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镜舞——颖妃辞 > 第九十三章 棋盘定

第九十三章 棋盘定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女监狱男管教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看着那高大的身影如山岳般矗立婉辞眼眸微微酸痛已被他拢入怀里。(更新最快)。

    “回来便好回来便好。”他拥着她似要将她融入骨血再不肯松开。

    她仰起头眼泪慢慢滑过脸颊。垫起脚尖冰冷的唇覆盖他的他倏地抱起她纠缠间已不觉辗转倒在榻上锦帐垂落身影纠缠。婉辞痛得逸出轻微的呻吟极致的疼痛后是极致的欢愉湮灭覆盖。心底长久的虚空渐渐被填满。

    悠悠醒转来萧霁睿心底犹是温暖知足的恬静。她亦对着他微笑。他将她披散的长拢到身后他以指为梳轻柔地在她尖旋转。“当年的事朕曾经允诺母后将所有知情者全部灭口贞妃那日被牵累亦是因为她所用的香是昔日端柔姑姑最喜的香。”萧霁睿淡缓地开口决意不再隐瞒。

    “难道毓妃对当年的事有所察觉?”婉辞讶异地问道。

    萧霁睿缓缓摇头笃定地回道:“想必是凑巧。父皇当日有心将容貌酷似姑姑的静妃视作替身自是连同喜好亦是相同。旁人都以为那是静妃却不知不过是父皇惦念姑姑的方式。”

    婉辞艰涩地问道:“静妃并不知晓这件事么?”

    萧霁睿勾起似真非真的讥讽:“想必是知道的。”他看穿她的不解续道“意难平。”

    意难平。

    婉辞明白而静默地点头。因为知晓真相却早已离不开那样的宠爱自欺欺人地视若无睹却纵容自己的孩子胡作非为甚至到弑父杀君的一步到底是因意难平。

    “幸好我没有太糊涂。”他幽幽感慨。

    她微微摇头自信而笃定:“你不会。”她信他不会不辨是非。她信他待她的心不比她少她信他终究会解开心结面对她。

    所以她甘愿等待。

    他沉沉叹息拥住她。庆幸最终未辜负她地信任。“我庆幸有你那么信任。”世间的瑰宝他一直拥有却因他的固执而差点失之交臂。“跟我一同回去。净荷宫里地所有朕都为你保留着。”

    婉辞微微出神许久道:“我却觉得这里很好。”

    远离宫廷的喧闹远离勾心斗角地疲惫远离与她一同分享她丈夫的所有女子。自她心里有了他她其实并不曾过上宁静的生活。即便能回去她亦是不情不愿的。

    “你担心朕无法给旁人交待?”萧霁睿开口问道。声音有些沙哑。

    婉辞仰头浅笑将他落下的丝缠绕在指尖。“我只是习惯现在地平静与安稳不愿再涉足是非之争。”

    “再没有人可以伤害你。”萧霁睿郑重其事。

    婉辞侧微蹙了蹙眉:“我不是害怕这些。”

    萧霁睿伸手抚上她微蹙的柳眉。“我不爱看你愁眉不展的模样。”

    “那就容许我暂且留在这里。”婉辞散开缠绕指尖的丝将它梳拢至他耳后“我离开这里太久早已忘记该如何应对。”

    萧霁睿若有所思地瞅着她:“我不勉强你。”

    她依偎他胸口恬静满足地微笑。“谢谢你肯这般包容于我。”

    他笑了。“我欠你的总该还给你纵是吃了哑巴亏也只好认了。”他狡猾地笑道。“有泽儿在我还怕你不回去么?”

    她微微伤感问道:“泽儿他可好?”

    他微笑点头。“他很好。母后一直带着他。”

    她安了心嘴角慢慢牵起恬静的笑。

    “你等我。待网收紧。一切都可以结束了。”他向她承诺道“你可以暂时留在这里。我会等你回去。”

    她鼻头一酸忍住要落下的眼泪点一点头。

    皇帝连续罢朝引来群臣的猜测有心之人早已窥测到皇帝不在宫里的事实。于运龙虽然无比震惊却知晓他不在宫里地真正原因猜测他很可能远赴边关。当然他的猜测在殊羿飞鸽传书后得到证实。

    原本因为夫人被囚禁而束手待毙的于运龙因这消息而顿时感到可利用地空隙。殊羿提出的条件虽不能说正中下怀却也合他地心意。

    他原本不想贸然逼宫毕竟夫人被囚禁在宫里哪怕是一丁点地可能他都不能让她受到伤害。这一生他亏欠她已多。从前碍于他们的身份他不能娶她而后因为她姐姐地**她始终不能解开心结不愿与他同住。若是让她稍有闪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努力许久到底所为何事。

    此刻萧霁睿被困边关从殊羿随同寄来的萧霁睿的玉佩看恐怕早已落入殊羿手中。他猜想殊羿之所以迟迟不动手仍是忌惮他手上的兵权以及他外族的身份必然会引起的暴动。由萧湛即位由他接掌自是最好的选择。因此他同意将印鉴作为合作的信物交给殊羿。

