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蓉沉 > 春深似海(4)

春深似海(4)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女监狱男管教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皇后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神情竟是有些恍惚见了李康也只是淡然的吩咐道:“皇上好像睡得不够安稳你进去瞧瞧吧。实在不行赶紧的传太医仔细别误了才是。”李康应声便往里间走却只见皇上已是密密的出了一头的汗忙小心的伸手探了过去才觉微微有些烫心里一惊忙命人传了太医过来。还未诊出病况碧珠已是带着太子过来了。见李康在外间躬身站着碧珠道“李公公太子来给皇上请安烦公公代为通传一声。”见李康面有犹豫又忙接口问道“可有不妥?”李康道“皇上圣体欠安太医正在里间为皇上请安呢。”

    话音未落在里面伺候的小林子已是出来挑帘就道“李公公和谁在外边说话呢皇上刚醒过来别扰了皇上的清净。”说罢抬眼就看见碧珠带着太子站在李康身边知道自己方才说错了话忙俯身给太子打了个千又对碧珠道“原来是碧姑姑带着太子过来了奴才这就通传。”不过转身的功夫小林子又躬身出来了对太子道“皇上传太子进去。”

    李康看着小林子带着太子进了暖阁掩了门这才道“今日怎么早就过来了?”碧珠今日与往昔也有些不一样总是垂手低眸。这会见李康问才抬起头来道“今日是太子母妃的生辰所以来的早些。”李康至这刻才看见碧珠红肿的双眼不禁问道“这是怎么了?”碧珠本还在伤心之中经李康这么一问。心里强忍的伤感不由又被勾了起来玄泪欲泣哽咽地只说了一句。“那边来消息了……”便再也说不下去。李康心里一惊。看着碧珠的样子已是明白了七八分又觉不安忙向里间看了看太医已是请完了脉。正在案前写着方子边向小林子低声叮嘱着。太子在塌边坐着和皇上小声谈笑着也不觉有什么异状这才放下心来拉了碧珠往一侧偏寂少人之地又左右四下里的看了看确认了无人才向碧珠问。“什么时候来地消息?可是不好?”

    碧珠的眼泪似断了线地珠子稀里哗啦的落个不停也来不及拿绢帕拭了。只是抽抽噎噎的答“那边隔三差五的恨不得天天来消息。什么时候好过?”顿了一顿。顺了心中的气才继续道。“昨夜突然来了消息喜公公也只是偷偷地将我叫醒说是姐姐给我来信了。往日里的信报都是顺王爷给传过来的所以当时我的心里也不疑有他只道是家常却未想到竟是晴天霹雳……”李康心里更是清楚了只是问“是什么时候的事?”碧珠抽噎了一会缓过气来道“是前日十三夜里的事……姐姐在信里叮嘱我只当作不知先不要告诉太子……可晨起时太子还来问我说今日是母妃的生辰不知自己给母妃送去的贺礼母妃收到没喜不喜欢……太子向来和主子亲厚自小是在主子身边长大的……那年他生母没了他年纪小也不懂得什么更何况和生母间也是淡薄不像和主子……”李康看着她伤心尤甚只好道“以后这话可胡乱说不得不然被别地有心的人听去还当是你自恃是如主子身边的人故意在中间挑拨太子和他生母地关系。这几日你也先告告病假暂不要服侍太子了不然定是会出事。”碧珠哽咽的点了点头“一切就听公公安排。”李康心里却是七上八下也不知这消息什么时候会传到皇上地耳里便问“这消息宫中还有谁知道?”碧珠擦了把脸上地泪“除了我只有静太妃了。姐姐在信里说是顺王爷给锦福宫去的信说是让我们这些旁地人先知晓些好尽量的瞒住皇上……”

    李康叹了口气抬眼望向远处稀薄的阳光将那屋瓦廊壁都笼上了一层光晕涣散不去。…而这消息又能瞒多久呢?皇上那夜如着了魔般的往琼瑶苑去定是知晓了感应到了。那日夜思念的心什么时候放下过?

    虽是极寒天气太妃还是一贯的早起每日的佛堂早课从未误过。这日才起了床就觉眼皮跳的厉害心里也是燥热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劲想着应是炭火撩人只好让吴嬷嬷将窗开了一道缝。一边的婢女伺候的梳洗了没有心思用早膳便欲往佛堂去吴嬷嬷这时才出了声“主子顺亲王来信了。”说着就从袖中抽出一封信双手呈了上去。太妃接过手竟微微有些的抖只得轻声问“什么时候来的?”吴嬷嬷见太妃这般心里也是打了个颤道“昨日夜里奴婢见主子睡得熟便未叫醒。”

