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魔法 > 绮罗卷 > 天下·君临 第五十五章 终章

天下·君临 第五十五章 终章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重生之神级学霸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女监狱男管教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大家有空看下后记在公众章节里:写在完结时^^)

    大钧历正惠二十五年已经延迟的春神祭上三皇子安谨突然难挟持钧惠帝被西方军少统帅莫岚平定。其战中钧惠帝之弟钧颖封号颖王为护帝身死厚葬。前钧惠帝曾放言禅位却迟迟未下诏春神祭后诏却只见大皇子身死二皇子失德难以取信天下三皇子不孝且已死四皇子懦弱无能大位之选竟已只得第五皇子。

    记于史书上的内容也不过是这么一些。其实事情真正的样子又有几人得知。

    春神祭已经过去了几日钧惠帝却一直在宫中佛堂吃住许久未出亦无早朝。

    这日他正磨着墨却家佛堂口出现一个瘦削的人影钧惠帝抬头慢慢道:“瑞香……”

    瑞香淡笑行礼:“父皇。”

    “我并非你父皇……”钧惠帝负手而立“只是你想必也已知晓。如今早已无话可说莫非你已等不及来要我赶紧禅位?”

    “不是。”瑞香继续淡淡地笑坐下来“父皇未免将瑞香看得太歹毒了一些。瑞香不过是忽然想起一些事想来跟父皇聊聊罢了。”

    钧惠帝不出声只静静地听。

    瑞香轻声道:“很久很久以前皇姑姑送给我一盆瑞香。那盆花没什么特别的开得虽然好但是瑞香这花原本就好活没什么希奇。后来我将那花送给了宁欣养宁欣丫头不小心将那花盆摔碎……”

    他忽然说这些琐事。钧惠帝微感惊奇却听他继续道:

    “那花盆碎了一角却露出了里面的夹层来。我一直忍着。没有去确认那里面是什么东西直到最近万事平定。才终于拿出来看是一封皇爷爷的诏书内容嘛与我猜想得也差不了多少。”

    他顿了一顿看着钧惠帝道:“皇族血统。原本就很难说。据说当年皇爷爷刚被立为太子时有了父皇您。说起来里面最大的原因正是因为有个聪慧讨喜地皇孙皇曾祖才立了皇爷爷为太子可谁知不久之后才十多岁的父皇您得了怪病仿佛不久于人世。那怪病。也真的很怪皇爷爷四处求医也毫无办法。一旦没了皇孙。这太子位就不一定很稳固了所以皇爷爷那时最想地。就是立刻再有一个皇孙来。而当时父皇您的生母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却是女儿。皇爷爷地一个侧室也有了身孕不料生下来却也是个女孩。”

    “之后的事就很容易说通了。皇爷爷去宫外买了一个男婴回来。…原本打算将他好好抚养长大当作延续血脉却不知为何父皇的病突然好了。”

    瑞香苦笑:“于是这位被抱养回来的颖皇叔忽然之间便变成了多余的人。哪怕再聪明功课再好再文武双全也只得父亲表面地喜爱心目中却总是一句不是亲生的其心不知啊。因此直到父皇您登基皇爷爷还是生怕颖皇叔知晓自己的身世直接将他封王却如同配一般去了北疆。”

    钧惠帝一直很安静地听不一言。

    “本来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瑞香慢慢道“我前几天走访了凌大叔也就是一直跟在颖皇叔身边的凌杨的父亲他的夫人正是当年我母妃玉贵妃临盆时在旁服侍的宫女。我曾很疑惑凌大叔人正直敦厚为何却甘愿为颖皇叔所用行其不义?”

    “凌大叔说他一早便与颖皇叔机缘之下成了知交。颖皇叔曾经经历过一件事便是他少年时皇爷爷已登基太子自然是父皇您。而颖皇叔喜欢上了一位血统高贵的女子却在向皇爷爷说明要纳她为皇子妃时被皇爷爷一口回绝当时皇爷爷口无遮拦口中还说如你这般卑贱出身倒还想娶她?颖皇叔实在不明所以逼问自己的母亲始知无论自己多么努力多么出色终是得不到父亲地一点喜爱了因自己原本就是不该存在于这皇室的人这世上最难以改变的居然便是血统二字。他地母亲因泄露秘密也被皇爷爷暗中处死。那时颖皇叔人小力薄却终是将这一切的仇恨记在了心里。再之后那位血统高贵地女子成了父皇地太子妃又很快成了皇后。颖皇叔失意之下却与您的妹妹名义上也是他地姐姐暗生了情愫。明瑶长公主生性聪慧在点滴之中也早已察觉颖皇叔并非自己的亲兄却又对颖皇叔爱才而起怜悯之意于是便是两情相悦。”

    “之后最可怕的事情生明瑶长公主居然已有身孕。无论如何未婚而有子本是天下不齿更何况孩子的父亲还是她名义上的兄弟。因此只好偷偷躲入护国寺产子。”瑞香歇了口气才继续说“而其时父皇最为宠爱的玉贵妃也即将临盆。玉贵妃产下的男婴瘦弱无比看着便活不长便抱出了宫去以明瑶长公主之子代替。却不料明瑶长公主之子反而先天不足体弱多病倒是那个抱出的婴孩健康长大了……自然这是后话。凌大叔因对颖皇叔的知己之谊而娶了昔年玉贵妃身边最为得宠的宫女却也因此与妻子从无和睦之时甚至于他的妻子一直教儿子要如何恨他爹于是这唯一的儿子不得不被早早送离身边到得后来父子竟无能再相见。”

