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科幻灵异 > 女体 > 第七十三章 绝灭

第七十三章 绝灭

推荐阅读: 求魔   女老板的男秘书   情归何处   狼子野心   乡村欲孽爱上寂寞留守少妇   重生之神级学霸   女监狱男管教   口述婚姻的背叛者   穿越浮生记上篇之凤凰涅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

    哈扎布和玲珑再没说过一句话两人全都紧张地看向水池中的女尸虽然尸体还是没有变化但大概是两人的心情原因似乎都觉得女尸要复活一般。

    玲珑看看哈扎布的脸想起他说已经等了五十年了就算当年珠儿死的时候他十八岁现在也是快七十岁的老人了为什么看来不过二十五岁这也是巫术吗?还是邪术?

    “已经是新的一天了只要月亮升起就好只要等到那个时候。”哈扎布喃喃自语着也不知道是解释难玲珑听还是安慰着自己的心。

    玲珑试图磨断绳索可是哈扎布极其敏感只要她一动他就看他一眼眼神中杀气凛凛玲珑明白这个男人已经随着心上人复活的时间接近而狂躁起来随时可能暴起。而在她看来女尸不会复活反而因为长年冰冻而今却泡在温水中而腐烂。阴阳水池的冷热水不相混是说在活水的情况下现在崔猛的尸体堵住了水眼冷热水早不混成了一团。

    她心里很混乱希望燕风来救她捉住这个神经病情痴还那么多人以公道也让崔猛可以安息但别一方面她又同情这个男人的爱情希望真有奇迹这样他带着心上人远走高飞燕风就不会有事了。

    正犹豫着就见哈扎布猛地站起脸上出现了恶狠狠的神情“你的男人是白痴天堂有路他不走偏偏要来送死!”他说着伸手拿起那个奇特的武器。大部向洞口的方向走。

    “燕风快走他要杀你。他疯了!”玲珑连滚了几滚远离水池一点。不顾死活地大叫。

    哈扎布回过头来愤怒使他的脸色更加苍白显得那黑和黑眼异常凌厉。他一挥手玲珑只感到一股阴寒的空气迎面袭来竟然一下冲得她背过气去。倒在地上。

    然而她这一声叫喊已经在石洞中传出很远让燕风听了个清清楚楚。他和古龙在看到龙龙后略准备了一下就急匆匆赶到了。他们估计玲珑是在山上所以一直开车到了山脚然后才让小狗带路果然到了紧挨着笋子洞地无归洞。

    一到洞口他们就知道事情不对了因为洞口是堵着的现在却不知怎么被开了一个小洞。来玉华山地人都有人带领当地人又熟悉这里的情况。所以并不会有人来除了有目的的哈扎布和一直在熟悉地形的玲珑。

    燕风听到玲珑地声音就往前跑古龙一把拉住他。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在这一点上龙龙似乎比燕风明智。虽然全身的黑毛全竖起来了。摆出了拼死攻击的加工但硬是一声不吭。比燕风还冷静。

    燕风比划了一下意思是让他在前古龙在后两人间要保持距离。古龙点点头拿出一瓶药自己倒嘴里半瓶剩下半瓶让燕风吃掉。这是维生素B能让大脑细胞分外活跃有效抵抗幻觉有的人用他来对付降头术这是他和羽毛打听来的在医院里买了一大瓶。

    在他看来对抗哈扎布的巫术光靠保持距离是不行了还要有点科学手段。一抬眼见燕风把枪上膛还拿出一把刀狠狠在自己手臂上划了一下疼得直吸气明白他是要让自己**受伤虽然面对强大的巫术不及管用至少也算多一层防护。.#小说网.

    “他有人质你小心。”他低声嘱咐了一声就放燕风大步离开。

    这条山洞很长燕风几乎是要用跑的。听到玲珑的声音地一刹那他感到胸中的热气一直涌了上来。他不能失去她所以他一定会救他出来绝不让她再受到伤害和冷落了。

    玲珑向他示警了一句后就没有声音了明显是被限制了说话的权利而玲珑之所以会喊叫一定是因为哈扎布感觉到他来了已经有所准备。既然如此他也不必小心翼翼不如放开了硬碰硬。在这种环境下他们没有地利地优势因为武力上的差距天时似乎也在下风唯一占上风地大概只有人和了。

    还有他地勇气他坚信邪不胜正的天道!