    唯一让他觉得恨之入骨的是于冰艳。倘若不是因为她怀有龙裔而夫人又坚持进宫陪伴他也无须踏进两难的境地。

    跟殊羿商定在交界处会面由殊羿先行入宫。他不在乎被殊羿占得先机最重要的是能将夫人平安地带回身边将那不孝的女儿碎尸万段。其余的来日方长他自问能慢慢收回失去的领地。

    不过二十余岁的殊羿他始终不放在眼里。

    按计划由他撤下沿途布防殊羿轻而易举地带兵进京。于城外他的别院处与他会面。商讨逼宫的决策。清晨于运龙早早地守候布置防线。他生性狡诈不肯轻易相信旁人若非还能用到殊羿绝不会与他结盟。

    萧霁睿信步走向别院。他本和殊羿面容相似经过细心装扮加之巴图在他身边竟没有被人察觉。依照约定。是一对一的谈判巴图便留在外面。轻声道:“王请多加小心。”萧霁睿微微颔点点阳光洒在他闲淡的面容上却透着叫人不敢小觑的尊贵傲然。

    于运龙闲闲地抿着酒抬手将落在席前的落花掸去。待到萧霁睿出现地刹那那属于将领的天生的敏锐瞬间爆。他几乎同一时刻开启布防地讯号。

    同一时刻早已守候在别院的伏兵一拥而上。将于运龙地亲信一网打尽。萧霁睿似是视若无睹闲淡地笑着“莫非于卿并不想看到朕?”

    “原来你并没有被他挟持。”于运龙嘲讽地道“该不是用一个女人作为交换保住你的江山社稷!”

    萧霁睿淡淡道:“并非所有人都会像你一样执意与天作对。”

    “与天作对?”于运龙仰天长笑“你当真以为你是真命天子?那个位置原本就是能者居之。当年若非我你未必能顺利地坐上那个位置。我不过是拿回我可以拿到的东西。”

    萧霁睿道:“当年你虽有私心朕却领你的情但不能将它拱手相让。有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对你很适合。”

    “若不是你几次三番利用女人处心积虑地引我上钩今日哪容得你高高在上。”于运龙目中似要喷出火焰“你将我夫人交出来。不然老夫与你拼个同归于尽!”

    “朕已命宁远借你的印鉴接管你地兵权除去今日你所带的人你并无与朕叫板的能力。朕早已布置妥当。今日你插翅难飞。你的家事朕从未想要插手。这便留给你们处置。”萧霁睿笑了笑转身离去露出身后于冰艳。以及她手上昏迷不醒的于夫人。于冰艳的绳索勒在她脖间看到殷红的痕迹。

    于运龙怒不可遏道:“你给我放开她。”

    于冰艳悠悠冷笑:“此刻仍能保有这般气势我真的很佩服爹爹。”

    “你是我的女儿居然倒戈相向挟持自己地姨娘要挟我!”于运龙拔剑指向她“你若不放下她我将你碎尸万段。”

    于冰艳不以为意地笑笑犀利冰冷的面孔上多了几分看不分明的倦怠。“我来这里便没有想过要活着回去。”她举目打量四周似笑非笑地眼眸里露出冰尖似的冷漠“这里是她生活十多年地地方我们一家在这里消失是我给爹最好地回报。到了地府我们可以继续纠缠下去。我不会让爹太寂寞的。”

    她用力地拍掌外面便有人迅捷地往里倒火油火折子一经碰触迅燃起漫天大火。于运龙惊恐道:“你疯了!”

    漫天火光里于冰艳地表情犹如鬼魅。“我是疯了十几年来我从未清醒过。我恨你恨这个女人。我誓我定将亲手杀掉你们!谁能成全我的心愿我就帮谁。怪只怪你自己心狠手辣万事做绝根本是咎由自取!”

    火势不可遏止地蔓延开来于运龙挥剑向她斩去却浑身无力剑坠落在地。于冰艳冷冷笑道:“没用的火里有毒。即便是死我也要亲眼看着你们比我先死!”

    看着别院一点点淹没在火光里变作废墟婉辞心口窒息长长叹口气摇道:“她一生偏执任性终究要踏上这一步。”

    萧霁睿拥住她的肩淡定道:“她执意选择她的结局旁人亦无可奈何。”

    “所以我很庆幸不是她无须做出这样的选择无须赔上自己的性命和自己触手可及的幸福。”她依偎在他胸口“她让我知道人生苦短即便微小的幸福也要牢牢把握。”

    “愿意随朕回宫?”他低低地问。

    她坚定无比地点头:“我随你回去哪怕荆棘遍地哪怕前途渺茫我都绝不会离开你一步!”

    他凝注她的眼略略感到眼前湿润。“有些事朕不原承诺你只想你看到会有的结果。朕会让你知道留下是你不会后悔的抉择。”

    有她他才得以毫无顾忌地向前因他知道有一人定然在身旁与他携手并肩。

    得妻如此此生无怨。

    天朝崇熙四年鸪望族公主和亲帝甚喜赐号“颖妃”。字心头很复杂。这是迄今为止耗时最长的小说甚至要用相同的人演绎不同的版本。真的有些承受不住地累。

    结局或许是仓促的贞妃的结局我不便公布暄妍的结局我放在番外里交待。大家还有不知足地可以留言等我回来尽量满足。有关提前结局的事我已在公众版做解释请大家见谅。

    以前的旧坑搬过来了**那里锁掉了外面有未修改的TxT版本大家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等我的修改本。估计一月出版喜欢的话请捧场。或许故事本身很青涩进度也比较慢跟《镜舞》不是一种类型但是是我最喜欢的故事。《一梦千寻之寻梦》链接是:

    另我的新浪博客链接:完结后大概写博客的时间会多些希望能以这种方式继续跟大家交流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