们没有爱情。那日子过得真叫美好。哪象里面这位一件事才摆平另一件事又跟着来。不是要打要杀就是要死要活可怜我们还要跟着受罪。”想了想。笑嘻嘻地看着乐儿“要不我们换换心情明天我带你去骑马吧?”

    乐儿地脸微微红了。蒂朵还不能理解人类风俗的微妙差异呆呆地看着两个人。

    “等等明天你要先去看改良印刷房看完还得去农场大概没时间做别的。”有人咳了两声从绿树后面走出来。三人一起回头。现说话的是红耶的兄长林九后面还跟着老刀掌柜冯大树每个人手里都捧着一叠文件神情一本正经俨然一付为公事前来请示的模样。

    红耶不耐烦地道:

    “得了她在配药呢精神挺好你们不用一个个找借口去看她。省得她看人多心烦。嗯吃的可以送过去。她不会烦这个。”

    空中一道黑影呈下弧线掠过。庞大而轻捷。

    乐儿只觉得手中一凉那串黄果已经不见了再看面前。多了头狮鹫一只前爪正勾着果子狮鹫背上还有一个人白黑衣对他点点头。那眼里的意思是我去送。

    蒂朵犹豫了一下。也将手里地食盒递过去。阿莫接到手中。拍拍狮鹫狮鹫翅膀一斜灵巧地一个旋身。飞进后院。

    “哪只飞行兽也比不上我们的月光。”冯大树赞叹地目送狮鹫飞走。他喜欢骑马顺便也喜欢上了骑飞行兽就是月光从不肯让他碰害得他每次看到都心神荡漾。http://

    红耶却注意到刚才蒂朵的手是颤抖的。说起来也跟众人相处好一段时间了可她见到阿莫仍然会害怕。红耶想这应该跟胆小无关更大的可能是白精灵的直觉。阿莫身上有种气息连她都能感觉到大概不能算很光明很正派。

    要是十年前还在魔法学校的时候红耶说不定还会警惕一下现在却不愿操这个心了。荆城法规里是没有信仰这两个字的明眼人都可以看出点端倪来。

    宗教平等信仰自由。虽然不能明着这样说却真有这个意思。

    你就不怕被打成夹心面包。当时红耶曾在圆桌会议上这么说过。花晓特自信特妖娆地一笑我有这个实力来支撑我的坚持。敢做我就敢当。林九讷讷地插了句城主你地信仰是什么。花晓怔了怔不确定地砸了砸嘴我每次求神都会求一大堆那个全是?

    花心的人没有好下场啊。红耶叹息了一声拉着乐儿的手去办公室:

    “走帮我整理几份资料赶着用。”

    林九笑咪咪地看着他们离开旁人都被他的表情雷到不行赶快遁走。

    果子叫不出名字但甜中带酸芳香扑鼻实在很诱人。

    花晓自己吃一个给阿莫递一个。阿莫迟疑了一下但花晓手臂坚持伸在空中阿莫也就接过来慢慢地送进嘴里。

    这时他们正飞在天空之上。荆城早已远到变成一个小点底下是一望无际地碧绿旷野河流象银色丝绸一样点缀其中。月光的翅膀温暖而宽大风在身旁阳光在肩头。

    “其实你们不用这么担心。我没什么。”狮鹫背上挺宽阔虽然载着两个人也不象骑在马上那么挤花晓有的是空间调整坐姿。最后她改成了懒洋洋的侧坐长裙裙摆象洁白的花朵一样在风里微微乍开“真地没什么。没你们以为地那么痛苦再说他又不是醒不来。就是觉得累。”

    阿莫将一只手臂放在花晓背后做出防卫姿势但并没触碰到她。月光倒是回过头抱怨地咬了咬她垂在一旁地手。

    “嗯。”

    “他一直在我身边突然不在了心里就会空得慌。可要是时间久了我大概也能习惯。”花晓犹豫地抬眼“大叔我跟你说这个你是不是觉得挺无聊?其实我也觉得是。”

    阿莫轻拍了下花晓的头表示反对。

    “有的人走了有地人来了这就是生命。名利财势很好我很喜欢可也终究会过去。那叫什么来着过眼烟云?我一直觉得我对人生看得挺淡看得挺开但这几天却在反省是不是还有个同义词叫凉薄。”花晓叹了口气“你看王子为了救公主而受伤公主却跳进恶龙的怀抱就算我自己是主角我也得谴责这种行为。”

    “不会。你很好。”

    “是也没关系。因为我就这样没法改了。要是回到十五岁还说不定有救。唉感情要是比作投资的话我想我是成本大利润小最不值得花钱的那个。可最痛苦的地方在于这由不得你。你没法单方面提出撤资嗯提了也没用。”

    阿莫还是那两个字。

    “不会。”

    阿莫安慰人的技巧实在是差。

    花晓一开始会找上阿莫当心灵垃圾桶一方面是感觉特别亲切另一方面肯定也有他是哑巴不能说话的原因。有些女人聪明而大气有些女人聪明而多疑花晓绝对是后一种。不过正如她自己说的什么事一旦久了也就习惯了。

    说着说着花晓不知不觉就倚在狮鹫背座上睡着了。一连几天都没沾过床难怪会困成这样。阿莫小心地摸摸她的头替她盖上披风无声无息地降落。

    没有人是天性冷漠。只是人都有避开痛苦的本能。譬如火被烫到一次就不会再想碰第二次。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如果她的心上没有伤痕……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