    单薄的纸上只有简短的几句话她却是如受了惊来回的看了几遍最后将信一折放入袖中便如往常般的往佛堂去做早课。心却是怎么也静不下来将那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念了百遍也是无用最后只好披了件烟罗色裘狐风麾起身就往外走边对吴嬷嬷道“哀家去趟慈宁宫都不用跟着了。”一路上心里还是百般思量却是越空落落的沉依稀就如看见那安顺的眉眼惹人怜的站在她面前那双眸子如水静然温婉。可是就是这双眼眸让太后很是不喜欢在叛乱初平之后太后就唤了她过去体己的和她说了些家常才道:“顺儿也这么大了该给他挑位王妃了。”她低低的应了一声正想着应该怎么回应皇上已是走了进来向她们请了安。太后看了她一眼也未让她回避直接的问皇上“众臣希望你立后已经将奏折呈到哀家这来了。”皇上的脸色也是平静。“那母后怎么认为?”太后凝视了皇上许久才道“你的心中可有主意了?”皇上也不避开直直的道。“母后孩儿还是那句话。只要她当孩儿地皇后。”

    太后紧紧的看了皇上许久突地就将桌案上的茶盏摔到了皇上脚下声音还是如常“哀家不会让一个狐媚子将整个皇室后宫搅得不得安宁地。”皇上静默的立了半响盯着那破碎地盏片。四溅的汁液神色微微有些黯淡最后才说“孩儿明白母后的意思。”太后叹了口气道“你明白就好做母亲的哪个不是为孩子着想。母后如此也是为你好。长痛不如短痛早早的了了也可一心打理江山社稷。更何况就算你想一心待她。也要她值得你如此相待。”皇上紧抿着唇许久才缓缓地吐出几个字。“孩儿请母后放心。孩儿懂得。”太后点了点头赞许的道。“你懂得就好这大朝江山稳坐不易贤明君主并不好做且西境北疆还未平定还需你勤勉。”皇上道“孩儿谨记。”皇上又立了片刻陪她们闲说了几句旁的才行礼跪安的退了出去。

    太后看着廊外转角那抹明黄完全消失才长舒了口气道“这孩子心太实了。”她还怔怔的看着廊外这会听太后这般说才道“姐姐这事是不是太过了那孩子还不抵如此。”太后冷哼了一声道“不抵如此?难道要等到皇上像先皇那般迷在那张狐媚脸中让整个江山易主换代才来的真实才算是如此。”她看着还有些愤意的太后知她还在为当初先皇独宠不能生育的苏贵妃生气皇上也是如苏贵妃所出般和苏贵妃甚是亲厚胜过与她这个生母的亲密。都过了这么些年了太后还是难以忘怀如今将一切都算到长得和苏贵妃相像地外甥女身上。

    太后见她久不说话轻轻叹了口气道“你也是做母亲的想也明白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被一狐媚子勾了去。过两日哀家替顺儿寻户合适地大家闺秀替他完婚了也省心。”她不知太后为何突如此说也知顺儿对自己一直怪怨所以心内虽是着急却也不敢强求只好道:“还是缓缓吧待我问问……”话还未完太后已是劈头抢了过去道“再缓缓再缓缓你的儿子就不是你地了。”她不解地看着太后惊异的道“姐姐说笑了顺儿虽素来与我并不亲厚可也是孝顺地。”太后道“是与你不亲厚因他早有了想亲厚的人。”

    她一震看着太后心里却是豁然明白了知道太后说的是那孩子却也理不清怎么将顺儿和那孩子牵扯到一块了。太后抓过她的手拍了拍道“这里只有我们姐俩说些贴心话哀家也就不绕弯子了。前几日哀家看顺儿看那狐媚子的眼神甚是不对所以这番才找了你来说想着你应该知道些没想到你竟是如此粗心什么都不知。”后来她亲自去问了顺儿顺儿却是点头就应只是道“孩儿知道母妃不希望孩儿如此可是孩儿却是毫无办法只有远远的看着她知道她一切都好才能够安心。”

    一路心思恍惚脚下也走的甚急远远的只见两个宫人奴才站在养心殿外墙后的檐下不知说着什么只觉那婢女一个劲的抽噎个不停坏了宫中的规矩。她本是不欲理会这些年都是淡然的一人诸事不管。离的近了才看清是太子跟前的碧珠和御前的李公公这般难受定是为了那孩子没了之事这才上前训斥道“怎么没了规矩在这哭?”那两人向太妃请了安却不知话从何答起只好静默的跪着。她也不与为难只是道“碧珠你这几日就随了吴嬷嬷跟着哀家吧太子跟前就重新换了人去。”说罢便往慈宁宫去了。