    洞越走越宽他地脚步声和呼吸中混杂在一起一声一声擂在他心上远远的就见前方出现了火光还有一条瘦高的身影在火光的映照下忽明忽暗着。

    这个距离正合适!他边跑边举起枪却没有扣动扳机因为他知道哈扎布必然会闪距离过远的话这一枪是打不中的。果然就见一条黑影暴起像一个大蝙蝠一样居然整个人都挂在了洞顶上也不知道他用的是巫术还是功夫。

    他举枪再瞄黑影像隐形了一下突然不见了但在黑暗中一丝极微弱的银光像毒蛇一样闪了过来直咬向他的脖子。

    燕风是凡人没有异能但是长年和恶性犯罪作斗争什么狠角色都见过打斗神经早就磨练得无比达见情况有异猛的一矮身感觉银光几乎同时掠了过来身边的岩壁出啪的一声响碎石迸裂如果打在他脖子上这一下他就能身分离看样子哈扎布的杀人凶器就是这个。

    不等他细想如蛇的银光灵活的转身从另一个角度攻向他的腰际改砍头为腰斩这回因为距离近了燕风急忙趴在地上狼狈又惊险的躲过这第二击但他已经感觉到这银色钢丝的可怕。他再度瞄准就见那银线吞吐似乎要向后退而这时枪声响了不是他而是古龙在后面开枪了。

    黑影疾退燕风趁机冲了过去。迅跑到那片光影里一眼就看到玲珑倒在一个水池边似乎是昏了过去。他心里急却同时赶到身边有异。干脆也连避也不避摆出同归于尽的架式反手就是一刀生生逼退了黑影。

    “哈扎布不要负隅顽抗了!”

    “哼哼。居然带人来了。听起来像是两个人为什么不带两百个这样还比较有胜算。”哈扎布冷笑。

    “邪不胜正!”燕风把目光从玲珑身上挪开了快瞄了一眼石洞他看到那个失踪的大床已经打开了而水池那边散着一点淡淡的血腥味看来复活的计划已经开始。

    “你放过我地女人我放过你的女人。”哈扎布突然道。

    燕风知道是这最后关头的气氛让哈扎布紧张了还有他拼命地方式也让哈扎岂有此理失去了自信。他事先感觉哈扎布怕失血看来是对的。

    他没说话而是大步向水池走了过去。他知道哈扎布必然会阻止他只要他缠住哈扎布。古龙就能安全进入。只要救出玲珑他就没有什么顾及地了。

    身后异动才起。他就一枪放了出去。没错哈扎布够快可是他快不过子弹。如果说哈扎布躲在暗处偷袭他他可能像刀俎上的鱼肉一样任人宰割但现在哈扎布同他一样是有顾忌的他怕人破坏了那个水池那是让人复生的关键。

    哈扎布被迫闪远在半空中暴喝一声居高临下的再度用银线攻击燕风但燕风第二枪、第三枪也接着打出了他今天带了了几个弹夹根本不怕子弹地问题。而此时古龙也冲了进来还有小黑狗龙龙。

    “去救玲珑。”燕风继续向水池进挥手射出子弹一眼就看到粉红的血池中躺着一个死了许久的女人登时明白了这大情种要复活的是自己的情人。

    此时他没有时间细想也没有时间回头迅甩掉自己的上衣迎上那软如游蛇又硬如钢铁的银色丝线。嘶拉一声他的上衣被抽得粉碎他也逮到机会打出了第五枪同时另一边的古龙也同时开枪。

    就听哈扎布痛叫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哪里受伤一直落到了那张大床上。

    只一瞬间燕风觉得眼前景色变了他虽然还是身上山洞却是那个换头山洞。他眼前好像有一个摄影机一样播放着电影随着镜头地失控茶盘上摆着的人头看清楚了竟然是乌拉而玲珑正一步步走过去!