    “再之后藏仪要求和亲。这个和亲公主没有人比明瑶长公主更适合。要怎样使人看起来如同处子宫中太医自然是有办法的。那时颖皇叔早已在云阑城而明瑶长公主出塞和亲路过那条道时终与颖皇叔重逢。大约便是在那时定下了二十年之约。”

    瑞香看着钧惠帝道:“颖皇叔起兵。为的是夺帝位但是更多的。为的只是一场公平之战他想与你以兄弟地身份平起平坐!他想证明给皇爷爷看不给他帝位他自己抢得来!因为若不是自己做皇帝便有那么多的身不由己。什么人都无法保护!”他的声音陡然升高怔怔地了一会呆“谁料最终最终……不仅因为自己使得自己心爱地女人身死唯一的儿子也不能承欢膝下甚至于---认仇人作父自始至终没有叫过他一声父亲。”

    钧惠帝一直安静听着。手下磨墨地动作不曾停下此时才忽然道:“当日独留我和他我们。根本没有打斗什么。若真的打斗起来我不是他的对手。他不过忽然说了许多事。我们兄弟二人。从未说过那么多的话。你懂得……他为何要等二十年么?他为何等得起二十年?因为送明瑶和亲时我便答应过明瑶。你的孩子一定能活过二十岁。”

    瑞香口中一阵苦涩。许久才道:“这几日也曾有名医为瑞香调理身体。他说道以瑞香地先天若不是生长于宫中有各式药材补品维持只怕活不过二十岁。而有条件好好调理能延命是肯定的。但是到得封了平靖王之后我的毛皮衣物越来越多沉香屑里也出现了冰兰粉末如此一来又是减寿。父皇……只是重当年的承诺才对我好当年的承诺换句话来说便是这样:你的孩子最多活到二十岁。父皇既恨自己的妹妹不守贞节也恨颖皇叔坏你疼爱的妹妹的名节自然不会希望他们地孩子活得很久。”

    “我知道了这一层之后唯一想的只是……”瑞香看着他“父皇够了我不恨你了……父皇终究是疼爱皇姑姑的为保住她地名声什么都愿意做哪怕是自己的儿子听说他还活着也要进了宫来竟然能狠心让他做小太监却被我----什么都不明白地我给救了下来还留在了身边。于是父皇顺水推舟毛皮衣物沉香屑都由他来安排这样父皇你也完全不用觉得内疚实是天经地义。”

    钧惠帝又是一阵难言地沉默许久之后才道:“颖王等上二十年其中有更大的原因是要等你长大。他到云阑城之后并未娶妻也无子嗣。哪怕他夺得了帝位又何以为继?他地儿子终是成了别人的儿子。他在这里明里暗里表演着他不认你这个儿子也是一心要你死却是只怕朕心存猜忌再也容不下你。细想来也许他一直想的便只是与我一战之后扶你上位。”

    瑞香牙齿紧咬只觉得牙根酸疼。

    如今想来一切如昨。以颖王的聪慧又怎会因小小的无根据的滴血认亲而认定了他的血统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将所有过错推到旁人身上。

    “那日在神坛之上他与朕说完那些话便自尽身亡了。是觉得大势已去还是因为觉得对不起明瑶或是觉得即便自己夺了帝位也无人继承这世上再无亲人生无可恋不得而知。”

    钧惠帝长叹一声坐下来墨已经被他无声地磨得极浓稠他饱蘸了浓墨写下一篇往生咒。

    二日后钧惠帝下诏禅位于第五皇子平靖王瑞香己入护国寺戴修行再不问朝政。

    尾声

    凌晨天还未亮。

    瑞香坐着马车回了荒废已久的平靖王府。

    马车忽的一停顿他下意识道:“信铃……前面年轻的马夫探头来:“王爷小的叫南木。”

    瑞香一怔笑道:“南方嘉木么?好名字。”

    下得车来平靖王府里早已空无一人。

    据说听风随着连惟弦回她从小长大的那个山谷去了。她似乎觉得这外面的世界并不怎么欢迎她。

    信铃依旧下落不明。

    伊吕与柳眉终于决定成婚正快活得张罗莫岚与云翎都在帮忙。

    宁欣深夜亲自找他告诉他若是当真需要和亲作为大钧公主她义不容辞也当仁不让。

    大家都有归宿了啊却是他自此总是孤单一人。

    天色青灰忽然起了一阵冷风瑞香仰起了头几滴细小的雨珠落在了脸上。

    他轻笑道:“春雨终于姗姗来迟。”

    忽而记起自己曾在那人抱怨怒时写下的将子无怒秋以为期。只是终于再等不到秋。

    得得的马蹄声从外面传来。

    只听有人跪下道:

    “陛下五更朝鼓快要响了陛下的头次早朝莫要迟了。”

    瑞香闻声回过身来笑容澄澈却安静眼神平和而再无波澜。

    EnD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