    太后还在病中正歪在榻上见她过来笑道“这冷嗖嗖的妹妹今日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太妃见太后那般样子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将信递与了太后边道“姐姐总提着的心应该放放了。那孩子已经没了。”太后拿着信件的手抖了抖。旋即如常只是淡淡的道“这是顺儿给你的密信。定是想瞒住皇上地倒真难为了他一番思量。”太妃叹了口气。道“姐姐依妹妹看这事要瞒恐是瞒不住的。妹妹前日听说。皇上夜里突然似着了魔般的单穿了寝衣就出了养心殿那会正是那孩子没地时辰皇上定是也感觉到了才会如此这般的失了礼仪也不顾伤身。”

    外间养着地金雀忽然的叫了几声声音如泣如诉哀婉匪绵。太后叹了口气歪在榻上的身子又往上挪了挪轻声飘忽的道:“能怎么办。都是当母亲的心。”抬眼就看向那廊外似那曲曲折折穿透了过往曾经地一幕幕清晰的映了出来。

    当日皇上真是允了他的诺。待如贵妃淡然。后来是齐儿出世他因她再也不能生育。才重新又对她好了起来。并将齐儿交给她抚养。她看在眼里却知不能过急的阻止。外加蝶儿突从北疆回来诸事甚扰便暂时任由了他去。蝶儿才回来不顾自己有孕之身不顾礼仪在御书房与皇上大吵一架。她是后来知晓急急的赶了过去才见蝶儿已是哭得如一个泪人儿见了她就跪了下来抽噎的道“还请母后为孩儿做主。”她见皇上一脸阴沉手中紧握着一个白润通透的玉佩坐在书案前知是出了大乱子忙拉了蝶儿回慈宁宫问个明白。

    蝶儿抽噎的道“母后孩儿真的是太晚了吗?”她沉了脸道“蝶儿你今日在御书房这般闹可知有失礼仪。”蝶儿红着一双眼含泪看着她道“母后孩儿不想回北疆了。”她呵斥道“胡闹别忘了自己地身份。”蝶儿低着头委屈的道“可是他的心中从来没有孩儿只有她。”直到这刻她心里才舒了口气知道蝶儿这一闹不用她去说皇上自己就能掂量自会疏离。

    这一离就是几年总是冷冷淡淡却不知再次亲密起来却是亲手害死了自己地孩子……

    那些时日皇上总是静默的站在琼瑶苑庭间一站就是半宿。一夜一夜这般过去最后竟是忤了她地意执意要立她为后。她不允呵斥他道“你看看如今是什么样子你别忘了你当初是怎么答应哀家地。”他却是陡然的跪了下来道“孩儿只求母后……”后边地话是再也说不出垂下头去。

    她气的心里颤“为了一狐媚子你竟是连皇上的尊贵都是忘了。这天辽地阔大朝江山尽在你的脚下手中你却是这般胡来说出这样的话来为她恳求。”最后一横心扭头就进了内阁不再出来。知他依旧跪着也不理不问。后来是太妃看不过去急急的过来替他说话“姐姐皇上这般跪着也不是个法子这都一整夜了。皇上这些时日本已是愧疚伤心身子已是伤了禁不得这样姐姐为皇上着想为江山社稷着想还是允了吧。”她刚刚冷静下来的心又涌上一阵伤感道“妹妹是觉得哀家狠心连自己的孩子都这般对待?可哀家不答应就是为他着想为大朝江山着想。这天下好不容易安定怎经得起胡乱折腾。这帝王九五之尊若是动了真心这江山社稷就如立在险境激流之中。更何况那狐媚子的心本就不再这里就算我允了又能怎样?她狠了心硬是没有允应直到后来皇上跪昏在外边。她气极了起来欲命人过去将如贵妃赐死太妃却是急急的拦住了直道:“姐姐这又是何苦呢这不是硬逼着皇上吗?”她气的手都有些微颤怒道:“那难道看着那狐媚子搅得这宫中不得安宁吗看着皇上为了她置这江山社稷于不顾吗?”太妃却是冷静的道:“姐姐听妹妹一句劝只管允了皇上就是。”她瞪了太妃一眼急道:“你这是什么话胡言乱语允了皇上这不是正衬了那狐媚子的意。”太妃却是笑道:“姐姐好糊涂就算是姐姐允了皇上钦封了她还不定会答应呢。姐姐静下心来好好想想她突然的没了孩子这些日子也是不见皇上定还是恼着皇上这会就算是给她整个天下她都许是不要反而只会令她和皇上疏远。姐姐只管允了她说不定还因了这赐封衬了姐姐的心意永远的不出现在姐姐的眼前呢?”

    后来她还是允了也正如太妃所料如贵妃并不领情只想出宫……

    直到这刻知道没了才恍然觉得这一世的纠结总算是到了头……

    可那心底却是越的沉重了起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