    “玲珑别过去。”他叫声音之大让自己一愣赫然现自己又处在了幻术之中。他用力握了一下自己的手臂疼痛和活跃地脑细胞让他眼前一阵模糊这个山洞的景象和换身山洞地景象交替变换着。再看古龙一个劲地抓一个大石头叫着他儿子的小名也不知道看到了什么。

    他背身卧伏在地上叫着玲珑地名子拼命命令自己的双手换上弹夹。这回他中的幻术并不深而哈扎布一受伤就使用幻术明显是受伤后不能过度耗费体力。哈扎布虽然看着是二、三十岁的年纪但算计一下就知道很可能是一个老人了他为了自己情人的复活一定费尽心机以邪术保持了容貌他怕失血的情况一定与这个有关。

    子弹上好燕风扭转身来。可此时眼前的场景又变了而且是不停的变让他的脑子混乱起来找不到哈扎布的影子了只能举着枪踉跄着走用力想甩开眼前的模糊不清迷雾。

    他还是不行吗?还是破解不了哈扎布的幻术吗?燕风心里乱成一团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一边的古龙也是一样两人陷入了最大的危机。

    而此时玲珑苏醒了过来一睁眼就看她心中最亲爱的人满头大汗的站在那儿眼神茫然的四处搜寻一位最好的朋友跪在一旁慢慢有枪指住了自己的头立即明白他们是中了幻术而那位施展了幻术的人正盘膝坐在床盖上闭着眼睛双手指向那两个陷入幻觉不可自拔的男人。

    “玲珑。”她听到那个他所爱的人温柔的叫了他一声虽然知道他是无意识的但还是心里一热回身就瞄见了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小狗。

    “龙龙咬!”她几乎是尖叫一声。

    小狗好像听得懂她的话似的眨巴了一下眼睛后腿用力黑箭一样射向哈扎布狠狠咬在他的手上之后迅逃跑。

    小狗不受幻术的控制但疼痛却让哈扎布失了神他一分心燕风和古龙眼前的幻像立即消失双手举枪对准了他。

    哈扎布见燕风离水池只有一步之遥以为燕风要破坏他的复活大计疯了一样扑了过来完全不顾自己了猛得跃向半空带着要毁灭一切的气息扑了下来。枪响、人落但他落下时却掐住了燕风的脖子。

    “我要杀了你!”他嚎叫!

    两人力量相差太大燕风根本无力挣扎古龙连数枪可哈扎布就是不放手。

    “啊珠儿腐烂了!”玲珑爬到水池边正好看到珠儿腐烂的脸。

    这句话如晴天霹雳一样是太大的打击了。哈扎布立即松开了燕风扑倒在水池边上他身上中了数枪根本就没法活了失血也使他的容貌立即衰老了下来。他之所以还能伤害燕风全凭着一股刚猛之气而此时他的世界都崩溃了。

    “珠儿他们骗我。珠儿他们骗我。”他向水池中爬声音绝望之极让一边的燕风听着都不忍只跑过去抱起玲珑。

    “珠儿你一定等急了。我该早陪你去的珠儿等我!我又犯错了我原谅我。珠儿!”他慢慢爬到了水里自身的血在粉红的池水上荡出一朵朵血花。

    “他们骗我是假的传说是假的。你回不来了!那我--去找你!”他一直沉到水底抱起那开始腐烂的尸体抱在怀里另一只手指向水面“珠子给我是珠儿送我的--定情物。”

    燕风捡起那颗因打斗而掉在地上的珠子这才明白为什么那天哈扎布拼命要拿回来。

    “让我们死在这里永远不分开。不要打扰我们只有我和珠儿求你。”他用尽最后一口气请求。

    他眼里的绝望和幸福他的破灭和渴望让燕风无法不答应他怀中的玲珑已经泣不成声。

    他是为了生还是带来死?他执着于一个念头造就了自己无尽的痛苦也许这结果是最好的解脱。假如他不死他将如何面对这个结果?!

    燕风看着哈扎布渐渐沉入水中把玲珑紧紧抱在怀里!

    人生无常眼前的幸福是如此珍贵。

    (全文完)亲们本书已经结束了我有失落之感相信你们也一样让我们相约下本书吧。请不要把本书下架新书的消息会在这里通知希望你们能看到。谢谢你们一直为本书激动和焦急这是我们共同的书大家共同走过希望下本也能如此。

    好啦开胃菜撤下等大餐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